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的约定

上一章:第十九章 久远回忆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命运的审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记忆中的日期本就暧昧不明。即便是李林也无法确定具体的时间,他只能够察觉到,窗外的绿色已经退去,秋意和枯黄成为了世界的主色调。安洁拉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练习,对自己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她依旧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和母亲不来看自己,而且,现在甚至连送饭的次数也变少了,以往美味的食物变成了普通的清水和黑面包。而且一天也只有这一顿。所以在日后的数天之内,安洁拉只能够躺在床上,借助睡眠来逃避那无法言语的饥饿感。不可否认,在这样的生活即便是一个成年人都无法忍受太久,更何况她还仅仅只是个女孩。渐渐的,安洁拉开始变的沉默寡言,面上的表情也少了许多,她有时候会蜷缩在床上,自言自语的聊天,但是很快就又闭上了嘴巴。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安洁拉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在她的窗外不远处就有一棵大树,如果安洁拉想的话。她完全可以从大树的树枝上爬出去,但是安洁拉却并没有这样的念头。

终于,在这一天,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

门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李林注意到安洁拉的表情有了些变化,她慢慢的抬起头来,带着不敢相信的目光注视着门口,接着,那扇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打开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妈妈!”

望着门口那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孔,安洁拉露出了笑容,她急忙走下床去,接着很正规的对自己的母亲行了一个淑女礼。

“妈妈,你终于来了,安洁拉……”

但是,安洁拉的话并没有说完,因此就在这时,女子已经走到她的身边,按住了她的肩膀,面色焦急而痛苦。

“安洁拉,对不起,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们这样做,但是对不起……现在我没有时间和你解释,快,快躲起来!”

“躲起来……?”

对于自己母亲的命令,安洁拉显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有些疑惑的注视着自己的母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的父亲他……”

说道这里,女子停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他变的有些不太正常……总之,现在你的处境危险,快,快躲起来!”

说着,嗯女子四处张望,随后将目光放在了墙边巨大的衣箱上,她立刻走过去,将箱子打开,然后抱起安洁拉,将她放入了那个巨大的木箱里。

“妈妈??”

“听妈妈的话,安洁拉,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出来,也不出声,明白吗?除了我之外,不管是谁叫你,都不要答应,好吗?”

注视着自己的母亲,安洁拉有些诧异。不过,她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好的……妈妈,安洁拉会听话的……所以,不要再不理安洁拉了,好吗?”

“当然,我的孩子……”

女子紧抱着安洁拉,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随后便将安洁拉放进箱子里,随后盖上了盖子。

而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脚步声沉重而有些杂乱无章。

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李林完全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就连安洁拉的母亲,在盖上盖子的那瞬间也消失了,毕竟这部分并不在安洁拉的注视之中,因此即便是她,也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门被重重的一声推开,撞在墙上,随后李林听见了一个沉重粗暴的男性声音响起。

“克里斯蒂!你在哪里!!快出来!克里斯蒂!!”

随后,女子的声音响起,此刻的她,是那么安稳和平和。

“我让她离开了,亲爱的。”

而听到这个回答,男子显然大吃一惊。

“你让她离开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当然清楚。”

李林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男子声音中隐藏不住的暴虐和杀意,而女子的声音则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她是我们的女儿,亲爱的,至少,我们要让她活下去……”

“她才不是我们的女儿!!”

男子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说话。

“她是魔鬼!她是魔鬼的使徒!!是她将这可怕的诅咒散播到了我们的城堡里。散播到了我们的家族和领地中!如果不是她,那么我们也不会受到这样的痛苦!你也被她蒙骗了吗!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我们所有人都受到了那痛苦诅咒的折磨,为什么只有她依旧健康!没有半点生病的迹象!”

“你就因为这些毫无凭据的猜测,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这并非毫无凭据的猜测!我不会再被魔鬼所诱惑了,现在还来得及,只要我们勇敢的与她战斗,杀死那个可怕的魔鬼,那么伟大的神明就会重新注视我们的家族。克里斯蒂的灵魂也会被净化!现在还来得及,告诉我,她去了哪里!”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亲爱的,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安洁拉才是我们的天使,正是因为她在这里,我才能够站在这里。她是天使的化人,所以才可以躲过魔鬼的毒手。你才是已经被魔鬼诱惑了,妄图杀掉自己的女儿,这样的罪行,神是不会承认的!放弃吧!!”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男人的怒吼声忽然大了起来,随后,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上。

“神明已经给了我启示!!我必须要按照神明的指引完成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家族就会重新兴旺起来的!!不管她去了哪里都没有用。克里斯蒂,是没有办法离开这座城堡的。”

喘着粗气的话音落下,沉重的脚步声很快就离开了房间,渐渐远去。

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在过了许久之后,女子的声音才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她的声音却是非常微弱。

“安……洁……拉?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妈……妈妈?”

