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上一章: 5 下一章: 7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天,我偷偷拿走了邈旧居的钥匙,然后配了一把。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惦记着那个“小虫子”,非常想搞明白“小虫子”与邈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所以我决定再次到邈的旧居去看个究竟。

邈的旧居是座两层的小别墅,设计布局很是精致。邈曾说过,旧居是他爷爷奶奶留下的,当年他的爷爷是国民党的大官,为了以防万一,家里有一个隐秘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门就在一楼客厅墙壁上一幅挂画的后面。我打开地下室的门,走进去,把灯打开,只见里面放的全都是过去的一些旧东西和杂物。

我在地下室的每一处仔细地查看着,生怕漏掉任何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忽然我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只小木箱,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好多落着灰尘的信,略微数了一下,大致有四五百封。

这一重大发现让我非常激动,我已经顾不上别的了,迫不及待地将信打开,一封封读了起来。

这些信都是一个叫“小虫子”的人写给邈的。八年来,他们一共通了四五百封信。在信中,我看到了邈和“小虫子”的成长足迹。

通过这些信我了解到,“小虫子”在12岁的时候,通过广播电台与上初一的邈成了笔友。他们在信里还提到了方旋笛、庾蒂、夏之焕和米楚。原来,方旋笛是邈第一个要好的女孩子,14岁那年死于一场车祸;庾蒂是邈初中时代的好朋友,15岁那年死于一场校园火灾;夏之焕是邈在夏令营活动时认识的女孩子,四年前,也就是在她16岁的时候神秘失踪;米楚是邈的女朋友,两年前死于自杀,自杀的时候是18岁。我终于明白了,难怪邈会得抑郁症,原来他的朋友一个又一个地离开了他,每一次都使他濒临崩溃。

邈居然把所有的内心感受和秘密都告诉了“小虫子”,我判断他对“小虫子”是十分信任的,而“小虫子”显然也在情感上十分依赖邈。那么,他们两个除了笔友的关系之外,难道还有另外一层关系吗?

在这只小木箱里,还装有两张剪报。

一张是《晨星报》的剪报,上面的内容是:“1998年8月25日下午两点左右,嘉新路路口发生车祸,一名叫方旋笛的14岁女中学生当场死亡。”另一张是《春江晚报》的剪报,内容是:“昨天夜里三点左右,新雅高中学生宿舍发生火灾,火灾造成一人死亡,十几人受伤,火灾原因尚在调查中。据了解,死亡女生名叫庾蒂,是高一的学生……”

报纸上还有当时火灾现场的照片。在照片上,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情况。据报道,庾蒂是死于火灾,但从照片上看,她只是整个身体都被火烧焦了,而脸完好无损。难道火长眼睛了,专门烧她的身体,而不烧她的脸?这显然不符合逻辑。我有一种直觉,仅仅从照片上就可以断定,庾蒂绝不是死于火灾。

方旋笛死于车祸,庾蒂死于火灾,夏之焕被谋杀,米楚死于自杀。怎么会这么巧,与邈有关的所有女孩子都死于非命。出于专业的敏感,我对邈的过去感到可疑,同时萌生了要一查到底的愿望。

两个小时过去了,当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被一只破旧的小板凳儿给绊倒了,我的头撞到了一张旧书桌的腿儿上。而这一撞,让我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就在旧桌子下面,发现了一个类似信封的东西。我把头伸进去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布满灰尘的黄色信封。旧书桌靠着地下室的墙壁,而信封恰好被夹在桌腿和墙壁之间。我捡起信封,拂去灰尘,上面浮现出五个字:“夏之焕亲启”。我的心骤然一跳,那个字迹好熟悉!是“小虫子”的,没错,是“小虫子”的字迹!邈果然没有说谎,的确有一封写着“夏之焕亲启”的信。但是,只有信封而没有信!

此时,我的内心有些忐忑,因为,当我每每向事实的真相迈进一步时,就意味着我向凶手也迈进了一步。“小虫子”曾经给夏之焕写过信,很有可能这就是夏之焕在被害前收到的那封信,而且写这封信的人没准儿就是杀害夏之焕的凶手!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这个信封会出现在地下室呢?还有,会不会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小虫子”确实给夏之焕写过信。不过,即便是这样,那也无法证明“小虫子”写给夏之焕的信,就一定是夏之焕遇害前收到的那封。那么,“小虫子”是怎样认识夏之焕的呢?而邈、“小虫子”和夏之焕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一个个问题从我的脑子里涌现出来,可一时又无法找到答案。我的脑子乱得很。

收好无意中发现的信封,带着诸多疑问,我离开了邈的旧居。

推荐热门小说七宗罪9:鬼手佛心,本站提供七宗罪9:鬼手佛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宗罪9:鬼手佛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 5 下一章: 7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3季) 造彩虹的人 大魔术师 三个人的双胞胎 本阵杀人案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都市之最强狂兵 启示 玉岭的叹息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