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上一章:第一回 下一章:第三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堂圣和吉泽的美丽故事

[一]

手心里叠着别人的手心。无关轻重的一小片压力。暖暖地熨着。

女生的手指,柔软温暖。吉泽把它们用力一握,身边的朋友醒过来。

"都到站啦,还睡!"吉泽笑着催她。

女孩急忙抓过书包冲下电车,又站在车窗外冲吉泽喊着明天见。吉泽摆摆手,阳光就在眼前一息明、一息暗。

手心里叠着别人的手心,令她想起新堂圣。

他同样在回程的巴士上严严实实地睡着了,使吉泽最初的紧张有些无处投递般的可笑。亏她之前还屏息憋气,为了让自己挺胸收腹的模样能显得更自然些,但他没过两站就睡死了,汽车走在乡间公路上,不时颠簸,眼角余光里扫见新堂微微颤动的头发。

有人在身后聊天,说话声不大,但吉泽还是能听清。多半是关于旅游的话题,乡下空气好之类。将听未听的,连她也开始觉得困倦,冷不防有个女声突然喊"那边有野鹅"。吉泽精神一怔,扭头要看,正对上新堂的侧脸。

近距离特写下的睫毛。

她猛地抽回视线。其实上车时就知道了,新堂临窗坐,吉泽在靠过道的一排,想看窗外,一定会看见他的脸。所以才一路漫无目的地四下乱点,刻意回避掉某个区域。只是一不小心就忘了,受了不大不小一个窘。

然而,有什么可窘的呢。

吉泽还在胡思乱想,汽车转了个急弯,新堂搁在腿上的右手滑落下来,盖住她的左手。

手心叠着手心。

真实的静谧。车窗外是两片茫茫的农田。暮色下浮着浅淡的雾。汽车像在无休无止的海面上漂浮。大半乘客都睡去了,呼吸浓郁得发稠,交错织过人的血管,于是很难感觉到时间的存在。它只剩下一小块,无声地躲在两人手掌间的空隙里。

那片薄薄的,温暖的时间。

就这么记了一个多月。吉泽挺无奈的。毕竟集训结束,她和新堂各归各位,要碰面,没有特别的机会就绝无可能。更何况也不需要碰面的理由。他们之间算是什么呢,同学——谈不上,朋友——不挨边,硬要掰出点什么,吉泽想到了他的声音。

不可思议的声音,能在听者的眼前造成幻觉。他说一声"猫",她就看见"猫",他说一声"蒲公英",她就站在漫天的种子里。无意中闯进他的圈子,她就成了"掌握对方秘密的人"。听着够玄乎,却是个可大可小的位置,摆在哪里都不合适。

吉泽是很想问问新堂"我被你摆在哪儿呢"。虽然她明知道这种话只能揣摩在心里杀时间,真要开口问他,想想都觉得荒诞。可就是惦记着,三十多天地惦记着。

能问么。

[二]

暑假结束后的天却更热了些。云像一层暖被,严严实实地堵着。吉泽天天盼着下雨,外头的太阳反而做对似地越发猖狂。去书店的路上没有遮荫的树,感觉魂魄都在气化,瞄见路边新开的咖啡屋,眼珠都绿了,撒腿冲了过去。

冷气强大。活了过来。脑袋逐渐听辩出盘旋在空间里的蓝调,吉泽才感觉难堪。自己根本没有闲钱进这里。既不想出门,又不好意思呆下去,傻站着。

侍应生在背后出声:"这位客人需要什么吗?"

"啊哈?哈,我——"吉泽一边寻借口一边紧张地摆手转身。

咖啡屋的制服深褐色,穿在身上把人的脸衬出被漂过似的白。

于是新堂看着比一个月前憔悴了些。吉泽希望那只是制服给人的错觉。本来憔悴的说法也未必准确,新堂站在昏暗的灯光下,并不能简单说是瘦弱了或疲倦了。只不过在一身笔直的深褐色里,他的神情被削成薄薄一片,无色地挂着。

"——是你。"他挺惊讶,视线放软,笑着,"真巧。"

