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仆人

上一章:赌孽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刑侦科的姚队长打来电话,说出了一宗凶杀案,凶手的杀人方式很诡异,要求我们小队立刻到凶案现场协助。

我带着天书来到凶案现场,这是一间廉价旅店的其中一个房间。这种地方最容易出事,因为人员流动量大,而且店主都是只认钱不认人,所谓的登记也只是做做样子。

天书做事向来都是风风火火的,一到就立刻冲入房间,接着又立刻冲出来,抱着个垃圾桶就吐,也不管那垃圾桶比里面的垃圾更肮脏。天书的反应让我觉得很好奇,因为她是那种看人体解剖也能看得津津有味的书呆子,是什么样的情景让她反应如此大呢?

我先与姚队打了招呼才走进房间,刚踏入房门的时候我差点滑倒,因为地上流满了鲜血。而房间里的情景,我想只要是正常人,看了也一定有呕吐的冲动,哪怕整天没吃东西,也会把昨天吃的都吐出来。

廉价旅店的房间,污秽脏乱是肯定的,这没有什么需要特别说明的。踏入房间后,双眼就只能看见一种颜色——鲜艳的红,地面全是鲜血,血液几乎把整个房间的地面染得鲜红。房间中央有一张凳子,凳子上躺着一条赤裸的女尸,以一个很古怪的姿势躺在凳子上,背压凳子,乳房朝天耸立……如果那还算是乳房的话,而头和四肢则垂下来。头部和四肢都没受伤的迹象,但身躯却血肉模糊,因为身躯的皮肤被剥下来了。左胸肋骨之间有明显的伤口,仅凭肉眼观察就能发现她的心脏被粗暴地挖掉。女尸倒垂的头部正对着房门,露出一脸痴迷之色,就像服食了过量的迷幻药一样,双目半睁,似乎仍在享受着终极高潮的余韵,血液顺着她的脸流到头发,再顺着头发流到地上,感觉诡异至极。

尸体周围有六支蜡烛,以六边形排列,仔细查看能发现被鲜血覆盖的地板上画有一个圆圈,圆圈内是一六芒星图案,蜡烛就是插在六芒星的六个角上。图案内还画有很多诡异的符号,但大部分都是我从未见过的。

很明显,这是一宗邪教杀人案件。但这案件诡异的地方并非死者的恐惧死法,而是案发时,死者并没有挣扎的迹象,也没有呼叫求救。

发现死者并报案的是旅店的老板,在我们到来之前,姚队的下属已问过他及其他旅客的口供。他们都声称没听见案发房间有争执打斗或求救之类声音传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一个大活人被活生生地挖心剥皮,怎会连声惨叫也没发出呢?

法医验尸后,说死者是个处女,没有受到性侵犯的迹象,但其血液中含有高浓度的血清素与多巴氨,浓度之高足以让人连续高潮数十年;如果要以吸食毒品来达到这种效果,得一次性吸食一吨以上的海洛因。

综合已知的资料,死者极有可能不是因为失血过多,或心脏被掏出而死,真正的死因很可能是因为经受不起超越极限的快感,而在高潮中兴奋至死。

通过排查,我们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迅速申请到搜查令,到嫌疑人家中搜查。在搜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包含沾有血污的衣物在内的一大堆证物,单凭这些证物就足以证明嫌疑人的犯罪事实。

因为案情诡异离奇,尚有很多疑点未能解开,并已引起媒体暗中关注,虽然上头已下令封锁消息,但是如果不把案子查个清楚,引起公众的恐慌可就不好交代了。因此,我们必须对犯罪嫌疑人萧某做一次仔细的审问。

审询室内,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正把枪口对准萧某,虽然他在被捕后没做出任何反抗,现在双手也被手铐反锁在椅背上,但对待一个以如此诡异的方式杀人的变态狂魔,实在不能有丝毫大意。

我先说一些程序上的话,就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记录在案之类,再问一些如案发时身在何方,是否有不在场证据云云。平时我并不太在意这些程序,但今天所面对的并非善男信女,所以这些门面功夫一定要做足。然而,萧某的表现却异常轻松,与我们如临大敌的态度截然不同,让人觉得不是我们在审问他,而是他在审问我们。

萧某说:“不要再问些无聊的问题了,人是我杀的,但她是自愿把身体奉献给主人。”

“主人?是你所信奉的神吗?”我问。

萧某发出阴险的笑声,“对你们这些蝼蚁来说,主人就是法力无边的真神。”

我说:“政府允许公民拥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但绝不允许以此为杀人的借口。她是否自愿已难以查证,但你把她杀死却是事实。”

萧某冷笑着问了奇怪的问题:“你饿了会吃饭吗?”

