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忙音》

上一章:最终回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在硝子小时候的一个梦里,跟随父母去游乐场不久,那里发生了原因不明的崩塌。对于年纪尚小的硝子来说,这个没有被遗忘的噩梦成了记忆里一点褪之不去的斑点,以至于随后长长地影响了她的观念,最后成为以她的年纪来说非常不合常理的一个抵制游乐场的女生。

所以这次去看花车巡游,也是朋友香满好说歹说威逼利诱下,才答应的。不过,像是要对硝子再次证明一遍游乐场是个对她而言多么不吉的地方,在巡游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硝子感觉衣服口袋里的重量突然消失了。虽然有一瞬的察觉,可终究晚了一步。硝子摸到空了的口袋,而那个影子一猫腰就从人群消失不见。

脑袋嗡了一下。硝子冲身边还在全身贯注看花车表演的香满喊了声“钱包被偷了”就拨开拥挤的人潮追了出去。

想起钱包里花了2000日圆买来的藤岛学长的照片,还有好不容易管父母要来的年终零花钱,愤怒得不能自已,也顾不了在着夏天的毒太阳下气力正迅速流失,就这样一心一意地追在后面。

也许是怨念所至,到了僻静处,眼前那人突然踉跄了一下,摔个跟头栽成一团。硝子心里一喜,受了鼓励,没几步便追了过去。临到近处,才猛地发现不对头。

已经爬起身的男人眼神凶狠,右手上是小刀。

太冲动了。突然处境危险。

滋滋昨响的除了在夜晚有些变软的马路,就是心里一瞬破膛而出的恐慌。声音嘈杂喧嚣,如同两条首尾相接的鱼,思维都在其中紧箍不能释放。硝子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正在对方作出恐吓之姿往前冲出一步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巨大布偶熊甩了手里的彩带将男人一下又套倒在地上,随后以对那庞大的身体而言不可思议的灵活将对方的手腕反转扭在了一起。

硝子傻得感到自己下巴合不拢。冷汗热汗搅在一起流进嘴里,咸极了。等醒悟过来,看两眼正在挣扎的男人,再看看那个巨大的布偶熊:

“大!!!熊!!!啊!!!!!!!”

“你再笑!你再笑?!”看着香满连着五分钟蹲在地上笑得站不起身的样子,硝子愤怒地过去拍她的头,“不许笑!!”

“硝子你真是太可爱了,以后都不敢带你去游乐场了怎么办。那个在布偶装里的人,都,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啊哈,啊哈!!”

“……我哪会想到啊!冷不丁冒出来的……”

“所以说你去游乐场这种地方太少了嘛。”

不太喜欢,不行啊。硝子扔下香满扭头走了,还能听见身后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太丢人了……比见到小偷还可怕,就这么掉头逃了。居然反应不过来对方只是游乐场里的扮演玩偶的人。结果连钱包也忘了讨回来。不得不提起性子再去一次游乐场。

晚上的游乐场。与白天不同。截然不同。晚上是梦境的拓印,迷幻而光怪陆离。白天是童话书里的插图,平和又幸福的。硝子在乐园中静静站了一会,发现自己似乎可以挽回一些对游乐场的偏见了。不过终究是对这类东西始终谈不上兴趣的,好似去年冬天难得的有一场来自欧洲名为“独角兽”的马戏团演出,全班也只有她没去看。

打听着游乐场的管理处,硝子便穿过了中心广场。刚见到接待的门要踏进去,便从她身后钻出个刚刚装束好的玩偶大熊。硝子一愣,三步并两步跨过去抓住对方:

“昨天真是对不起!请把钱包还给我。”

过一会,对方摘下头套:“啊?”

“那个,昨天,你抓到的小偷……那个事,钱包,是我的。”

“什么?”

“……什么什么,就是昨天,你抓了的那个小偷,我大叫然后跑……跑掉了,可是钱包忘记拿回来了。就是这个啊。”

“可昨天不是我当班啊。”

“那是哪位???”硝子脸烧红起来,又,又是这么鲁莽!

“你等等,我问问。”

只见包着头套的男生朝里后门口探过头去,不知冲谁喊了句:

“喂,昨天是谁当班啊。”

“什么?……哦,昨天啊,”过了两秒,里面回答道,“是新堂吧。对,是阿圣啊。”

钱包总算到手了。不过还是有些遗憾。毕竟没有当面感谢那位“新堂”君,总是有点欠缺。只能说挺不巧吧。也许下次再来的时候,可以遇见那位新堂君。若没机会,也就只能算了。

“所以说你应该平时多出去玩玩嘛。”香满很是乘机,“是真的,硝子,明天,同不同我们去游乐场?”

