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狂信者的登场,死敌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恐慌,杀戮与死亡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散播恐怖的种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神殿之外,早已经是一片血海。

“啊……啊啊啊……”

浑身是血的牧师惊恐的望着缓步向自己走来的女孩。颤抖着后退。此刻的神殿前,早已经到处都是尸体的残骸和碎片,鲜血早已经涂满了原本洁白的墙壁与地面。散发出了浓浓的血腥味,甚至只要闻到,就会让人感觉晕眩。

“不,不要过来……”

此刻,在牧师的眼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甚至比最可怕的恶魔还要来的危险。已经有数百个圣骑士和牧师死在她的手下,而她却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的样子。不但如此,此刻在牧师看起来,那个小小的身影甚至散发着一种鲜红的光芒,那种仿佛燃烧生命,只剩下死亡的,令人恐惧的灵光。

“以……以正义之神的名义……恶,恶……”

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只白暂柔软细嫩的小手堵了回去。

“啊呀,这样可不好哦,大姐姐……”

那是比天使还要可爱,但是比恶魔还要恐怖的笑脸。

“游戏还没有结束哦?再努力一点逃跑看看啊……”

“啊!!!”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安洁拉的说话传来,牧师只感觉自己的右腿一麻,随后便没有了知觉。

“快点哦?大姐姐。如果再不努力逃跑的话,接下来就是左腿了哟?”

虽然说着天真无邪的发言,但是安洁拉的手下却并没有停止。

“呜啊!!”

另外一条腿,也就这样生生的被其折断。

“那么,接下来该是哪里,左手?还是右手?”

“不,放,放开我,恶魔,恶魔……!!”

“要妾身放开汝也可以。”

安洁拉露出灿烂的笑容,望着眼前这张因为惊恐而扭曲的脸。

“不过,汝必须亲口玷污汝所信奉的神明,这样的交换条件如何?只要说一句‘正义之神是个性无能的变态’,那么安洁拉就会放手哟?大姐姐?”

“……”

“啊啦,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只左手呢?”

安洁拉轻笑着转动脚跟,随即在她的脚下,惨叫声和骨折声同时响起。

“接下来该是哪里呢?大姐姐?”

“正……正义之神是……”

“嗯?”

面对着安洁拉那鲜红的眼眸,牧师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抬起头来,毫不畏惧的盯着安洁拉大喊道。

“伟大的正义之神一定不会放过象你这样邪恶的怪物!!在伟大神明的诅咒下死去吧,怪物……啊!!!!”

“人类果然是一种只靠说是不会懂听的动物。”

安洁拉收回脚,重新坐在牧师的身上,伸出扇子抵在对方的下巴上,逼迫着女牧师抬起头来。

“不过不用担心,妾身的心胸是非常宽大的,单凭汝这样的冒犯,妾身还是可以原谅汝的无知……不过。这需要汝的补偿……呼呼呼……汝的鲜血一定会很美味吧。”

说着,安洁拉轻声低笑,接着,她缓缓靠近了牧师的脖颈。

“妾身并不讨厌倔强的女人的鲜血,那如同伏特加般火热的触感也是很不错的调剂哦?”

“放开我,恶魔。放开我……”

即便牧师拼命的挣扎,但是以她现在失去了手脚的状态,根本就不是安洁拉的对手。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安洁拉接近自己,但是却只能够发出无助的悲鸣。而就在这个时候,牧师仿佛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她抬头上望,在那双无神的眼瞳中,只有一道闪烁着白色的寒光。

“唰!!”

安洁拉停止了动作。

因为此刻,她原本的猎物,已经被一把长剑贯穿了头颅,彻底死去。

“哼!!”

安洁拉冷哼一声,迅速后退,接着,她看见了在尸体之中,手握着一把发光长剑的圣骑士。

“是汝吗?是汝这个垃圾打搅妾身的乐趣,并且抢夺妾身的食物吗?”

“丑陋的不死者。”

圣骑士冷冷的望着安洁拉。嘴角微翘。他手中的长剑光芒越发明亮,那双眼睛内,透露着狂热的火焰。

“在我们伟大神明的光亮前,居然还有你这种丑陋污秽的生物,何等的不洁!何等的不详!何等的污秽!!!尸体的话就应该象个尸体一样死去,腐烂并且化为灰尘。这才是你们这些不死者,不,你们这些废物,垃圾,低贱的腐虫唯一的下场!在神明的光芒下象粪便一样死去,象血尿般的蒸发吧!!母猪!!!以主之名,判你死刑!!!”

