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王道之战,纯白骑士面向王之军势所发出的挑战

上一章:第183章 为王之道,谁才是真正的王! 下一章:第185章 圆桌骑士团VS王之军势,要的就是群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者们的酒宴中来了个不速之客,不,正确来说并不是一个,而是一群……被月光照亮的庭院中浮现出白色的怪异物体,一个接着一个,苍白的容貌如同冰冷的枯骨,骷髅面具加上黑色的袍子,整个庭院渐渐被这怪异的团体包围——Assassin!

Assassin的Master是绮峰绮礼,因为言峰绮礼是远坂时臣的后援,所以在圣杯战争一开始,为了布下烟雾弹,Assassin就已经被英雄王一招秒掉,但是!

在前段时间的战斗以及各自的调查中,Assassin还活着这一事,在座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Assassin并不仅仅是当初在远坂邸被杀死的那一人。

事实上,参与了这次的圣杯战争的有多名Assassin,但这数量实在多得不正常。他们都戴面具穿黑袍,体格也各有不同。有巨汉,也有消瘦型,有孩子般的矮个子,还有女人的身形。

“奇怪呢?”林洛用众人听不到的声音暗自低喃,虽然在原故事里Assassin的确会在这个时候来打酱油,那是远坂时臣为了侦察征服王的战斗力,可是现在又是为了什么?

有五个强力Servant在这里,就算闪闪萝莉是远坂时臣那一边的,可是其他的四个加起来对付这群暗杀群也是绰绰有余,根本就用不着出全力,那么把他们派过来送死又有着什么目的?

对于远坂时臣的打算林洛有点理解不了,如果是他的话,在这种局面下绝对不会把自己手下的牌如此消耗掉……虽然Assassin这张牌现在来看实在是太小太小,就跟扑克牌中的四差不多,可是四再小还是能吃三的啊?犯得着平白被王吃吗?

不管是侦察敌方实力还是其他目的,Assassin都不会起到任何用处,那么……果然,在被自己捣乱之后,远坂时臣那个天真的家伙也有着另外的打算了吗?

嘿嘿,那倒是有趣了……

“这是你干的吧?Archer。”Saber将愤怒的目光投向金发的少女,在知道Assassin还活着的时候,她们就已经推测出言峰绮礼和远坂时臣是一伙的。那么现在动员如此多的Assassin,显然不可能是言峰绮礼一个人的命令,多半是远坂时臣的意图,而Archer又是远坂时臣的Servant,要说这酒宴是他们故意布下的阴谋也是说得通的。

少女无谓的耸了耸肩,“哼!谁知道,杂种们的想法我何必去理会?”虽然她的脸上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不过众人还是能够看出少女的眼神闪过一丝杀气,那并不是针对Saber,而是Assassin……因为远坂时臣对英雄王尽了臣子之礼,她也就承认了他这个Master,但是对方的行为却让她非常不满。

这宴会虽然是由征服王发起,但提供酒的却是她,在这样的酒宴中派出杀手,在英雄王看来,远坂时臣这等于是在故意给她脸上抹黑,身为最古之王竟做如此下贱之事,让她如何不怒?!

“怎么回事啊!这个数量也太多了吧?”虽然知道这次的圣杯战争早已被打破了常规,Assassin也不止一人,可是这近乎三位数的数量,还是让韦伯和爱丽丝菲尔这两个普通人发出惨叫似的叹息。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以整体为个体的Servant,而其中的个体只是整体的影子而已。”眼见猎物们的狼狈相,Assassin们不禁邪笑起来。

韦伯和爱丽丝菲尔都无法理解,言峰绮礼所召唤的Assassin,居然是这种特异的存在!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暗杀者军队,Saber也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严阵以待。平时一直如同影子般跟踪目标的Assassin,此刻舍弃了气息切断能力,看着他们毫无恐惧地靠上前,这意味着……

“他们是要动真格的了。”落入了意想不到的危机之中,Saber不禁恨得直咬牙。一群靠数量占优的乌合之众,如果从正面攻击,Saber绝不会输,但这只限于与敌人对峙的只有Saber一人的情况下,但现在的Saber却不得不保护爱丽丝菲尔。

不管Assassin多么弱小,但对人类来说来却具有相当大的威胁,即使是能够使用一流魔术的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光靠魔术也是阻挡不了Assassin的,要靠她自己保护自己根本不可能。

不过让Saber感到意外的是,她发现这些Assassin着重注意的目标并不是自己,反而是Rider的Master……虽然这让Saber多少感到轻松了一些,但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忧。

不过,更让Saber意外的是,这对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而言,是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但这名巨汉却依然在悠哉游哉地独个喝酒……不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痛饮?!

