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命运的审判

上一章:第二十章 血的约定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重塑的身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而安洁拉的精神状态。也越变越差。一开始的时候,对于这些“食物”,她感到非常恶心和反胃,即便是用力的咬下去,最终也会忍不住呕吐出来。但是慢慢的,安洁拉终于开始发生了变化,李林注视着女孩从畏惧到渴求,此刻,安洁拉一切的精神需要,似乎都彻底让位于活下去的念头。即便是哪些爬满了蛆虫的腐肉,她也照吃不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安洁拉的食物变成了腐烂,发臭的人肉以及冰冷的雪水。外面的护城河完全没有因为冬天的到来而结冰,而现在的安洁拉,也已经不再外出,虽然有了足够的食物来维持她的生命,但是冰冷的天气却依然有可能要了她的命。唯一幸运的是,城堡内还是有不少保暖用的衣服和被子,可以用来抵御寒冷。

此后,安洁拉的记忆也开始变的混乱而零碎,黑与白在她的记忆中轮流互换。或许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安洁拉此刻已经将精力大部分都放在睡眠上,她醒过来之后,就会漫无边际的在整座城堡内寻找那些还没有完全干硬,可以让自己食用的尸体。抱住他们的大腿或者手臂进行啃食,而安洁拉的面色也越来越差。李林没有吃过人肉,他并不了解这种东西作为食物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不过,他倒是可以想象,腐烂的食物会给人体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各种各样的疾病此刻都已经开始侵袭安洁拉那娇小瘦弱的身体。她的面色开始发青,甚至连四肢都时不时不听指挥的颤抖,呕吐出鲜血更是时常会有的事情。但是,即便如此,安洁拉依旧没有屈服,她仿佛是在强迫着自己一般,每天努力的寻找“食物”,然后吃下它们,接着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钻入早已经死去的母亲身边,陷入深沉的睡眠。

再这样下去的话,安洁拉的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注视着小女孩的精神渐渐衰弱,李林也只能够无奈的旁观,并且得出这样的结论。无论安洁拉的意志有多么坚强,她的肉体都太弱小了,无论是眼前的环境,那些“食物”还是病痛,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击垮她。人类之所以会选择逃避。正是因为如果他们在受到了这样的折磨之后,如果不尽快为自己的灵魂寻找一个安全的归属,那么就会彻底的发疯,变成什么都不是的存在。即便是那些疯子,他们也依旧具备简单的思维能力,可以对于周边的变化做出反应和回应,保留着“我”之所以是“我”最基本的核心。但是一旦被彻底破坏,那么他们将完完全全的变成野兽,他们不会再有任何“我”这个概念所残留的痕迹,取而代之的,则是疯狂的灭亡。

而安洁拉,此刻走上的,正是这样一条连同自我一起破坏,最终毁灭的不归路。

“轰!!”

就在这样的白与黑的记忆交换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一声巨响终于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发生了什么事?

李林诧异的望向窗外,但是那里只有白雪覆盖的大地,和白茫茫的雾气,安洁拉从来没有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那么自然他也看不见。而此刻的安洁拉,也已经从沉睡中被吵醒,她没有显的惊慌。更没有显的喜悦。多日来这疯狂的生活几乎已经将女孩的精神折磨的几乎无法再做出任何剧烈的反应了。

她慢慢的走出房间,来到走廊。李林可以清楚的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城堡之中,接着,就在安洁拉转过墙角,机械式的往大厅走去的时候,忽然一群全幅武装的士兵,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看见这些士兵,安洁拉原本已经消磨殆尽的精神,似乎忽然受到了刺激,恐惧,慌张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小女孩拼命的转身向后跑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逃避这些士兵。而见到安洁拉,这些士兵显然也是非常恐惧,他们惊讶的喊叫声并不比女孩的要小上多少。

安洁拉慌不择路的转身逃跑,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在城堡内隔离了这么久,安洁拉几乎已经忘记了如何与他人打交道。而寒冷的气息也严重的削弱了她的体力,没有跑上多远,安洁拉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条死路上。

当她转过头去的时候,那些士兵们也包围了过来,他们面上带着惊讶,恐惧和不安的神情,手舞火把,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孩。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厚重皮装的男人出现在他们的后方,在看见了安洁拉之后,这个男子也是表情大变,他死死的盯着女孩,最后低声对那些士兵命令了些什么。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那些士兵们还是扑了上来,他们按住了女孩的手脚,安洁拉那虚弱无力的挣扎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张开口,所发出的,也只是一些无意义的叫喊。而就在这时,李林看见一个士兵,对着安洁拉挥起了拳头,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世界,再一次变的漆黑无光。

