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王之酒宴开席,可否让我等也喝上一杯?

上一章:第180章 三王齐聚!正戏也快要开始了 下一章:第182章 就在此刻,登上王座!七王之酒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后半夜在很热闹的气氛中渡过,这种热闹到了什么程度呢?……至少林洛觉得,如果能安安静静的睡上两个小时,那该是多么神圣而美妙的一件事啊!

总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林洛是直到早上才稍微得到那么一点休息的时间,而趁着这个时间,小Saber则自告奋勇要去搜集情报……本来这种事情像她这种“最强Servant”是绝对不会去做的,但是实在没办法啊!

屋子里那些可恶的女人,个个都把她当成吉祥物一样,你摸一把脑袋,我掐一下脸蛋,甚至还有人想扒了她的衣服带她去洗澡……这让身为“最强Servant”的小Saber情何以堪啊!

小Saber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可爱受欢迎也是一种错误,她不能一错再错。于是,为了避免造成心理阴影,就算是刺探敌情这种只有侦察小兵才会做的事情她也当仁不让了。

虽然林洛对于剧情早就有所了解,不过因为自己的乱入很难保证不会发生什么未知的变化,就好比那个“根源化”化了的此世之恶……那么,小Saber要去侦察敌情倒也不错,反正以她A++的隐匿能力,只要稍微谨慎一点,也没哪个英灵会发现她。

等小Saber离开之后,林洛和正厅里的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走到旁边的房间睡觉去了……自从千年城出来之后,他到现在几乎没有睡过,就算是在回冬木市的电车上也只是闭目养神,不敢真正睡着。开玩笑,以自己躺着都会中枪的人品,走在路上也会被神秘大叔攻击的霉运,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他怎么敢轻易睡觉!

虽然林洛现在的体质已经远远超越了普通人,但毕竟没有达到可以无视人类身体机能的程度,于是心累加上身累,他这一觉却是直到晚上才醒过来。

接着和众人匆匆吃过晚饭,之后没多久,小Saber也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出乎林洛意料的是,小Saber这一趟敌情侦察还真的有不小的收获,所带回来的消息一共有三个。第一:昨晚冬木市的凯悦大厦发生爆炸,引起了极大的火灾,其中Lancer的Master凯奈斯失踪,目前为止下落不明。

对于这件事,林洛没有感到什么意外,这场纵火的原凶肯定是卫宫切嗣无疑了,毕竟在原著里这两个也是最先交上手的。就算因为自己的出现引起了一些影响,可是目前Saber已经被Lancer所伤,在没有打倒Lancer之前,Saber就不可能恢复完整的实力,那么……不管是利益最大化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卫宫切嗣都会先对凯奈斯发动攻击。

不过凯奈斯虽然失踪,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的死掉,现在大概在郊外的某座废弃工厂里吧。

第二个消息:教会宣布圣杯战争暂时停止进行,所有人先行讨伐Caster和他的Master。凡是将Caster杀掉的人就能得到教会赠送的令咒。

这件事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虽然之前凛她们对Caster的Master雨生龙之介攻击过,也救出了不少的人,不过在这之前死在这两个恋态手里的人已经不少了,这种事情,不管是教会还是远坂时臣都不会坐视不管……

之后是第三个消息,中午的时候,Caster在冬木市西边三十公里外的艾因兹贝伦森林出现,最后被Saber和Lancer联合打败,而两位骑士的Master也在艾因兹贝伦城堡交战,最后的结果是凯奈斯败走,卫宫切嗣没有放弃追击……果然,这两个家伙的战斗还在继续。

这几个信息林洛都是知道的,和记忆里并没有多大的出入,唯一的出入大概就是时间稍微有些不同吧。看来自己的动作还是不够大,所造成的蝴蝶效应并不明显,当然,也或者是在自己身上的神秘面纱还没有完全揭开,那些家伙都不想率先对付自己,不做出头鸟。

不过真正让林洛意外的是,小Saber竟然能够在短短半天时间内就收集到如此多的信息,其效率可以说远超Assassin。毕竟Assassin有多个分身,刺探敌情更加容易,而小Saber却只有一个人。