盖子打开,安洁拉从中探出头来,而此刻,李林终于看见了那名女子——她正躺倒在距离木箱不远的地上。从左肩往下,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正在不断的向外渗透着鲜血。

“妈妈!!”

看见眼前的女子,安洁拉急忙从箱子里出来,跑到自己母亲的身边,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安洁拉……我可爱的孩子……”

女子的面色异常苍白,但是她却还是坚持露出了笑容,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安洁拉的面颊。

“原谅妈妈……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但是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

说着,女子的声音忽然变的清晰了不少,而且她原本苍白的面色,也忽然变的红润起来。

“仔细听好了,安洁拉,现在外面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大家都已经……但是,你没有受到伤害,你要努力的活下去,明白我的意思吗?离开这里,安洁拉。很抱歉,我们无法再给你象平常人一样的生活了……从此以后,你只有自己努力的生活下去……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城堡,离开这片土地。希望神明能够保佑你……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现在!快!快走!不要被你的父亲看到!快!!”

女子几乎是一把就推开了安洁拉,同时厉声命令道。

“安洁拉,一定要活下去,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答应妈妈,努力活下去!好吗?”

“……好的,妈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安洁拉还是很快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接着她走到门口,犹豫的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母亲,最终,安洁拉跑向了黑暗之中。

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李林没有任何办法。他做不到留下来看那女子如何安静的面对死亡,也没有办法替安洁拉去查明她的父亲究竟去了哪里。不过,在他跟随着安洁拉的记忆离开城堡之时,李林终于明白了那个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唯一与外界交流的通道,吊桥此刻已经高高的竖起,在庄园的周围,是一条宽而深的河流,流速很快,以现在女孩的力量,她没有办法松开吊桥,也没有办法渡河而过。安洁拉围着庄园跑了整整一圈,但是却再也没有看见其他的出口。相反,在一路上,展现在安洁拉眼前的,都是僵硬,死亡的尸体。那里有卫兵,也有仆人。他们面色发黑,身体溃烂,皮肤上到处都是如同米粒般的白色突起,腐烂的气息和浓稠的液体从中流淌而出,令人做呕。

对于一个十岁的女孩来说,眼前的一切无疑于人间地狱。

她奔跑着,疯狂的呼唤着每一个认识的人的名字,但是却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即便是那些依旧忠实的站在岗位上的士兵,也早已经或坐或卧的死去。整个城堡一片死寂,只有干燥,带着尸臭和恶心香甜味的空气飘荡其中。

“贝蒂姐姐!!”

绝望之下,安洁拉跑到了城堡边的佣人小屋内,那里同样也到处都是尸体,但是眼下的女孩,根本就没有精力来注视这些。她用力的推开房门,冲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在里面,一个女仆正背对着安洁拉,看起来象是陷入了睡眠之中。安洁拉急忙跑到女仆的身边,用力的推着她的身体。

“贝蒂姐姐!贝蒂姐姐!快醒醒,大家,大家都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女仆并没有回应安洁拉的呼唤,相反,她的身体一软,在安洁拉的拉扯下,毫无力气的转过身,倒在了地上。

在看清楚了眼前的女仆之后,安洁拉发出了恐惧的尖叫声,她瘫倒在地上,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女仆。那张自己本来很熟悉的,亲切而温柔的面孔,此刻早已经腐烂不堪,上面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突起,两只眼睛仅仅只剩下黑色的空洞,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有白色的虫子正在四散开来,那干瘪的嘴唇旁边到处都是呕吐的痕迹,污秽的液体沾满了她的身体。而更恐怖的是,她的那张因为疼痛而扭曲的面孔。

此刻的安洁拉已经不敢再去看这张脸,她转过头去,拼命的呕吐起来,同时痛哭出声。那小小的身体激烈的颤抖着,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李林注视着安洁拉跑出了小屋,她的面上依旧残留着泪痕,双眼也依旧红肿,这种打击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对了,我要去找爸爸,爸爸他……”

此刻的安洁拉,已经完全丧失了判断能力,她就象是几乎要抓住每一根可以用来救命的稻草,完全不在乎上面是否有毒。在强烈的恐惧和不安下,安洁拉已经忘记了自己母亲的警告。但是即便如此,当她来到书房前时,安洁拉,还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看起来似乎是恐惧占了上风,最终,安洁拉还是敲了敲门。

“爸爸,你在吗?”

