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自由意志

上一章:第十三章 胡言乱语 下一章:第十五章 外海龙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每个人都是命运的奴隶。

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对这句话怕的要死,仿佛那是自己背后永远不可能摆脱的魔鬼,无论你如何逃避也会带来无法摆脱的痛苦和绝望。随后我也尝试过反抗,妄图摆脱命运带来的束缚,我曾经做过很多来证明这一点,但是无一例外所收获的都是失败,人类热衷于反抗命运,那是因为他们的寿命还没有看到可以看透命运施加给他们的影响远比他们自认为所改变的要多的多。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永劫循环的过程,而不幸的却是每个人类都深信他们可以改变历史和命运,混然不知道他们所做的最多也只是让这条河流泛起一点浪花这样的小影响,想要改变这条命运之河流向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挣扎了几百年,或者更长时间,我的前半生都用在了逃命上,在力量不够强大的时候,我还没有时间去思考诸如命运这类的问题。但是在我得到了力量之后,我就会闲着无聊开始思考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在这一点上,我很容易人类对于外星生物的观点,每个活的时间过长的生物都不可避免的都会想一些或者再过五十亿年都不会和自己有任何关联的玩意。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一样。

但是最终我想通了,既然每个人每个生物甚至每个星球的命运都没有什么不同,那么妄图反抗它的任何举动都只不过是愚蠢和头脑发热的行为。得知命运存在之后巨大的绝望感完全来自于不自量力的自信。那种没有了命运支配后可以寻找到自己想要走的道路的,莫名其妙的信心。

在那之后,妾身改变了。

即便明白了众生万物的背后时刻都有着命运的力量涌动,但是依旧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看清楚自己前方的道路,命运的确定性和不可知感矛盾的混淆在一起,这正是生来最大的乐趣。即便你能够感觉到命运之手的无处不在,也无法确定它究竟会将你推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在前方永远是无法看穿的迷雾——从这点来说,与自由无异。

就好像妾身也不会想到,因为一时起意而被当作食物的那个小男孩,居然会成为妾身的主人,并且带领妾身来到一个从未看见过的世界一样,一切都是自由意志与命运双重选择的结果。主人是否会永恒的存在下去,这一点妾身无法确定,但是非常肯定至少妾身可以存在于永恒的尽头,注视着他最后的结局。命运或许无法抗拒,但是道路的不确定性,却依旧在存在。

主人,您真的准备好了么?即便您拥有与众神对抗的力量,是否也真的会相信您可以将命运掌握在手里?妾身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您给了妾身这么多的惊喜,那么妾身也不在意等等看,看着您是否真的能够掌握住每一个不确定的开头及结尾。

希望您最后不会失败,并且因此堕落成为与那些低等腐烂的人类一样的生灵。

若是有那么一天的到来,那么妾身会将您变成妾身最宝贵的收藏品,绝不犹豫。妾身不会允许,一个曾经成为主人的存在。自甘堕落为低下的猴子。如果您要毁灭,那么必须在妾身的手上完成。

——安洁拉·克里斯蒂——

只有站在高处才能够体会到“广袤”这个词的真正含意。

正如如果不登上高塔张望,人类永远不会切实的感觉到自己身处的这片大地或者海洋有多么宽广。他们总是满足于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并且整天抱怨城市里的拥挤和狭窄。从这一点上来说人类事实上和被他们嘲笑为鼠目寸光的老鼠没什么不同,他们也同样是“不见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已。

“我真是受够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这无边无际的广袤错觉所欺骗而发出惊叹。伊艾尔揉撮着手中的布料,气愤的抱怨道。那很明显是从李林的床上所换下来的床单,但是和之前一样,每一次上面都会沾染上不少“可疑”的痕迹,而身为女仆的她,则不得不完成自己作为部下必须干的事情。

“又是这么多,又是这么多……也不知道是主人的还是那个小鬼的,真看不出来她一个小女孩也这么容易湿……”

拧干了手中的床单,伊艾尔满面通红,咬牙切齿的低声抱怨道。虽然事实上她本早就该习惯这些了——毕竟从魔法帝国时代开始,这就一直都是她的任务,不过或许是因为少女怀春,更有可能是因为她本身也有着某种不可言之的需要,所以虽然对于自己的主人究竟在床上会做些什么,但是少女却会依靠自己的想象力去脑补那之上所发生的一切,并且得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她的妄想异常发达的原因。

虽然索希艾特曾经告诫过她好几次要保持淡定。身为主人的女仆,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就乱了方寸可是会给主人丢脸,不过或许是因为特质影响性格,即便过了这么久,伊艾尔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呼……总算搞定了。”

少女展开洁白的床单,在确认上面已经没有任何怪异的污渍留下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挂在了旁边的绳索上,微风轻轻吹过,晃动的床单在蓝天碧海的映照下还颇为有些显眼和怪异,仿佛这里本不是它应该存在的地方似的。