“小Saber,你果然是最好的侦察兵。”将这些信息全部消化掉,林洛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由衷夸奖道。

“人家才不是侦察兵呢!人家是最强的Servant!哼!”不过小Saber显然不满意这个职位,用力拍打着林洛的手,义愤填膺的说道。

“咦,可是你不是主动申请这个职位的吗?”林洛故意装出一副疑问的表情,偶尔调戏调戏这个萌萌的吉祥物,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才不是,那只是因为……嗯?”小Saber说到一半忽然愣住,她看到不知何时林洛的目光已经望向窗外,于是,下意识的也顺着他的目光向外面看过去。

那是什么?

透过窗户向着远处看去,林洛不由皱眉,就在刚才,他好像看到远方有一道雷光一闪而过,虽然只是很轻短的一瞬间,但却给了他很强的感应。

雷光?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雷光?……雷光?嗯……不对!是神威战车!但是现在大晚上的,征服王那傻大个开着神威战车想干什么,而且那个方向好像是艾因兹贝伦……啊!

猛然间,林洛一拍脑袋,他想起来了,征服王第一次去艾因兹贝伦城堡的时候可是有着一场天大的热闹啊!

但是,记忆里好像并不是这一天啊?难道说因为自己的乱入,其他的没怎么变,但这时间跨度却开始松动了?

……不管了!管他到底是不是呢,这艾因兹贝伦城堡看来是无论如何也要去上一次了,否则,那种热闹要是错过的话,可是会遗憾终生的啊!

想到这里,林洛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然后回过头来,对着房间里的其中两人说道:“莉莉,尼禄,我们喝酒的时间到了。”

……

由冬木市的繁华街道向西直行大约三十公里处,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国道,横穿过远离村庄人迹罕至的大山。而这条国道的两旁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传说这片茂密森林的最深处,有一个神话之城。

这个城堡每隔六十年才迎接一次为参加战争而进入城堡的主人,总之是一座魔道的城堡。它被多层的幻术和魔术结界所笼罩,除了极为偶然的情况之外,决不会显露在外,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

这是一个奇异的空间,知道这个城堡存在的人们都把这片茂密的森林叫做艾因兹贝伦森林。

此刻,黑夜再次降临在这片神秘的森林。而位于森林深处的艾因兹贝伦城堡内……夜晚依旧漆黑而静谧,但分布在四处的激斗痕迹仍清晰可见。

看着损坏得一塌糊涂,有如废墟一般的城堡,爱丽丝菲尔叹着气穿过走廊。之前特意收拾好的城堡,仅不到两天功夫就已经变成这副样子,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尽量不去理会这片废墟般的场景,回想起白天的战斗,爱丽丝菲尔心有余悸。

就在前不久,已经被教会所通缉的Caster来到了艾因兹贝伦森林以无比卑鄙残忍的手段,以十几个未成年的小孩子作为人质对Saber发起了挑战。虽然骑士王勇敢的迎战,但一开始就落入对方圈套的少女却陷入了极大的苦战。

而紧接着爱丽丝菲尔与卫宫切嗣的助手久宇舞弥,也遭遇了恐怖的敌人——言峰绮礼。甚至就连卫宫切嗣也在城堡内部与Lancer的Master发生了激战,城堡之所以会损坏就是因为这两人的战斗。

幸运的是,在紧要关头,信奉骑士道精神的Lancer帮助Saber击退了Caster,然后迅速回防的Saber又吓退了言峰绮礼,及时救下了已经重伤险些被杀掉的两个女人。而另一边,因为感应到凯奈斯处于生死垂危的状态Lancer急于护主而脱离战团,Saber非但没有阻止Lancer,反而主动为他让开了道路,以致于Lancer从卫宫切嗣手中救下了凯奈斯……不得不说,这完全就是一场混乱而又莫明其妙又立场不明又乱七八糟的战斗。

