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面对未来岳父……咳咳咳,咱们开诚布公的谈吧

上一章:第122章 女王大人的心理辅导——扪心自问 下一章:第124章 看似遥远的圣杯战争和隐藏着巨大威胁的月世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远坂时臣,出生于贵族世家的正统魔术师,高傲自负,对身为魔术师有着相当大的自豪感,以达到“根源”为目标。

虽然作为魔术师他的资质很平庸,没什么过人的天赋,之所以能够成为现在这般优秀而受人尊敬的魔术师,完全就在于他自身的努力以及钢铁般的意志。

从容,优雅,自信,强大,冷静,几乎所有魔术师身上能够找到的优点,在他身上都能够有所发现,作为一个魔术师,可以说他已经做得非常优秀,但是……

“天真的魔术师!”与远坂时臣这个人第一次正面接触,面对这个将来不出意外应该会成为自己岳父的男人,林洛并没有带上面对远坂葵时那样的尊敬,无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而是从更高的地方俯视着他。

“……”远坂时臣皱眉,眼前这个少年进入这个房间来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无法适应,天真?自己可是以“根源”为目标,会坚定不移走下去的正统魔术师,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在自己身上出现!

端坐在位子上,看着对面同样正坐着以充满挑衅的目光与自己对视的少年,远坂时臣下意识的就想用气势将之压倒,但结果却让他相当失望。

事情的经过和结果他都已经知道了,在半个小时前,当看到远坂葵将樱抱在怀里带回来的时候,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远坂时臣产生了不知所措的感觉。事后,从妻子和女儿的口中,远坂时臣了解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少年。

“你到底想怎么样?”良久,远坂时臣终于开口,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知道,在气势上自己已经输了。

“如你所见,我只是把樱重新带回远坂家而已。”林洛淡然一笑,远坂时臣想用气势压倒自己,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不可否认,远坂时臣很强,作为一个魔术师,作为一个上位者,他仿佛带着一股天生的威严,让人不自觉的低头。

但是,他再强敢有亚雷斯塔强吗?敢有席格强吗?就算是后方之水,萝拉这些人,都不是区区一个远坂时臣能够比得上的,与那种高等级的家伙所接触过,再面对远坂时臣,林洛怎么可能会被他的气势所压倒!

“樱,必须送到间桐家!”冷静而坚定的语气,远坂时臣如此说道。

林洛一愣,随即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哦,难道凛刚才没有跟你说吗,间桐家已经不存在了哦。”

“你说什么?!”远坂时臣一下子从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的脸上不复以往的冷静从容,而是充满了不安,“间桐家不存在了,这是什么意思?”

“就如字面上的意思。”

“是你干的?!”

林洛耸耸肩,反问道:“不是我难道是你吗?”

“你……”远坂时臣咬牙,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什么已经说不出话来,心中一瞬间涌起一股杀意,不过很快他就将之压制了下来。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虽然比自己年轻得多,但是既然能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灭掉整个间桐家,那么他的实力绝对不会与他的年龄成正比……他冷静的分析着林洛的战斗力。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远坂家是冬木市的管理者,你竟然作出那样的事,难道打算与远坂家为敌,甚至与魔术协会为敌吗?”

“你的话有点说过头了哦。”林洛淡淡一笑,“间桐家被灭族,能短时间内在冬木市引起一次轰动这应该不假,不过就凭他们一个没落的魔术世家,想要让魔术协会出手,份量显然是不够的,我虽然不是魔术师,不过你也别把我拿三岁小孩吓唬。”

远坂时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确实,间桐家已经没落了太多年,在魔术界根本就没什么地位,想要让魔术协会为他们出手,份量实在是太轻了,不过,“如果是我远坂时臣,如果是我远坂家呢?”

“喂喂,怎么说我也是你女儿的救命恩人吧,你不感谢我倒罢了,竟然还打算恩将仇报?”林洛故作夸张的说道。

这种轻浮做作的态度让远坂时臣尤其不爽,冷哼了一声,“你知道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仿佛变了一张脸,林洛神色严肃,“之前我对间桐脏砚说过,如果见了你,一定要狠狠的打你两耳光,让你学会怎样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不过正因为我知道原因,所以那两个耳光才没有给你,而那个原因就是……魔术的诅咒。对吧?”

“……”刹那间,远坂时臣仿佛停止了呼吸,狠狠的瞪视着眼前的人,那是一种被他人捅到痛处的痛恨!