当安洁拉再次醒来时,她已经被绳索绑在冰冷,阴暗的地牢里。周围的火光完全照耀不清楚她的样子。但是李林却看的很清楚,她并不是自然醒过来的。在那苍白的已经没有人色的胸口,一个正在缓慢的渗透血迹的可怕烙印还散发着丝丝的青烟,而现在的女孩,即便受到这样的对待,也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来表现出自己的抗议了。

而且李林也注意到,在男人的身后,还有两个黑影。他们站在很远的地方,似乎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距离太远了,李林并没有听清楚他们的交谈。而很快,在巨痛和虚弱的双重折磨下,安洁拉再次昏了过去,而她的记忆,也自然就此中断。

此后的碎片零乱不堪,就仿佛找不到自己位置的拼图,开始变的混乱而复杂,随后,重新化为了新的场景。

这已经不是在地牢内。此刻的安洁拉,正被人用绳索牢牢的套在脖子上,用力拉扯着向前跌跌撞撞的行走,安洁拉的双手,双脚都被拴上了沉重的巨石,与其说她在走,不如说她正在被人拉着走。她走过地牢,走过青石的地板,最后被两个士兵拉扯着来到了一个露天的平台。在下面,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他们当中有贵族,有贫民,也有农夫,看见安洁拉的出现,他们大声吼叫着,形成了繁杂的声流,几乎无法让人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几乎每个人都在向安洁拉挥舞拳头,表达他们的愤怒。

而面对这些,安洁拉则仅仅只是呆呆的看着,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很快,有人便会告诉她答案了。

“安静!安静!!”

从平台的另外一侧,走出了一个穿着华丽服装的人,他仿佛戏台上的小丑般装扮夸张,但是神情却是异常严肃。

“根据审判庭的宣判,我们已经得出了结论!!”

他声嘶力竭的喊声,让下方愤怒的人群暂时平息了下来,开始聆听他的说话。

“审判庭宣布,在明天早晨!!太阳升起之时!克里斯蒂家族三女!!安洁拉·克里斯蒂,因为身为魔鬼的帮凶和使者!散布瘟疫!亵渎尸体!将被判处死刑!!”

“噢!!”

听到了男人的回答,下方的民众们开始欢呼起来,很快,他们又重新安静下去。毕竟,每个人都知道,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她将被绑在十字架上!面向天空!”

“耶!!!”

欢呼声再起,每个人都因为这个消息而兴奋不已。甚至那些本来是维护秩序的士兵,也变的异常激动。

“用最粗重的木棍猛击十三下!!”

“耶!!!”

“打碎她的手臂!肩膀!腰及腿部的所有骨头!!”

“赞美万能的主!!”

“打碎!打碎!!”

伴随着审判者的宣告,下面的人群越发激动,他们疯狂的呐喊着,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

“在被暴晒三天之后!砍下头颅!!”

“耶!!!”

“审判庭特别宣布,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为她收尸!她的尸体将摆放在十字架前,成为那些肆意蹂躏我们土地的瘟疫使者的警告!!直到化为灰烬!!”

“耶!!!!”

人们欢呼着,雀跃着,他们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为了这个好消息而互相拥抱,彼此祝贺。而安洁拉,此刻依旧茫然的站在平台上,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遭遇到这样的审判。不过,这一切对于她来说,似乎已经无关紧要了,没有人想要她的回答,她也没有力气,做出抗议。

这一夜,安洁拉出奇的没有睡着,并非是因为即将来临的死亡威胁,而是外面载歌载舞的人群,吵的她根本就无法入睡。他们的欢声笑语维持了一整夜,似乎末日已经过去,而新的未来即将开始。

李林坐在安洁拉的身边,注视着女孩憔悴,肮脏的面孔,那金黄色的长发,此刻已经沾满了污迹,美丽的天蓝色眼睛里,也没有任何的光芒,但是即便如此,安洁拉似乎也没有放弃想要继续活下去的愿望,虽然现在的她,什么也做不到。

或许很长,又很短,黑夜结束了,太阳的光芒,重新出现在大地上。

安洁拉被绑在十字架上,由三匹马拉着,延着拥挤的道路前进。旁边都是黑压压的人群,他们愤怒的诅咒,痛喝着。即便是负责看守安洁拉的卫兵,也不阻止那些飞向她的石子和烂菜叶,整个城市似乎都化为了愤怒的海洋,而此刻那个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女孩,则是十恶不赦的魔鬼。

广场周围早已经被清理出了空地,全副武装的士兵阻拦着那些试图冲上来的人,在安洁拉出现之前,他们群情激愤,恨不得自己亲手将这个瘟疫的使者生吞活剥。但是当安洁拉出现之后,他们却自发的停止了行动,而是用热切的,期盼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女孩,等待着她的末日。

十字架很快就被安放好,安洁拉面朝天空,被牛皮绳索紧紧的勒住四肢和脖颈,它们并没有绑的特别用力,以免使女孩因为窒息死去,这并非因为仁慈,而是为了更残忍的行刑。

一个上身赤裸,头带黑套的男子走上了刑台,他向周围的观众展示着自己精壮的肌肉,以及手中粗大,坚硬的木棍。这个举动引起了一片尖叫声,人们高兴的欢呼着,仿佛这个男子是一个正要屠龙的勇士。

接着,在万众瞩目的期待中,刑罚开始了。

男子挥舞起木棒,然后重重的砸下。

“咚!!!”

