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为王之道,谁才是真正的王!

上一章:第182章 就在此刻,登上王座!七王之酒宴! 下一章:第184章 王道之战,纯白骑士面向王之军势所发出的挑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啧,真是美味啊!”征服王坐在位置上,品尝着新鲜的酒液,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太棒了,这肯定不是人类酿的酒,是神喝的吧!”

“的确是非常好的酒,也只有这种酒才配得上王之宴啊,啊啊啊啊……作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不能在此高歌一曲实在是遗憾呐!”旁边,尼禄的脸上看不出来是失落还是兴奋,端着一杯酒在那摇头晃脑。

有这么好喝吗?听着两人这样的话,林洛倒是有点不懂,毕竟他不是王,也没有那么高的品味,要他分辨哪款饮料好喝他分辨得出来,可是要他判断哪种酒好喝那就完全摸不着头脑了,不过话说回来,闪闪萝莉的这酒味道的确不错,至少比雪碧加味精好喝多了……

“呐,莉莉,你觉得呢?”林洛向旁边的纯白骑士低声询问。

“还可以吧,第一次喝到这样的酒。”莉莉端着一杯酒在那细细品尝。

“呜……要醉了,人家要醉了……”酒宴才刚刚开始,其中一个王就已经耻辱的败走麦城。小Saber挺着个大肚子,整个人都躺在酒杯里,已经起不来了。

没办法,原本这就不是一个看谁更体面的比赛,而是以酒互竞的较量,既然大家都是王,那就没有什么大小之分,可小Saber毕竟太小了,她的整个身体都没那个酒杯大,第一杯下去就已经撑了,于是……出局!

“你们两个也要喝点吗?”发现大家都在喝酒,只有爱丽丝菲尔和韦伯像三陪一样站在旁边,林洛觉得这样多少有些不好,于是好心的向两人晃了晃酒杯。

“呃……?”两人顿时愣住,不到半秒钟的时间,等回过神来之后,两人仿佛说好似的脑袋摇得跟拔浪鼓一样……开玩笑!那可是王的酒宴啊!光是站在这里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还要跟这些家伙坐在一起喝酒,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粗神加变态啊!

当两个心意已经联通的Master目光对视到一起的时候,韦伯望着爱丽丝菲尔露出“我想快点回家”这样的表情,同样,爱丽线菲尔也投去“你根本就不该来,当然我也不该来”这样的目光。

“是吗,那真可惜。”既然两人拒绝,林洛也不勉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似乎感觉比之前要好喝多了,不由赞道,“不愧是英……Archer,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酒。”

一时不慎,差点把英雄王三个字给说出口了,虽然尼禄和莉莉都知道她的身份,但是,正如尼禄所说,秘密还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比较有趣,没必要把Archer的身份弄得人尽皆知。

英雄王虽然是最古之王,可是她毕竟没有读心术,所以听不到林洛的心思,否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的酒被林洛拿去和雪碧加味精比较,估计非剁了他不可!

所以,只能听到所有人赞美之声的少女,此刻也坐在位置上,一边摇晃着酒杯,脸上的满足骄傲之色毫不掩饰,“当然,无论是酒还是剑,我的宝物库里都只存最好的东西,这才是王的品味。”

众人的称赞唤起了Saber的好奇心,品尝过这酒以后,就连她也觉得是从未喝过的好酒,性烈而清净,芳醇而爽快,浓烈的香味充斥着鼻腔,整个人都有种飘忽感。但是,当听到金发少女的话,她却猛然大吼了起来:“开什么玩笑,Archer!听你夸耀藏酒听得我都烦了,你不像个王,倒像个小丑!”

金发少女嗤笑的看着充满火药味的Saber,满脸不屑,“切,连酒都不懂的家伙才不配做王呢。”

“你……!”Saber怒不可遏。

“行了吧,你们两个真无聊,这里可不是让你们吵架的地方。”征服王苦笑着示意还想说些什么的Saber,随后扭头接着之前的话题说道。“现在我们进行的是考量彼此是否具有得到圣杯资格的圣杯问答,首先你们得告诉在场其他人,你为什么想要圣杯?所以,大家就以王的身份来想办法说服我们,谁才有资格得到圣杯吧。”

“以王道决胜负吗,嗯,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尼禄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每个人的王之道都是不同的,征服王,你认为只靠语言就能够让人心服口服的吗?”莉莉却是提出了不同的论点。

“嗯……”征服王先是一愣,随后低头思考了一会,点头道,“的确,就算有人比我更有资格,我也是不会放弃的,哈哈,那就把争夺圣杯这个前提去掉,大家谈谈各自的王道吧。”

“哼!真受不了你们,‘我们是要争夺圣杯’,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得出来的这个结论。”这个时候,金发的少女却将酒杯撞在桌子上,冷声道。

见其他人露出困惑的目光,少女挑了挑眉,傲然道,“原本那就应该是我的所有物。世界上所有的宝物都源于我的藏品,但因为过了很长时间,它从我的宝库中流失了,但它的所有者还是我,根本就不存在争夺一说。”

“那你就是说,你曾拥有圣杯吗?你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

不止征服王和骑士王惊讶,就连莉莉和尼禄都是一脸的吃惊,虽然她们从林洛的口中知道这个黄金英灵的真正身份,但对于其他的却是没听过,于是不由将目光往林洛投去。

林洛苦笑着摇头,这个该怎么说呢?……闪闪萝莉毫无逻辑的发神经?

