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当我由暗转明的时候,躲在暗处的都是王八

上一章:第173章 王的命令!给我跪下!跪下!!跪下!!!跪下!!!! 下一章:第175章 就让接下来的战争更加混乱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魔禁位面的时候,莉莉的王之威压只不过是能将席格从天空上“拉”下来而已,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一个多强的宝具,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王之威压是让人臣服的力量。

白Saber,理想中的王,完美的王,站在所有臣名的最高点,让无数臣民顶礼模拜……虽然这是幻想,但是,就因为是幻想,所以她才是至高无上的!

还是那句话,在完美的王面前,没有人能够让她仰视,没有人能够在她之上,没有人能够不臣服于她!

世界不同,法则不同,魔禁位面毕竟不是属于莉莉的世界,虽然凛将她召唤出来很大一部分是靠了世界之心的力量,从而抵消了部分世界的限制,但是毕竟还是有限制存在的,所以她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力量。尤其是宝具,那更是有着极大的限制,她的两大宝具,其中之一无法使用,而王之威压虽然能够使用,但威力至少已经降了一半。否则,如果她的另一个宝具能用,当时打席格她一个人就已经绰绰有余!

不过,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

回到型月这个“故乡”,她的实力就能够百分之百的发挥出来,甚至因为从幻想化为真实,她的力量也因此有了显著的提高。

不过,同样身为高等英灵,就算黑骑士不敌莉莉的宝具,也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就被镇压,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两方的身份,骑士王与兰斯洛特,一方是王,一方是臣!

臣见君威,如何不跪?!

“啊啊啊啊啊啊……”

双膝跪在地上,透过漆黑盔甲的缝隙,黑骑士发出不甘而愤怒的咆哮,那是如怨鬼一般充满憎恨的声音。

但是,被莉莉的王之威压所压制,短时间内他根本无法站起来。不过同样的,为了持续王之威压的力量,莉莉此刻也无法放手攻击,虽然看似轻松,但她也是用了全力才压制住黑骑士的,毕竟对方也不是小喽罗,而是能与英雄王对拼的最前列英灵之一!

王之威压虽然是强势的对军宝具,但的确只能作为“对军”来使用,如果用在高等级的单挑战中也仅能做到互相僵持而已,如果对方不是兰斯洛特,而是换了征服王英雄王这样的王者,恐怕并不会产生多大的效果。

莉莉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对于异常强势的黑骑士,如果近身战的话对她实在不利。而她的另一个宝具如果用出来的话又太过招人注意,那毕竟是她最后的王牌,不可能在初战中就使用。所以现在拼的就是两方的气势,到底是自己将黑骑士彻底镇压,还是黑骑士脱势而出狂猛反击……看谁更胜一筹?

“这个小姑娘真有意思,不错不错。”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看着场中杵剑而立的纯白骑士,脸上露出豪放的笑容,赞叹道。

“Rider,现在不是夸赞别人的时候吧?”征服王的Master韦伯非常郁闷的说道。

“小Master,这你就错了,是强者就值得称赞,而且你看……”说着,他指着莉莉眼中流露出欣赏之意,“这小姑娘懂得以王的威压制服敌人,这和我的作风有点像啊,征服征服,就是要这样才对,如果能把她招揽为手下的话,我世界制霸的希望就会更近一步了。”

“……”韦伯直接无语。

先不提莉莉与黑骑士的另类战斗,也不提周围人此时的反应,此刻,信奉着骑士道精神的枪之骑士迪卢木多接到了来自他的Master,一个不可抗拒的命令。

“Lancer,你还在等什么?趁现在干掉Saber和她的Master!”

现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征服王还是骑士王又或是战场中打酱油围观的两个Master,他们都已经被莉莉和黑骑士的战斗给吸引了目光,再加上骑士王的少女已经经历了两次激烈战斗,负伤的同时又精疲力竭。

此刻,如果是擅长单打独斗的枪之骑士突然向她发动袭击的话,的确有很大的希望一举将骑士王击毙。不得不说,枪兵的这个Master还是很有主见的,但是!

这怎么可以!跟Saber的一战是我迪卢木多·奥迪那赌上荣誉的战斗!怎么能够做暗箭这种无耻之极的事!

枪之骑士的抗拒非常强烈,这种有违骑士道精神的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做的,可是……还没等他说出反驳的话,他就感到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冻结了!

是令咒!

枪之骑士一瞬间就了解了,他的Master对他使用了强制命令!

令咒,对Servant而言那是绝对的命令!无论是多么了不起的英灵都不可能违抗令咒,所以枪之骑士已经没有自由支配自己意志的权力。紧紧的握着手上两支长短不一的魔枪,原本是准备帮助Saber而攻击黑骑士的招式,此刻已经掉转枪头,刹那间向着略微失神完全没有防备的Saber刺去!

魔枪划破空气,发出仿佛哭泣一般的呻吟声。

如同哭泣的魔枪一般,两支魔枪的主人此刻也在无声的哭泣,Saber此刻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否因为认为自己与她信奉着同样的骑士道,所以不加防备还是别的原因。总之,在攻出的一刹那,枪之骑士就知道Saber根本不可能躲掉!

