第03章 剩下的死者

上一章:第02章 外遇的终止符 下一章:第04章 游戏的容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性心理与性生理都得到充分满足的男人的充实感大概与征服感和成就感是相通的吧。残留在身体内的疲劳也作为胜利的印记令人愉悦。对其性伴侣越中意,这种充实感便越是丰沛地溢进男人的身心深处。

如果这单纯是出于义务感的或只是为了满足排泄欲望的性行为的话,那么过后,虚脱感和苦涩感便会一直沉淀到骨子里。而在完成跟自己所能得到的最高层次的女人之间的性行为之后的那种感觉,大概与完成一个创作后的心情也相似得很吧。

性行为不一定必须有爱才行。只要对方是自己所喜爱的那一类型的,那么即便是玩玩,就是说进行成人间的性游戏也是很完美的。或者不如说这样反而没有了通常的麻烦与仪式性,而添加进了一次性所特有的爽快。这使得在每一次的性行为中,畅快游戏的因素都得到加深。

与髙坂昌子间的性行为正属于这种类型。因忌惮别人的目光而不得不先走出饭店的世村慎介,现在正回味着刚与他恣意欢爱嬉戏过的高坂昌子的身体。

虽然欲望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但一想到她的身体,世村便有马上返回去的冲动。昌子那丰满玲珑的肉体,因为生过一个孩子而完全成熟,现在正处在最美味的肘期,即所谓“女人的全盛时期”。完全去掉了年轻的青涩,作为女人来讲这肉体已臻于完美了。

但在她达到女人最成熟、最完美的时期时却偏偏失去了丈夫,她的美丽眼看就要在空房中白白耗尽。

没有人来欣赏、品味,宛如深山里结着的已成熟得压弯了枝头的甜美果实一样,正无奈地等待着就这样腐烂下去的时候,偏偏世村正好路过这里,就那么自自然然地,尽享了这美味。而果子其实又何尝不是满怀了一腔难耐的寂寞呢。

星期天上午在饭店碰面,然后整个下午关在房间里恣意嬉戏。肚子饿了的话就叫送餐服务。他们甚至入迷到了为被送餐耽误的一点时间而感到心疼的程度。

连他们自己也为自己居然能如此持久恋栈而感到吃惊。如果时间还有富裕的话,世村还不会出来呢。

“我们的身体好像已经粘到一块儿了。”昌子在性事其间常常这样喃喃自语。融为一体的两个肉体,紧密到如果硬将他们拉扯开的话,甚至会喷出血来的程度。

将身体交会在一起,即使一动不动都会渐至高潮。昌子在静止状态下曾几度达到高潮。官能的水位渐涨渐高,从局部蔓延至全身。那种被女体无微不至地包容住了的全身的感觉应怎样来形容呢。被无限高涨的官能的水位几乎窒息掉,然而却咬紧牙关在忍耐着,这几乎已是一种痛苦了,但为了伴侣的快乐而奉献细满足感,又令这痛苦化为喜悦。

在只有两个人的密室里,随心所欲地淫戏、体味独占向自己全面开放的肉体的优越感、性行为中间还夹杂着并无意义的细语。

在达到欲仙欲死的境界时,好像听到昌子呻吟着:“啊,如果能早早遇见你的话该有多好!”

当时没有敢细细确认。因为情欲疯狂燃烧时说出来的话多半没有意义。而令其没有意义也正是令性游戏持续进行的规则。

在说那句话时,她的眼角是湿润的。世村想那或许也是生理性的吧。

眼睛、耳朵、口舌,语言、气味、味道等等,大概把人所具备的所有传递信息和感觉的器官全部都动员起来,也无法追逐到官能的极致。

在性行为中,虽然性器官起着中心性的作用,但被限定在局部的机能也到了无法抑制的程度。相对于向肉体进攻的官能的容量(包含期待)的无限性,有限的性技巧根本难以应对,令人烦躁不安。个性相和的男女在一起,努力合作渴望着吸尽官能中美味的每一点每一滴,但只能反复演绎已熟稔到极致的性技不免令人感到遗憾。是不是还有尚不为人所知的更富刺激性的秘技呢。

多希望能由自己把这秘技挖掘出来,从而享受到更深层次的快感,往更高处飞。

找到能在性事中与自己完美搭配的异性,就如同坐在摆满山珍海味的桌前的美食家,忘记了自己的体力(胃)的极限。美食家决不会只用口与舌品尝食物,而是会用眼睛欣赏、用手去触摸器具,细细品评味道,用自己的全身去品尝。

