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吓尿了

上一章:第一章 一拳十六年 下一章:第三章 立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时,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如晨钟轰击,一听到老子李当阳的狮子吼,李浩猛然清醒,顿时冷汗淋淋,赶紧闭嘴。

“没用的东西!这么大的人了还屎尿裤子,李家人怎么都这幅德性!”萧七月知道,再想套话吓人也不可能了。于是一把就把李浩给扔到了地下,自然,趁机恶心一下李家人。

“七月……七月,你没死?”站在李当阳身侧的父亲萧天成也是惊喜过度的问道。

“死个屁,你儿子我是天命,硬着!”萧七月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管家,赶紧把这劳什子的灵堂给拆了拆了,一把火给烧尽。”萧天成顿时狂笑几声。

“老爷,我马上安排。”管家萧劲松也是乐颤颤的喜上眉梢,头点得鸡啄米一般。

“慢着,那本书给留着。”萧天成还真是疼这个儿子,还记得《大自在因果坐忘经》是儿子的最爱。

“不好意思张观主,吓着你了吧。”萧七月一脸笑眯眯的弯腰扯起了张道川道长。

“你小子活了就活了可别吓人,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这把老骨头可是经不起你折腾。”张道川挤了点笑从地下爬了起来,不过,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咳咳……小子我也是刚醒,没搞清状况,管家,等下记得给张观主额外一瓶‘八宝惊风散’。”萧七月一脸无辜的拍了拍张道川肩膀。

屁!

你没搞清楚状况还会掐人脖子?只是,这话张观主没讲出来而已。

“哼!萧家主,你们萧家个个都是‘戏精’啊。老夫还有事,告辞!”李当阳还以为这是萧天成联手儿子演的一出好戏,专门用来埋汰李家的,那是黑着脸气得一甩袖子,拉着儿子就走。

“晚上我要在家大摆宴席,到时请李家主一定赏光坐坐。”萧天成一脸笑眯眯地说道。

“最近没味口,吃什么都上火,老夫就不来了。”李当阳可是给气得不轻,一甩脸子带着几个李家人转眼就走没影了。

“解气,解气啊!”

萧天成哈哈大笑了三声,伸手在萧七月身上摸捏着,“哈哈哈,是真人,不是鬼。”

“儿子我还真是只‘外来鬼’。”萧七月神秘一笑,倒是大实话。

“你就是只鬼也是我萧天成的儿子。”萧天成哈哈大笑着,不置可否,要是知道现在这家伙只是个‘西贝货’,也不晓得会不会马上翻脸无情一拳干死。

“管家,多拿些补品,我儿子要休息。”下边,萧七月愣是给父亲逼着回房休养。

吞了药,正打坐调气回味无穷,听到外边院子里传来小堂弟萧旺一伙玩伴的戏唱声,“三重脉开源头,五重脉强中强,七重脉异象生,九重脉惊天地……”

萧七月知道,萧旺唱的是武者中的‘天才歌’。

于是问一旁站着的白裙美婢柳雪儿,道,“雪儿,九重脉之后就没更天才的了吗?”

“公子你想多了,武者起步的‘苍岳境’是属于锻体阶段。

要把身体淬练得犹如山岳,所以,一旦三脉通达,水到渠成,震动肌肉形成气血,打开‘神庭之门’,犹如泉水开了泉眼,进入‘天门境’。

如此一来,脉络越多,‘山脉’越大,自然泉水越足。

同为天门境,五条脉者气流是三条脉者几倍不止,这种天才可以称之为强中强。

能在身体这座山中开出七条脉者,天地会生成可怕的异象。

比如,赵家第四女赵四小姐赵盈盈刚出生时彩霞映照在赵家大院,喜鹊围聚上空一天不散。

由此引来了天下三阁之一的落月阁阁主杜君莲,带走亲收为关门弟子。

而九重脉者被称之为‘大满贯’,可以令天地震惊,山河失色,当属盖代天骄。

像我大楚国的开国君主楚北山,开疆拓土,生息亿人,一代帝王,皇者霸气。”柳雪儿抿嘴一笑,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当然,这是柳雪儿故意的在戏耍,两人打小玩惯了。

“天门即开泉,不过,九脉者进入天门境时其气流涌出的泉眼有多大?”萧七月有些不死心。

“九脉者我哪晓得?不过,三脉者开源时源头就‘寸大’而已。

五脉者据说有半尺,而当年赵盈盈据说达到了一尺。

三公子,别多想了,你最多三重脉而已,天门之水仅有‘寸大’。”柳雪儿夸大其词的用鼻音突出了那个‘寸大’词儿,实则有激励自家公子要认清现状的意思。

我的前世是在故宫九龙壁前跟‘草上飞’那飞贼相斗而亡,最后也是轰破龙嘴而出成就‘天门境’,说明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已经把身体修炼成了龙脉之山。

开天门时源头宽达一丈,就是赵盈盈这个天地异象者也就一尺而已,一尺跟一丈,差距三倍,这是个什么状况?

难道这就是九脉者?