啊啊。真巧。

吉泽还没从见到他的震惊里回神,就被新堂引到一角,自他递来的菜单里冒冒失失地点了一杯咖啡,甚至还加上小块蛋糕,合计5700日圆。用光了去书店的钱。

后悔也来不及。就当是花钱买教训。吉泽用小勺一下下杵着咖啡杯底,瓷器互相接触的声音,有些发涩,浅浅地旋着。更大的环境里,蓝调卷带着轻柔的人声,什么都是幽幽静静的。

新堂有时鞠躬送客,有时为人领位,剩下的时间不知去了哪里,吉泽看不见。原来他还打工呢。像又发现了什么似的。随即觉得这念头实在有些无聊,打工又怎么了。

不怎么,只是能见到他,觉得身体里哪个地方突然安静下来。清晰的血脉,一截一截地直达心脏。——他是真的。那些陷在过去,变得无从考察的记忆,都是真的。在这次见到他之前,吉泽曾经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个漫画般的梦:优秀的男生,像在月亮上,他的声音能创造幻觉,掌心微微发凉。没法相信,不是么。用什么去相信。一首歌许久没唱,就让人怀疑它是否流传过;一段诗许久未读,就让人怀疑它是否抒情过;这样的人一天天地不见,忍不住要以为那些都是幻想。

不是幻想。全是真的。他说话,走路,弯下腰,站直身。又见到了,就明白全都是真的。

结帐出门时天已近黄昏,阳光柔和了许多,本想临走前再和新堂说两句话,却左右找不到他,只能恹恹地离开。转到咖啡屋后的小路上,却见着新堂正一推门提着大包垃圾要扔。袖子卷起来了,领结却还没有松。吉泽停了下来。

"你还打工啊?"

"嗯,我读的私立。"他弯下身把黑色垃圾袋码齐,两块肩胛骨在背后大片的白衬衫里很清晰,"你知道,学费不便宜。"

"挺辛苦的。"吉泽的爸爸不让她帮忙看店,说会耽误学习。这么一想,又对新堂忿忿起来:"你又打工,又读书,能有精力么?"

"自己挤啊。"

"哦哦。"她翻翻眼睛,"没准你是用声音暗示老师泄题给你呢。"

他的视线迅速扫过来,冷冷地:"这个主意不错。"

吉泽懊恼自己的嘴快,想要弥补,见新堂四下张望着,赶紧问:"找东西?要我帮忙吗?"

他也不答,只从身后魔术般掏出个猫食盆,蹲下,敲着地。当当,当当。吉泽恍然大悟,跟着听见角落里传出"喵"的一声,两三个停顿过去后,一只三花色的大胖猫跳了出来。

"你养的?"想不通。

"店里养的,大家轮流照顾。"新堂抚着猫的脑袋,看它吃得惬意。

"有名字么?"吉泽也蹲了下来,猫挺警觉地打量她一眼后又恢复了傲慢,自顾自地吃开。

"织田。"

"哇啊,织田大人,你好威风呀。"猫的喉咙里一阵呼噜呼噜声,逗得吉泽也伸手去摸。

"小心,它咬人。"

说晚了一步,织田君扭头对着吉泽的手指就是一口。新堂看着女生因为挫折感而发怔,慢慢地笑了。吉泽挺委屈地看他,他反而笑得更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新堂身后的阳光像是温柔的小动物,带着毛茸茸的鼻息,包围着这里。

[三]

后来也没去那间咖啡屋。没有理由。更主要的是没那么多钱哪。这种事也急不来,吉泽安慰自己,起码知道他在那里。知道了就行。

见不到新堂的日子果然依旧平静,好象没有任何奇迹发生的可能。放学回家。下电车,老习惯左转,上坡,闭眼都能走下来的路,今天却因为一只突然窜出来的大家伙,兀地把吉泽停在路上。她定睛看清了。猫。名叫"织田"的大肥猫。跑这儿来了。

那家伙似乎还认识她,瞅吉泽两眼,随后又撒开腿。吉泽想多半是这家伙是私自脱逃,没怎么考虑就追了上去。只要抓住它,就能顺理成章地踏进新堂打工的店。

说起容易,做起难。半路好死不死地下起大雨,头顶上劈啪落着雷。环境越恶劣,吉泽越像追物理答案般发了狠,不管不顾地和猫较上劲,终于截住它时,一个人,一个猫,都湿透了。

新堂看见女生狼狈地站在店门前,手上抓着痴呆了的猫,脸上却带着获胜般的灿烂微笑,心里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取过店里的毛巾,开门让她进来。旧毛巾给猫擦,新的那块扔到吉泽头上。

"你们这就打佯了?"吉泽瞧店里没别人。

"嗯。接到停电通知,就先关了店。"新堂坐下后,织田默契地跳上他的膝盖。毛巾盖在身上,新堂把它团在里面仔细地揉擦。

"要停电么?几点?"吉泽想可别太快呀。

"还有一个小时吧。"他边说边起身,猫就又跳回地面,抖抖身子,部分毛回复了蓬松,"你喝什么咖啡?"

"啊我没带钱。"吉泽脸红了,挺局促。

"不是,怕你感冒,喝点热的比较好。我请客。"他的声音里像带着笑,吉泽抬头去证实,新堂已经低下眼帘。

"那那我每种都要一杯!"

