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久远回忆

上一章:第十八章 肉体重塑 下一章:第二十章 血的约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李林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已经不再是刚才的星之海洋。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倾斜而下,化为点点斑光照在地面上。在下面的花丛中,一个有着漂亮金发的女孩儿正躺在那里,出神的注视着天空。

“这是……”

李林首先查看了一下自己,没有任何形体的影子。也就是说,这不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是已经发生的过去。所以在这里,他本身并不存在,因此也不会有形体,更不会有什么联系。不过很快,李林就被那个女孩的脸所吸引住了,虽然看起来显的幼小并且还有些稚嫩,不过,那很明显就是……

“克里斯蒂,你在那里吗?”

一个温柔,清丽的女性声音从远处出现,女孩这才打了个滚,从地面上爬起来,她张望了一下不远处的花园入口,随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和花草。随后,女孩的小脸上露出了热情洋溢的笑容。冲着大门用力的挥舞着双手。

“我在这里,妈妈!”

“真是的。”

伴随着略带抱怨的声音,一个美丽的中年女子从大门处出现,看见女孩,女子露出了无奈的苦笑,随后她快步走到了女孩的身边蹲下身来,一面整理着她略有些杂乱的衣服,一面随手拿下了沾染在女孩美丽金发上的杂草。

“又到这里来玩土,说多少遍你都不听。万一被你的父亲发现了,可不仅仅就只是会关小黑屋了哦?”

“呜……”

听到这里,女孩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她便用力挺起胸膛,相当骄傲的注视着女子。

“妈妈,我才不怕呢。爸爸他只会吓唬人,我可是高贵的,勇敢的克里斯蒂家族的人,怎么会害怕小黑屋这样的东西?”

“说的很好,就凭你这句话,这次恐怕就可以逃过去了……”

说着,女子微笑着站起身,抚摸着女孩的头发。

“不过,最近外面很危险,我记得已经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不要到处乱跑,对吗?”

“嗯……”

在女子的微笑面前,女孩不由的低下头去。

“可是,这个花园一直都是由安洁拉打理的。最近一直都没有下雨,我很担心它们会不会口渴……”

“我会让拉克斯来负责照料这些可爱的小花的,克里斯蒂。”

说着,女子握住了女孩的小手。

“那么,我们回城堡吧。”

“嗯……”

就在两人打算转身离开之时,一个女仆从小路的另外一侧走来,见到两人,她立刻弯下腰去,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无法压制的咳嗽声出现,这让原本打算离开的女子立刻停住脚步,同时她身体转过,将女孩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远离了眼前的女仆。

“贝蒂,你生病了!?”

“夫人,我……请您原谅,这不是什么大病……”

女仆一面擦拭着面上的汗珠,一面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但是,女子的面色却是越发的凝重。

“你可以回去休息了,贝蒂。我会让布朗先生给你一些用于治病的钱财,在病好之前,你暂时可以不用来工作了。”

“可是夫人……”

听到这里,女仆的面色忽然大变,她向前走去,试图辩解什么。但是女子不等她靠近,就立刻拉着女孩退开了好几步。厉声喝问道。

“贝蒂,你难道打算传染给克里斯蒂吗?!”

听到这句话,女仆立刻停住了脚步,她惊恐不安的注视着女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妈妈,贝蒂姐姐生病了吗?”

而就在这时,女孩好奇的开口说道,她望着眼前的女仆,显的有些担心。

“是的,克里斯蒂,贝蒂她……”

女子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最终也没有说出口。没有察觉到自己母亲的犹豫,女孩则是冲面前的女仆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冲她挥了挥小手。“贝蒂姐姐,不养好病可不行哦?快点好起来吧,安洁拉还想再吃你做的点心呢……”

“安洁拉小姐……”

女仆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孩,随后,她用力抽泣了几下,勉强自己露出了同样的微笑。

“当然,我这就回去休息。安洁拉小姐,等我的病好以后。再给你做点心吃。”

说着,她再次深深的弯下腰去,对着母女两人行了一礼,随后转身离开。而直到这时,女子才松了口气,她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怀里的女孩,同时用警惕,厌恶的目光注视着那个女仆刚才所站立的地方。

“克里斯蒂,我们走这边。”

李林跟随着两人一起离开了花园,很快,他就看见了一座异常简陋的城堡。这很明显并不是在课本和历史书籍中出现过的那种样式。它看起来更象是一座大型庄园内的石制要塞。并没有西式城堡特有的那种高顶及围墙,从女孩身上所穿的衣服布料以及这城堡的样式来看,显然它们都是年代久远的产物了。