“不,这不是你们能理解的,我的财产的总量甚至超越了我自己的认知范围,但只要那是宝物,那它就肯定属于我,这很清楚。居然想强夺我的宝物,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哼哼哼!”少女睥睨着众人,冷笑着。

几个王一瞬间都愣了愣,Saber相当无语的说道,“你的话和Caster差不多,看来精神错乱的Servant不止他一个啊。”

“哈哈哈,这不就是吹牛嘛,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行了,再笑下去我的头就要痛了。”对于尼禄来说,少女的这话就跟小孩子任性的话语没什么两样。

“你这杂种……有什么好笑的?!”少女被气得脸色铁青。

“哎哎,怎么说呢……”和其他人的或讽刺或无语不同,征服王像是随声应和似的嘟嚷道,“罗马之君对你的身份好像很了解,说起来,我想我也是知道你的真名的,比我伊斯坎达尔还高傲的王,应该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虽然旁边几个不知道的人都聚精会神地侧耳倾听,但是征服王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那么Archer,也就是说只要你点头答应了那我们就能得到圣杯?”

“喂喂,大个子,你还真的相信了她的傻话?!”尼禄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哼,现在不是战斗的时间,懒得和你计较!”Archer狠狠瞪了尼禄一眼,然后望向征服王,“当然可以,但我没有理由赏赐你们这样的鼠辈,除非你们愿意臣服与我,那么一两个杯子我也就送给你了。”

“啊,这倒是办不到的。不过Archer,其实有没有圣杯对你也无所谓吧,你也不是为了实现什么愿望才去争夺圣杯的。”征服王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当然。但我不能放过夺走我财宝的家伙,这是原则问题。”

“哼!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尼禄有点看不下去了,她猛的站了起来,犀利的眼神望向金发少女,“将世间所有宝物据为己有,但自己却又不曾对此见过分毫,Archer,你的狂妄自大还是给我收敛一点的好!”

“你这杂种!”Archer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赤红的双眸里布满了杀气,“这是我身为王所制定的法则,你敢违抗我的法则,就准备承受我的制裁!”

“哈!”尼禄晒然一笑,毫不在意,“很好,在朕绝对的皇帝圈面前,朕倒要看看你的制裁到底是什么东西!”

“哼!”

“切!”

两人目光相撞,火花四射,互不相让。

……宴会才刚开始没多久,王与王之间就产生了激烈的碰撞,这让爱丽丝菲尔和韦伯两个Master心惊胆颤,而当他们的目光向酒桌上望去的时候,却发现其中一王的Master林洛却是一脸淡定的在喝着酒,偶尔跟旁边的纯白少女说说笑笑,偶尔又跟征服王大谈特谈……仿佛那个与Archer发生争执的红衣Saber跟他无关一样。

两人面面相觑,一脸的莫明其妙。

几分钟后,就在两人担心这两个王会不会中途打起来,却发现她们已经重要坐回了原位,虽然脸上还残留着一丝“激斗”后的神色,却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冲了。

“决定了!尼禄·克劳狄乌斯,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Archer给自己灌下了一杯酒,与之前的嚣张霸道不可一视有点不同,她看着尼禄,赤红色的眼眸里更多的是敌视与郑重……不是叫杂种,而是以姓名相称。

“总有机会的,到时候我会亲手砍下你的头,Archer!”而在她对面的尼禄同样释放着不输于她的杀气,只是这种杀气在两人对视过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需要有任何的说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经清楚,至少在这场圣杯战争里,这两个人都已经为自己选好了对手。目空一切的王Archer,和以暴虐闻名于世的罗马之君尼禄,到底两人的王道谁更胜一筹,不久之后一定会有分晓。

整个酒宴貌似已经分成了两批,Archer和尼禄两个人在很认真的较劲,虽然已经互相宣战,但此刻却并不是战斗的时候,就算是拼酒,她们也不想输给对方。

而另一边却是林洛,莉莉,征服王,Saber四人,刚才Archer与尼禄之间的争执他们完全就插不进去,不过毕竟是王之酒宴,那么既然身为王者,就断然不会在酒宴结束之前动手,这就是他们绝对淡定的原因。

“真是完美的王啊,能够贯彻自己定下的法则,能够坚信不移自己的皇帝圈,对自己的王道没有任何的怀疑,果然不愧是世界之君,但是啊……”说到这里,征服王将刚倒满的酒全部往嘴里灌去,沉声道,“我还是想要圣杯!我的做法就是想要了就去抢,因为我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

对于征服王来说,对于自己的王道深信不疑的Archer和尼禄就是完美的王。但是对于Saber来说却并不是,带着深沉的语气,她抬头向征服王问道,“征服王,你既然已经承认圣杯是别人的所有物,那你还要用武力去夺取它吗?”