“又、又去?”吃饱没事干吗。

“不是啦,是藤岛学长约的哦。”

“吓?!”一下把钱包给抓紧了,“真的?”

“对呵。他像是要谢谢我们上回为影剧社帮忙,请我们明天去。你也来吧。”香满竖起食指摇了摇,勾什么似的勾了一下,“藤岛学长哦。”

“……去!”

硝子觉得自己快漂浮起来了,脚没一步是踏实在地上的,尽管只是跟在藤岛学长身后,一言不敢出地捕捉他的所有动作和语言,但还是,整个的心都收起来,浮向了上方。云霄飞车,海盗船,超级大转盘……也,也都不过如此地眩晕吧。尤其是藤岛学长何其体贴,时不时会回头过来冲她这个在一边沉默的女生点点头。游乐场这种地方,怎么会因为小时候的一个梦境而变味呢,这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该是快乐的所在吧!

转头冲香满兴高采烈地笑着,随后感觉脸贴上什么东西,硝子回神一看。撞上的黄色皮毛。然后那只一人高的布偶熊也回身“看”了过来。

硝子愣愣地打量了它一会:“……请问是,新堂……新堂先生?”

对方直直地站着,过了几秒,缓慢地点了一下头。如果以旁观者的立场来看,这自然是非常另类而滑稽的一幕。穿着红色冬装的短发女生,高她两个头的大布偶熊,彼此对视,而一缕冬日的阳光从两人的中间漫漫地照进来……

不过硝子并没有醒悟到这一点,相反地,此刻她还在为不知接下来该对这个套装里的人说什么而有些紧张。

“昨天……不,前天。真是不好意思……”

不知是不能出声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对面的“熊”没有反应。

2

“那个……我,我就是前天晚上,那,你抓小偷,那个钱包……”看着眼前非常卡通化的脑袋,硝子渐渐觉出这种情况的不对劲来,“……我就是当时那个失主……”

“哦……”终于有了反应。

硝子赶紧又欠了欠身:“那天,非常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嗯。”像是终于回忆完全了一样,“还有?”

“啊?”……不应该对我再说点什么吗?这人,好冷淡啊!“没,没什么了。”

对方转身便离开。留下硝子一人愣愣地站着,直到发现她落队的他人远远地召唤,才追了过去,心里却不满地撇过嘴:什么什么嘛,怪人,多说两句会要命啊,亏我还特地找见他道歉咧,一声招呼也没有。真是死“熊样”啊!

自由活动时间,硝子在远处扭扭捏捏看藤岛学长,想去卫生间里练回专用的“淑女型”微笑后,走出没几步远,就被一个猛地抱住自己大腿的小女孩弄得神色具乱。束手无策地看小不点的娃娃一边哭喊着妈妈一边把鼻涕眼泪往自己身上擦。“淑女型微笑”跟着彻底崩溃。

就在这时,和一边伸过来的大棒棒糖同步的,是蹲下身抚着女孩头的玩偶熊。硝子呆了片刻,就见“它”牵过被糖果转移了注意力的小女孩,随后拍了拍自己,又指指远处。硝子看明白,低头对小女孩说:“熊叔叔帮你找哦。”

看到女孩的手放在玩偶熊的大手掌后被轻轻握起,正要被牵离时,硝子突然同样握紧了正要松开的手心:“姐姐也陪你!”

不时用眼光去溜一溜一边的人,瞥见的大半个熊脑袋,除了上面固定的卡通型微笑外,什么也看不出来。真是讽刺啊,扮演一个这样可爱布偶熊的人,本身却这样冷淡。

好象也不对。冷淡是冷淡。也满善良的……

等等。想那么多做什么,没准一脱头套,是个满脸横肉的胖子。这么一琢磨,冷不住打了个冷站,又侧眼去看了看。……应该不会吧……得了得了。

三人转了两个多小时,待到终于在管理处找到了正焦急万分的迷糊的妈妈,硝子才发现,接下来轮到自己找同伴了。正懊恼着,听见身后有人说了句:“辛苦你了。”又连忙回过去鞠躬,见是那位熊先生,弯了一半的腰不由一僵,到嘴边的话也突兀地变了样:

“没你辛苦——”

反应过来时,脸已经飞快地烧了个通红。

倒是另一位工作人员上来替她解了围,他拍着熊先生的肩:“怎么还穿着哪?两个小时前就该换班了吧?穿着多闷啊。”

“嗯……就去。”

硝子心里突然一亮,难不成是为了替女孩找妈妈?为了安抚她特意不脱的?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人确实很善良啊。