"美得你。"这次看清了,确实是笑着的。

掌心因为咖啡的热度泛出淡色的红,喝一口,细股的暖流在体内渐渐消失。大雨在窗外浓烈。世界的吵闹像是一种安静。哪里都是矛盾。若大的空间里膨胀着无形无色的情绪,就是拥挤。远处的灯光彻底化开投在瞳孔里,就是两团暗色。吉泽在咖啡的香气里看新堂,他站在柜台边翻着报纸,有时被织田挠起脚踝,就停下来轻轻踢它。

"马上就是全国竞赛的选拔赛了。"吉泽开口。

"嗯。"

"我一定会是第一名。"

"是么。"

语气里有笑意,让吉泽感觉恼火,她腾地站起来走向他:"我告诉你呀,你别以为自己永远是最——"打断了她的是一声怪异的惨叫,恐怖片似的骇人。吉泽猛地哆嗦——原来是踩到了织田的前肢。她条件反射般移开腿,却破坏了自身的平衡,端着咖啡杯就摔下去。

新堂反应很快,伸手去扶,却连自己也被殃及。垫着她的腰,两人一起跌坐在地上。

"啊啊!"左手一阵刺痛,吉泽赶紧摊开掌心——长长的伤口与生命线平行,小血珠不断往外冒着。她无限懊恼扭头想对新堂抱怨,却发现他狠狠皱起眉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吉泽哑然——新堂的右手掌上扎满了咖啡杯碎片。

吉泽无意识地握了握左手。自己的疼痛的嘈杂。

以及他的嘈杂的疼痛。

一左一右。

[四]

雨声里是带着味道的。

吉泽觉得可以伸手握住它。

只是只能用右手了,左边那个缠着纱布。

东西是新堂从店里找来的。他的情况比吉泽的糟糕,血大滴大滴地延长了滑落的轨迹。两人各自包扎,吉泽本想帮忙他,新堂的动作反而快过自己。等他取出所有碎片绕上纱布后,吉泽还在这边对着一团粗一团细的成果犯愁。

"你啊。笨手笨脚。"新堂摇摇头走过来,握住吉泽的左手。

"脑袋好就行了!"吉泽脸上一阵快过一阵的烧。

太近了。

他低下头,头发就几乎擦到自己的刘海,呼吸从上方均匀落下,小小一块的热,不偏不倚。而手掌摊在面前,微弱的电流四下窜行。

即便隔着胡乱的纱布,也能感觉到他的体温。新堂专注地把它们拆走后,真切的触觉就迅速复苏。他的掌心还是微微发冷,衬出她突兀的热度。左右手并用时,纱布或是皮肤依次蹭过吉泽的手背。清晰的痒,清晰的凉。吉泽的视线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抽丝,细微的异变。

呐,你把我摆在什么地方?

吉泽抬头注视着新堂。他察觉了,疑惑地回看过来。

什么地方?

吉泽动了动嘴唇,声音就在喉咙口悬着。看不见前头的出路,又回不去萌发的起点。进退维谷。

"呐,你怎么会有那种能力的?"还是绕开了话题。

"不知道。生下来就有了。"他一边回答一边为整个绷带最后系上结。见大功告成,挺满意。

"你这事要是让坏人知道了可不得了呢。"这句是早就想说的。

新堂沉默了片刻,收拾了剩余的纱布走向过道:"有可能吧。"

"好象你都不太使用这种能力。"

"嗯,我不允许自己滥用它。"

"还有别人知道么——"

"吉泽。"他打断,"快停电了,我们该走了。"

"哦。"

应该还有别人知道吧。

新堂把织田抱回它那安置在柜台后的住处,又去更衣室换下了制服,随后拿过雨伞回到吉泽面前,说要送她一程。吉泽想来没理由可拒绝。雨太大,没伞走不了。就点点头。

门帘卡啦啦地合在身后,新堂撑开伞,举过吉泽头顶。两人淌着满街的大水向前走。拐过一丁目,积水越发深,吉泽脚像泡在鞋里的菜,垮垮垮地出着怪声。难受死了。雨顺着伞的弧度垂落下直线,她的左胳膊迅速湿开。

"你抓着我。"新堂示意她靠近些。吉泽就侧侧身,抬手挽住新堂的胳膊,两人挤得紧了。

四只手凑到一块,两只缠着纱布。

他的右手,和她的左手。几乎成一对。

纷扰沦陷在大雨里,世界只有路面上现出的一片白茫。声音从四面八方占领,爬过伞骨,蔓向伞柄,覆住两人的手,左和右。

"难兄难弟似的。"吉泽说。

这场大雨接连下了两天三夜。像是憋得慌了,把没下的都一口气下完。雨天有许多不便,加上自己的左手受伤,要撑伞要提包的总觉得为难。可吉泽还是喜欢,雨,天地统一的快感。只有凝固般的水气,和一片雨声。