“嗯,真是好酒,如此美酒如果不乘着两个多喝一点,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你说对吧?”征服王一边痛饮一边对着林洛说道。

“说得没错,虽然一开始我没喝出什么味道来,不过现在倒是有点上瘾了……”林洛说着就已经把自己面前的酒杯装满,“如果能打包带走一点就好了,哈哈哈……”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征服王先是一愣,随后也大笑了起来,“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想把Archer的宝库洗劫一空呢。”

“其实话说回来,征服王,我对你的神威战车也比较感兴趣。”

“那我欢迎你来打劫。”

“嗯,一定一定。”

“……”众人对这两个粗神经的家伙完全无语了,在这种局面下竟然还能够如此悠闲的喝酒,而且还互相商量打劫,实在是……而其中某个金发赤瞳的少女却是气得无语,这两个混蛋竟然想瓜分她的王之财宝,简直岂有此理!

“Rider,喂!喂!”

就算韦伯不安地喊了起来,征服王却依旧没有任何行动,他看了看周围的Assassin,眼神依旧泰然自若,然后就是低头喝酒。

最后无奈的韦伯只好把目标放在林洛身上,他几乎是央求一般苦着脸,“这位兄弟,你也是Master,为什么你也还在喝酒啊?这么多敌人来了,快点准备迎敌啊!”

“敌人?哪里?”林洛仿佛没有看见一样,满脸的莫明其妙。

“那里那里!上百个Assassin啊!难道你都没看到吗?”韦伯快要崩溃了,不过林洛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彻底石化。只见林洛淡淡的往Assassin那边扫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喝了口酒,一脸淡定,“蝼蚁而已,何足道。”

林洛的这句话不仅让韦伯石化,就算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只是她们在看了林洛身边站着的两个丝毫也不在意满脸淡定的Saber后,多少也能了解这股信心的来源了。

当然,她们并不知道,林洛之所以如此大胆,并不仅仅是因为尼禄和莉莉,就算此刻没有她们在身边,面对从者中能力最弱的暗杀者,现在的林洛也是毫无压力。何况一个人的力量还分化成数百个,难道不知道他的力量是最擅长群挑的吗?

“哈哈,好胆气,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这酒让你喝果然没错!”征服王对着林洛竖起一个大拇指,随后看到自己的那个胆小的Master却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安慰道,“喂喂小鬼,别那么狼狈嘛,不就是宴会上来了客人,酒还是照喝啊。你看,刚才我被那个白家伙气了一顿,不照样若无其事的喝酒。”说着,他指了指莉莉。

“这两件事能比吗?再说了,他们哪儿看上去像客人了!?”

征服王苦笑着叹了口气,随后面对着包围着自己的Assassin,他用傻瓜般平淡的表情招呼道:“我说诸位,你们能不能收敛一下你们的鬼气啊?我朋友被你们吓坏了。”

Saber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满脸的讶然,就连Archer也皱起了眉头,不满道:“难道你还想邀请他们入席?征服王!”对少女来说,能在这场宴会上喝酒的只能是她所认同的人,如Assassin这般卑微的蝼蚁根本就不配与她同席。

不过征服王却显然就是这个意思,只听他傲然说道:“王的发言应该让万民都听见,既然有人特意来听,那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不要紧。”

说着,他伸出手去迎向Assassin们,“来吧,不要客气,想要共饮的话就自己来取杯子。这酒与你们的血同在。”

但回答征服王的却并不是对方举杯共饮,而是一记破空的响声,征服王手上的酒杯已经掉在了地上,红色的液体洒了一地,Assassin中顿时有人发出嘲讽的笑声。

“我说过的吧,这酒与你们的血同在,既然你们将之洒在地上,那你们的血也必须流下。”征服王的语气很平静,可是任谁都听得出他话里的愤怒。

伊斯坎达尔作为闻名于世的征服王,他的脾气好吗?不,当然不!

虽然从出场到现在,他好像都在阻止争斗,看上去是个好好先生一样,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相反,正如莉莉所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徒,是以武力诉说一切的暴君。

面对英雄王和尼禄这两个他所认同的王,给予了她们最高的尊敬,面对骑士王,那是王与王之间互相的平等,面对林洛那是他所欣赏的人,所以能够一起畅饮,谈天说地,但是……Assassin算什么?

作为敌人,他们不足以让征服王重视,作为对手,他们也没有让征服王在意的地方,作为酒宴的客人,他们原本更加没有入席的资格,但是现在……挑衅王威那就得接受王的制裁!

王的愤怒已经阻止不了了!