“当然。”

“你要吃饭,那厨子就要宰鸡杀鸭来给你做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如果神饿了呢?”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略变,我们都明白萧某想说什么,他又说:“我并不是杀人犯,我只是神的仆人,是神的厨师。我的主人饿了,要吃东西,我就得为主人寻找合适的食物。如果我有罪的话,所有的厨子都该死。”

我严肃道:“你未免太强词夺理了,怎能把人当成食物呢!”

萧某冷笑道:“人又凭什么把其他生物当食物呢?是因为它们比人低等,还是因为它们无力反抗?对于全能的主人来说,人不也像蝼蚁一样,为何不能把人当食物呢?”

我沉默了,其他人也沉默了,萧某所说的话,看似歪理,但仔细一想也的确如此。弱肉强食是大自然的定律,人类可以把其他生物当做食物,是因为人类有主宰世界的能力。但如果某种生物拥有超越人类的智慧和力量,那么它们把人类当做食物又有何不可?

我说:“别再跟我胡扯这些鬼话,杀了人就得伏法,不管你有多冠冕堂皇的借口。”

“不是借口,而是事实。也许你们并不相信主人的存在,就让我告诉你们一个故事吧……”萧某露出阴冷的笑容,向我们讲述了一个荒诞不经的诡异故事——

小时候,我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大人们都很喜欢我。在我家附近有个独居的老爷爷,他几乎不与任何人来往,我妈是个善良的人,经常叫我带些好吃的东西给他,因此我和他很熟络。

老爷爷的脾气很古怪,对别人都是不理不睬,唯独对我特别好,经常给我讲一些有趣的故事,所以我一有空就往他家里跑。可是人总有升天的一日,我最后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在离开之前,他给了我一个精致的木盒子,叫我替他保管,但一再吩咐我千万别打开。

老爷爷去世后,我一直把木盒子留在身边,但我从没想过要打开它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是个很听话的孩子,这也许是他把木盒子交给我的原因。

我把木盒子放在衣柜顶上,之后就把它忘记了,直到几年后我想把衣柜搬到房间的另一边时,它从上面掉下来,我才记起它。木盒子掉到地上就打开了,里面没什么别的,只有一本书,一本残旧的手写书。

我当时想,既然木盒子已经打开了,看一看这本是什么书也无所谓吧!于是我把书翻开。这是一本神奇的书,里面所记载的内容都是我从未听闻的,它讲述了与神沟通的方法,还有如何才能讨得神的欢心,如何得到神所赐予的力量,以及如何运用这些力量。

我被书的内容深深吸引,并尝试以冥想的方式与神沟通。可是我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很简单,神不屑与我这种低等生物交流。我没有放弃,依照书中的记载,以另一种方式与神交流,那就是祭祀。没有人不喜欢送礼的人,神也一样,但神所喜欢的礼物与人不同,神喜欢的是鲜血与内脏。

某天深夜,我偷偷在自己的房间里杀死一只母鸡,以它的鲜血、心、肝等祭祀神。这次果然成功了,但接受我召唤的神并不喜欢这份祭品,他不但没有现身,甚至不屑于说出其尊贵的名字。

第二天,我弄来一只出生没多久的小狗,用它来祭祀神。这次神比较满意,不但告诉我其尊贵的名字,还允许我当他的仆人。

我请求我的主人赐予我力量,但主人却要我拿出勇气表示忠心,命令我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用他们的鲜血和心脏表示忠诚。

我犹豫了,但只犹豫了片刻,因为主人在我面前展示了伟大的力量。主人只要动一根指头,就能让我感到无比的痛苦,身体仿佛被投入巨大的搅拌器,我能感受到骨肉被逐寸绞碎的痛楚。再动一根指头,痛楚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快感,是让人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觉。