是了,楚北山开国之君肯定身俱龙气,我应该跟他同级别。

想到自家居然拥有如此这般丰厚的家底子,料必在异界可以混得风声水起,最好还配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快哉一世!萧七月自个儿先乐了。

“三公子,你傻笑什么?还是赶紧练功吧?不然,萧家可是无人可用了。”柳雪儿翻了个白眼,洁白如玉的苹果脸上却是忧心忡忡。

“无人可用,我萧家居天阳县三大家族已长达一百多年之久,怎么可能无人可用?”萧七月脸色有些不好看,有些怪柳雪儿言过其词。

“公子,你还不知道吧。几天前你被李浩打成重伤后给气得吐血而亡,呸呸!看我这臭嘴,你应该是吐血而晕。”柳雪儿调皮的吐了下舌头,一脸你莫怪模样。

“无妨,你继续说。”萧七月倒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人家讲得也没错。

“大公子一气之下向李家挑战,李浩自然当了缩头乌龟。

而李家二公子李宏雄出声应战,两人本来实力相当的,哪想到李二公子居然用秘术临时头突破了五重天门境。

大公子被击成重伤,现卧床不起。

不然,今天的灵堂上怎么可能少了他?”柳雪儿愤然说道。

“该死!”

萧七月脸上闪过一道阴厉,看了柳雪儿一眼,又问道,“不是还有二哥吗?我怎么也没看到他?”

“唉……那天宋药师来看过后说是缺了一味主药,叫‘黑斑鲤’,此物只有红河才有。

不然,大公子只能长年卧床,功力会日渐消退,直至成为一个废人。

而这种鱼极为罕见,二公子一听就急了,连夜赶去了,这一道打个来回就得十来天。

要是不顺利的话几个月甚至一年两年都有可能。”柳雪儿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此事因我而起,我自必有个了断!”萧七月一脸的森冷。

“了断……公子,你千万别干傻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柳雪儿误会了,还以为萧七月要去找李家拼命,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放心,我不会那么傻。对了,那你说的萧家‘无人可用’什么意思?至少,还有父亲以及一大帮萧家子弟在。”萧七月摇了摇头问道。

“这事儿讲了也没用,你连‘天门’都没打开,听之徒增烦恼。”柳雪儿摇了摇头,道,“老爷也有交待,不让说。”

“哼!”

萧七月突然发力,咔嚓一声脆响,旁边桌上搁着的青花瓷杯儿给捏成了碎花儿。

“你……你开源啦?”柳雪儿顿时惊得张大了嘴,一脸傻姑相。

毕竟,天门境武者体内已经产生了气血之力,不像是苍岳境靠的就是蛮力,柳雪儿是开了三重的天门境武者,自然能感觉到这种气血变化。

“你可以说了。”萧七月一脸严肃。

“最近我们天阳县也特别的衰气,不晓得从何地流窜来了一个变态狂魔。

不光偷女子短裤,而且,先奸后杀。

在你晕过去的十来天内就有十几个女子遭了殃,这事可是惊动了官府。

可是天阳县的捕快在追捕过程中反倒给杀了十来个。

这不,县令周锦池大人不得不向三大家族请求支援。

听到消息后那变态狂更为嚣张,居然公然的叫板三大家族。

把挑战书用刀插到了县衙大门上,刀柄上还挂着一条满是血污的女子内裤。

说是要跟三大家族赌一把,三大家族每家出四个人,由家主的儿子带队。

如果他被杀了也无怨无悔,但是,如果三大家族的家中长辈们敢出手,那他就要让天阳县一千女子为他陪葬。

这事自然引起了三大家族长辈们的愤怒,立即发动了几千人围捕。

只不过,才仅仅两天时间,人没抓到又有十几个女子遭了殃。

这下子三大家族的脸可都丢尽了,不敢轻举妄动了。

所以,决定跟他赌一把。

只不过,这次咱们萧家可就麻烦了,家主的儿子一个伤一个晕一个不在家,怎么办?”柳雪儿说道。

“那变态狂的实力如何?”萧七月问道,不过,就在这一瞬间,萧七月一愣。他能感觉到,印堂中的‘大自在因果眼’居然自动打开了,居然看到柳雪儿身上冒出了一根发丝样的气。

不过,这气丝却是朝着自己一个方向的。

这代表什么意思?

萧七月一时有些晕,于是,放眼往屋外看去。

顿时更是一惊,因为,他看到了,人人身上都有气。

而这根气或大或小或长或短,不过,在没碰到别人时是直立着的。而当两个人对话时那根气指向的方向却是有些变化。

这又是个什么状况?

萧七月特地把目光定格在了萧家两个马夫身上,一个叫张满,一个叫宋刚。

因为最近萧家负责马匹的马管家死了,两人都想当这个‘弼马温’,暗中都较着劲。

所以,萧七月发现,两人头上的气本来是直立着的,当两人一碰头时,那根气丝居然都调转了方向,一个向西,一个就向东。

而两人的表情也是互相冷冷的看了一眼后扭头就走。

难道这根气丝能表现两人心里的想法?

萧七月顿时如获至宝,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可以通过气丝来判断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了?

太强大了!

而柳雪儿的气丝一直朝着自己,她的忠心就不必说了。因为,她是母亲从娘家带入萧府的。

“带我去见父亲。”萧七月一脸沉稳。

“三公子,你不能去。即便是你现在进入了‘天门境’,但是,也就天门一重境而已。而赵家、李家子弟哪个不是三重四重的?”柳雪儿眉头一蹙,极为担心。

“雪儿,你照着我来一拳。”萧七月扎了个马步。

推荐热门小说通天神捕,本站提供通天神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通天神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章 一拳十六年 下一章:第三章 立威
热门: 通天神捕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诡秘之主 七宗罪10:雨夜屠夫 讨情债 龙凤宝钗缘 魔道祖师 赤朽叶家的传说 井口战役 暹罗连体人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