她希望手能早点好。又不希望比新堂好得更快。它们是一对儿受伤的。

这是再女孩子不过的想法了。一主观就说不清。那就别说了。大雨天,什么问题都被冲垮怠尽。吉泽继续考虑学业,新教授的定理把抛物线变得更复杂,两个起伏的浪。

当初集训所针对的全国竞赛选拔赛就在两个星期后,吉泽不想在浪上翻船。只想胜利到彼岸。起码,不能输给新堂。吉泽用手指划过已经愈合的伤口,细腻的痒。

[五]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新堂只排在全县预选赛的第十五位,勉强才够上进入复赛的资格。这让吉泽非常吃惊,她自己领着第八的好成绩在学校大会上被校长反复表扬了数遍,却又来不及沾沾自喜。

放学后找到新堂打工的咖啡屋,被告之他最近都请假,似乎在学校里忙着复习。

吉泽知道新堂就读于"私立樱丘高中"的种种,算是全县里数一数二的名牌学校。吉泽当初也想往那里考,只不过自从姐姐病逝后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靠着爸爸的小水果店,要进那类私立学校,光学费就会让家里背上不小的负担,所以她才转读了公立的富士见高中,学习稳稳地扎在全校前三里,也就忘了当初的遗憾。

不过看着满目的绿意,在梧桐树梢被渐传渐远,吉泽还是很羡慕。有这等规模绿化的学校,在全县也很少见。

她就这样找了过来。不管不顾的。

已是放学后,但自己一身富士见的校服打扮还是引来不少人的注意,吉泽低头疾走,在校舍底层的鞋箱前想通过名牌找到新堂所在的班级。虽然不肯定他就在教室。

"二年A班","新堂",这儿。

这儿。纤细的铅笔字,点,横,点点,横。留下他的名字。喊一声,有谁答应。空气中花朵扎根,无数的蒲公英种子飞舞,阳光那样妩媚,雨水漫过山谷。轮回有声,因缘无声,有声与无声错综复杂。吉泽反复着他的名字,心里突然爆发出无尽的委屈和伤感的温柔。

乌鸦嘴猜准了,他果然不在班上,只有两个值日生正在打扫卫生,看见吉泽了就问她的来意。

"哦,新堂君啊可能在保健室吧。"

"他病了?"吉泽挺紧张。

"手受伤了。"

"哦。还没好?"看见对方困惑的目光又赶紧解释,"嗯,我的意思是,手,受伤应该挺快就好了吧。"

"不一定啊,他这次似乎伤得挺重,上次参加竞赛时都没法用右手答题呢。"

所以才拿了第十五位。是自己害的。

懊恼是开了闸的水,把吉泽毫不客气地泡开。她的错,就是她的。自己牵连他受伤,却又比他更快痊愈。拿了第八位,这算什么第八位。鼻子没骨气,一阵发酸。感到有人拍拍肩。回头,看见新堂,瞳孔里映着自己的小人。手上还缠着绷带。

"你怎么来了?"他挑起眉毛,随后越过她走进教室。

"抱歉。"等新堂拿着书包走回自己面前时,吉泽低下头去。

"抱歉?"他不解。

"你的手,我害得你这次大赛"说不下去了。鼻子酸到了终点。

"啊反正也进了复赛,没什么。"说罢就朝外走,吉泽跟过去。

脚下踏着他的影子,灰色的,模模糊糊向前移动。吉泽绞着手指,反反复复地不安。直到他人突然停了下来,吉泽没注意,一头撞上去。新堂指指边上的超市说要去买些东西。

[六]

他走出移动门时,吉泽正在店前一下下地踢着台阶。等新堂走近,见他左手抱着满满当当的苹果,一瞬像闻到了香味。

新堂没有说话。吉泽以为他还在生气,心里既着急又伤心,一遍遍重复着道歉的说词。新堂听多了,觉得有些无奈,到一个上坡坡顶时终于停下:"我没在意。你别想太多了。"

可是。

"这点小事而已。"

可是这点小事。

"我对这些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这点小事你不会放在心上。

"你别那么内疚,也不怪你。"

推荐热门小说如果声音不记得,本站提供如果声音不记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声音不记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回 下一章:第三回
热门: 刺局5:气杀局 湖底女人 不灭金身 极品上门女婿 碟形世界5:实习女巫和午夜之袍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红拇指印 鱼馆幽话 命案目睹记 至高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