信奉着相同骑士道精神的Saber和Lancer,虽然各处敌对的阵营,却有着一种互相认同信任的友谊,但是这种友谊对于卫宫切嗣来说却是愚蠢之极,两人之间的隔阂已经越来越大了,几乎到了不可弥补的地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一个是信奉骑士道,正直而又光明正大的骑士王,而另一个却是以胜利为第一目标,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的冷血杀手,把这两个人组合在一起本来就是一种错误。否则一开始,卫宫切嗣也不会让爱丽丝菲尔来担任Saber的代理Master了。

半天前还处于重任垂死状态的爱丽丝菲尔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这并不是因为她是人造人的关系,而是因为她的体内有着剑鞘——阿瓦隆。

原本这把剑鞘如果让Saber带着的话,骑士王在这场圣杯战争里绝对会处于无敌的状态,但是卫宫切嗣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并不把胜利寄托在骑士王的手中,或者说他并不信任骑士王可以带给他胜利,相比起正直的骑士王他更信任自己。

因此,既是圣杯容器,又是Saber的代理Master必须与之战斗在最前线的爱丽丝菲尔的安全就至关重要的了。于是,在Saber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阿瓦隆就被卫宫切嗣以一种概念武装的方式移植在她的体内。

但是,这对于爱丽丝菲尔来说却是非常矛盾的,一想到自己是被Saber保护着,她就对于重伤的久宇舞弥感到难过不已,同时对于骑士王的少女也怀着深深的愧疚。但考虑到自己在圣杯战争中的重要性,那么毫无疑问自己是必须优先受到保护的,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会因为同伴受重伤而心痛,不能不说这是自己幼稚的伤感。

一边烦恼于丈夫和骑士王之间的“敌视”关系,一边又内心矛盾的爱丽丝菲尔深深叹了口气。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轰鸣声在她耳边响起!

不仅如此,这撕裂黑夜的轰鸣声还给她的魔术回路造成了巨大的负担,晕眩感几乎让爱丽丝菲尔倒在廊下。

轰鸣声来自近距离雷鸣,随之而来的魔力冲击意味着城外森林中的结界已遭到攻击,虽然结界不是那么容易摧毁的东西,但术式已经被破坏了。

“怎么回事……正面突破?!”爱丽丝菲尔脸色大变,不会吧!白天的时候才刚刚结束一场激烈的战斗,现在又有人攻进来?,不是说在消灭Caster之前圣杯战争暂时停止的吗?到底是谁?!

爱丽丝菲尔心中惊惧莫名,忽然,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的双肩,那是发现异变后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的Saber的双臂。

“没事吧?爱丽丝菲尔。”

“嗯,只是被吓了一跳,我没想到会有这么乱来的客人到访。”爱丽丝菲尔摇了摇头,还算比较镇定。

Saber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沉声说道:“我出去迎接吧,你待在我身边。”

爱丽丝菲尔闻言点了点头,留在前去迎击的Saber身边,就意味着她自己也必须面对敌人。但战场对爱丽丝菲尔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最强的Servant就在自己身边。

爱丽丝菲尔加快脚步跟在Saber身后,两人飞奔着穿过了惨不忍睹的城堡,目标直指玄关外的露台。既然是对方从正面进攻,那应该能与他在那里相遇。

“刚才的雷鸣,还有这无谋的战术对方应该是Rider。”Saber边走边说道,在她的印象里,除了那个暴君莽夫外,没有哪个Servant会这么乱来。

“我想也是。”爱丽丝菲尔回忆起几天前在仓库街目睹的宝具神威车轮的强大威力,缠绕着雷电的神牛战车那种对军宝具一旦释放出全部力量,恐怕能轻松毁坏被设置在森林中的魔法阵点。如果结界原本完好倒也算了,可由于白天Caster和凯奈斯的攻击,结界正处于最虚弱的时期。

“喂,骑士王!我特意来会会你,快出来吧。”声音是从大厅传来的,对方已经踏入了正门,毫无疑问,敌人就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