“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望着眼前的圣骑士,安洁拉忽然开始发出了尖锐的笑声,那双眼眸越发鲜红。

“真有趣,已经有几百年,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人胆敢对妾身这么说话了。很好,很有胆量啊,狂信者,圣骑士,帕拉丁!真有趣,狂信者如此的有趣的玩具,才是妾身想要的东西,公猪!!”

红光闪过。

安洁拉尖锐的指甲变的比刀锋还要锐利,如同闪电般的扑向眼前的圣骑士。而面对扑面而来的滚滚杀意,圣骑士却并没有退却,他大喊着挥剑向前,砍向了那片无法阻挡的红光!白与红在瞬间接触,暴发出了剧烈的暴发和气息。连大地都无法忍受这可怕力量的对撞。开始颤抖。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早已经被暴风卷起,散落四周。

当暴风消去之时,两个身影也如同定格般的矗立在那里。

圣骑士发光的长剑深深砍入了安洁拉的肩膀,但是却没有更尽一步。因为就在这之前,安洁拉的右手,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

“呼呼呼……垃圾就是垃圾,废物就是废物,低等如人类的货色,居然也胆敢对妾身挑衅?!”

安洁拉冷笑着抽出右手,试图离开。但是就在这时,那本应该死去的人,却也发出了冷笑。

“嗨嗨嗨……你真的以为,象你这样下溅的怪物,也能够杀死被神祝福的我吗?!”

长剑再次用力,继续延着未完的轨道狠劈而下。

娇小的身影闪过,安洁拉冷冷的望着眼前的圣骑士,她的左手已经被从肩膀处连根砍下。而那个原本应该被贯穿心脏的男人,此刻却依旧生龙活虎的站在原地。那胸口上碗口大的伤痕,在一瞬间痊愈。与此同时,男子的身上也暴发出了无与伦比的神圣荣光。

“我是被神所祝福的骑士!!塞拉特·海德森!!无论什么样的不死怪物,都将经由我的手进入完全的死亡!!”

“就凭汝?就凭汝这个靠舔神的屁股的低等公猪,也妄图想要挑战妾身?”

断臂化为黑色的血液风化飞舞,重新在安洁拉的断裂处汇集。重新恢复成原本的样子。

“就凭汝那还不到太阳万分之一的光亮,居然胆敢挑战妾身这黑暗中最高贵的贵族~!?”

安洁拉猛然握紧了拳头。

“无礼之极的下等人类!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这罪孽就由汝的死亡来承担吧!!!”

战斗再次开始。

白与红,邪恶与神圣之间的战斗。

安洁拉愤怒的冲上前去,不畏惧敌人的刀剑,撕扯着对方的肢体。手指,耳朵,鼻子,手掌,肘,肩。胸口,肋骨,小肠,大肠,胃,心脏,全部撕扯,粉碎。若是一般人的话,早已经在这疯狂的红色风暴下化为肉沫。但是海德森却没有死亡,被击穿心脏的时候砍掉了安洁拉的左脚,被挖出心脏的时候刺穿了安洁拉的右手,被撕出肝脏的时候切下了安洁拉的左臂。

兵器的交接声再次。

安洁拉的头与海德森的头同时飞向空中,一个是以飞快的速度切下了对方的脑袋,另外一个是以锋利的神圣长剑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嘿嘿嘿……嘿嘿嘿……”

“嗨嗨嗨……嗨嗨嗨嗨嗨……”

幻化为血之花与白色的羽毛,原本飞舞在空中的两个头颅再次消失,重新出现在了它们原本应该在位置上。

“真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胆敢如此和妾身战斗者在这悠久的岁月中还是第一次见到。”

“原来如此,母猪,你不仅仅只是普通的不死怪物啊。”

杀红了眼的两人以同样狰狞的目光与扭曲的微笑注视着对方,杀气早已经充斥着整个空间,除了两人之外的存在,哪怕只是吸入其中的空气都会死吧。

“公猪,低等的人类,妾身赐于汝被询问的荣耀,汝的名字为何?”