在进入这座城堡之后,李林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整个城堡内并没有多少人,即便那些负责站岗的卫兵,也是人数稀少。有些明显是设计着用来警戒的地方看不到半个人影,根据他这一路上走来查看的结果,这里很明显是显的相当反常。不过,女孩很明显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此刻她正面色紧张的在自己母亲的带领下,走到了一扇厚重而华丽的大门前,随后,女子敲了敲门。

“亲爱的。我把她带来了。”

“进来。”

门内穿出了一个威严的男性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女孩则混身颤抖了下,最终还是咬着牙关,挺起胸膛走进了房间。

里面是一间书房,而坐在书桌前的,则是一个健壮潇洒的男人。看起来他应该有四十多岁,但或许是连日来操劳过度的原因,他的头发中间,已经有了几根白丝。在他抬起头注视女孩的时候,李林发现他的眼睛通红。充满了血丝。

“克里斯蒂,你又不听话了。”

“……非常抱歉,爸爸……”

女孩低下头去,用几不闻的声音回答道。

“我只是去照料花坛,而且……”

“没有而且!”

男子的声音大的让女孩不由的为之缩了下身体。

“我和你的母亲应该早就告诫过你的,这段时间外面很危险,不要乱跑,哪怕在花园里也是一样!如果你再犯的话,那么下一次,我就会把自己直接扔出去,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是……我知道错了……爸爸……”

或许是没有料到自己的父亲会发这么大的火,女孩眼含着泪水,颤抖着,低声回答道。她用力握住了母亲的手,似乎正在从那里获取安慰和支持。

“非常抱歉,没有听你的命令……我保证,不会再犯了……”

“很好。”

听了女孩的回答,男子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些。

“我和你的母亲还有事情要说,你先回去吧,记得,明天就是你姐姐结婚的日子了,做为家族的成员,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复习那套礼仪,不要出错。不然的话,会让别人笑话的。”

“是的,爸爸……我这就去。”

听到这句话,女孩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她走出书房,同时关上了房门。而里面的两个人,也在她关上房门的同时瞬间消失了踪影。对于这超乎寻常的一幕,李林倒不惊讶,毕竟眼下他所看的,只是过去某个人的记忆,在记忆中没有出现的东西,场景里自然不会再现,果然,很快书房内。又凭空响起了两人的对话声。

“亲爱的,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危险了,今天我见到了贝蒂,连她都感染了那可怕的死神诅咒。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要不要推迟……”

“这可不行,别忘了,日期可是我们早就订好的,现在悔约的话,对于我们家族来说可是一个完全的羞辱!更何况,这种低下的把戏不会持续太久,即便外面那些野蛮人害怕,但是我也要让他们看看,我们家族,是绝对不会屈服在这邪恶的诅咒面前,不会倒下的!而且,我们会严格的检查每一个明天到访的来宾,还有……”

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世界便变的白茫茫的一片,这已经超出了回忆的范围,因此李林再待在这里也毫无意义。不过很快,周围再次显现出了新的场景。那是一间美丽优雅的房间,而女孩则正站在床前,提起自己的裙摆,一板一眼的努力练习着贵族的礼仪。

“尊敬的先生……非常感谢您来参加姐姐的婚礼……不对不对……”

女孩摇了摇头,再次露出了一个美丽天真的笑容。

“姐姐,恭喜你……嗯……应该怎么说才好呢……”

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要她想出那些公式化的祝福语,实在是太难为她了。很快,女孩就放弃了继续想下去,而是一头扑到了柔软的床铺上。

“到了明天……姐姐就结婚了……”

女孩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随后闭上眼睛。此刻的她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美丽。即便是身处在旁观者位置上的李林,也不由的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女孩的面颊,而就在这时,四周的黑暗越发深沉,掩盖了之前的景物,回忆的部分即将结束。

“安洁拉……”

在场景彻底消失之前,李林所能够做的,只有轻声呼唤女孩的名字而已。

而当周围再次亮起时,李林所看见的,只有慌乱的人群。在他的面前,一个拥有和安洁拉同样金色长发的年轻少女倒在地上,她的面色腊黄,急促的喘息着,很明显是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安洁拉的父亲面色铁青的大叫着,随后,他愤怒的望向了站在少女身边的安洁拉。

“克里斯蒂,你做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有做……爸爸,我只是……”

“够了,快带她离开,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安洁拉还没有来得及辩解,旁边一个男子便粗暴的拉开了她的身体,女孩双手小心捧着的花束就这么洒在地上,随后被恐慌的人群踩在了脚下。

“是死神的诅咒!邪恶的诅咒!”