“嗯?这是当然啦,我的信念就是征服也就是夺取和侵略啊。”征服王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Saber强行抑制住心中的怒火接着问道:“那么你们为什么想要得到圣杯?”

被问到这个,征服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要成为人类。”

“……”这完全是个出乎意料的回答,当然,除了林洛之外,不仅连问话的Saber愣住了,就连莉莉,她手里的酒杯也是稍微颤抖了一下,而征服王的Master韦伯更是以近乎疯狂的语气喊道,“你……你难道还想着征服这个世界?!”

“笨蛋,怎么能靠这辈子征服世界!”用弹指迫使自己的Master安静下来,征服王耸了耸肩,接着说道,“征服是自己的梦想,只能将第一步托付于圣杯实现。”

“也就是说,你想要拥有肉体是吗?”林洛的目光向着眼前的彪形大汉投去,征服王话里的意思,就算他不知道原著,这个时候也能感受得出来,想要征服世界一定要有肉体,像Servant这样本质上和幽灵差不多的存在是不行的。

“不错!”面对林洛的问题,征服王没有丝毫的否定,“我不满足!我想转生在这个世界,以人类的姿态活下去。为什么那么想要肉体?因为这是征服的基础。”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紧握着拳头,注视着眼前的人,这一刻,他向所有人展示了属于他征服王的霸气,“拥有身体,向天地进发,实行我的征服那样才是我的王者之道!但现在的我没有身体,这是不行的,没有这个一切也都无法开始!我并不恐惧什么,我只是觉得,我必须拥有肉体!”

桌子上的三个听众陷入短暂的沉默,林洛觉得,不管征服王是暴君还是贤主,至少有一点没人能够反对,那就是他的霸气,的确可以让任何人为之热血澎湃。

莉莉认真倾听了对方的话语,从始至终只是沉默的喝酒,这份沉静倒是让原版的Saber多少有些认同,只是现在,在她那平静的眼神却多了一丝原本所没有的东西,那仿佛是兴奋……或者战意?

而与这两人所不同的,虽然参加了酒宴但至今没有露出过一丝笑容,也没能在其他人之间插上话的Saber,此刻,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怀疑了。

这几个人和她所信奉的王者之道相去甚远,所以她与他们根本说不到一起,在以清廉为信念的Saber看来,不管是Archer还是尼禄,或者是征服王,他们根本就不是王,而是暴君。

只随自己的意志,这不是王应有的想法,就算对方再怎么强大,在Saber心中都燃烧着不屈的斗志。只有这三人是自己不能输的对手,绝对不能将圣杯让给他们!

Archer的话根本没有道理,罗马之君也是闻名于世的暴君,竟然用绝对的皇帝圈统治,而Rider的愿望也只能看作是一名武者的愿望。而且,那不过是身为人类所有欲望的开端。与他们的愿望相比,Saber觉得自己胸中的愿望比他们更为高洁,对这一点她没有任何怀疑。

“喂,我说Saber,你也说说你的愿望吧。”这个时候,征服王终于将问题的重心转向了Saber。

啊,来了来了……看了一眼脸色平静毫不动摇的正版骑士王少女,林洛表面上虽然显得很淡定,但是内心里却是五味俱杂……一个坚持错误愿望的少女,她的道路该是怎样的坎坷呢?面对如此多的王者,她又该如何走下去呢?

“我的王者之道是我的骄傲。”少女抬着头,直视眼前的所有人,无论何时,她心中的愿望都不曾动摇过,“我想要拯救我的故乡,我要改变英国灭亡的命运。”

Saber毅然说完之后,众人沉寂了许久,就连另一边的Archer和尼禄她们在听到骑士王的话时,也停止了两人的争执,目光望过来的时候都是说不出话来。

沉默中最先感到疑惑的,却是Saber自身,就算她的话充满了气势,但这些人也不是会轻易低头的人,就算这话很出人意料,但也是非常容易明白的话语啊。

清晰明了,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这就是她的王者之道。无论是赞美还是反驳,都应该有人立刻提出啊,但是……为什么没有人说话?

“我说骑士王,该不会是我们听错了吧?”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征服王,他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你是说你要改变命运?也就是要颠覆历史?”