我被主人的力量完全驯服了,冲进厨房拿起刀,把熟睡中的父母杀死,并挖出他们的心脏,剥下他们的皮肤,让主人尽情享用。

主人相信我的忠诚,赐予我力量,并许诺只要我发誓永远效忠,就赐予我永恒的生命。我毫不犹豫地发了誓,并把灵魂交给主人,换来了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我用这些力量四处为主人寻找美食。这些年来,我记不清奉献了多少个处女给主人,应该不少于一百个,她们都是自愿的,我从不强迫任何人。因为只要见识过主人的力量,任何人都会愿意把身体奉献给主人的。

主人对我的表现很满意,赐予了我更强大的力量,只要我继续为主人效力,永生是随手可得的事情,哈哈哈……

萧某突然放声大笑,身体莫名其妙地喷出火焰,把自己包裹在烈火之中。炙热的火焰使审讯室变成一个大烤箱,我们的头发眉毛几乎要点燃了,但处于烈火之中的萧某竟然笑声依旧,丝毫没有表现出痛苦。

因为事出突然,两名武警没管萧某在玩什么把戏,把枪口对准他猛扣扳机,其中一枪打掉了他半个脑袋,但他疯狂的笑声依然回荡于审讯室之中。

火势越来越猛烈,已使我们受不了,再待下去恐怕要给烤焦,于是我们都夺门而出。一步出审讯室,炙热感全消,回头查看,发现火已经消失了,而萧某也消失了。仔细搜查审讯室的每一个旮旯,根本没发现任何起火的痕迹,只发现椅子尚有一丝余温,但并非火警引起,而是萧某留下的体温。

地面及墙壁上的血液及脑浆证明了萧某头脑中枪的事实,但他为何会突然消失,谁也不知道。因为萧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案子只能以嫌犯潜逃来处理。

我问天书对此事的看法,她说:“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人类不能理解的,例如萧某所信奉的神,也许是存在于四维空间的高等智慧能量体或生物体。”

“或者我可以用个简单的比喻来解释四维空间,蚂蚁是一种典型的二维空间生物,它们生活在平面世界,对它们来说,只有前后左右之别,没有上下之分。当它们爬在墙壁上时,也许有人认为它们在往上爬,但对它们来说只是往前爬。”

“当一片放在地面上的树叶被生存于三维空间的人类拿起时,生存于二维空间的蚂蚁就会觉得,这片树叶离奇地消失了,因为它们不能理解三维空间的立体概念。同样的道理,当生存于四维空间的高等智慧能量体或生物体把某事物‘拿起’,那么对人类来说,同样也是离奇地消失了。”

“对人类来说,蚂蚁只是一种低等生物,它们不能知道人类的存在,大部分人类也不屑于与它们为伍,除非是专门研究它们的专家学者。但这些专家学者会怎么对待蚂蚁呢?一些专家为研究蚁窝形态,会把凝胶灌入蚁洞,待凝固后将其挖出来做成模型,这个过程中会杀死多少蚂蚁根本没人会在乎,甚至有些人有意无意踩死一群蚂蚁也不会有人在意。”

“把角色对调,生存在四维空间的高等智慧能量体或生物体就等于人类,而我们则是蚂蚁。这些高等智慧能量体或生物体虽然不屑于与我们为伍,但为了研究或者纯粹为了娱乐而杀死成千上万的人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某只蚂蚁能与人类沟通,并听从人类的命令,以杀死其他蚂蚁来取悦人类,那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也许萧某突然消失,是他的主人把他“拿起”,但在他消失之前头部已经中枪了,他的主人有办法救活他吗?或者说,他的主人愿意救活他吗?将心比心,如果我遇上一只这么有趣的蚂蚁,当它遇到危险时肯定会把它“拿起”,但“拿起”之后发现它的头也掉了,我会随手把它扔掉,因为蚂蚁还多着,犯不着为这只而花费力气。

对人类而言,“神”这种高等智慧也许很可怕,但对其他生物来说,人类同样也是可怕至极。

(作者:求无欲)

推荐热门小说七宗罪8:断翼天使,本站提供七宗罪8:断翼天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宗罪8:断翼天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赌孽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学校怪谈 血手印案件 十宗罪3 羔羊们的平安夜 镜浦杀人事件 瘦子 ABC谋杀案 重生之我是BOSS 赎罪 梦幻西游大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