“……”

没有任何回应。

“爸爸,我是安洁拉,我可以进来吗?”

“……”

“对不起,爸爸……”

安洁拉小声道歉着,推开房门,随后,她呆呆的站在了门口。

她的父亲的确在书房内,但是此刻的他,已经悬挂在书房的横梁上。一条绳子深深的勒进了男人的脖子,死后的窒息让他看起来面色铁青,而男子的半边脸,也和那些死去的人同样,开始腐烂,出现了可怕的斑点。

而对于安洁拉来说,这一切,就是世界的终结。

李林无法想象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安洁拉会变成什么样,虽然此刻安洁拉就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他也无法想象在那种环境下,女孩究竟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她要如何才能够活下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安洁拉仿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具形尸走肉,她只是呆呆的蜷缩在书房那黑暗的角落里,死死的盯着自己父亲的尸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终,安洁拉缓缓的站起身来。

“对了……妈妈要安洁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女孩喃喃自语的说道。

和数百具尸体共处在一座城堡里是非常让人难以忍受,但是并非完全不能够忍受的地步。不过比起这些精神上的问题,生理上的问题显然更加严重。没有食物和水,一个人是无法生活下去的。而安洁拉虽然找到了储藏食物的地窖,里面却也没有多少食物足够她维持,更何况,从眼前的迹象来看,大部分食物,都已经被挥霍一空了。

虽然只能够吃到腐烂,发臭的面包,喝着已经有些浑浊的死水,但是安洁拉却依旧坚持着,她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之前被关在房间里时的状态,每天在吃完那几乎让人无法下咽的食物之后,安洁拉就会随便找一个黑暗的角落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的等待着天黑,天亮。

或许,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如果彻底疯掉,还算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

李林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不知道是小家伙天生的性格,还是她的心智坚定,虽然每天都过着这样恐怖如地狱的生活,但是安洁拉偶尔流出的一句话和一个动作,表明她的精神依旧牢牢的控制着肉体,并没有因为这些外来的刺激而疯狂,暴走,崩溃。

秋末,冬来。

最终,食物也吃完了。

虽然穿上了厚厚的大衣,但是没有生火的城堡内却是寒冷无比。虽然伴随着气温的降低,以往那些讨厌的老鼠和臭虫都不见了踪影,但是安洁拉,却依然没有办法离开这巨大的牢笼。如果说,有什么好事的话,那就是低温总算将尸体的臭气压制住了,使得整个城堡内部的空气变的清晰了许多。

但是这些,都远远比不上没有食物的危机。

“好饿……好饿……”

瘫到在地上,安洁拉轻声的低语着,她那双苍蓝色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光彩,有的,只是一片茫然。

“妈妈……安洁拉……好累……好困……安洁拉想睡觉……”

说着,安洁拉渐渐得闭上了眼睛,但是,就在她即将闭上眼睛的瞬间,她却又再次睁开了。

“不行……不行……”

再一次,安洁拉虚弱而坚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的手,腿都在严寒和饥饿的双重折磨下颤抖着。

“安洁拉……要活下去……和妈妈……说好……的……”

宛如出神一般,安洁拉摇摇晃晃的行走着,她无神的注视着四周,寻找着任何一个可以入口的东西。但是却已经没有必要什么可以吃了。早在几天前,连地上爬的虫子和仅有的一些花草也已经被安洁拉吃掉,眼下,寒冬降临,整个城堡无论内外,都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用来食用的东西了。至于那些老鼠,早已经不知道跑去哪里过冬了。

只有一样除外。

李林很快就发现,安洁拉停下了动作,呆呆的注视着眼前。

在那里的,是一具女仆的尸体,她的身体早已经干瘪,漆黑,并且因为低温而变的僵硬,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她的尸体还没有彻底腐烂掉。

“好饿……”

宛如梦吟般的女孩,走到了那具尸体前,缓缓的捧起了一只手,上面已经是皮包骨的乌黑,干瘦。

“看起来……好好吃……”

女孩说着,张开口,缓缓的靠近了那干硬的手臂。

她没有察觉到,李林正站在她的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久远回忆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命运的审判
热门: 圣墓寻踪 布谷鸟的呼唤 不可能幸存 末日逼近 主神崛起 洞察者·螳螂 雪地上的女尸 暗黑者外传:惩罚 钢铁王座 恶魔的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