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共同的目标

上一章:第七章 古老的监狱 下一章:第九章 参观准备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古以来,性就是吸血鬼文化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然,这除了大部分吸血鬼的确是俊男美女,很容易满足人们的欲望和想象之外。一些“受害者”的亲口讲述也是颇为流传,他们对于这种“宠幸”颇为自豪,甚至有种不亚于被神明亲临的感觉。而事实上,吸血鬼这么做,自然不仅仅只是单纯享受欢乐这么简单,他们的身体已经死了,却又还活着。等于半个死人,虽然有感觉,却并不象人类那么强烈。所以说吸血鬼享受推倒之乐,沉迷肉体欢愉云云,也多半只是人类自身体验后以己度人的结果罢了。吸血鬼要是想要彻底享受此中乐趣,就必须是吸完血之后,因为在活人血液的刺激下,他们的身体才会恢复如同人类一般的感觉。当然,女吸血鬼也更容易获取猎物和生命,毕竟,吸血鬼赖以为生的是体液,血液是体液,还有另外一种体液……也是体液。在这一点上,她们明显就比男性要好上许多,虽然说男吸血鬼也可以通过类似的方法来取得,但是似乎还没有听说哪个男吸血鬼这么干的。

“她们还未有进行过成年礼……”

蜷缩在李林的怀抱中,安洁拉低声呻吟着,享受着他的欲望,一面轻笑着解释道。

“如果现在这么做的话,可是会出事的呢……”

吸血鬼的特点之一就是迅速的恢复创伤——任何创伤。

这对于男性吸血鬼来说似乎只有利没有弊,但是对女性而言就不同了。能够变成吸血鬼的,只有被吸了血的处男处女而已。因此,处女的身份让她们在某些时候会非常头疼,要知道,吸血种的力量来自于血液,就算与人类进行肉体上的交流非常舒服,但是因此而导致不断失血的话,对于吸血鬼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它们并不象人类那样可以自主造血,因此每一滴血液对于她们而言都非常珍贵,类似这样的失血有个一次两次还能够忍受,但是每次都有的话,却也非常麻烦。更何况,万一留失的血液过多,就会让吸血种神智不清,进而狂乱起来。没有哪个吸血种愿意变成那幅模样的。

不过吸血鬼天生就是享乐之辈,却也不愿意就此放弃一门可以享受很久的乐趣。因此,女性吸血鬼们很快就掌握了一种方法,可以避免这种连续不断的“再生”,只要掌握了这种能力,那么女性吸血鬼在享受推倒的同时,也不用担心因为失血过多而神智狂乱。这种方法被称为“成年礼”,只有掌握了这个能力之后,女性吸血鬼才可以毫无牵挂的享受乐趣。这也是为什么安洁拉虽然表示并不介意,但是依旧没有将姐妹两人献上的意思。才刚刚成为吸血种的她们对于失血是异常敏感的,如果多做几次,很有可能就会引发狂乱。到那个时候,虽然也可以当场杀掉,不过那样就太浪费了。

当然,李林并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既然安洁拉不送,他不吃也就是了。李林又不是从来没有近过女色的急色鬼,见到个美女都想要弄上手去。他的前世经历了那么多,遇到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虽然大部分都是属于419,更多的还是和神明之间的交易——比如我帮你做个神器,你送个圣女牧师之类来我这里过一晚当作报酬这样的,也没什么感情交流。和几个女神之间虽然倒是相处融洽,但是神明毕竟是神明,和奥术法师总归不是一路人,大家感情好归好,谈起生意来照样是亲兄弟明算帐,完全不顾及究竟在对方床上躺了多久。神明和奥术法师在这方面倒是颇有默契:玩玩而已,就象喝酒唱歌跳跳舞,一种普通的娱乐罢了。反正神明永生不死,奥术法师迟早是死,大家最终也是一拍两散,何必搞到和穷造谣剧一样。

当然,对于安洁拉,李林的看法是不同的。他很喜欢这个小家伙,虽然残暴了些,但是却很聪明,也很乖巧。虽然认识她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而且双方也已经做过不少次,但是安洁拉的身体却仿佛带有某种魔性,丝毫不会让男人感到腻味。

