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利好消息

上一章:第五章 草上飞 下一章:第七章 米丘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前世在地球时自己可是龙组的王牌,就是为了抓捕飞天大盗‘草上飞’,结果在九龙壁前同归于尽。

莫非那家伙也穿越到了这里?而且,种因得果的又跟自己瓜葛上了。

没那么玄吧?

不过,刚才在莫名的箩筐砸射进来时萧七月早有感觉。所以,第一个追了出去。

虽说变态狂魔跑得快,但自己的‘大自在因果眼’中的玄妙之球一转可是‘一目三十丈’。

发现变态狂头上也冒出了一根‘气线’,那线居然是红色的,有十根头发丝大小。

不过,变态狂魔头上的气线是自己的几倍粗大,萧七月能感觉到他的强大。

貌似,跟父亲萧天成这种‘通灵境’颠峰强者身上弹出的气线相当。

即便是实力高达天门六重境颠峰的杜捕头,他头上的人气线也仅有五六根头发丝大小。

“那家伙无非就是轻身功夫强大,不然,刚才那能容他逃开?”李宏雄在一边大刷存在感。

“呵呵,李二公子,你头上的‘绿帽子’可是刚摘下不久?”萧七月指的是刚才草上飞抛到他头上的半片花绿的短裤衩。

“他敢绿我,下回碰到定让他血光爆头。”李宏雄一时没反应过来,一脸霸气的脱口就说道。

“就是爆了头又有何用,都已经给绿透了。”堂弟萧阳笑呵呵的补充了一句。

哈哈哈……

一片哄笑声中,李宏雄终于反应过来,气得恶狠狠的瞪了萧七月哥俩一眼。

“各位,我决定了。这次谁能摘下变态狂的脑袋,就把临来前郡太守张开江大人给的二品灵药‘白骨断玉膏’奖给他。

另外,对于青年才俊们来讲有一个更大的利好消息。

如果谁能摘下变态狂魔的首级,你可以直接进入本县举办的海安府‘新人王’初赛三人大名单之中。”周大人肉痛的抽搐了一下嘴唇,说道。

顿时,现场沸腾了,因为,后一个利好消息的确比前一个更鼓惑人心。

因为,等于直接拿到了海安府新秀赛的参赛资格。

“李二公子,把你头上的绿帽子拿出来。”萧七月突然一伸手说道。

“萧七月,你个废物,我对你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刚才是看在周大人的面上不跟你计较,你居然还敢撩拔我?

老虎不发威,你还真以是病猫。

好好好,今天就当作这么多兄弟的面,我让你一只手。”李宏雄脸色顿变,一只手倒背在身后,右手持剑一指萧七月,气势汹汹。

“你很无聊的蠢货,本公子破案还来不及,哪有闲情跟你伸拳动腿的。”萧七月摇了摇头说道。

“你说我头上绿了难道跟破案有关系,今天你给本公子讲清楚。不然,我跟你死挑。”李宏雄一脸霸气,伸指弹了弹剑刃,发出嗡嗡的震响。

“杜捕头,刚才变态狂在县衙门口十分的嚣张。

不是说刚干了两个女子,而且,把两女的身上之物扯下来奉送给了李二蠢货。

当然,还有周大人也有一份。”萧七月说着看了周锦池一眼,周县令一听,脸刷地就红了。

刚才给肚兜套了头,着实相当的尴尬。

“的确如此。”杜捕头不顾李宏雄那杀人的目光直接点头道。

“那就是犯罪的证据,而且,也是线索。所以,李二公子,我问你要证据何错之有?”萧七月来气势了。

“笑话,就凭你这废物,难道一条破裤衩也能查出变态狂来不成?那杜捕头就该卷铺盖走人了。”李宏雄冷笑,想刺激一下杜捕头。

“那可不一定,没准儿咱们萧三公子还真是捕王‘项东’。一根头发就能破出惊天灭门惨案来。”赵春强又来打诨插科了。

“拿去,萧废物,如果就凭着这破裤衩你果真能找到变态狂的话,我李宏雄就承认给‘绿’了。不然,你自断双腿,像狗一样在咱们天阳县大街上爬三圈来回。”李宏雄把裤兜里的半片短裤衩往萧七月处一抛,尔后扯上周大人,道,“你说是不是周大人?”

