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赎罪者,公开处刑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散播恐怖的种子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众神会议,协约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洁拉坐在房屋的高处。带着得意和愉悦的眼神,注视着下方的处刑场。这里原本是神殿处死异教徒和魔鬼的地方,但是现在,却反而变成了魔鬼的处刑场。在那高高的绞架上,两具瘦小的尸体随风飘荡。从尸体的新鲜程度来看,他们死亡也不过才仅仅几十分钟的时间,但是,这却不是让安洁拉感到高兴的原因。对她而言,吊死两个原本就离死不远的老者根本毫无乐趣——但是有些东西,却是非常有趣的。

在处刑场的中央,两个赤裸身体的女人正瘫倒在那里,她们浑身上下覆盖着污秽与白浊的液体。悲惨的哭喊,求饶,然后在她们身边的那群农夫却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他们依旧忠实的顺从着自己的本能,肆意在眼前这对母女的身体上,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救命,救救我……求求你们,住手……”

“没有人会停手的,雌性。”

听着女人悲苦的求救声,安洁拉吃吃的笑着,冰冷的打断了她的呼救声。

“妾身早已经说了。如果不对你们下手,这些男人的家人将会成为妾身用来打发时间的玩具……就和那边那些铁皮罐头一样。”说着,安洁拉微微转动眼睛,望向在处刑场边缘,死状凄惨的圣骑士。就在她侵入这个原本和平,安详的村落的同时,这些负责保护这里的圣骑士自然义不容辞的现身阻止,然后被暴怒下的安洁拉当着所有人的面撕成了碎片——他们可没有骑士总长那种死而复生的能力。

“而且,作为雌性,汝应该感到骄傲不是吗?这个村落里想要和汝以及汝女儿交配的雄性可到处都是哦?只不过是看在汝丈夫的份上,不敢下手而已。而现在,妾身则是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机会,不是吗?能够名正言顺的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的女人,这对妾身来说,也算是小小的慈善事业呢。不愿意抱汝的话就去死,何等合理的借口,反正,人类为了存活,什么都会做的,不是吗?”

“愿,愿神明……啊啊啊啊!!!”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转变成了痛苦的尖叫,而此刻,爬在她身上的男人重重的喘了口粗气,停下了动作。

注视着这一幕,安洁拉眼睛微眯。

“怎么,这才十几次。汝就不行了?”

“放,放过我吧……”

男人苍白着脸,颤抖着向安洁拉求情。那不知道是因为精疲力尽,还是因为恐惧。

“无用的雄性没有存活的价值。”

安洁拉说着,轻轻打了个响指。很快,徘徊在旁边的猎犬们咆哮着冲上前去,它们咬住了那个男人的身体和四肢,将他强行从那个女人的身边拖开。那原本应该是用来对付外敌和动物的尖牙与利齿,此刻却对向了自己的饲养者。

“不,不!!不!!!放开我,放开……呜咕……咕……”

依靠被撕破的气管吐出了最后几个发音模糊的词句,早已经精疲力尽的男人,就这样成为了猎犬们的食物。

“下一个。”

安洁拉微笑着扇动手中的折扇,望向处刑场上的男人们。

“别忘了妾身所说的话,汝等不按照妾身的话去做的话,那么妾身就杀光这个村落里的所有人。如果这两个女人自杀的话也是一样,如果拒绝的话更是同样的对待……现在,妾身认为汝等应该早就做出选择了哟?”

在安洁拉充斥着杀意和愉悦的眼神下,男人们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他们强迫自己不去看正在被猎犬们撕咬吞食的同伴,很快,又有一个健壮的男子走到女人的面前。分开了她的双腿。“妈妈……妈妈……”在女人的旁边,年轻的少女痛哭着,望着自己母亲被人凌辱的景象,她想要反抗,但是却完全无法挣脱。虽然她也是个见习骑士,但是和这些男人比起来,在力量上差的太多了。她一面紧咬牙关,抗拒着身体内的冲撞,一面愤怒的望着那坐在房顶上的小小身影。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们和你……”

“这是个好问题。”

安洁拉睁开眼睛,“啪”的合起了扇子。

“那是因为那个对于汝等来说最重要的人,父亲,又或者是丈夫,胆敢侮辱妾身,甚至敢伤害妾身的身体……区区人类,居然胆敢做出如此胆大包天的反逆之举!这就是他所得到惩罚!作为他的家族,汝等自然要承受妾身的愤怒与惩罚,这样说的话,汝了解了吗?人类,无知的侮辱所带来的罪孽,要偿还的罪可是很重的。”

“爸爸……是吗?你这个魔女,你打不过爸爸,就来找我们这些弱者出气!哼,你这个卑鄙,无耻,懦弱的女人!”

