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蓝与白,最后的质问,以及那吞噬一切的黑泥

上一章:第203章 宝石帝国的轰炸,电光火石的小偷 下一章:第205章 英雄王再临,最强之敌的阻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作为英灵,小Saber虽然战斗能力不足,但是辅助能力却是相当的强大。飞行和隐匿,这是几乎九成九的英灵们都不具备的,从这方面来看,那么是不是可以把她看成是一个游侠类的英灵呢?

既然是最终决战了,那么不管是怎样的能力,如果有用的话都要用上。于是在来此之前白天的时候,林洛就对小Saber套过话,而从她的口中也知道了,她的其他几项能力……不,应该说是她其他几个宝具的能力。

正如林洛所想的一样,小Saber真的是一个类似游侠那样的角色,不仅有用于侦察的隐匿和用于逃跑的飞行,更让他惊讶的是小Saber其中一个宝具——电光石火。

仅从字面意思来理解,这似乎是一个关于速度的宝具,但那是错的。虽然电光石火的能力的确是以速度为基础,不过它真正的作用却是类似于网络游戏中的盗贼看家技能——偷窃。

当然,并不是什么都偷,小Saber能偷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无形的祝福”,是类似于概念武装的一种东西。

打个比方,如果有人用生命树叶灌注在自己身上,使它化为生命力保护自己,那么小Saber就可以通过电光石火钻入那个人的身体,然后将生命力再次化为生命树叶抢过来。

同样的道理,卫宫切嗣将骑士王的宝具“远离尘世的理想乡”以概念武装的方式封入自己的体内,那么,小Saber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宝具,将它再一次变成剑鞘给抢回来!

这,就是林洛之前提过的,要小Saber抢的东西。

本来这个剑鞘一直在爱丽丝菲尔身上,所以林洛一直都没有动手,但是如今已经有三个Servant死掉了,作为圣杯之器的爱丽丝菲尔肯定会受到影响,剑鞘的保护对她已经可有可无。

所以林洛要小Saber做的就是,如果剑鞘在卫宫切嗣体内,那么就毫不犹豫把它抢过来……总之,绝对不能留给卫宫切嗣,甚至未来的某只狼!

而小Saber之所以能够如此准确的判断出剑鞘在谁的身上,那就完全靠她的第一个宝具——伪誓约胜利之剑。

虽然只是一柄伪圣剑,攻击力破坏力皆为零,威力几乎和一把指甲刀同等级,但圣剑到底是圣剑,就算是伪物,它也是誓约胜利之剑,通过伪圣剑的感应,要找到剑鞘的位置就轻而易举。

于是,趁着卫宫切嗣不注意,小Saber大展神威,一下子就把这最强宝具给抢了过来……其实,原本以小Saber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这么轻松的。但是,谁叫她也是骑士王的“化身”呢,剑鞘与她的联系怎么也要比卫宫切嗣大多了。

卫宫切嗣在一得知自己的剑鞘被偷了之后,气得险些吐血,先不提概念武装怎么可能有人偷得走,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可是当他抬头看到小偷的样子后彻底愣住了。

他之前没有见过小Saber,但是那巴掌大的小人儿怎么看都与骑士王一模一样啊!

不过,短暂的震惊后,卫宫切嗣立刻做出了判断,他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手将枪口对准小Saber,然后扣动扳机子弹射出。

但是没有用,不管小Saner再怎么弱她始终是英灵,只是轻轻一飘就躲过了子弹的攻击,然后对着卫宫切嗣做了一个鬼脸,“哼嗒,剑鞘才不给你呢!”

说完小Saber就唰到的一声飞到了林洛的身边停下,一副好孩子做了好事想得到表扬的模样,“看呐看呐!人家拿到剑鞘了,人家拿到剑鞘了……”

从小Saber抢剑鞘到卫宫切嗣射击再到小Saber飞回来,这过程一共不会超过三秒钟,所以其他人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一个个面面相觑,而其中最震惊的应该是剑鞘的正主骑士王阿尔托莉雅了。

虽然与兰斯洛特的战斗陷入苦战,可是对于旁边发生的事情她还是能够察觉到的,尤其那是自己的剑鞘。当看到那黄金剑鞘的时候,她的瞳孔一下子就放大了,但是还没等她有任何反应,一股沉重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兰斯洛特手持黑化的无毁之湖光猛攻不断,无奈之下,少女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敌人”身上。

在小Saber飞到林洛那边之后,卫宫切嗣就知道,以他的能力剑鞘是绝对夺不回来了,所以果断放弃了,又把枪口对准了黑泥,但是!