“两位都是青年才俊,咱们天阳县的栋梁之才。你们既然有这个心,我就当个见证人。”周大人对萧七月也十分的窝火,既然这事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事能成,自己的大事就解决了。

事不成,断腿的是这个刺儿头,自然乐意见到狗咬狗了。

于是,也掏出了那肚兜来抛给了萧七月道,“拿着,我的‘白骨断玉膏’等你提头来领取。”

“萧三公子,春强我唯你马首是瞻。”赵春强果断的拱了拱手。

“中,我全力配合。”杜捕头也表态道。

“李家人给我听着,不能因为我跟萧七月有赌约就出工不出力。哪个敢偷懒我的破血剑可不是吃素的。”李宏雄一脸霸道的扬了扬剑。

众人合力,这一下子就把萧七月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自然,像堂弟萧阳萧昆哥个萧家族人脸都给气黑了。

三哥啊,你这可是在作死啊。

而别的人,绝大多数摆明了等着看笑话。而且,他们压根儿也不相信萧七月能破案。

“杜捕头,刚被奸杀的两名女子查清楚了没有?”萧七月一脸公事公办,拿腔作调。

呸!还真以为自己是捕王了啊……

“刚接到报案,两名女子都住在‘汤家巷子’。”杜捕头点头说道。

“走!去看看。”萧七月说道,于是,一伙人直奔汤家巷子而去。

“那就是汤梅儿的家,此妇已嫁人,生有两个娃,刚好回嫁家省亲,哪想到进了鬼门关。”一个捕头指着那扇斑驳的大门说道。

老远就听到了悲凄的哭喊声。

一见杜捕头等人过来,一个老妇扑了过来一把跪下,紧紧抱着杜捕头的大腿哭喊道,“杜捕头,你要给我女儿报仇啊,这个天杀的,断子绝孙啊。”

几人进了卧房,杜捕头揭开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顿时气得怒目而张,杀气腾腾骂了一句“畜牲!”

只见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子没穿衣服,全是鲜血的躺在木板床上。

更令人气愤的就是,女子下边居然……

“唉……又是如此,那畜牲的还真是不小。”一个叫宋青的‘仵作’验完尸体后说道。

“他的有那么大吗?即便有,但是,能把女子糟蹋得如此过份?这汤梅儿已经生了两个娃,不是处子之身。”萧七月前世可是龙组王牌,经手的全是惊天大案,杀的也是极恶之徒。

自然,见多识广。

当然,古代人没那么多讲究,你跟他啰嗦什么生娃时子宫打开,下边骨头挪位等科学道理人家也不懂。

“那可说不准,世上奇人奇事太多。人都有高矮胖瘦之分,你能说那些仅有一尺高的侏儒就不是人了吗?所以,生来硕大者也有可能,不然,怎么能称之为变态?”李宏雄又来显摆他的博学多才了。

“如果不是那东西倒致的,哪萧公子认为又是什么物事搞伤的?”杜捕头居然点了点头,没理会李宏雄,他也同意萧七月的看法。

“李兄讲得也有道理,比如,那些修炼邪功的人,可以把内气注之上。

如此一来,功力高强者完全可以作到。

搞成这样子算什么,就是直接戳死人也不是什么大事。”赵春强说道。

“你没长眼啊,给我看清楚,绝对不可能是男人物事所伤。”萧七月伸手一指女子下边突然翻脸。

知道这家伙见杜捕头帮着自己,他马上就跳出来横插一腿帮李宏雄讲话。

那就得毫不留情的给他当头一捧,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的红?