魔性会同样招来“魔性”,远离条理之外的突出之人必然会招引来同样异常的经历。这不是其本人意志所能控制的,应对这种命运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有意识地走出条理。

对于凛和樱来说,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们一个是全元素,五重复合属性,另一个是架空元素,虚数属性。这姐妹二人都拥有着等同于奇迹的稀有资质,这已经超出了所谓天赋才能的范围,几乎等同于咒语。这是她们的幸运,同时也是她们的不幸。

远坂时臣的两个女儿,她们除了自己去理解魔道并进行修炼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处理蕴藏在她们血液中的魔性,但是……

远坂家的加护只能给予其中一人,没有成为继承者的另一人会因为自身的血而陷入各种各样的怪异事件中,并且会引火上身。如果魔术协会发现了这种“普通人”,那帮家伙一定会高兴地以保护之名将她泡在福尔马林中作为标本。

这一事实不知煎熬了远坂时臣多长时间。

正因为如此,间桐家希望得到樱当养女这件事,无异于上天的恩赐。得到了使两个爱女都能够继承一流的魔道,不受血缘因果的束缚,开拓各自人生的方法。这时的远坂时臣,可以说终于从身为人父的重荷中解放了出来。

但是!林洛却将间桐家给灭了,将这上天的恩赐给毁了。这才是远坂时臣痛恨他的真正原因,并非因为间桐家的灭亡,而是因为自己的爱女唯一的生路被摧毁了!

而且,既然能说出魔术的诅咒,那么他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可却依然打着救人的口号切断了樱的生路……远坂时臣心中的痛恨与愤怒更加浓烈了。

“所以说,你只不过是个天真的魔术师……”林洛一脸嘲讽,冷笑道,“你真的以为那种方法能够成功吗?”

真的能够做到吗?

扪心自问,远坂时臣当然没有任何的信心,这一问题也不时的煎熬着他,可是,几乎咆哮一般的怒吼,“至少那样做樱有着未来的希望,而你却……”

“天真!”猛的一拍面前的桌子,林洛以同样愤怒的声音回敬于他,“把希望寄托于他人身上那渺茫的未知,远坂时臣,你真是太天真了!”

不等远坂时臣反驳,林洛继续说道:“间桐脏砚,从圣杯战争开始就已经活了好几百年的老怪物,这个人你别告诉我不知道!”

“……”远坂时臣一瞬间被林洛的气势压得说不出话来。间桐脏砚,他当然知道,作为远坂家的家主如果连这点都不知道,那么他也就不用混了。

“那么刻印虫呢?”

“刻印虫?”

“一种由被污染的圣杯碎片所制造的虫子,间桐脏砚通过将这种虫植入他人的身体,就可以对其进行改造,并操纵和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而被改造者则会成为伪圣杯容器,在圣杯战争中充当‘器’的作用。当然,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刻印虫又被称为淫虫……我想这两个字总不需要我再次解释了吧。”

“刻印虫……淫虫?”远坂时臣呆住了。

“在我赶到间桐家地下室虫仓的时候,间桐脏砚正准备将刻印虫植入樱的体内,如果我晚到三秒……远坂时臣,这就是你所说的希望,你所说的生路吗?的确是生路,生不如死的路!”

“这……不可能……”似乎完全不敢相信一样,远坂时臣一下子瘫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不可能?”林洛冷笑,“那你去问一下你自己的女儿,她当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虽然她才只有五岁,不过别人要对她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她总不会不知道吧。当然,如果你连你自己的女儿也不相信,那你也可以去间桐家看看,虽然那里已经被我给毁了,不过应该会留下一些残骸的。”

说到这里,仿佛像审视罪人一般,林洛从上往下俯视着他,“怎么样?有这个勇气吗?去证实一下你赋予樱的到底是充满希望的生路,还是生不如死的绝路!”

远坂时臣并不是那种缺少勇气的人,几分钟后他就带着怀疑的目光离开了房间,而在十几分钟后,当他再次回到这个房间时,身上已经彻底失去了作为优秀魔法师的威严,而是充满了悔恨,痛苦与自责。

“现在有什么感想吗?”林洛望着坐在对面,却已经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远坂时臣,沉声问道。

“……是我对不起樱,是我的错,你是对的。”远坂时臣低下头痛苦的说着,根本就不需要去间桐家证明,只要从樱的脸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以前跟在姐姐凛后面像小狗一样嬉戏的天真无邪的少女面容。

原本天真无邪的孩子在看到自己后却露出无比恐惧的神色,显然那件事情已经让她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连带着自己这个将她送去间桐家的父亲恐怕也讨厌上了吧。

远坂时臣自责的同时心中不免苦笑,可是这怪得了谁呢,只能是自己。

“那现在……怎么办?”再一次抬起头来,远坂时臣将目光望向林洛,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敌意,只有那深沉的无力感。

“你指的是什么?”

“凛和樱……”提到自己的女儿,远坂时臣语气中不免担忧,“远坂家的继承人只能有一个,如果她们之中的一个无法踏上其他的魔道,那么必定会遭到魔术的诅咒……”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一个提议……”林洛看着他,沉呤了一会说道,“把你的魔术刻印交给樱,由她来继承你远坂家的魔道。”

“这……你难道要我放弃凛吗?!”