听他中气十足的呼喊声,那语气倒不像是即将战斗的战士,但Saber丝毫不敢懈怠,她边跑边将白银之铠实体化。

爱丽丝菲尔与Saber终于穿过走廊来到了露台,然而当二人借由天窗射入的月光看清了挺胸站在大厅内的敌人Servant时,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哟,Saber。听说了这里的城堡之后我就想来看看怎么成这样了。”征服王毫无愧意地笑得露出了牙齿,随后他煞有介事的活动着脖子,“院子里树太多出入太不方便,到城门之前我差点迷路啊,所以我替你们砍了一些,谢谢我吧。视野变得好多了。”

把别人苦心布置的结界给强行破坏了,反而还要别人谢他,估计这种话也只有征服王才说得出口。

“Rider。你……”Saber厉声开口,但面对这总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敌人,她也不知道该接着说些什么好了。

倒是征服王惊讶地皱起眉头说道,“喂,骑士王,你今晚不换身现代行头吗?别老穿那身死板的盔甲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牛仔裤加T恤,也不知道是在炫耀还是干什么,总之让Saber非常无语。当然,她并不知道,对方之所以会穿这么身行头,还是受了她穿西装的启发。

不过,Saber会穿西装还是因为爱丽丝菲尔的原因,所以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某个银发女人。

征服王的Master韦伯半躲在前者巨大的身躯后面,抬头望着爱丽丝菲尔,看他的表情不知是在敌视对方还是在感到恐惧。不必言明,他的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想回家和快点。

对于这样一对矛盾的组合,不管是Saber还是爱丽丝菲尔都不清楚他们的来意,要说战斗并不像,但要说表示友好……会有友好的人强行破坏她们的结界吗?

如果有,她们发誓,绝对不会要这样的好友。

而且,让她们更觉得奇怪的,是征服王手中的不是武器或其他战斗使用的东西,而是个桶……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个木制红酒樽。将酒樽轻松夹在腋下的彪形大汉,不像个英灵,反而更像是个前来送货的酒屋老板。

“你……”再度语塞的Saber深吸了口气,镇静地说道,“Rider,你来干什么?”

“看了还不明白?来找你喝酒啊,别杵在那儿了,快带路吧,有适合开宴会的庭院吗?这城堡里面都是灰,不行。”征服王指了指周围如废墟般的环境,一脸强硬的说道。

Saber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前积攒在胸中的怒气也不翼而飞了。看着这个貌似毫无恶意的对手,她是没办法维持斗志的。

“爱丽丝菲尔,怎么办?”

爱丽丝菲尔也同样一头雾水,之前因为森林的结界被破坏而愤怒,但在看到那张笑嘻嘻的脸后,她也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了。

“他不是那种会设圈套的人吧,难道真是想喝酒?”

征服王曾经说过,他会等Saber和Lancer之间分出胜负后再挑战。依然遵守以英灵的骄傲与自尊约定的事情,那么今晚他的突然出现实在是令人费解。

“难道那男人想对Saber采取怀柔政策?”爱丽丝菲尔心中惴惴,前一次征服王就想把骑士王收为手下,难道这次真的来挖墙角的?虽然Saber并不像那种会轻易被挖走的人,但她觉得还是得多加注意,以防万一。

“不,这是挑战!”就在这时,应该已经失去了战意的Saber,此刻不知为何忽然严肃了起来。

“挑战?”爱丽丝菲尔满脑袋问号。

不过Saber却是一脸的凝重,沉声低语,“是的。我是王,他也是王,如果要在酒桌上分个高低,那就等于没有流血的战斗。”

或许是听见了Saber话语,征服王笑着点了点头,“呵呵,明白就好啊。既然不能刀剑相向,那就用酒来决一胜负吧。骑士王,今晚我不会放过你的,做好准备吧。”