当征服王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一阵干燥的风吹过,那仿佛是要将天都燃烧起来,一瞬间,夜晚的城堡已经变成了黄沙漫天的沙漠……这一幕几乎让所有的人都为之变色,那上百个暗杀者更是直接愣住了。

“今天的酒宴暂时到此结束,那么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敢问诸王……王是否孤高?”站在猎猎风声中,征服王已经穿上了他战斗用的装束。

“哼!”金发赤萌的少女冷笑一声,以沉默来回答,并不是她无法回答,而是无须回答,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身为最古之王的吉尔伽美什自然是孤高,自然是独一无二的。

“王,当然孤高!”就算是被人贬低到那种程度,骑士王的少女也依然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与理想,胸膛挺直高声说道。

“朕,孤高!”尼禄对于自己的王道也同样毫不怀疑,她深信自己是匹敌乐神阿波罗的艺术家,她深信自己是匹敌太阳神索尔的战车驭手,她是绝对的皇帝,傲然于世。

“你呢?”在场的三王都回答了,唯有纯白的骑士没有说话,征服王将目光向她望去,毕竟是两个同样身份的王,所以他看上去似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好的样子。

“你可以叫我白之骑士王,至于你的这个问题,等你先把这群Assassin干掉再说吧。”莉莉平静的脸上不起波澜,目光往旁边的暗杀者们淡淡的扫了一眼,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重视,仿佛这些敌人只是摆设。

“好!”征服王却是放声笑了,与此同时,这沙漠中的旋风也更加猛烈,“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们先见识一下我的王道,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

炽热的风开始烘烤着大地,现实世界被侵蚀,最后被颠覆,狂风所到之处瞬间变了样……那是炙烤大地的太阳,那是晴朗万里的苍穹,夜晚的艾因兹贝伦城堡在一瞬间已经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沙场!

现场除林洛外,对征服王的能力完全不了解的众人,全部都变了脸色,此等神迹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固有结界!

以心像世界来侵蚀现实世界的幻影,那是如同奇迹一般的魔术,但问题是征服王并不是魔术师,他为什么会有固有结界?

当有人问出这个问题后,征服王大笑着予以否定,言语中充满着骄傲,“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怎么办得到,这是我军曾经穿越的大地,与我同甘共苦的勇士们心里都牢牢印上了这片景色。”

紧接着,在世界变换之后,众人所身处的位置也被调换了,原本成包围之势的Assassin们已经被单独移到了一边,面对着他们的仅是征服王一人,而其他人则全被移到了另一边,离开战场。

在这之后,如海市蜃楼一般,在征服王的周围出现了无数士兵的身影,虽然人种和装备各异,但看他们强壮的身躯和勇猛的骑士,无一不展现出军队的强悍。

“这是宝具!这些人都是Servant!”

看着眼前这一幕,大部分人都陷入了迷茫,但说出事实真相并不是熟知剧情的林洛,也不是征服王的Master的韦伯,相反却是一脸冷静的纯白骑士莉莉。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明白了,英灵伊斯坎达尔最终的宝具已经出现了。

“不错,这就是我的宝具!这世界能够重现,是因为它印在我们每个人心上,看吧,我无双的军队!”

既然已经使用了,那就没有隐瞒的必要,征服王充满着骄傲与自豪,站在军队的前方振臂高呼,“即使肉体毁灭,但他们的英灵仍被召唤,他们是传说中我忠义的勇士们,穿越时空回应我召唤的永远的朋友们。他们是我的至宝!是我的王者之道!伊斯坎这尔最强的宝具王之军势!!”

EX等级的对军宝具,独立Servant的连续召唤,这其中并不只有普通的士兵,更有传说中独一无二的勇者,他们所有人都拥有显赫的威名,他们都是曾与伟大的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共同作战的勇士。

除了惊叹已经再发不出其他声音,就连同样拥有EX级超宝具的英雄王少女,在见到如此光芒四射的军队后也再也没有嗤笑,露出一脸慎重的表情。

赌上王者之梦,与王共同驰骋沙场的英杰们,至死都没有终结的忠义,征服王将此变为了破格的宝具。

Saber被震撼了,不是为他宝具的威力所惧怕,而这宝具动摇了她引以为豪的信念。这完美的支持,被称为宝具的与臣子间的羁绊,在追逐理想的骑士王的生涯中,她到最后都不曾得到的东西。

“王就要比任何人都活得更真实,要让众人仰慕!”

征服王踌坐于战马之上高声呼喊道,而英灵们则以盾牌的敲击声作为回应,一齐呼喊着,集合所有勇者的信念,并将其作为目标开始远征的人,才是王,所以……

“王不是孤高的。因为他的志愿是所有臣民的愿望!”