就算是地狱的魅魔,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怀抱着被喂饱之后,心满意足沉沉睡去的小家伙,李林又重新思考了一下即将展开的行动,闭上眼睛陷入了深沉的睡眠里。

禁魔监狱距离这里不远,但是重兵把守,显然是怕人劫狱。根据从圣殿骑士灵魂里读取到的记忆,他们显然并没有察觉禁魔监狱的本质,只是知道这里可以封住魔法,让那些法师无法使用法术而已。但是……

“一群废物。”

望着眼前重兵把守的高大建筑,李林还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文塞因斯的魔法禁制就对低级法师有效,这么多年以来,这里的法师中居然没有一个能够逃脱,由此就可见他们的魔法水平究竟低到了什么程度,而且恐怕也缺乏热爱魔法的灵魂,否则的话,再怎么愚蠢,也不至于被搞到这种地步。

望着耸立在半山腰的白色建筑,李林握着安洁拉的小手,四周闲逛般的观察着。想要进去并不困难,这些圣殿骑士显然只专注于物理性的防守,并没有在意法师会出现的可能性。因此上方防御空虚,只要李林施放个隐身加飞行术,那么估计就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了。

但是,让李林有些担心的是,这样的地方,自然会有强者坐阵,禁魔监狱既然是为了防止那些法师逃跑给大陆带来危害,那么自然应该会有相应的“保险”,以防止发生不测。根据自己得到的情报来看,那显然是个非常厉害的东西,但是,李林却无法得知,那究竟是什么。

那对姐妹依旧留在房中休息,一来她们还是新生的吸血鬼,要她们跟来只能够帮倒忙。二来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也让姐妹两个无颜面对李林,干脆就当作驼鸟,把头往地下一埋,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手中,安洁拉的小手轻轻反握了一下。

“主人。”

小女孩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容,但是与她接下来的话语却绝不搭配。

“有只讨厌的蟑螂,正在窥视我们。”

“我知道。”

李林拍了拍安洁拉的头,他也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视线,只不过,这么明显的窥视,是水平太低?还是有意为之?

不管怎么说,眼下既然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那么李林并不在意直接和他当面对峙,看看究竟是谁有那么大胆子敢偷窥自己。想到这里,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握住安洁拉的手,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另外一侧走去。

毕竟是荒凉之地,旁边又是重犯监狱,这里即便是白天也有不少人在外面巡逻,居住在这里的居民,也大多是圣殿骑士的家人或者亲属,偶尔有些旅行者,也只不过是在这里暂时歇脚,然后转道去往南方的米利亚或者西方的半月城。所以即便是白天也很少有人随意走动。幸好李林带着安洁拉,倒也没有受到太多关注。毕竟,在圣殿骑士眼里,带着这么小的孩子的人,一般是不会轻易闹事的。

在避过众人耳目,走到一个小巷内之后,李林停下脚步,他闭上眼睛,等待片刻,接着低声念咒,伸手向下一按。

一圈肉眼无法见到的波动伴随着李林的动作向四周延伸开来,很快,在小巷的入口处,本来透明的空气开始扭曲,随即一个身着黑袍的老者缓缓的显出了他的身影。他面色惊讶,显然没有想到李林居然会来上这么一手。

“解除魔法……你真的很厉害,小子。”

“汝最好对妾身的主人尊敬一点,老家伙。”

安洁拉“啪”的打开扇子,放在嘴前。

“俗话说的好,老而不死是为贼,如果汝再这样对主人无礼,妾身不介意做做好事,送汝去死。”

“……”

听到安洁拉的说话,老人微微张大了眼睛,他凝神注视着安洁拉,随后微微移动目光。

“你有一个很有趣的同伴,年轻人。”

他欲望着手中的黑铁法杖,向李林走来。

“跟踪了我这么久,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我不是那么喜欢被人跟踪了。”

符文跳动着变化,再次排列成了空间封闭结界,只要老人下一句话没有说对,那么李林就打算立刻出手干掉对方。

“事实上,我的确是有事,希望能够得到帮助。”

对于潜在的危险似乎毫无差距,老人慢慢的说道。他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李林,但是最后摇了摇头。

“你是一个法师……但是,我却看不出你来自哪里,但是我想,我们应该是同样的人。”

“同样的人?”