出乎意料的,在听完安洁拉的诉说之后,少女非但没有痛哭,相反。她充满自豪的大叫起来。

“你尽可以凌辱我们的身体,但是,魔女,我们绝对不会输给你的!我的爸爸是一个真正的圣骑士,我们以他为傲,我们为他自豪。如果说,我们所受的苦难能够证明你的胆怯和懦弱,那么你就尽管放马过来的,就算我们死了,你也休想得逞!!”

“很好,妾身很喜欢这样的话。”

听到这里,安洁拉露出了可爱的笑颜。

“在妾身所生活的永恒岁月里,曾经也有不少人和汝一样,这么对妾身说道,不过很可惜……妾身也很清楚,人类,有着所谓的弱点,有时候,他们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弱点在哪里……这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妾身从来不介意……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弱点。”

说道这里,安洁拉停顿了一下,接着又一次冷笑出声。

“说起来,看样子汝已经习惯了人类的嘛……那么。本来打算当作压轴好戏的,现在提前了也无所谓。妾身送汝一些更有趣的玩具如何?”

说着,安洁拉轻轻吹响了口哨。

原本在旁边撕扯,食用人类残尸的猎犬们抬起头来,转身缓缓的向少女走去。原本压在少女身上享受乐趣的人类见势不妙,立刻退了开来。他可不想和某个倒霉虫一样,成为猎犬的饵食。而面对这些走过来的猎犬,少女的面上则是显出一丝决然。

“怎么,想要吃掉我吗?那么就来吧,即便我死了,我的灵魂也会永远受到神的祝福!无论你如何玷污我的身体。也无法得到我的心!”

“怎么会?妾身才不会做那种无趣的事情。”

安洁拉笑声中的恶意,甚至连大地都能够感受其中所包含的冰冷。

“看来,汝在这方面还是个孩子呢,那么就让妾身用实际行动告诉汝,人类不光只是可以和人类进行交配哟?”

“你,你的意思是……”

直到这个时候,少女才终于明白了安洁拉的意思,她面色铁青的望着缓缓走来,伸长舌头喘着粗气的猎犬们。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不,别,别过来!!不要过来!!”

此刻的少女,完全失去了刚才那丝决然和觉悟,眼下的她,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少女。

“妾身说了,妾身很喜欢帮助人类发现连他们都没有发现的弱点……”

说到这里,安洁拉笑的更加开心了。

“那么,妾身期待着看见汝的转变。”

“不要!!”

这是少女最后的悲鸣,随后,便被剧烈的喘息和充满了痛苦,混杂着哀伤的尖叫所代替。

对于安洁来来说,这是一场让她感到高兴的盛宴。而对于身在其中者而言,这无疑于最残酷的刑罚。无论是怎么样的哀求,只会换来冰冷的轻笑。无论是怎么的诅咒和怒骂,所得到的只有充满了胜利感的回应。即便咬牙坚持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圣骑士没有保护她们的力量,那么,她们所信仰的神明呢?

天空,开始慢慢的变化,白色的云层渐渐聚集起来,随即,一道光辉直射而下。笼罩住了母女两人的身体。

“啊……伟大的正义之神~!”

感受到那神圣,慈祥的气息,母女两人激动的流下了泪水,此时此刻,无论她们再受到什么样非人的对待,都不会再放在心上。因为。伟大的神明已经在保护她们,并且承认她们的牺牲了!

而这一切,却只是换来了安洁拉的冷哼。

“哼,区区的咋种,居然也胆敢打搅妾身的乐趣!”

寒冷的狂风忽起。

白色的云层被浓墨般的乌云所代替,开始覆盖整个天空。那原本神圣,安详的光辉在乌云的遮掩下开始渐渐变的越发弱不可见。而笼罩在母女身上的光辉,自然也同样减弱了不少。

“不,正义之神,伟大的正义之神!求求您,请不要离开我们!!”