“有趣,我接受。”毅然作出回应的Saber如同在战场上一般散发着凛冽的斗志。直到现在,爱丽丝菲尔才意识到这不是玩笑,而是真正的战斗……虽然这场战斗很让人无语。

宴会的地点选在了城堡中庭的花坛边。白天的战斗没有波及这里,而且用来待客也不显得寒酸。

征服王将酒樽带到中庭,两名Servant面对面坐下悠然地对峙起来。爱丽丝菲尔和韦伯并列坐在一边,边猜测着情况的发展,边意识到这意味着暂时休战,自已只要在一边看着就行了。

征服王用拳头打碎了桶盖,醇厚的红酒香味顿时弥漫在中庭的空气中,然后他得意的用竹制柄勺打了勺酒。首先将勺中的酒一口喝尽,随后开口道,“听说只有有资格的人才能得到圣杯。”

严肃的口吻使周围气氛立刻平静了下来。

“而选定那个有资格的人的仪式,就是这场在冬木进行的战争,但如果只是旁观,那就不必流血。同为英灵,如果能互相认同对方的能力,之后的话,就不用我说了吧。”征服王继续说着,将酒勺向对面的少女递去。

Saber毫不犹豫地接过,同样舀了一勺酒,然后猛的就往嘴里灌去。

少女那细瘦的身躯总会让人为她担心是不是真能喝酒。但看她喝酒的豪爽,一点也不输于征服王,后者见状忍不住发出愉快的赞美声。

“那么,首先你是要和我比试谁比较强了?Rider。”少女犀利的目光射向对面的巨汉,挑战之意不言而喻。

“正是,互以王的名义进行真正的较量,不过这样的话就不叫圣杯战争了,叫圣杯问答比较好吧。最终,骑士王和征服王中,究竟谁才能成为圣杯之王呢?这种问题问酒杯再合适不过了。”征服王一改刚才的严肃口吻,恶作剧般地笑着。随后他又像是自言自语地开口说道,“啊,说起来这里还有一个自称是王的人哪。”

“玩笑到此为止吧,杂种。”仿佛是在回应征服王那意味不明的话语。一道炫目的金光在众人面前闪现。那声音和那光芒使得Saber和爱丽丝菲尔的身体立刻僵直了——那是一个充满着至尊之金色而又娇小的少女。

“Archer,你为什么会在这儿?!”Saber厉声问道,而回答她的却是泰然自若的征服王,“啊,在街上我见到她时是叫她一块儿喝酒的,不过还是迟到了啊,但她和我不一样是用步行的,也不能怪她吧。”

和征服王一样,娇小的少女也没有穿厚重的铠甲,而是一身现代普通女孩常穿的休闲装,她先是往Saber身上看了看,然后用红玉般的双眸傲然注视着征服王,语气里多少有些不满。

“哼!还真亏你选了这么个又脏又乱的鬼地方摆宴,你也就这点品味吧,害我特意赶来,你怎么谢罪?”

“别这么说嘛,来,先喝一杯。”征服王豪放地笑着将汲满了酒的勺子递给对方。原以为她会被Rider的态度所激怒,但没想到他却干脆地接过了勺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爱丽丝菲尔想起了之前Saber所说的挑战。

Archer,这名不明真身的黄金之英灵既然自称为王,那她就不可能拒绝Rider递过的酒。

“这是什么劣酒啊,居然用这种酒来进行英雄间的战斗?你的脑袋被门板夹了吗?!”少女呸的一声就叫刚喝过去的酒给吐了出来,一脸厌恶地说道。

“是吗?我从这儿的市场买来的,不错的酒啊。”征服王挠了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会这么想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酒,你这杂种!”娇小的少女发泄似的说着,随后她的身边出现了虚空间的游涡,这是那个能召唤出宝具的怪理解的前兆,站在旁边的韦伯和爱丽丝菲尔立刻就感觉到一阵恶寒。

推荐热门小说少女契约之书,本站提供少女契约之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少女契约之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80章 三王齐聚!正戏也快要开始了 下一章:第182章 就在此刻,登上王座!七王之酒宴!
热门: 七宗罪8:断翼天使 门后的女人 伯特伦旅馆 十宗罪3 残疾人宣言 质量效应第2卷:升天 弹弓神警 螺旋状垂训 血腥的收获 永远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