“萧七月,你想怎么样?”赵春强突然的给骂了,气得唰地就抽出了自己的斩月刀,刀上隐隐有气血泛动,杀气腾腾。

“呵呵,赵兄,人家讲你没长眼呢。”这下子可是给李宏雄逮到了机会,煽风点火。

“你两个给老子看清楚点,如果女子是被变态狂污辱过,怎么会不留一点残液?”萧七月一指赵、李两人,一脸不屑。

“笑话,变态狂还会放过汤梅儿吗?”李宏雄大笑道。

嗡嗡,赵春强的斩月刀在空中晃了一下,震动着一方空气,气势逼人。

“仵作,你给看看。”萧七月面对刀锋杀气,从容悠然,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宋青一听,拿出一块白布,又从箱子里掏出了银针、银夹子之类的器具,蹲下身子检查了一番后,不久,脸腾地就红了。

“你怎么这般粗心?”杜捕头一看就明白了,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自然是给萧七月说中了。

李宏雄跟赵春强又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了,脸上尴尬了一下,那青月刀自然悄悄的插回了身背后,再拿着就是自打嘴巴了。

“以前别的女尸情况是不是都是如此?”萧七月问道。

“唉……最近一直高烧不退,老眼昏花,老夫失职,请杜捕头责罚。”宋青叹了口气,脸红得猴子屁股似的拱了拱手。

看来,以前的尸体也没验下体内情况了,大概都是给表面上的糟糕状况给蒙弊了。

“如此看来,变态狂是想从这些被害的女子体内取出什么来。”萧七月说道,印堂一动,‘大自在因果眼’打开,往下一看,发现女子下体内有条红色虚线若隐若现。

果然有情况!

因为,先前自己看到变态狂时他身上也有冒出类似的红线来,萧七月甚至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儿。

如果说女子是因为变态狂而死,那变态狂就在女子身上种下了‘因’,而‘结果’应该就‘应在’变态狂那边了。

而他还发现,女子体内这条红线居然直往外延伸而去。

于是,蹬腿上墙顺着方向看了看,好像是不远处的城隍庙方向。

难道女子体内‘红线’指向的地方就是变态狂藏身之处,或者说是事件的‘结果’所指?

如果能得到论证,那今后查案子就轻松得多了。

直接用因果线牵扯出对方来,恐怕就是捕王项东也没这特殊能力吧?

而这个大胆的猜想在第二个女子孙素素身上更是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孙素素给糟蹋得更惨,体内给捅了一根大萝卜,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床。

仵作宋青这一次倒是没再老眼昏花,深入的剖析了尸体,连肚子里都没放过。

“女子下体内有变态狂遗留下的残液,典型的先奸后杀。而且,估计是因为孙素素挣扎的缘故让狂魔有些不舒服,所以,为了泄愤,居然用萝卜作为报复手段……”

“我来补充一点,那根萝卜之中还灌注了不少内家罡气。

如此一来,女子给伤得不堪入目,简直惨无人道,畜牲一个。”李宏雄又跳出来刷存在感了。

这家伙,无论走在哪里都想抢镜出风头,毛病。

“孙老爷,你是说孙素素快出嫁了是不是?”萧七月突然转头问一旁站着,愤怒得咬牙切齿的孙冒才道。此人还是个员外,汤家巷子名流,土财主一个。

“不是出嫁,我家夫人没生儿子,是招婿,日子都挑好了,就在七天后。哪想到……那个畜牲,畜牲……”孙冒才顿时泣不成声,双眼冒火。

“如果能抓到那畜牲,我第一个斩断他的根喂狗,畜牲!畜牲!”旁边一个满脸长满麻子的年轻人捏紧拳头,情绪一下子失控了,大叫大喊了起来。

“别激动,我会替你斩掉的。”萧七月拍了拍麻子脸肩膀一下,转头问孙道才道,“这位是你家什么亲戚?”

“我义子汤云,也幸好有了他,我们孙家才能在汤家巷子立足。”孙冒才说道,汤家巷子肯定姓汤的居多,这种家族族群观念很强的。

孙家就是有点钱,但也只是一个土财主而已。

而且还是个外来户,哪能跟汤家众多族人相比?