……不会是满脸横肉的善良吧。……这都哪门子想法啊。

跟在那布偶后面走出了屋子,同小女孩及她母亲道别后,硝子同样正要走,一边的“熊先生”突然动作了起来。硝子停下脚步,只见它抬手,伸过去脑后,拉开拉练,随后把庞大的玩偶头套摘了下来。

硝子听见自己在心里惊骇地喊了一声。

是一张既动人又苍白的男生的脸,和看向自己的深墨色瞳孔。

男生长长地喘了喘几口气。又摘下了包在头发外的白色头罩。头发湿湿地紧贴头皮。简直可以清晰地看见包围着他的热气不断在空气中蒸发。硝子看那副满头大汗的样子,先忍不住替他难受得哆嗦了一下。

“……我。我说……你小心中暑。”忍不住提醒,毕竟,穿着堪比一条鸭绒被的装束站在这种太阳底下里,也太不注意健康了吧。

男生看来一眼,似乎没有开口的打算,不过面色却是陡然颓下来。

“我就说啊……你快去换衣服吧。”

对方像是完全无视这劝告似的,只是又朝她看了看,面无表情地扭头就进了员工区。硝子一人傻傻地站了一会,心里还交替着对这人模样的惊叹,以及被无视的气愤,正反交替着,琢磨不清。气冲冲地往走远几米,又忍不住回头,正好看见换完了服装的男生捂着额头站在身后。发线在他无力的动作中模糊颤抖,似乎能看清欠佳的脸色,在整个欢腾热闹的游乐场中,好象格外不起眼而具违和感的一个白色小纸片,被人随手一贴贴在这里一般。

硝子的脚步停了下来,犹豫一会后,折了回去。

“你,没事吧?……”

男生很快地调整了神情,看看她:“我没事。”跟着又露出更冷淡的语调,“谢谢,你不用在意。”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要不是这一脸病奄奄的样子,谁要在意你!

可话是怎么说,就在硝子忍不住脱口抱怨时,眼看着男生闭了闭眼睛,随后脸色迅速白下去,她才慌乱起来:“你,你出什么事了啊?在这边坐一下吧。”也顾不了那么多,将对方带到一边的长椅上。

没有拒绝的男生,似乎也自知身体有恙,很是听从地跟着硝子坐了下来,随后靠向椅背,闭上了眼睛。

很长的。很长的睫毛。

缩进小部分下巴的蓝色T恤,都把他的脸衬得格外清瘦和白寥。像没了主心骨那样扁扁地折开。硝子心里地安静下来。

是姓……姓新堂?名叫……圣?是圣么?还是叫藤里(注:“圣”HIJIRI和“藤里”HUJIRI发音接近)?

是叫新堂圣的男生……么。

感到额头上被抚过什么东西的新堂惊醒地睁开眼,他的反应显然吓住了正在给他擦汗的硝子,手僵硬在半空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出了很多汗……所以,我,那个……”

“不会。”有些无力地吐口气,一边示意硝子把她的手帕收回去,停顿了良久,才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可能那套装的时间穿得长了点,闷得不太舒服……”

“啊。是啊。多穿两个多小时……不过,”终于对自己说话了!硝子下决心把后半句说了出来,“不过你身体好象也不怎么好似的。……虽然抓起小偷挺利索的。”

“……你多虑了。”又闭起眼睛。过了一会,“毕竟那是晚上。……和白天不同。”

“白天果然还是太热了么。”硝子想,现在打个工可真不容易啊。

3

谈话停止了一段时间。

“你不走么?”

“……嗯……嗯?”没有意识到身边的人对自己开口,反应了一会才摸到对方的问题,“走什么?”

“你的朋友。不找他们?”

“啊呀!”忘光了!……不过眼下这情形,“……反正等下还要在门口集合的,应该没关系。”

男生没有再说话。于是之间的状态又恢复成之前略带不协调感的沉默。硝子反复揉搓着手指,又觉得烤在自己脖子上的阳光快要在那里烧出印记来。却又没有移开。余光里一眼眼溜着一边的新堂。庆幸他的位置有树阴遮挡。近处的旋转木马,灯光绚烂,不断地投射在新堂的脸上,光和影之间露出的脸部线条。

终究还是个非常英俊的人啊。硝子在心里默默地叹着,比藤岛前辈还要帅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是个性别扭了点。不过,像他这种人,肯定有女朋友了吧。不知道他女朋友是什么样啊,这么好运地能交到帅哥。美死了吧。唉唉,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苦海出头,想要挽挽藤岛前辈胳膊的事,几乎是梦一样地遥远啊。

……又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个……”

男生睁开眼。

“新堂君是在这打工吧,其实扮布偶,这个活,时薪又不高,也不太适合你的身体啊。”口吻像在搭讪一样啊,真讨厌自己!