远坂时臣瞪大了眼睛,显然这对于他来说无法接受。

从远坂凛出生的那一刻起,远坂时臣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是远坂家五代以来得到的至宝,如同奇迹一般的辉石。

虽然樱也有着不逊色于她姐姐的神奇资质,但是,除了资质之外,凛还具有着樱所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她的坚强与勇敢,让远坂时臣都为之安心的自尊与自制,这才是名为远坂凛的少女所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

作为一个父亲,凛和樱在他心里拥有同等的地位,但是作为远坂家的族长,凛比樱更要受远坂时臣的期待。而且,对于远坂时臣,凛也有着樱所没有的敬仰,信赖和憧憬。

当然,这并不是让他“偏爱”的原因,而是远坂时臣知道,只有凛和自己是一样的,虽然无法逃避踏入魔道这条路,可是凛却从来都没有露出过要逃避的意思。

凛以自身的意志选择踏入魔道,以她的才能,她的坚强,她的勇敢,肯定能比自己更容易渗透魔道的奥秘。

这才是远坂时臣决定将凛作为自己继承人的真正原因,他相信,如果是凛的话,绝对可以踏上只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魔道,超越远坂家的任何人。

所以,现在当听到林洛的话,他又是不敢置信又是不能接受。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让你放弃凛,你远坂家的魔道由樱来继承,而凛……她会和我一起追求另一条更高更远的路。”

“……你的意思是让我把凛交给你?”远坂时臣皱眉问道。

“没错,不过你不用现在就做出选择,等这次圣杯战争结束,一切都会拥有答案。”

“……”远坂时臣多点无法理解林洛的话,不过有一点他多少已经了解,“你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凛吗?”

“当然!”林洛斩钉截铁,一点也没有否认自己的动机,“因为这是凛的愿望,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会替她完成。”

“你,到底是什么人?”远坂时臣问道,从林洛的语气里他可以听出对方的真诚,而且救了樱也的确是事实,对远坂家应该没有恶意,可问题是……他是什么时候和凛认识的?还对凛如此重视!

“还是那句话,等圣杯战争结束你就知道了。”说到这里,林洛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既然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那么我们以后有空再聊吧。”

“等一下。”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无坂时臣的声音,“最后一个问题,你确定间桐脏砚已经死了吗?”

“嗯?”林洛回过头去,脸上露出不解。

“作为间桐家以前的盟友,我和间桐脏砚之间还是有一些联系的,我能够感觉到,他的魔力还没有自冬木市完全消失。”远坂时臣一脸凝重的说道。

魔力还没有消失?那也就是说……还没死?!

林洛心中震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远坂家的秘密,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不过你可以回想一下,在你与间桐脏砚战斗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一样的地方?

听了远坂时臣的话,确认他并不是在开玩笑,或者故弄玄虚,林洛下意识的开始思考……不一样的地方?

的确!有着很多的违和……仔细思考之后,林澡终于察觉到了在间桐脏砚这个人身上的巨大违和感。

从原作里可以看出来,间桐脏砚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能以一个正常人的眼光去看他,甚至连变态这两个字也完全不足以形容他。他那种人只会为自己考虑,哪怕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对他来说也是可以随便抛弃的棋子,别说关心,就算在他面前死了恐怕也不会多看一眼,就是那种可以随意消失的道具。

家族的延续只需要他一个人就够,子孙后代什么的可以随意制造,故意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推入火坑,让刻印虫将其折磨至死,在旁边笑看着的间桐脏砚,在面对间桐慎二被丢入虫子堆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在意,在面对敌人根本就无法做出反抗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去救他?

一定是因为有着另外的目的,才故意扰人视线!

林洛知道自己似乎犯下了错误,把一个原本可以轻松解决掉的敌人推到了可以隐藏起来的地方,让未来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不过,这并不能怪他,畜生和人类毕竟是无法达到正常沟通的,哪怕是思考对方的感情模式都做不到。对于间桐脏砚这样一个完全没有人性,甚至连人都称不上的生物,林洛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内心想法。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用在别人身上或许适合,但对于间桐脏砚来说没有任何成立的可能性,而林洛却还是以人类的角度来思考它,从根本上来说他已经犯下了本质的错误。

不过……

“如果那个老不死真的没死透,大不了我再让他重新死一次,让他死得终生难忘!”

冷笑着说完这句话,林洛走出了房间。

推荐热门小说少女契约之书,本站提供少女契约之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少女契约之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22章 女王大人的心理辅导——扪心自问 下一章:第124章 看似遥远的圣杯战争和隐藏着巨大威胁的月世界
热门: 英雄联盟之征途 天花板上的足迹 肖申克的救赎戏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玉岭的叹息 死神的精确度 武炼巅峰 召唤圣剑 巷说百物语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