“是的,无论是多么难以实现的愿望,只要拥有万能的圣杯就一定能实现。”Saber骄傲地断言道,到现在为止Saber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众人间的气氛会如此奇妙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Saber?我想确认一下那个英国毁灭应该是你那个时代的事吧,是你统治的时候?”征服王挥了挥手,如此问道。

“是的!所以我无法原谅自己。”Saber闻言,语气更加坚定,“所以我很不甘心,想要改变那个结局!因为我才导致了那样的结局。”

不经意间,有人哄然笑了出来,那是种不经任何思考不顾任何理解的笑声,随意而又肆无忌惮,而这笑声,自然是从散发着金黄色光辉的Archer口中发出的。

面对这莫大的屈辱,Saber脸上充满了怒气,她最最珍视的东西竟然被Archer嘲笑,“Archer,你有什么好笑的!”

毫不介意Saber的愤怒,金发赤萌的少女边笑边断断续续地回答道:“自称是王被万民称颂这样的人,居然还会不甘心?哈哈哈!这怎能让人不发笑?杰作啊!Saber,你才是最棒的小丑!”

“我……”尼禄似乎也想说话,但她才说了一个字就已经被林洛拉住了,用眼神示意她听下去。

“……”尼禄虽然面露不满,但最终还是没有反对,边听着她们的对话边喝闷酒。

笑个不停的金发少女身边,征服王也是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地注视着Saber,“等等!你先等等骑士王,你难道想要否定自己创造的历史?”

从未对理想产生过任何怀疑的Saber,此刻自然也不会被他问倒,“正是!很吃惊吗?很可笑吗?作为王,我为之献身的国家却毁灭了。我哀悼,又有什么不对?”

回答她的是Archer的又一阵爆笑,她向众人摊手,眼神里的不屑与戏弄是显而易见,“喂喂,你们听见了吗?这个自称骑士王的小姑娘居然说什么为国献身,哈哈哈……”

回答Archer的是所有人的沉默,这对Saber来说,与被嘲笑是同样的侮辱,她涨红着脸,努力的为自己的理想辩护道,“我不懂有什么好笑的,身为王自然应该挺身而出,为本国的繁荣而努力!”

“你错了。”Rider坚决而严肃地否定了她的话,“不是王献身,而是国家和人民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王,这一点你别弄错了。”

“你说什么!”Saber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她高声喊道,“那不就是暴君吗!Rider,Archer,你们这么当王才是天大的错误!”

“确实,但我们不光是暴君,还是英雄。”征服平静地回答道,连眉毛都没动一下,那是根本就不需要怀疑的,自己所走的王之道就是真理,“所以Saber,如果有王对自己治理国家的结果感到不满意,那只能说明他是个昏君,比暴君更差劲。”

与不停嘲笑Saber的Archer不同,Rider从根本上否定了骑士王的理念。

Saber锁起双眉,用锋利的语气反驳道:“伊斯坎达尔,你……你所一手创建的帝国最终被分裂成了四个部分,对此真的没有一点不甘心吗?难道你不想重来一次,拯救国家吗?”

“不想!”征服王毫不犹豫,立刻回答道,他挺着胸,脸上看不出任何愧疚,直视着骑士王严厉的目光,“如果我的决断以及我的臣子们导致了这样的结果,那么毁灭是必然的。我会哀悼,也会流泪,但我绝不后悔。”

“怎么会……”Saber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王该说出的话吗?

征服王步步逼近,言辞如刀锋一般犀利,“更不要说企图颠覆历史!这种愚蠢的行为,是对我所构筑时代的所有人类的侮辱!”

对于征服王傲然的话语,Saber给出绝对的否定,她丝毫也不会偏离自己的信念,大声道:“你这样说只是基于武者的荣耀,人民不会这么想,他们需要的是拯救!”

“你是说他们想要王的拯救?”Rider耸了耸肩失声笑道,仿佛对于Saber的话不屑一顾,“不明白啊!这种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这才是王的本分!”这回轮到Saber傲然开口道,挺直了胸膛,“正确的统治,正确的秩序,这才是所有臣民所期待的。”

“那你就是正确的奴隶吗?”征服王猛然一瞪眼,厉声质问。

“你要这么说也行,为理想献身才配做王。”少女骑士王没有丝毫的退缩,也没有任何疑惑,阐述自己的王之道,“人们通过王能够了解法律和秩序,王所体现的不应该是那种会随着王的死亡而一同消逝的东西,而是一种更为尊贵的东西。”

推荐热门小说少女契约之书,本站提供少女契约之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少女契约之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82章 就在此刻,登上王座!七王之酒宴! 下一章:第184章 王道之战,纯白骑士面向王之军势所发出的挑战
热门: 牙医谋杀案 法神降临 门后的女人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剥皮行者 蝙蝠 怪笑小说 心理罪·画像 英雄监狱 心理罪·暗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