全场鸦雀无声,只能够听见木棍砸下的声音,甚至还可以轻微的听到轻微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接着,欢呼声起。

安洁拉没有尖叫,李林就站在她的身边,他明白,安洁拉不是不想叫,也不是想要忍受这痛苦,只不过,她甚至已经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在这些天的记忆中,他没有看见安洁拉吃过一餐,一口水也没有喝过,对于一个原本就身体虚弱的女孩来说,她又有什么力气发出尖叫来施放自己的痛苦呢?

“再来!再来!!再来!!!”

注视着被打断的,扭曲的手臂,人群疯狂了,他们喊着口号,用无比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刽子手,仿佛他就是他们的化身,他就是他们的意志。而刽子手,此刻也正在相应观众们的号召。他再次高高的举起木棍,以便让所有人都能够看清楚,接着,再一次用力挥下。

“咚!!!”

欢呼声再起。

这种可怕的行为一直重复了十三次,安洁拉的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没有被皮绳捆绑的地方,早已经被打的扭曲变形,鲜血不断从中流出。人们的欢呼声,也一次高过一次,他们坚信这是正义和神明的胜利,并且赞美着自己信仰的神明。

终于,第十三次结束了。

安洁拉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她的身体上,也已经没有可以用来动的部分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已经死了。

刽子手满意的接受着围观者们的感谢和祝福,随后伸出手去,放在她的鼻子前——随后象触了点般的向后退开,那原本得意的,胜利者的姿态荡然无存。

“她还活着!!万能的主啊!!她还活着!!”

广场原本沸腾的欢呼声立刻安静了下来,人们惊恐的注视着刽子手,似乎不愿意相信他所说的话。开什么玩笑,他已经打断了女孩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一个成年人,也恐怕早就死了。

诡异的,不安的气息开始蔓延,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开始后退,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被敲碎的女孩,但是现在,人们却仿佛面对的是可怕的,不朽的魔鬼。

最终,人们决定继续行刑,她还有三天暴晒的日子,那些尽忠尽职的士兵会保证没人因为私愤而私下处死这个可怕的魔鬼,她必须要在众目睽睽下死去。当然,人们也愿意接受当他们睁开眼睛时,听到的是那个魔鬼死亡的信息,那会是让他们多么的快乐啊。

广场上拥挤的人群慢慢离开,只有士兵依旧站在那里。李林注意到其中好几个人不时的望向安洁拉,显然是打算彻底结束她的生命。但是职责压过了理智,最终,他们也没有动手。

这三天的记忆是安洁拉到目前为止最清晰的部分,几乎没有任何的模糊,小孩们冲她扔着石子,大人们则诅咒她,厌恶她,并且期望她快点死去。随后,在第三天的清晨,众人们再次聚集起来,他们期望看见的是一具尸体,但是,安洁拉口中低微的喘气声,却再一次打碎了人们的希望。

幸运的是,刑罚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作为魔鬼的使徒,瘟疫的散布者,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那么最终,还是要由人类的手来结束。

一个临时赶制的木台很快出现,安洁拉被从十字架上拉下,头朝地按在木台的凹槽中,刽子手磨着闪闪发亮的斧头,打算完成他最后的使命。

“魔鬼,去死吧!!”

伴随着一声幼稚的呼喊,一块石子再次飞来,它准确的砸在安洁拉的头上,再一次增添了新的伤痕。

鲜血,顺着安洁拉的脸颊慢慢流下,直到嘴边。

接着,安洁拉终于动了。

她张开嘴唇,努力伸出舌头,舔食着嘴角边的鲜血。

那是她的,温暖的鲜血。

而就在这时,利斧落下。

“呯!!”

整个世界立刻被一片鲜红笼罩,随后宛如被摔破的镜子支离破碎。

接着,一个李林非常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主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血的约定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重塑的身体
热门: 末日奇点:钢铁朝阳 白羊 觉醒日·大结局 女郎她死了 迷离档案 鲁班的诅咒 本阵杀人案 暖气 罪瘾者 乌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