自然,收个较强势的汤姓义子有好处。

“杜捕头,还有萧公子,你们抓到凶手后一定要让我亲自动手斩断。不然,我汤云连义妹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汤云义愤填膺,双眼血红,杀气腾腾。

“好!”

萧七月一点头,转瞬间,一道寒光闪过,只听汤云一声惨叫,下体一片血淋淋。

而那根‘物事’已经血淋淋的给萧七月一刀挑断挂在刀尖上。

这一手快准狠,再加上是偷袭,汤云即便是有着天门二重境实力,但反应过来时已经给萧七月直接‘太监’了。

汤云自然不甘,咆哮着,凶厉的瞪着眼一脚狠踢过来。

不过,萧七月更快,直接飞起一脚狠踹在了汤云胯下。

那地儿本来就受重伤了,再补上一脚,痛入心骨,汤云再次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摔倒在地。

“你干什么?”孙冒才,包括李宏雄,赵春强都喊了起来。

而李宏雄已经一个跨步拦在了萧七月面前,这边伸手一提把汤云给提拎了起来。

“萧七月,今天你就是说破嘴我李宏雄也要替天行道,你把汤云怎么了的我也照旧还报给你。”李宏雄一脸正义,破血剑在气血震荡之下变得血红一遍,好像刚喝过血似的,杀气逼人。

“想公报私仇,李二公子,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萧七月一脸冷厉的一个回应,转头突然朝着汤云大喝一声道,“畜牲!快快招来,你是怎么样把义妹先奸后杀,尔后还凶残的用萝卜……行这畜牲行径,最后嫁祸给变态狂的?”

顿时,现场人全给搞蒙了。

“萧七月,你好手端啊。”赵春强在旁嘿嘿干笑了一声。

“萧七月,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不小。

明明是变态狂干的好事儿,你居然要让汤云来顶缸。

想显摆你也找错了对象,杜捕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萧七月即便是家大业大,但是,我们也不能任由他行凶作恶。”李宏雄一脸刚正不阿的形象可以作为万世楷模。

“杜捕头,你要为我孙家作主啊。

萧七月,你个畜牲,你个混蛋,我孙冒才就是散尽家财也定必告你到底。

郡里不行到省里,省里不行到京里……”孙道才刚死了闺女,现在连一直帮衬着自己的义子也给人废了,差点直接给气晕。

“萧公子,你得给我一个解释。不然,老子才不管你什么萧家、李家的。”杜捕头一脸杀伐的盯着萧七月,手都捏在了剑柄上。

而萧阳族人一看,立即跨到萧七月身旁,分成三角把萧七月围在中间,三把兵器都抓在了手中往外指着。

而衙门里捕快一看,立即上前,几十把雪亮的兵器亮出就包围了萧家四人。

“宋青,你给验一下,看看这‘事物’上的血跟孙素素下体的鲜血是不是同一个人留下的。”萧七月不管不顾,一抖刀刃,把还冒着丝丝热气的‘物事’递到了宋青面前。

“还要验吗?故弄玄虚。不过,我李宏雄是个讲理的人,宋捕快,你赶紧验,好好验。”李宏雄冷笑不已。

“放屁!我不许你们再亵渎我妹妹。”刚擦了点药的汤云一看,扑上来就要行凶。

“稍安勿躁,这里有我李宏雄给你作主。活的死不了,死的也活不了。验,让他验,看他怎么跳?”结果,给李宏雄硬生生的提拎着脱不开身。

宋青先端来一盆清水,往里滴了一些验血药水,尔后把两种鲜血分别挤入脸盆之中。

本来还相隔着半尺距离的两种鲜血好像碰到知己似的互相吸扯了过去,不久,缠纠在了一起。

再过了十息之后,鲜血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那不是我的血!”汤云大声的叫喊道,不过,嗓门大也没用,滴血认亲,谁也不是傻子。

“不是你的怎么会融合?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在怀疑本捕头的手下作鬼?”杜捕头冷冷看着他,一脸杀气。

“先前义妹被害,我查找证据时不小心伤了手。”汤云露出了一根指头,果然破了。

“杜捕头,萧公子,你们可能误会了,我义子疼素素像亲妹妹一样,前次为了她差点还给老虎吃了,这事绝对不是他干的。”孙员外叫道。

“汤云,你好算计。

以为这样咱们就没办法了是不是?