“真是辛苦你了,伊艾尔。”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少女立刻紧张起来,她迅速转过身,在发现眼前男子的身边并没有那个讨厌的小鬼时这才松了口气。

“您好,主人,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望着眼前略显紧张的少女,李林露出了丝苦笑。他一直没有时间和伊艾尔好好谈谈,这并非是因为少女的火暴脾气,而是因为她总是和安洁拉吵成一团,不可开交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来好好的谈次话。李林对于自己的武器向来都很关心,这次会指定让伊艾尔前往,就是为了安抚她原本有些焦躁的情绪。

“只是想来看看你,和你好好聊聊天……自从我们重逢以来,似乎还没有象以前那样再说过话。”

“还不是因为主人您这次回来偏偏带了只奇怪的小鬼。”

听到这里,伊艾尔立刻就开始抱怨。

“我真是想不明白,您为什么会选那种嘴臭心黑的小鬼头当自己的使魔?要是您愿意的话,多元宇宙里有的是更加强大的生物可供您选择吧。”

“有些事情生来注定,无法改变,而且她可比你想象的要厉害的多。”

李林并没有向伊艾尔详细说明自己是怎么收安洁拉当使魔的全过程,毕竟那也算是相当丢脸的事情了。

“怎么。嫉妒了?这可不象是七戒灵使里拥有最强破坏力的武器会说的话,虽然安洁拉从来没有明说,但是你的破坏力她也是看在眼里,放在心上的。”

“您不用安慰我了,主人。”

听到李林的说话,伊艾尔无奈的低下头去,伸出双手,点点的星光再次在她的手中凝结。

“我唯一会做的也就是这个,不过也只有这个而已,论力量我比不上缪尔卡丝,论速度我也比不上安娜,论灵活性我也不如卡琳,而且我也没有妮亚姐姐大人懂的那么多,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发射这些光束魔力炮而已。可是……我不想仅仅只做这些的。”

伊艾尔的面色有些消沉,这也难怪。虽然她拥有着七戒灵使里最强大的破坏力,但是凡事都是把双刃剑,正因为她的破坏力太过强大,因此一般的事态中反而轮不到伊艾尔出场。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女仆的工作。虽然这也算是她的本职之一,但是伊艾尔内心伸出还是期望能够象其他的同伴那样,与李林一同上场杀敌。不过,在那个时代,并没有太多需要她出手解决的问题。而在发生了与五国联盟的战争之后。察觉到对方很可能拥有控法者的李林更是严令她不得出现在战场,以避免己方最强大的武器变成最可怕的恶梦。

在魔法帝国之都陨落时,伊艾尔则是被李林强制到了星界。对于构装武器来说,那里并不是一个合适她们生存的场所。伊艾尔自己并没有足够的知识来进行位面范围的旅行。而她也不具备象安塔娜希丝那样从九阶地狱的最低层走上来的耐心。于是最终伊艾尔只好选择了最笨的方法,与那些位面旅行者同行,并且期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回到主物质位面。虽然经过了不少波折,但是最终,她还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不过,能够再次见到您,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高兴的。”

伊艾尔转过身去,似乎颇为不满。

“只有一点点?”

听到伊艾尔的回答。李林失笑发问。

“只有一点点,如果您不是带了个拖油瓶回来,或许还会更多。”

伊艾尔的回答相当干脆,斩钉截铁。对此,李林只是耸耸肩膀。

“是吗?真可惜,我原本以为你们的个性很象,应该很谈的来才对。”

“开什么玩笑,主人!”

听到这句话,伊艾尔立刻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转过身,她气愤的挥舞着小拳头,随后指向了船首。

“我可没有那种下流低级的恶趣味!”

顺着伊艾尔的手指,可以看见在船头部分,一个美丽的女人身体被巨大的尖锥所贯穿,她双腿并拢,张开双手,仿佛拥抱天空般的姿势。那正是之前被李林所召唤出来的可怜天使,在被安洁拉以极端残忍的手段玩弄完过之后,心满意足的小家伙便夺走了她的灵魂,并且将这具尸体插在船头的尖锐突起上,为此安洁拉还让李林专门使用了死灵法术来将这具尸体化为雕塑,按照小家伙的说法,一艘船必须要有一个漂亮的船首像才会有好运降临。

“还有什么比天使更能够给人带来好运的呢?”

因为说出这句话时的安洁拉实在太过理所当然,反而使得伊艾尔无法反驳。但是对于生性热爱魔法构造物品的她来说,象安洁拉这样的行为,显然算是一种亵渎了。

“真是的,主人你干嘛要帮那个小鬼,她这样任意妄为的,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解决这个问题的,你不用担心这一点。”

对于伊艾尔的抱怨,李林并非不理解,事实上安洁拉的行动的确让人看起来感到很混乱并且无序,能够从中察觉其深意者寥寥无几,或许妮亚和索希艾特算是其中之一。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安洁拉在她们的面前显然乖巧了很多。但是对于伊艾尔来说,即便没有人类那样的善恶观念,她也无法容忍这样的混乱。

这或许也是当初受了自己的影响吧。

“眼下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更受关注的事情。”

“比如说主人您又打算抱哪个女孩?”