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幕令所有人都惊讶的场面,只见原本对众人的攻击完全视若无睹的黑泥,此刻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一样,挣扎尖叫起来,“啊啊啊!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撕扯般的尖叫声中,那个人形就化为了一摊黑泥消失在了她们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卫宫切嗣眼中充满困惑。

“难道……”美琴却是眼睛一亮,明显想到了什么。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

“抓到你了,此世之恶!”林洛猛的睁开眼睛,然后十数道白线从他体内延伸而出,洞穿黑泥,“给我起来!”

随着林洛的吼声,黑泥翻腾,一个直径足有两米的黑球突然从黑泥潭里冲飞而起!

“那就是此世之恶的核心,全力攻击!”

林洛大吼,双手紧握翠风这刃,“你我合而为一,与天之尽头,地之边缘……呼啸的风声相合为一体……东风之环!!!”

由狂暴的风所形成的巨大白色漩涡撕扯着空气,咆哮的风压让空间扭曲,对着此世之恶的核心席卷而去。

“已经等了很久了!”与此同时,全身被电光包裹的美琴也使出最大的力量,将所有的电力凝聚于右手,能够贯穿天际的橙红色光束向向着黑球射去——超电磁炮!

“这就是此世之恶吗,哼!”而在半空中,早在一开始麦野深利就已经蓄力完毕,堕落天使的力量汇合原子崩坏的能力,一片白色羽翼,一片黑色羽翼,两者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充斥着毁灭力量的黑白圆球,闪电般向着此世之恶撞去!

三个不同方位的攻击,同时出手,几乎同时到达,在将击中的刹那,东风之环将整个黑泥核心撕裂,超电磁炮所形成的热量瞬间将其大部分蒸发,而黑白双色球则在最后给予其毁灭!

汇聚三人最大力量的一记攻击,此世之恶在刹那间就被打得点滴不剩……这一幕让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解决了吗?”虽然黑泥核心已经消失了,但美琴还是有点不放心,谨慎的问道。

“没问题,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从黑泥潭里扯上来的,核心被灭它就无能为力了。”林洛点头,对这一点他有足够的信心,黑泥的力量全部来自黑圣杯,只要黑圣杯消失了,那接下来的黑泥也就不足为惧了。

果然,仿佛就为了印证他的话一样,原本如波涛一般翻腾的黑泥,此刻已经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林洛,你们已经解决了吗?”

刚刚与蕾解除合体,身后就传来熟悉的声音,林洛回头望去,却见是莉莉和食蜂。在莉莉的手上抱着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是远坂凛,仿佛熟睡过去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林洛连忙走过去。

“应该是超越极限了吧。”莉莉答道。

“是吗……”林洛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将手按在凛的脑袋上。对于刚才发生的事他并不清楚,因为那个时候他的所有意识都在黑泥潭里,不过规则力的渗入也让他对凛此刻的身体有足够的了解,发现她身上好多神经血管都被损坏了,这是过度使用魔术造成的伤害。

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林洛立刻就对凛使用了治疗术,因为凛超越了自身的极限,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所以即便是这种不威胁生命的伤势也消耗了林洛300点生命力……这种消耗程度已经和LV5有得一拼了。

将凛的身体治疗完毕,林洛又将目光往食蜂望去……嗯,正确来说是看向食蜂身后,那个被白睿给驮着的男人。

“这是……间桐雁夜?!”

当看到那个男人的面目时,饶是林洛也不由有些心惊。虽然对于间桐雁夜并不怎么熟悉,可是那张被刻印虫的魔力所近乎完全腐蚀的脸,再加上手背上的令咒,毫无疑问只有他一个人了。

毕竟昨天逼问间桐脏砚,他也承认了狂战士的Master是间桐雁夜,不过与原来有些不同,如今的间桐雁夜却是被间桐脏砚强行改造而参加圣杯战争的。

“他好像快要死了,本来以来我要抓他稍微要花点力气,没想到他却是一点反抗都没有。”食蜂摊了摊手如此说道,之前她所感应到的另一个人的脑电波正是间桐雁夜。

“这样啊……”林洛托着下巴微微皱眉,随后将手掌放在间桐雁夜的身上,规则力刚一渗入,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活不过十分钟,他的肉体已经完全被刻印虫全部杀死了……

“你真是幸运呢,如果再晚十分钟,你可就真的没命了。”

林洛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样的伤如果是其他人肯定已经束手无策,但他不一样,只要对方还有一口气,只要自己有足够的生命力,哪怕是脑袋没了,林洛也能够把那个人救回来。