“没关系。”男生漠漠地看着旋转的木马。

“啊?”

“我觉得这个工作挺好。”

“会么?”绝对不相信,“这种几乎连声音也不能出的COSPLAY……好在哪里啊?”

新堂冷淡到近乎无礼地看向硝子:“我觉得这样,正好。”

硝子脸一阵红一阵白,感觉下巴上一根血管控制不住地激烈跳动,她狠狠咬住牙,才忍着没有把心里气愤的句子扔到对方脸上,可终究两人之间的温度还是迅速降温。充满了对峙的冷漠感。而尴尬也在不能动作,不能出声中变得更加强烈,硝子只能扭头看向一边的游乐器械,不知道该不该希冀对方先把僵局打破一些。

而最先起了变动的却不是她和男生,在一连串脚步靠近后,硝子看向气喘吁吁停在新堂面前的身着制服的游乐场人员。

“啊呀,太好了,你还没走。”

“怎么?”男生问。

“近藤那家伙摔伤了腿,进医院去了。”

“什么?”一下子坐直了。

“玩偶剧场还缺一个,你来顶一下他的位置吧。”

“好,我这就去。”

“喂!!!”听到这里硝子终于按捺不住又叫了起来,“你吃得消?!”

来人疑惑地看看新堂:“你怎么了?”

“没有。”新堂长长地看着硝子,站起身,“小姐也应该去和朋友汇合了吧。他们会担心的。”

硝子感觉像受到极大的侮辱:“行行行,你去演吧,你去演吧,你这种不珍惜自己的人病死也是活该啊!”

声音突兀地喊出去,自己却先愧疚起来,硝子无限紧张地注视着男生的反应。

“那就活该病死好了。”面无表情。

他的无动于衷却像细密的针,在硝子心里扎出飞快的一排痛点,冒出细微的血丝。她不知哪来的勇气,跑过去拽住男生,冲着那个工作人员喊:

“他病着呢,你们真要找人来演,那让我来!”

新堂坐在后台,感到脸边突然多了一股寒气,转头,看是女孩递来的冰咖啡,想想,接了下来。随后女孩也就着他坐下,掀着瓶盖,却像不得劲,几次也不得力。新堂心里叹口气,伸手拿了过来,听着女孩连声的“不好意思”,再开,却感觉到自己手上力气也不多,但还是咬牙掀了开来。

“我是多管闲事,但我就是见不得人这么不爱惜自己。”一边往喉咙里灌,一边絮絮叨叨地说。

新堂不出声,硝子像更得到了鼓励:“还好最后还有其他临时演员,不然你若真上场,在头套里闷得吐出来,有多麻烦。”

已经吐过了。

不仅有呕吐。还有气竭和脱力。尤其是夏天,把服装脱出来后,整个皮肤依然包裹在密不透风的窒息感中,几乎连动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

在没有打这份工前,没有想过原来扮演布偶人会是这么困难的工作。

还是因为有太多太多已经发生的事情,带着它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压抑感,盘剥掉了自己太多的力气。

新堂侧眼看看女生俏丽的短发,嘴角喝得都是咖啡色印记。他把咖啡罐放在一边,眼前的人影忙碌交错:

4

“你也是好心。”

“哈,你终于知道啦。”幸福得欲哭的样子,“游乐场还算给了我一点安慰呀。”

“什么?”不明白句子里的意思。

“哦,我是……一直以来都觉得游乐场这地方不太,吉利,所以总是很排斥的,不过今天看来,还是有好事会发生的。”

“什么算好事?”

“啊?”这个,当然是,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之类……什么乱七八糟的呀,“……我喜欢的前辈学长也来了这里。”

“这样啊。”露出了一点“你们女孩子啊”的口气。硝子被激励得乘胜追击的念头猛然兴起:

“你见多了吧。游乐场里的情侣可真是多啊……要是我,每天在这里工作的话一定会受不了刺激在头套里默默流泪也说不定。”

新堂的视线落在不知远处的哪个地方:“在这里……应该都要开心才对。”

“没错没错,”所以你别老冷着一张脸吧,“不过我再不回去,吉泽一定会生气得劈了我。”

推荐热门小说如果声音不记得,本站提供如果声音不记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声音不记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最终回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偏执大佬暗恋我 中国橘子之谜 太子妃升职记2:公主上嫁记 网游之天下第一 第三个女郎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觉醒日·大结局 冰糖炖雪梨(冰糖炖雪梨原著小说)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血腥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