“正是!正是!正是!”

英灵们气宇轩昂的呼喊穿过天空飞翔于天际。无论怎样的敌人或是壁垒,只要是在征服王与其朋友们的面前都显得没有威胁。那高昂的斗志能够穿越大地截断海洋。

所以,Assassin们在他们面前也不过如同浮云一般。

“好了,开始吧Assassin。”

征服王微笑的眼中充满了狰狞和残忍,面对无视王的话语,拒绝了王赐之酒的人。他已经不想再留什么情面了,“如你们所见,我具现化的战场是平原,很不好意思,想要以多取胜的话还是我比较有优势。”

Assassin们在王之军势出现的那个时候就已经完全呆住了,在看到如此雄伟的军队之后,他们的气势早已经被骇得无影无踪,彻底乱了阵角,随后,战争开始了……

“蹂躏吧!”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于天地间,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杀,只不过短短一个冲锋,上百个Assassin就已经不见了身影,空气里只留下黄沙和血雨。

但是!

战斗并没有结束,就在征服王的军队高声欢呼胜利之时,一个并不比他们响亮的声音却几乎以盖过了他们的语气大声喊道:“征服王,这就是你的宝具吗,那我现在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不,不对!而是我必须回答你的问题,以证我的王之道!”

狂风吹过,铠甲发出猎猎作响的声音,如雪般纯白的身影上纤尘不染,不知何时,原本已经被固有结界移到一边的纯白骑士,此刻却已经站在征服王那数以千计的军队面前,傲然屹立!

“莉莉!”

这一下,不仅是其他人为之动容,就连林洛也是完全反应不过来,毫无疑问,现在的莉莉打算挑战王之军势,可是……

“白之骑士王!”征服王好像对此完全没有意外,他将手中剑指向莉莉,高声问道:“你的剑是为谁而存在?”

莉莉高高的举起手中石中剑,同样不带犹豫的语气,“吾之剑只为守护吾主而存在!”

“守护?原来如此啊。”征服王明白了,他终于了解为什么莉莉之前会否定他的王道了,因为,“我的王道是征服,而你是守护,我是侵略,你是保卫……果然,你我是天生的对头呢!”

“呼……”不远处的Saber在听到两人对话之后,震惊之余也感到松了口气,之前莉莉否定了她的王之道,还以为对方的理念与自己不一样,可是现在看来还是一样的,她也是以守护人民,以守护国家为王。

“征服王,你所说的王并不孤高,与民同在这一点我认同,但是……”少女将剑指向对方,“我终究无法认同你是完美的王!”

“就算你不认同,我是征服王这一事实却永远不会变。”

“没错,至少在你的臣民眼里,你是一个合格的王,在历史上,你是一个伟大的王,所以……我们只有以各自的剑来决出到底谁的王道更高!”

“你打算现在迎战我?”征服王挑了挑眉。

“正是!”

少女高声说着,然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将金色的长剑自剑鞘里拔了出来,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攻向对方,而是将之高高的举起。

“以此剑为证,以骑士王之名,在此歌颂……”

“第一,永不暴怒和谋杀!”

“第二,永不背叛!”

“第三,永不残忍,给予求降者以宽容!”

……少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围的声音已经沉寂了下去,没有人发出一丝声音,有的只有震惊!

“……”看着那面对数千军队,毫不畏惧发出挑战,喊出那无比熟悉的宣言时,Saber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一开始为什么会对她感到恐惧。

如果说征服王的宝具只是稍微动摇了她的信念,那么此刻的纯白骑士就已经完全将她的信念粉碎了,她梦寐以求想得到的东西,一直到死都没有得到,但是……Saber雪白的贝齿紧咬牙着红唇,已经咬出血来却完全不自觉,身躯更是剧烈的颤抖。

林洛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面对如此军队,莉莉竟然还敢对征服王发出挑战?

作为完美的王,莉莉到底完美在哪里?并不是因为她超过本尊的属性,而是因为更加深远的东西,至少那是真正的亚瑟王所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

EX级对军宝具!

毫无疑问,莉莉即将使出的宝具绝对不会在征服王之下!

因为她是完美之王,所以她的宝具就是……

推荐热门小说少女契约之书,本站提供少女契约之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少女契约之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83章 为王之道,谁才是真正的王! 下一章:第185章 圆桌骑士团VS王之军势,要的就是群殴!
热门: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高术通神 大奉打更人 湖底女人 余生皆假期 复仇女神 幽灵客栈 池袋西口公园 第四扇门 燃烧的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