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法医手记 第四章 肥料堆中的亡灵

上一章:第二卷 法医手记 第三章 梦游杀人 下一章:第三卷 凶手杜比 第一章 谜一样的岛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川市郊外的鲜花基地,每隔两个月都要对露天储存的混合花肥进行一次清理。今天又到了清理花肥的固定日子,所以一大早,工作队就进入了场地。看着堆得高高的花肥,队长皱了皱眉,回头嚷嚷道:“兄弟们,加油干啊!这么多,磨磨蹭蹭的话,今天到天黑都干不完啊!”

“好嘞!”手下几个伙计熟练地搬来了梯子,架在混合花肥堆上,然后扛着铲子,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

“你们可别想着偷懒,利索点!”队长一边大声训斥着手下几个磨磨蹭蹭的工人,一边走向停放在花肥堆边的运送卡车。没过多久,堆得高高的花肥就被搅拌均匀,缓缓顺着长长的滑槽运送进了卡车后斗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快到中午的时候,肥料堆已经矮了许多。突然,一个工人一声尖叫,身子一晃,差点没从离地两米多高的花肥堆上滑落下来。

见此情景,身边的工友赶紧上前揪住了他。队长也听到了这声恐怖的尖叫,他皱着眉走到近前:“干吗?还不赶紧干活!你们一个个都在那边浪费时间啊!”

几个工人依旧一动不动,面如死灰地看着身边的肥料堆。

队长意识到了情况的异样,顺着梯子也紧跟着爬了上去。来到工作平台上,刚想嘟嘟囔囔地发几句牢骚,可是还没开口,眼前肥料堆里的东西就让他的话噎在了嘴里。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早上刚吃的面条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就统统吐了出来。

半晌,队长回过了神。他想爬下梯子,可是双脚发软,身边的几个工人也一个个没有好脸色。他无奈只能咬咬牙,哆嗦着用手掏出了手机,拨通了110。

因为离局里比较远,张晓楠不得不下狠心在外面租了房子住,这下,至少每天能在被窝里多睡半个钟头时间。其实私底下,她还是想躲开母亲的唠叨。

一大早,接到局里电话通知的时候正要出门上班,没想到母亲的电话紧接着就来了,喋喋不休地说:“我说楠楠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舅舅给你介绍的对象一点都不差?你却一开口就说自己是天天跟死人打交道的法医,能不吓坏人家吗?人家小伙子很不错的啊!真是打了灯笼都难找的。你太不懂事了!”

“妈,我本来就是法医,我不能骗人家!”张晓楠不耐烦地敷衍着母亲,“行了行了,下回相亲我不说就是了,我得赶紧走了。局里催我了!”

“嗨!”电话里母亲长叹一声,“就你忙!你这样下去会当一辈子老姑娘没人要的。傻丫头!”

“妈,你就饶了我吧。别忘了按时吃药啊!我去忙了,拜拜!”说完,张晓楠挂断了电话。

等赶到现场时,苏永明带着重案组已经先期到达了,离现场大约50米处,醒目的警用隔离带已经把发现尸体的混合花肥堆团团围住。隔离带外,已经聚集了好几个身穿基地工作服的工人,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恐和不安。

出示证件后,张晓楠带着实习助手邓然走进了隔离带。

眼前的花肥堆有5平方米宽,两米左右高,旁边放着几把工人用的铲子和一辆运送花肥的小卡车。混合花肥堆的表面架着五把梯子,爬上梯子来到工作面,看到花肥已经被铲开,散发着阵阵恶臭,最表面呈现的是一个类似于人类胸腔的东西,下面压着一团分辨不出颜色和形状的布料。

张晓楠戴上手套,在花肥堆前蹲了下来,一边示意邓然进行近距离拍照,一边把手伸进了肥料堆,进行进一步寻找。在判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之前,他们必须尽量多地找到相关的人类骸骨,而不是只有一个简单的胸腔类似物。

因为这是一堆混合肥,所以,里面的东西之丰富是可想而知的。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一些动物遗骸,还有一些人类垃圾,尽管天气不是很热,但是,肥料的气味还是熏得大家有些头脑发晕。张晓楠和邓然两个法医戴上口罩,一块一块地小心寻找着类似于人类遗骸的东西。一直干到太阳快要下山了,高高的肥料堆才被彻底抹平,而肥料堆边的黑色塑料布上也已经摆出了一副完整的骨架,死者头骨上还存有少量的肌肉组织。最后,张晓楠这才艰难地站了起来,摘掉手套和口罩,由于长时间地蹲着,双腿几乎完全麻木了。

“苏探长,可以收队了。”

“这尸体在这儿埋了多久了,你现在能给个大致时间范围吗?”

张晓楠摇摇头,一边整理尸骨,一边回答道:“目前还无法定论,因为这是一堆混合花肥,它的化学反应过程会对人类尸体产生很大的影响,甚至可以加速尸体的分解。尸体的腐烂程度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我需要作进一步检验才能有一个大概时间范围,不过,很不好办!回去尸检后,我会尽快把报告给你!”