世村在遇到高坂昌子后,知道自己找到了最美味的性伴侣。

因为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所以今天先打个逗号,暂且分开。不过即使分开,俩人身体之间,似乎也有一条透明的粘液线连接着。

出于自卫的本能,世村也意识到对昌子越着迷,自己也就越危险。如果继续深入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便无法抽身了,或许会被拖进爱欲的深渊不能自拔。

虽然自卫的本能这样发出了警报,但在昌子这现实的诱惑面前,危险的信号也被强行压抑住了。本打算一次性地玩玩而已的,但却一次次地纠缠下来,到现在似乎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跌进深渊里,在徒然挣扎着。

心里想着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了,但在分别的时候,当昌子问“下次什么时候见面?”时,便又无法控制地定下下一次约会。

其实这种约会也不是非遵守不行的,但每当日子临近时,对昌子的渴望便在全身流窜,几令世村发狂。

今天也一样,在分手时又定下了下次约会的时间。如果老是这样定期约会的话,一定会被妻子发觉的。事实上世村已感到妻子开始怀疑了。有洁癖的妻子一旦确定丈夫有外遇,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如果和昌子的关系暴露了,那会崩溃的就不仅仅是家庭。一想到这一点,世村不由脊背发凉,只是现在已被昌子的触须紧紧缠住,令他动弹不得。

2

走出饭店,回首望见这座高层建筑灯火通明,在傍晚时分更显夺目耀眼,一派金碧辉煌的华美景象。

十分规整的每一个窗口里,却镶嵌进以一夜为单位的各异的人生。

世村站在饭店的前院抬头仰望。他与昌子的房间是十层末尾的那一间。世村数着层数找到了那房间的窗户。只有那扇窗如同牙洞一般黑漆漆的熄着灯。

世村出来时,昌子还在房间里。她说累了,要稍微休息一会。也许关了灯,正躺在还留有性事余韵的床上酣睡呢。

“今天把辰也送到姥姥家去了,所以尽可以慢慢享受。”辰也是昌子七岁的独子。在说到儿子时,昌子的脸才由女人转变为母亲。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好这样熄了灯大睡吧?世村有点不安。因为他想起在性事中间休息时,昌子曾给位于青山的一家著名的西餐厅打电话预约七点半的座位。

不是为了跟世村吃饭。有家的他假日里的晚饭必须得跟家人一起吃。昌子为此还大表不满来着。

“跟我在一起做完这种事,回到家里却跟没事人似的陪着夫人儿子一起吃饭!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吗?”说着,还狠掐世村的胳膊,差点掐出青记来。

“你不也定好了两个人的座位吗。一定有大帅哥陪你一起吃饭吧。”世村反驳道。

“哎呀,你不是在嫉妒吧。那你也一起去好了,可以增加一个座位呀。不是告诉过你是一位太太吗?”

“是不是也有长胡子的太太?”

“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不过你会嫉妒我真的很开心。”

俩人还这样痴痴地打了一会儿嘴仗。虽然是成人性游戏的心态,但一旦注入感情,有时便会发腥发粘起来。且正因为俩人性向极其相和,所以粘性本来就高。

昌子说是一位相熟的太太,大概是知道世村不能去,所以才这样说的吧。

想想也是,那样美丽诱人的肉体由自己独占是有点浪费了。那具肉体属于越是向男人开放就越魅力四射的类型。哪里是什么偏僻深山里丰硕得压弯了枝头却无人问津的甜果。世上的男人也不是只有自己一个,那样美妙动人的肉体男人们怎能无动于衷?