你不知道,人在作天在看吗?

萧刚,你去凤香楼找个漂亮的姑娘过来。

顺便问‘鸨母’(妈咪)要包‘欲仙欲死散’来。

汤云,我看你能抗到几时。”萧七月笑眯眯地说道。

“萧七月,我看你还真是蠢蛋到家了。汤云的那根玩意儿可是被你挑在刀刃上,没了那东西就是把凤香楼的头牌叫来也没用。”自然,现场人都知道萧七月是想提取汤云的风流液,只不过,貌似办不到了。所以,李宏雄才如此说。

“呵呵,李宏雄,没人叫你蠢蛋一声你当哑巴就是了,尽在这里狗叫个什么?没看到本公子只斩下了他‘物事’的半截吗?有‘欲仙俗死散’,还有美女相伴,保准让他一泄千里。”萧七月笑了笑。

李宏雄气得瞪眼抽搐了好几个嘴唇,终究没再答话。

哧……嚓……

突然的一声响动,汤云给李宏雄一剑穿心踢倒在地。

“老子好心救你,你居然偷袭我,良心给狗吃了啊?”李宏雄气炸了肺,汤云居然趁李宏雄不注意时一拳砸在他的破血剑上。

尽管李宏雄闪得快,便还是给锋利的剑忍在腰上勒了一下,鲜血直流。

“谁叫你多管闲事一直抓着我不放,不然,老子早逃了。

你以为是在救我,我却是给你害死了。

你个混蛋,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

还有你,萧七月,要不是你,孙素素一死,这孙家一方产业全是我的了,我的……”汤云挣扎着,破口大骂道。

“你个畜牲,我咬死你!”孙财主气坏了,扑上前去一顿子乱踢乱咬,鼻子、耳朵……都给咬断了,汤云就这样活生生给咬死了。

“素素,是爹不好,是爹害了你啊。是爹引狼入室,让这个畜牲进了家门……”

“萧公子,还是你厉害,不过,你是怎么发现这些的?”杜捕头一脸佩服的问道。

“呵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汤云虽说愤怒,却是没一丝悲意。

而变态狂杀人之后捅入女子体内的并不是真正的萝卜,而汤云却是不知道这一点。

他自作主张的用了根真正的萝卜。

刚才李二公子说这萝卜之中有内罡之气,我想说的是,他走眼了。

以汤云的实力还没修炼出内罡,那是‘凝胎境’强者才拥有的本事。

既然这根萝卜之中并没有内罡之气灌入,那萝卜本体就不可能让孙素素伤得如此的惨。

所以,这是一种假象……”萧七月高谈阔论,一代名捕风范又显。这厮又恢复了前世在龙组一代王牌探王的范儿。

“佩服,佩服啊。原来,案子还可以这样破的,我们都被变态狂魔遮了眼,差点放过了真正的凶人。”杜捕头摸了一下胡子,一脸惊叹。

要是他知道这家伙只是在胡扯蛋的话也不晓得会不会气破了肚皮。

其实,要不是有‘大自在因果眼’在,萧七月也差点给忽悠过去了。

因为,他突然间发现,孙素素身上弹出的一条死气居然纠缠着汤云不放。

二者之间似乎建立了某种因果关系,再加上前世老练的眼光之下,终于抓到了真凶。

“七月兄,想不到你还有破案天份,失礼失礼。”赵春强抱拳说道,萧七月知道,他的佩服是真诚的。

推荐热门小说通天神捕,本站提供通天神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通天神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章 草上飞 下一章:第七章 米丘图
热门: 肖申克的救赎戏 诡案罪8 置换凶途 但丁俱乐部 马来铁道之谜 丹凤针 背叛之星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玄学老祖穿成假孕炮灰后 乱世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