不管怎么说,间桐雁夜是个好人,而且还救过凛一命,如果没遇到他倒也罢了,但是既然看到了,那么就当是报答他对凛的救命之恩吧。

这样想着,下一刻,林洛就利用规则力将间桐雁夜体内的刻印虫杀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将他刻着令咒的右手砍了下来,接着神圣治疗术启动。

虽然间桐雁夜是魔术师,但他本身的魔力并不强,完全是由于刻印虫的关系,用规则力将刻印虫全部杀死之后,他和普通人几乎没什么差别。所以即便是这样致命的伤势,林洛修复他的身体只不过用了不到一百点的生命力。

之后林洛就让食蜂用精神控制让间桐雁夜离开冬木市……对于这个人,自己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以后怎么样,那只能看他自己了。

另一边,骑士王与兰斯洛特的战斗还在继续,但因为刻印虫的死掉,兰斯洛特的猛攻在持续了数秒之后也停止了。他还保持举着黑色的圣剑,以无可匹敌的力量向倒在地上的少女劈去的身姿,但整个人却已经如同故障了一般停在那里,因为暴走而已经用至枯竭的魔力让他无法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剑柄被Saber紧握在手中,无形的利刃以贯穿了黑色甲胄……那是一种本能,在兰斯洛特的攻击停止的时候,少女本能的将圣剑刺入了对方的身体。

于是,胜负已分。但是……如此的发展却令Saber自身感到羞耻,她不禁哭了起来,“对不起……”

“王啊……”因为间桐雁夜拥有令咒的那只手被林洛砍断了,而修复后的间桐雁夜已经不再是Master,他与狂战士之间的存在被一种更高的神秘给强制废除了,趁着这还未消失的片刻,兰斯洛特从疯狂的咒语中解放了出来。

在少女复杂的目光中,湖之骑士用一如既往的,如同平静的湖面般沉稳的目光注视着满脸泪水的王。

然后视线向下移去,望着贯穿了自己身体的利剑,兰斯洛特苦笑着,语气中竟是充满慈悲,“王啊,如果能够被你制裁,如果你能向我要求补偿,那么我也一定会相信……赎罪。我一定会相信,总有一天能找到原谅自己的方法……王妃应该也是同样吧……”

这便是某个男人和某个女人的后悔,他们怀抱着与王同样的理想,却因为太过软弱而无法贯彻这个理想。而这二人直到死也没能得到救赎,因为背叛了最为重要的人而深深自责,这一自责,他们背负了一生。

“兰斯……”少女哽咽。

湖之骑士的亡骸没有再多说什么,伴随着最后的残光,他消失了。

Saber呜咽了起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不允许自己发出哪怕一点声音,面对忠诚的骑士的最后时刻,自己甚至没能对他说出一句安慰的话语,现在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哭呢。

王只能是孤独高傲的……总是对自己这样说着,寻找救国之路的同时,自己究竟忽略了多少人的想法和苦恼。

Saber泣不成声,仿佛有无数荆棘割裂了内心一般痛苦。难道说身为王的自己根本不应该高高在上?如果这样,就不会带来破灭的结局了吗?所有人就能得救吗?

但是,又如何去找到救治的方法,就连圣杯也已经……

“真是不像样!”此刻的骑士王已经提不起一丝斗志,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下意识的向着声音处望去,少女发现那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纯白骑士。

“你就是我的原型?你竟然是我的原型?!”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莉莉举起石中剑狠狠的向着Saber斩去,而后者条件射的挥剑挡住。

此刻,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女,面对面的注视着,但是其表情却完全不同,其中一个满是愤慨,而另一个却茫然不知所措。

“你这家伙……不是已经决定了坚持自己的王道吗?为什么事到如今又在后悔?你到底要多愁善感到什么时候!”莉莉举起石中剑,重重的向着对方斩下。

“我……”战斗的本能让Saber架起圣剑抵挡对方的攻击,但对方的问题她却是无力回答。

“就是因为这个样子!”而见她这副模样,莉莉却显得更加愤怒,“明明有话想说却又不说,明明有着比谁都重的感情,却故意隐瞒,就是这个样子,你才会被人背叛!”

铛!圣剑与石中剑的碰撞,爆发出灿烂的火花。

“你……”Saber的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但她依然无法反驳。

“那些为你而死的骑士,那些被你杀掉的骑士,既然这是他们选择的路,既然这是你选择的路,那就给我去背负起来啊!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你这家伙……算什么王者啊!”