破魔的红蔷薇,对人宝具。

能够使魔力防御无效化的长枪,由魔力构成的防御面对破魔的红蔷薇无法发挥任何效果。其次,加诸于武器上的魔术强化和能力附加的效果在此枪的攻击下也会被全部消除,也可以通过物理手段进行防御的宝具杀手,乃是攻防一体的魔枪。

毫无防备的Saber如果中了这一招,绝对必死无疑!

但是枪之骑士并没有因为即将到的战果而感到丝毫的兴奋,反而感到无尽的屈辱,恨不得立刻自我了断!

“阿尔托莉雅!!!”

就在枪之骑士刺出必杀一枪的同时,天地间忽然响起一个无比嘹亮的声音。这个声音让正关注着黑白骑士战斗的少女本能的回过头,然后,她就看到了一抹腥红正闪电般的向着自己袭来!

“爱丽!”

没有任何的犹豫,少女立刻将全身的魔力放射出去,将爱丽斯菲尔震飞出去,与此同时,手中的无形之剑挥动,终于在千均之发之际挡住了枪兵的必杀一击!

“Lancer!你……”少女正待训斥枪兵的无耻偷袭,可话还没说完她就顿住了,因为屈辱和怒火已经使对方的脸上充满了悲愤的表情,诉说了英灵迪卢木多此刻的心情,胜于任何雄辩。

“是这样啊,Lancer。”少女叹气,已经无话可说。

被令咒束缚了身体的枪之骑士,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他个人。只不过是作为从者的冷酷无情的机器而已。英灵迪卢木多磨练而成的所有技艺和能力,与他的个人信仰无关被随意驱使,只用来执行Master至高无上的命令。

Lancer的遗憾之情,同样身为英灵的骑士少女感同身受。

“Saber,对不起了。”

枪之骑士发出了痛苦的低吟,向少女发出了最为狂猛的攻击,跟枪之骑士无地自容的表情刚好相反,左右两支枪秘藏杀气的魔力如升腾的热气一般向天空飘荡。

虽然刚才的攻击被骑士少女挡下了,但是命令就是命令,在强制命令对他发出之后,要么杀掉Saber,要么自己被Saber杀掉,要么Master取消命令,否则谁也无法让他停下来。所以,此刻的枪之骑士不管心里有多么的不愿望,都不能停止他的攻击。

不过还好,刚才自己“偷袭”的一瞬间,因为连声音都被令咒封住了,根本没有办法。虽然不知道是谁提醒了Saber,但是,却因此能让Saber提前挡下自己的攻击,真的应该感谢那个人啊,否则自己只能以死谢罪了。

“唔……”一边抵挡枪之骑士的攻击,Saber忍不住皱眉,先前她的右手已经受到了对方诅咒这枪的伤害,又与黑骑士大战一场,累到几乎虚脱,能够抵挡对方刚才的宝具一击已经是拼尽全力了,现在在这样的猛攻下她根本无法坚持多久。

难道真的要在这里结束吗?

就在少女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周围响起了震而欲聋的轰鸣声,那是足以撼动大地的冲击声。

那是突然造访战场的落雷,它那足以使昼夜颠倒、让人眩晕的闪光,还有甚至声音大过雷鸣的咆哮。

闪电不是从天而降,而是从地面横穿而过。不,看起来像闪电的那个东西,是缠满了雷电的战车在疾驰。

枪之骑士迅速地翻身一跳,及时避开了战车,而Saber也被如此威势给惊到,飞快的向着另一边躲去。

“啊啊啊啊!!”

伴随着征服王的叫喊声,被两头神牛拉着缠绕紫色电光的神威战车,如巨无霸一般轰然一声砸在先前两人战斗的地方,然后疾驰而过。这剧烈的碰撞连大地都为之猛烈颤动,发出震天般的响声。

仅仅是这么一击,刚才两人战斗的地方就已经整个塌陷下去了,目睹了征服王宝具的压倒性破坏力,Saber无语了。

神威战车的威力很明显不在于与人战斗,而是在于与军队作战。连刚才的疾驰而过,征服王明显也是细加斟酌的。否则,如果他想一举消灭所有的人,Lancer、Saber都会成为牛蹄和车轮之下的冤魂。

战车上的征服王若无其事的样子,面对着天空,弯着胖胖的脖子,呼喊道:“Lancer的Master。我虽然不知道你在哪里偷看,但是你用卑鄙的手段侮辱了骑士之间的战斗,不配成为魔术师的对手。”

说到这里,征服王用极为狰狞的笑容,威慑着看不见的对手。

“让Lancer退下去。如果你还想在这里自取其辱的话,我就助Saber一臂之力。我们二人要把你的Servant击溃,怎么样啊?”