而且果实本身也渴望着被人品尝,正等得心痒难捱呢。

世村突然涌起这就跑到西餐厅去看看的冲动。虽然就算昌子与其他男人吃饭,自己这里也绝无说三道四的权利。世村心里很明白这一点,但嫉妒使他胸口憋闷得难受。

游戏已变得越来越不像游戏了。世村边摇着头想这样下去可不行,边朝着出租车站的方向走去。

3

同一天晚上八点多,东京皇家饭店里负责送餐服务的广田敬造,在送餐回来途中,看到最里边的房间门外边停放着已用完餐的送餐车,便过去取。送餐与取车同时进行这叫做“一套活儿”,是富有效率的做法。

走廊最里面的房间是1043号,客人把两份菜与饮料都吃得干干净净。

因为常有将打火机或首饰落在餐车或浅盘里的事情,所以得仔细检查一下才行。

果然在检查时广田发现,空烟灰缸里,放着戒指与耳环。不吸烟的客人经常会把首饰类的东西暂且放在烟灰缸里,而这位客人也这样做并忘记取回了。

看来是很昂贵的东西,不说一声就放在门口似乎不妥。但门上挂着“请勿打搅”的牌子,叫人不敢造次。双人房中挂有这样的牌子,一般都有性行为正在进行中,所以经验老道的男女一般都不挂出这牌子。

如果有性行为在进行中,那么走廊里都会漂荡一种异样的气氛,但现在连房间里都是静静的。广田按了一下门铃,房间里完全没有动静。也没有里边的人在屏住呼吸的感觉。

广田由按铃改为敲门。资历尚浅的他没想起可以将首饰放到前台,然后由前台打电话跟客人联系的办法。

敲门的手没有得到应有的反弹力,门轻轻的开了一道缝,看来像是关严了的门其实并没有关好,没有锁上。这种情况倒不多见。

广田怯怯地对着开得细细的门缝说:“我是送餐的广田,您的戒指和耳环忘在餐车上了,我给您送过来了。”

但完全没有回应。既没有让他放在某处的指示,也没有要追究他违背“请勿打搅”的告示的意思,而是完全的漠视。

“我是送餐的广田。您有遗忘的东西。”广田再次说。这种情况不知是否可称为是“遗忘的东西”,总之是脱离了客人的“占有”。但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这种程度的完全漠视也是极少见的。

窗边的台灯是开着的,能看到室内的样子。标准的双人房,客人似乎躺在床上。床中央高髙隆起,似乎是一个人,并没有同伴在洗手间的感觉,大概是先回去了。

广田正打算再说一遍时忽然身体一僵。他突然意识到床上的人形根本一动不动,连呼吸声都没有。换句话说就是床上的客人根本没有呼吸。

“出、出事了。”广田拼命将惊叫压抑在嗓子眼里,慌忙跑去通知饭店。

最先跑来的是客房部经理和大堂经理。他们马上意识到这不是饭店内部能处理的问题,迅速通知了警察。

接到饭店的报案,所属警局立即派来了搜查员。

根据饭店的登记卡查出死者名叫高坂昌子(29岁、是世田谷区代田六丁目XX大厦603室的OL(OFFICE LADY白领女性)。

尸体脖颈处被饭店配备的浴衣的腰带缠了一圈,已经死了。腰带不知怎么含有水分。她自己的腰带还在光身穿着的浴衣上,所以可以断定是同伴浴衣上的腰带被当成了凶器。同伴的浴衣被胡乱放在浴室的架子上,也是湿漉漉的。化妆间的台子上,摆放着各种化妆用具和擦过口红的纸巾、花洒等。搜查员当场确定这是桩杀人事件,立即申请警视厅搜查一科到场。

尸体上留有生前曾性交过的痕迹。室内没有打斗与翻找的迹象。尸体还有些温度,显示出没死多长时间。

据饭店讲,死者是每月都会来一二次的熟客。一般在礼拜天或节假日的上午十一点左右来饭店,不过夜,到晚上六~七点时离去。一个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会与她分头前来,然后在房间里会合。

饭店方面因为这种利用方法横跨了退房时间(两天),所以并不很欢迎这样的客人,但因为是熟客,所以未抱怨什么。那男子在登记卡上被处理为“携带者一名”。这是由女性掌握主动权的一对性伴侣。

死者在工作单位一栏里填的是总公司位于赤坂的校仓商事。经过询问,查明死者系该公司“原职员的妻子”。

怀疑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投向了死者的同伴。凶器便是他浴衣上的腰带。他们利用这饭店约有一年的时间了,所以关系至少已持续一年了。

因为总是分头前来,表明他们忌惮众人的目光。搜查员认为是因一时发生争执而导致的冲动性杀人。只要查一下死者周围的人际关系,逮捕犯人看来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如果是这样,就会有一些疑点解释不通了。”从所辖警局麦町署赶来的刑警栋居表示异议。