“快离开这里,快离开!这个家族已经被诅咒了,这里已经是……”

一路上的风景飞速变换,随后,李林又和安洁拉一起,重新“被”关在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根据李林的观察,那名倒在地上,与安洁拉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很明显是患上了某种烈性的传染病。这种事情无论是在自己的世界还是在地球上都曾经有过,很明显,这个时代,正是流行病大暴发的时期。

之后的几天里,安洁拉一直被关在房间内没有被允许出门,三餐都是由女仆送来给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来看她。

“为什么爸爸和妈妈都不来看安洁拉了呢?”

蜷缩在床角,女孩小声的开口喃喃自语着,显然,对于年幼的她来说,找出答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李林则无法离开这个房间半步,他只能够被困在安洁拉的回忆里,没有办法去查知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便他穿过门墙,周围也只是永恒的白雾,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有些东西,即便那个时候的安洁拉没有察觉到,李林也有了发现。

“姐姐,你是谁?”

好奇的注视着站在门口,端着食物走进房间的女仆,安洁拉开口询问道。这个女仆并不是之前那个一直服侍安洁拉的女人,而是换了另外一个人。而面对安洁拉的询问,女仆显然没有回答的意思,她将食物放在桌子上,便打算离开房间。但是就在这时,她忽然身体微微晃了一下,同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

“姐姐你生病了?”

听到女子的咳嗽声,安洁拉急忙走过来,她伸出手去,向要做些什么,但是,却被那女仆用力的一把狠狠打开。

“不要靠近我!魔鬼!万能的主啊,我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会……”

说着,她快速后退了两步,接着转过身冲出门去,一把重重的甩上了房门。

安洁拉呆呆的注视着门口,表情茫然而悲伤,很明显,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以及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

从那一天开始,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

安洁拉不允许离开房间,而那些递送食物的人也不再进门,而是透过门的缝隙将食物送进去,随后立刻离开。无论安洁拉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事情发展到这种诡异的地步,不要说李林这样的成人,哪怕是一个心智再幼小的孩子,也会察觉到不对劲了。

“难道说……爸爸妈妈讨厌安洁拉了?”

望着一如既往缩在床上,抱着柔软的枕头,双眼红肿的安洁拉,李林惟有沉默的看着,他第一次知道小家伙的过去,但是很明显,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安洁拉一直都很乖,都很听话,可是为什么爸爸妈妈不想要见安洁拉了呢?”

抱着枕头,小家伙自言自语着,她拼命想要思考出为什么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对待,但是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对了,一定是因为安洁拉的礼仪学的不到家。”

忽然,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安洁拉忽然眼前一亮。

“对了,一定是安洁拉的礼仪不好,惹爸爸生气了。所以他才会不想见安洁拉,一定是这样……没错,爸爸一定是在偷偷的观察安洁拉,这个样子肯定不会让他满意的!”

自顾自的做出了判断,小女孩很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她磕磕绊绊的站在地上,随后开始重新练习起那些繁杂,古怪的礼仪形式。

“应该这样……嗯……就是这样……”

安洁拉在地上转了一圈,随后双手提起裙摆,努力的试图做出合格的淑女礼。但或许是因为转的速度太快,她脚下一歪,整个人坐倒在了地面上。

“好痛……”

安洁拉伸出脚来,慢慢的揉撮着,从脚腕上的肿大来看,显然伤的不轻。但是,她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痛痛快走……安洁拉不会放弃的,还要再练习才行……只是这么点痛就叫的话,会被爸爸讨厌的……”

一面自言自语的说着,女孩一面用力扶着墙站起身来,再次开始了练习。

这就是安洁拉的过去吗?

望着一面强忍疼痛,一面对着墙壁努力练习的娇小身影,李林的内心深处,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不安。他伸出手去,抚摸安洁拉的小脑袋,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回忆中的女孩是不会察觉到这不请自来的客人。而事实上,那个时候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日后的命运会变成什么样。只是努力的在掌握现在,并且努力的改变自己,试图重新获得父母的疼爱。

对于那个年纪的女孩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吧。

不过,世界永远不会如人所想的一般前进。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肉体重塑 下一章:第二十章 血的约定
热门: 暗黑系暧婚 日本沉没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盛夏的方程式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危险的维纳斯 毒笑小说 三体2:黑暗森林 恐怖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