无视这悲惨的祈求,神圣的光辉最终还是被浓密的乌云所遮掩,再也无法透出丝毫的光亮。

“看起来,汝等信仰的咋种,也只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废物而已。”

安洁拉的冷言夹杂着嘲笑再次出现,但是这一次,所有人的心灵,却都已经沉到了谷底。

连神圣的正义之神的光辉,都无法打赢这个恶魔。

绝望,开始一点点的侵蚀那本来坚强的心灵。并没有过多久,处刑场上再次发生了变化。那两个女人不再抗拒施加于自己的暴行,相反,她们开始隐隐的引合起来。那信仰被打碎后的绝望,已经彻底让她们的思想沦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原本痛苦的呜咽转变为了娇艳的喘息,被打碎了一切的希望之后,她们已经不再拥有最后的自尊了。

“啊……啊……再来吧,我的丈夫常年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好寂寞……都没有人能够安慰我……”

“妈妈……妈妈……”

“如何,妾身所准备的礼物,汝还满意吗?”

安洁拉从屋顶上跳下,轻笑着走到少女的面前,此刻的少女,眼神已经变的迷离起来,她甚至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够来回重复着几个基本的词语。任凭那些可怕的野兽冲撞她的身体,也无法再令少女有半点反应。而在听到安洁拉的说话之后,少女无神的眼中,渐渐闪耀出了一丝红色的星光。

“很……很舒服……”

“那么,难道汝不该向妾身表示感谢吗?”

“……我要……怎么做……”

“低下头来,呼唤妾身的名号……然后诚心诚意的舔干净妾身的皮靴。”

说着,安洁拉伸出了自己的右脚,而少女则迷离的望着那小巧的皮靴,随后毕恭毕敬的,宛如捧着最美丽的钻石般的动作,捧住了那只皮靴。

“啊啊……伟大的安洁拉大人,尊敬的安洁拉大人……”

少女如同梦吟般的低喊着,伸出舌头,舔食着皮靴上所沾染的鲜血和泥土。

“呼呼呼……真是听话的母狗呢,刚才明明是那么倔强,为什么现在就变的这么温顺了呢?”

安洁拉轻笑着,望向眼前的天空。

“人类真是难懂的东西,不是吗?海德森?”

背负着神圣光翼的圣骑士从天而降,降落在处刑场之中。

“看来汝恢复的比妾身想象的还要快。”

安洁拉冷笑着望向圣骑士身体上那些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

“正如所见,汝的双亲已经如同小虫子一样,被吊死在那边的绞刑架上,想必今晚就会成为乌鸦的晚餐了……汝的妻子正在那边享受着数个男人的服侍,看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沉浸其中呢……至于汝的女儿,已经完全变成了妾身忠实的仆从,不是吗?”

说着,安洁拉上前一步。而少女则立刻惶恐的捧住了另外一只皮靴,开始仔细,认真的伸出舌头清理起来。

“你这个恶魔!!!!!!”

海德森愤怒的怒吼着,身上的神圣光芒越发明亮。

“无知的人类,这就是汝作为低等种族胆敢冒犯妾身所应得的罪罚。区区人类,居然敢对妾身口不择言,这就是汝应该得到的惩罚!”

安洁拉冷喝一声,眯起眼睛,望向眼前的圣骑士。

“啊,妾身可以从汝的双眼中,看出汝那燃烧的愤怒和斗志。想要在这里和妾身分个胜负吗?非常可惜,妾身受到了主人的召唤,即将离开这里。惩罚也已经差不多了……那么,期待着在下次的战场上再见吧,帕拉丁。”

“站住,该死的恶魔!!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海德森双眼发红,挥舞着闪耀圣光的长剑冲向了安洁拉。但是安洁拉却在瞬间便被无数的蝙蝠所包围,随即消失不见。海德森的长剑挥下,甚至连一只飞舞的蝙蝠都没有斩下。

“那么,再见了,狂信者哟。作为玩具,妾身还是很看好汝的哟?或许汝现在应该担心的,是汝的妻子会生出谁的孩子和汝的女儿能不能生出怪物吧。呼呼呼……呼呼呼……”

这是消失的安洁拉所留下的,最后的留言。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散播恐怖的种子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众神会议,协约者
热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7 道君 失家者 网游之修罗传说 重生之暗夜崛起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死神的精确度 尼罗河上的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