“塞拉特·海德森,这是神明给予你的唯一救赎,神明给予你的唯一慈悲,沾满鲜血,罪恶邪恶的不死怪物哟,你的名字叫什么,不仅仅只是个普通的僵尸吧。”

“掏干净汝的耳朵听好了,下等的公猪,妾身名为安洁拉·克里斯蒂……这是送汝前往地狱的礼物,心怀感激的收下吧。”

“这是我要说的话,怪物。在这神圣的神殿里,接受净化是你唯一的出路。自大会成为你的致命伤,骄傲会成为你的罪孽,谦卑的接受神明的感召,是你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真是有趣的说教。”

安洁拉“啪”的一声打开扇子,轻挡在嘴边,接着下一瞬间,她的眼睛猛然瞪大。

“不要以为汝有这丁点的神圣之力,就可以和妾身相比!妾身乃是黑暗中的贵族,血族中的最高者,人类什么的只不过是脚下的爬虫,不懂分寸自大的应该是汝等这些连自己身份都不自知,胆敢向妾身挑衅的白痴!汝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着,安洁拉优雅的一挥手,带起了周围的腥风血雨。

“这里是战场,这里是死尸和鲜血所组成的乐园。汝的神明真的会在这里出现吗?不……应该说,汝居然会想在这里杀死妾身,这是何等愚蠢的宣言,妾身现在就让汝见识一下吧。”

邪恶。

黑暗。

鲜血。

死亡。

混杂的气息开始向安洁拉聚集,即便是海德森身上的神圣之光,也随之减弱。而面对着这诡异的一幕,海德森并没有立刻进攻。反正刚才的互相试探早已经证明了双方都是无法用普通手段杀死的怪物,在这种情况下,进不进攻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红与黑的雾气散去,安洁拉的声音再次传来,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此刻却是充满了诱人的冰冷与明显的愉悦。

“如此有趣的玩具真是许久未见了,虽然妾身很想和汝多玩一会儿,但是主人的命令却是不容违抗的,和汝的游戏到此为止了。”

伴随着安洁拉的说话,红与黑的浓雾散去,站在那里的,已经不是原本的小女孩。那个明艳的不可方物的少女,再次出现在战场之中。

“去死吧,怪物!!!!”

海德森大声的叫喊着,跃向空中,手中的长剑化为神圣的光华,猛砍而下。

而面对这惊天动地的气势,安洁拉却连眼睛都没有抬起来。而只是漫不经心的低喝了一声。

“穿刺!”

原本蔓延在地面上凝固的鲜血,此刻忽然开始舞动。形成了一个个血色的长枪刺向空中。而向下劈砍的海德森完全没有回避,就这样迎着地面上数百只血色的长枪直冲而去——随即,他就这样血之长枪所组成的枪林所刺穿全身。

“哼,也不过是这种程度而已。”

两只血之长枪从圣骑士的脚底板穿入,从肩膀透处,一只刺入胯下,从头顶刺出,而手臂与身体上被刺穿的伤口更是多达数十处。被血之长枪刺入,悬挂起的圣骑士,就这样再也没有了声息。

“虽然对于德库拉卿的趣味无法认同,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手还是蛮有趣的。”

走到海德森的面前,安洁拉伸出手指,轻轻抚摸,随后将其挖进了对方的眼眶。接着,安洁拉闭上眼睛,在过了片刻之后,才将手指从那鲜血淋漓的眼洞中拔了出来。

“真是惹人喜爱的家庭。”

她注视着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轻笑起来。

“以为侮辱了妾身,就只是这样结束了吗?未免太简单了,幸福的家庭,这才有破坏的价值。”

“你……”

虽然圣光已失,但是圣骑士,却还是微弱的发出了声音。

“作为汝对妾身的不敬,妾身将进行处罚。汝的父母将会象小虫般的死去,汝的妻子和女儿将会经受以一千遍为底线的凌辱,真期望她们的肚皮可以喝下那么多的牛奶,如果男人不够的话,妾身还会用动物的……那么,就这样吧。即便是汝,想要挣脱妾身的血枪之林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吧,到那之后,汝就可以回家去,好好欣赏妾身为汝准备的舞台剧了。”

数百只蝙蝠飞来,笼罩住了安洁拉的身体。

“那么,下次在哪个战场上再见吧,希望汝会喜欢妾身的礼物,狂信者,海德森……”

伴随着蝙蝠的离去,安洁拉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恐慌,杀戮与死亡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散播恐怖的种子
热门: 螺旋楼梯 越界 清明上河图密码3 天崩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盲目的乌鸦 赤龙 夜夜夜惊魂(第1季)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