李林面带微笑,重复了一遍老人的说话,他在等着对方的解释。

“你杀了圣殿骑士,而我则恰好旁观到了这一幕。”

老人轻轻咳嗽着,继续说道。

“事实上,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杀掉这群圣殿骑士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别人也有这样的胆量,既然你可以如此轻松的杀掉那么多圣殿骑士,想必你肯定不是隶属于法师协会的法师了。”

“法师协会?”

李林微微挑了下眉头。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在我看来,不能够独立追求魔法艺术的奥迷,在权贵脚边摇尾乞怜的东西根本不具备任何价值。”

“说的好,说的很好!”

老人露出了明显的微笑。

“很好,很有趣,我还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到拥有同样想法的同伴了!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曾经的名字不太适合拿出来见人,不过我现在叫李林,你可以用这个名字称呼我,反正我也蛮喜欢的。”

“那么,这位小姐……”

老人转向旁边,望向了依旧站在原地,轻轻扇动扇子的安洁拉。

“这是我的同伴。”

李林没有多做介绍,毕竟,对方的来历还不明。不过老人似乎不以为意,他微微鞠躬,以一个并不纯正的魔法帝国法师礼向李林行了一礼。

“我是塞斯特,你好,年轻人。”

“你好。”

见到眼前的老者居然会使用魔法帝国时期的法师礼,李林倒是颇有些诧异,虽然看起来不很正规,而且也有点改动。但是遇到一个能够知道这种礼节的人,倒也是让李林的心情变的愉快了一些。于是,他也没有多做什么想法,左手轻举,排到右肩,接着食指微微一动,象是弹钢琴那样动了一下,随即宛如一个优美的音乐指挥假般向下划过。

“初次见面,塞斯特法师。”

“哦……?”

见到李林的表现,塞斯特不由的有些诧异。

要知道,在这片大陆上,塞斯特也算是很有名气,他在三百年前成为法师,曾经是法师协会中的成员。但是,和其他法师不同,塞斯特沉迷于古代魔法帝国的记载里,试图重新昔日的荣光。而那五个国家,自然不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塞斯特自己也无法忍受身为法师却被王室操纵的立场,因此到最后,他愤而离开了法师协会,成为了一名“野法师”。

所谓野法师,就是指未受过正统魔法教育(又或者说是正统洗脑教育)的施法者,又或者是离开了法师协会的法师,都在此列。简单来说,野法师都被当作是危险的象征,通常都是被追捕的对象。而这位塞斯特老法师,也曾经是神殿重大的通缉犯之一,但是由于他施法能力高超,并且在挖掘古代魔法帝国的记录时,学到了不少早已经失传的魔法,所以一般的人倒也抓他不住。结果反倒还在一次追捕中丧身了数十名高阶圣殿骑士。

从那之后,神殿也就不再敢追捕这个可怕的野法师,而他的大名,也在野法师中流传。

在塞斯特想来,既然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是法师协会的法师,那么就是野法师,自然应该听说过自己的名字。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不卑不亢,甚至还用比自己在书里曾经看过的更加正统的魔法帝国礼节来回应。因为痴迷魔法帝国文明的原因,塞斯特这才学习他们的魔法,文明,甚至礼仪之类也全部照搬。但是毕竟都是照猫画虎,眼下这个年轻人做起来如此流畅自然,仿佛浑然天成一半,也让他大为惊讶。

当然,看这个样子,估计他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

“那么,塞斯特法师,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李林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个法师的来厉,毕竟塞斯特成名在三百年前,而他早在千年前就已经成名了。

“事实上,我有些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两位的协助。”

塞斯特收敛心神,开始直入正题,他举起法杖,指向了身后耸立在山腰的白色殿堂。

“我想,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不是吗?”

推荐热门小说失落的王权,本站提供失落的王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失落的王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章 古老的监狱 下一章:第九章 参观准备中
热门: 耳语娃娃 野性的证明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怒海妖船 达芬奇密码 人间(上卷):谁是我 赎罪 天坑宝藏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