心中那无法宣泄的愤怒,似不甘又似无奈,莉莉的攻击无比沉重。

“你到底懂什么啊……我的事……你到底懂什么啊!”仿佛被对方的话给激怒一样,Saber终于挥动了手中的圣剑,向着对方斩去。

“你这样的家伙竟然是我的原型?所以……”挡住对方的攻击,斩向对方的脑袋,莉莉大喝,“所以……我就是看不惯你啊!”

“我的事……才不需要你来说三道四!”重重的将对方的攻击弹开,Saber充满愤怒的吼道,“就算你比我成功那又怎么样!你又有什么资格才对我说教!”

“是啊,我没资格,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我是最讨厌的!”一边咬牙骂着,莉莉一边舞动石中剑,爆发出重重剑影,向着对方攻去。

“你这家伙……喝啊!”风王结界展开,吹起狂乱的风,将对方逼出去的那一刻,Saber咬牙攻了过去。

“愤怒了吗?生气了吗?不再压抑自己的感情的了吗?”挡住对方攻击的刹那,莉莉绕到对方的身后,石中剑向前刺去,“看吧,这不就是你嘛,明明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给我去做啊!混蛋!”

“我才不要你来多管闲事,你到底算什么啊你!”被另一个自己所揭穿的心让Saber更为愤怒,而圣剑则回应着她的愤怒,闪烁起光芒。

“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只是一想到像你这样无能的人是我的原型,我就想打倒你啊!”石中剑的攻击越来越猛。

“什么原型不原型,我才不会输给你!”圣剑的光辉同样丝毫不差。

两人互不相让。而如此的发展却让周围的人全都愣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两个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打起来,但是……没人能够阻拦。

“好,很好,现在我们两个都是伤重之躯,谁也没有占谁的便宜,现在就来看一看到底是谁比较强吧!”莉莉笑着攻了过去。

“你这家伙才是任意妄为!”Saber眼中迸出怒色,闪电般攻上。

“能够任意妄为的才是真正的王!”莉莉并不否定。

“难道你不是以保护国家,守护人民为王的吗?”Saber质问。

“当然是,但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你那么懦弱!”

“你这家伙……我从来都没有懦弱过!”

两人一边战斗,一边对骂。

“那就展示给我看啊,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一个丧家之犬!”

“我才没有!不管是骑士的骄傲还是王的誓言,我都切实的执行着!”

刀光剑影中,互相的咆哮也不遑多让。

“既然明知道这一切,那为什么不敢抬头挺胸?只是因为国家灭亡了,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的想要去重来一次,你究竟已经窝囊到了什么程度啊!”

“想着重来一遍有什么不对,把所有的悲伤和痛苦全都抹去又有什么不对!”

各自的王道在此碰撞,以话质问,以剑回答。

“所以我才说,你就是一个任性的小孩!”

“你才是任性,不由分说的就向我攻过来!”

“啊,是啊,说到任性我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我能够背负所有的一切,你背负了什么?!”挥剑的莉莉毫不客气的训斥。

“王的责任……我无时无刻不背负在自己身上!就算那是错误的,我也会全部背负下去!”下定决心一般,Saber大声咆哮着。

“不是很好的说出来了吗。”突然,莉莉的攻击停下了,她站在原地,松了口气般说道。

“唉?”Saber一时愣住。

莉莉笑着说道:“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要是自己做的,那就背负下去,这才是王啊,你不是也知道这一点吗。”

“你,难道……”Saber意识到了,对方攻击的目的,正想说着什么,忽然!

“小心!快闪开!”就在这个时候,林洛,美琴,卫宫切嗣,爱丽丝菲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向着两位骑士大吼。

“唉?”两个骑士王下意识一愣,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同时回头,她们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眼中所见的是一片遮天的黑泥!

“快走!”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莉莉,只见她一脚踢在Saber的肚子上,将对方整个踢飞了出去,而她自己却已经来不及逃出,然后……轰!

纯白的身影彻底被黑泥吞噬!

“这……为什么?”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少女却呆若木鸡,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她消失了?救了自己消失了?这……怎么会这样?又是因为自己,又是因为自己……

“啊!!!!把她给我还回来啊!!!”当意识到这一点,看着眼前的黑泥涌过来的时候,少女仿佛疯了一般,向着黑泥攻去!

推荐热门小说少女契约之书,本站提供少女契约之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少女契约之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203章 宝石帝国的轰炸,电光火石的小偷 下一章:第205章 英雄王再临,最强之敌的阻碍!
热门: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瘦子 高层的死角 我的温柔是锋芒 斗破苍穹 网游之纵横天下 暗黑系暧婚 惊悚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