“哪里解释不通呢?”从警视厅来的刑警横渡对栋居自语般嘀咕出来的话很感兴趣。他们几年前,曾共同侦破发生在同一饭店里的“黑人被杀事件”(参见拙著《人性的证明》),那以后,又合作过几次,彼此十分熟悉。

“他们在一起很亲密地用过餐啊。”栋居对第一发现者送餐员的话很重视。

“吃完饭后发生争执的呗。”

“一般来讲,吃完饭后,心满意足,情绪都会很稳定的。”

“那可不一定。在吃饭时争执起来掀翻桌子的事不是也很常见吗?更不用说还喝了些酒。”在餐车上还放着葡萄酒瓶。

“饭差不多都吃光了,餐车被推到屋外。你看一下这餐具。两副叉子上都沾有一些口红。这是各吃一半后,再喂对方吃留下的痕迹。直接就用对方的刀叉,怎么看都是一副恩爱和睦的样子啊。”

“所以说是在那之后,气氛变得险恶的嘛。”

“就算这种情况是可能有的,但在每月都会利用一二次的饭店里杀人,同伴绝对会受到怀疑,这是连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呀。如果真想杀人的话,机会不是有的是吗?”

“所以说是突然发生争执一时兴起杀的人呐。”

“一般争执不下的场面,多发生在面对面说话的情况下。没有面对面的话,俩人的距离应该没有多少。”

“当然了,既是在饭店的房间里,离得再远也是有限的。”

“然后就是俩人处于同一状况的情况下。比如说一起吃饭啦,都在床上啦。一方吃饭另一方洗澡的时候一般不会打架的。”

“因为是死在床上的,所以应该是在床上发生争执的吧。”

“这一点我认为也大有可疑之处,同伴的浴衣被胡乱卷放在洗手间的架子上,只有腰带被从洗手间拿过来的?”

“大概是杀完人之后,脱下浴衣,扔到洗手间的架子上的吧。”

“同伴的浴衣是湿的,浴衣的腰带也含水分。这大概是因为开错了淋浴开关所以把浴衣也给淋湿了。不会有人穿这样的浴衣上床的。就是说,如果是杀人后脱掉的浴衣,就表示犯人是穿着湿浴衣上床的。而如果是杀人后使用的淋浴,那腰带便不应该是湿的了。

这样考虑的话,可以推断出犯人在杀人时,并未穿淋湿的浴衣。也就是说犯人与被害人不是处于同一状态下。一方穿着浴衣躺在床上,另一方穿着平常衣服在床外。

我认为这不符和因争执不下性起杀人的情势。即便因为什么缘故发生争执,犯人怒火中烧后,会跑到洗手间去拿浴衣的湿腰带吗?浴衣与腰带应该是脱在一起的才对,如果脱在其他地方,那腰带就不应该是湿的啦。”

“就是说你认为犯人不是死者的同伴,是吗?”横渡似乎对栋居的意见有点认同了。

“现在还不能断定,但多半是这样的。不过我想犯人应是与死者关系很近的人。因为死者是穿着浴衣将其迎进来的。”

“就是说死者将犯人迎进来之后,又上了床,然后被杀掉的。”

“也可能是在床以外的地方被杀的,之后尸体被移到了床上。”

“那浴衣的腰带呢?”

“犯人可以找个借口进到洗手间里,把它拿来作为凶器。”

“好像很合逻辑的样子啊。”

“总之我认为将犯人认定为死者的同伴过于草率。”

“不过最可疑的应该还是他。”

事件被确认为杀人事件,当天夜里,在麦町署设立了搜查总部。栋居的意见被提到会议上供大家讨论。在第一次搜查会议上,确定了当务之急为查出死者的同伴及死者的知己、好友、相熟者。

第二天解剖尸体——死因为用腰带勒住颈部,导致气管被封闭引起的窒息。未见其他外伤,未检出药毒物。犯罪时间推断为昨日,即三月二十三日下午五点到七点间,死者生前有性交的痕迹,从体内检出AB型精子——鉴定报告如上。

推荐热门小说完全犯罪使者,本站提供完全犯罪使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完全犯罪使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2章 外遇的终止符 下一章:第04章 游戏的容积
热门: 杀人的祭坛 复婚 银河之心·逐影追光 西巷说百物语 和18岁校草爹相依为命的日子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 斯托维尔开膛手 残袍 被地球开发出新功能 谋杀官员1:逻辑王子的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