伊艾尔不满的打断了李林的说话,开口抱怨道。

“就好像那个小鬼头一样?说实话。主人,我可没有想到您居然会对那种幼儿体型感兴趣,那种前不凸后不翘的平板身材究竟哪里好啊,是因为小吗?还是因为紧呢?”

“呃……”

没有料到伊艾尔会在这个时候吐槽,李林一时间没了下文。

“我早就想说了,您创造了我们七戒灵使——我们也很漂亮啊,您为什么偏偏要去外面找女人?小鬼头就不说了,但是之前那个公主呢?在人类来看她长的还算可以,但是从我们的角度,她根本就比不上妮亚姐姐大人和索希艾特姐姐大人吧,就算是卡琳都长的比她漂亮,真不知道您是看上了她哪一点,那种女人直接杀掉埋了不就好了,干嘛还要……”

说到这里,伊艾尔面色微红的闭上了嘴巴,她倒不是惧怕如果被索希艾特听见会批评她“身为女仆不可以随意评论主人的私生活”,而是有了另外一些顾虑。

“你这么说,就好像在鼓励我对你们也有所企图似的。”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李林随口就说出了伊艾尔想要拼命隐瞒的事实。这立刻让小女仆涨红脸。

“才,才不是这样!!”

伊艾尔急忙抬起头来拼命的摇着,同时晃动着双手,连那对金发马尾也伴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摇晃。

“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您和妮亚姐姐之间,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关系啊……为什么您不和她……就,就算是武器,我们人形化之后也和人类没有任何差别啊。而且我想妮亚姐姐一定不会拒绝您的要求,可是您为什么还要去和那些人类之类的,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我和妮亚?”

听到这里,李林愣了一愣,随后拍了拍伊艾尔的肩膀。

“我可没有料到,你居然会这么想。”

“哎?难道不是吗?”

听到李林的回答,伊艾尔好奇的瞪大了眼睛反问道,对此,李林则没有给出任何答案。

“这个嘛……你只能自己猜猜看了,为了当事人的名誉,我可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说道这里,李林转过身走向了舱门。

“好久没有象现在这样和你聊天了,那么,日后有时间我们再来聊剩下的部分吧。对了,伊艾尔,我一直很想要告诉你……”

“什,什么事?主人?”

或许是察觉到李林的声音异常认真,伊艾尔也立刻变的专注起来。

“以后洗床单的时候,不要总是闻来闻去的……嗯……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难道您……全看到了……?”

“从千年前开始的坏毛病,也该改一改了吧。”

“这,这个,我不是故意的,那只不过是……只不过是……”

“嗯?”

“不……我只是……我才没有……”

“说白了,只是欲求不满吧。”

伴随着这个冰冷,邪恶的声音,安洁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

“汝该不会一直都在妄想如何和主人做些不合身份的事情吧,女仆,不要以为汝这种奶牛会对主人有什么影响,主人可是成熟的男人,才不会象那群万年处男一样仅仅是被表象所迷惑就会腿软,你就是哭着跪下来请求也不会有用的。”

“你在说什么!臭小鬼!我才没有要引诱主人的意思!”

面对安洁拉,伊艾尔则迅速摆正神情,变化为了防御形态。

“我只是希望主人能够自重一些,不要老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

“是吗?这不是因为嫉妒自己得不到所以才摆弄事非的老女人所说的借口么?”

安洁拉悠然的面对着伊艾尔的反击,显的游刃有余。

“汝想要诱惑主人的话,还要再给点力才行啊,比如现在就来个半脱让主人来满足汝的心愿如何?这里也没有外人哦?”

“开什么玩笑!我在这里,在这里什么的……”

说着,伊艾尔的面色越发通红,而她的声音,也渐渐的小了下去。虽然并不打算跟着安洁拉的话走,但是小家伙可是太擅长攻击伊艾尔的弱点了。

“不行……主人,您不能这样,我只是您的女仆……您不这么做,不要,不可以把手放到哪里,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奇怪,求求您,那里不行……这不是水声,这是海上的浪涛声啦……啊……讨厌,请不要欺负我的胸部……不行,主人,您的那个太粗大了,会裂掉的,会裂掉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伊艾尔的身体上,再次闪现出了微弱的白光。

“哦呵呵呵呵,这个万年发情女,果然仅仅只是这样就不行了啊。”

“安洁拉?你可不要太过欺负她哦?”

望着眼前高声娇笑的安洁拉,李林却只是叹了口气。

随后,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再次不出所料的划破天空。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胡言乱语 下一章:第十五章 外海龙岛
热门: 穿成校草的绑定cp 你是我大爷 独闯天涯 花颜策 超级训练大师 门后的女人 杀手的悲歌 云中命案 心理罪·城市之光 死亡万花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