隐身的魔术师的怒气笼罩了整个战场,可是他没有任何拖延,“撤退Lancer,今晚的战斗到此结束。”

听到命令的枪之骑士,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枪,“非常感谢,征服王。”

征服王十分满意地露出了笑容,“战场上的华丽之处是这些值得赞赏的人。”

“刚才阻止我的人是谁?!”就在这时,空气里突然又响起了枪兵的Master的声音,大概是因为刚才必杀的一击被人破坏而感到不甘心,此刻想要将那人揪出来泄愤吧。

而且这个隐身着的魔术师显然不是茫无目标的大喊,在他说话的同时,一些道闪亮的魔术弹划破夜空飞向某一个方向。

“哼,既然想让别人出来,自己也别做藏头露尾的缩头乌龟啊!”征服王非常不屑的对着天空说道,不过说完之后,他也是好奇的看向魔术弹射过去的那一个方向。

事实上,不仅是他,就连Saber和枪之骑士也都非常好奇,想看一看那个人的身影,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个都是被那神秘人所救的。

“等等,别去!”在被魔术弹所照过的那个方向的其中一个角落,凛用力的拉住站起来的林洛,满脸担心的说道。

“不去不行啊,人家都已经点名了。”林洛摊了摊双手,无可奈何的说道。

刚才出声救了Saber的人正是他,因为看过原著,所以对枪兵的Master也有一定的了解,就在枪兵脸上闪过异样神色的时候,他想都没想立刻提醒了Saber。

本来像其他魔术师那种隐藏出声地点的魔术他也是会一点的,可是因为事出突然,他根本就来不及使用,因此在说出之后自己的位置也暴露出去了……虽然知道这样会让自己面临更加危险的局面,可是无论如何,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Saber被杀掉。

“就算点名了,那也不一定要去啊,就像那个傻大个说的,那家伙自己做缩头乌龟,凭什么他一说我们就要现身啊!”凛非常不满的反驳。

“凛。”林洛苦笑了一声,然后正色道,“你认为莉莉作为第二个Saber在圣杯的战场上出现了,会变成怎样的情形?”

“呃……”凛先是一愣,过不多久就说道,“应该是其他人都会对她注意吧,毕竟是第八个人。”

林洛点了点头,同时沉下声来,“你说得没错,对她注意还是小事,甚至一个弄不好,我们还会成为其他七对共同的敌人。”

对于这一点凛也是有所了解的,毕竟圣杯战争意义不同,那是为了各自的理想而展开的,就算莉莉救了骑士王,对方可能会感激她,但绝对不可能把她当作同伴,反而会因为特殊的身份当成最想除掉的敌人也说不定,不过,“这怎么可能,至少我父亲……”

“你父亲那边之前我没有跟你说过,不过他那边更加危险,至于原因我之后再跟你说。”

“可是……”凛似乎还想阻止,但是林洛却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凛,莉莉已经现身了,我们再想躲在暗处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其他的七个Master肯定不会放着一管,一查到底。所以,这个时候莉莉的Master必须出面,否则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被人查到!”

“就算这样那也是我……”凛拍掉他的手,倔强的说着,但是很快就被林洛打断。

“当然不能由你出面,不管是最强的还是最大的,这个时候都应该由我出面不是吗?”林洛对她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好好躲在这,外面有个非常危险的家伙,那个家伙只要是敌人,可不管对方是女人还是小孩,都会杀无赦的。”

说着,林洛便不再管她,坦然的从角落里走了出去。

“我已经出来了,那么,Lancer的Master,你有没有胆子现身一见呢?”

站在灯光下,林洛对着周围的虚空高声喊道。

“啊,是你!”见到林洛的身影,Saber和爱丽斯菲尔满脸惊讶,异口同声的说道。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我就是Saber的Master,你们可以称我为第八人。”林洛笑着对众人说道,只是这话当着人家正版Saber的面,多少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真的是Master!”爱丽斯菲尔看了看身边的少女,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果然,当时的感觉是没错的。”Saber沉声说道,她此刻的心情很复杂。一边,这个人与她的从者救了自己两次,身为骑士王,这个恩是不可能忘的,但是另一边,既然对方也是Master,不管是第七人还是第八人,至少是敌人那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她很矛盾。

而与骑士王不一样的,征服王和枪之骑士在看到林洛后,就只是震惊了,他们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而且还有如此勇气现身于这危险的战场。

“和你不一样,很勇敢的小家伙。”征服王拍了拍身边少年的肩膀,调笑道。

“……”韦伯顿时感到颇为郁闷。

“感谢你,年轻的魔术师。”枪之骑士在经过短暂的惊讶后,对林洛躬身行礼,诚挚的说道。

“不,你的骑士精神才让我感到钦佩。”林洛笑道,并非敷衍,而是真心实意的,迪卢木多的品质有目共睹,像他这样如此恪守骑士精神的家伙已经极为稀少了,就算是敌人,也让人无法不说一个好字。

啪嗒!啪嗒!

就在这时,一个脚踏地面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众人转身看去,发现来者是那个穿着一身纯白铠甲的少女,是第四次圣杯战争中……

第八个Servant!

第二个Saber!

推荐热门小说少女契约之书,本站提供少女契约之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少女契约之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73章 王的命令!给我跪下!跪下!!跪下!!!跪下!!!! 下一章:第175章 就让接下来的战争更加混乱吧!
热门: 联盟之佣兵系统 汉乡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华丽的丑闻 人道天堂 理发师陶德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新手谋杀案 能面杀人事件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