“那就是说,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的判定有很大的难度?”苏永明一脸的凝重。

“对,凶手抛尸在这边,就是想利用混合肥的发酵程度来迷惑我们。他很聪明!”张晓楠低头看了看死者的盆骨以及头骨的外形,“结合骨龄来判断,这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性,生过孩子。这些就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告诉你的了。”

“那,我们局里见吧,尽早给我尸检报告!”

张晓楠点了点头,随即指挥着助手邓然一起帮忙整理尸骨,准备带回局里马上进行尸检。

眼前这具尸体算是张晓楠所检验过的尸体中比较头痛的个案之一了。她皱着眉,看着面前的解剖台,心里清楚平时法医最常用的毛发或者肌肉组织DNA提取检验方法,在这里根本就不管用,因为可恶的混合肥料把尸体所有外部有用的信息几乎全都给腐蚀、污染殆尽了。剩下的,即使非常幸运的话,也连制作一个标本所需要的量都提取不到。更别提还要来判断死者的身份等重要信息了。凶手显然非常了解混合肥料的特性,眼前解剖台上所放着的这具尸体早已面目全非,对于它的正确死亡时间的判定,自己根本就是束手无策。混合肥料中的各种成分在进行化学反应的时候,会产生很大的热量,这会加快尸体的腐烂速度。正常条件下一具尸体腐烂分解的时间视周围环境和温度而定,平均一个月左右。但是,如果把尸体埋在这混合肥料堆里的话,一周不到就会有这样的效果,更何况肥料堆中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细菌,尸体腐烂的速度也就更快了。

摆在面前的还有两个办法,一是提取死者的牙齿。还好,死者的牙齿非常整齐完好,肥料并没有对牙齿外部的珐琅质产生影响,可是在国内,由于不太重视牙齿的保护,所以没有相关的牙齿记录可以查询。但是,人类牙齿内部都是中空的,其中的牙髓就包含有完整的死者的DNA组织信息。在清洗过头骨后,张晓楠取下了死者的一颗完整的后槽牙,打磨,然后用针管提取牙髓组织。一切都很顺利。这对日后确认死者的身份有很大的帮助。

接下来,面对着腐尸上稀稀落落被污染过的肌肉组织,她选择了一种旁人无法接受的方式来取得干净完整的骨架。当她耐心解释完所要进行的步骤后,邓然的脸都拉长了:“张主任,不会吧,这也太恐怖了!”

张晓楠微微一笑,说:“没办法,你去准备吧。现在我们只能这样了,克服一下吧。”

邓然极不情愿地向屋外走去,走到门口,他回过头尴尬地说道:“张主任,我对仓库的人怎么说?实话实说吗?”

张晓楠赶紧摇头:“傻瓜,你那样说了,可能那里的管理员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的,你就说试验用!”

邓然无奈地点了点头。

没多久,小伙子搬来了一个电磁炉、一口大锅。一边摄像师见此情景,虽然也是一头雾水,但还是上前去帮忙。很快,特殊的炉子就架好了,水也开始烧上了,张晓楠在水中加入了酶清洁剂。等水烧开后,她示意邓然一起动手,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把解剖台上的腐尸一部分一部分地放下了锅。此情此景,真的就如同是在食堂里用大锅“炖排骨”一样。不同的是,被他们放进锅里的,是人的尸骨。没多久,小小的解剖室里就弥漫着一股怪怪的臭味加上说不出感觉的腥味。

其实很多法医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果一具尸体实在是没有办法确定它的身份,又没有相应的DNA数据库来进行比对时,就只有采用提取骨架的方法。这样做一是可以进行面部重建,最早在20世纪40年代的早期,由美国FBI实验室法医、人类学家威廉·克罗格曼最先使用。通俗一点说,就是在确定骨龄和性别后,使用黏土根据头骨重建死者的面部特征,这种重建部分基于仔细的测量,部分基于重建者的想象。现在不同于以前了,这些工作可以通过计算机扫描来进行分辨和重建,比人手要精确得多。虽然说,没有旁人的证言,法医仍然无法判定死者的胖瘦,但是,一个大概的容貌还是可以确定的,这对寻找尸源有很大的帮助!第二点作用是,有时候,人类的骸骨可以忠实地记录下死者所受到的致命伤,比如说骨折之类,哪怕骸骨上的细小的裂痕,对于推断死者的死因都有很大的帮助!而面对腐尸,要想尽快取到完整的骨架,高温水煮的办法是最好的,杀菌又高效,只是过程难免有些让人的心理接受不了。

高温长时间水煮使得整个解剖室的空气中那股怪怪的味道越来越浓了,但是,比起那混合肥料的气味要好受多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骨肉分离了。在张晓楠的示范下,邓然和她两个人一起用大铁勺小心翼翼地捞出了每一块骨头,重新把它们放回了解剖台上。此刻,和刚才那具面目全非的腐尸相比,尽管还是那具尸体,但是看起来要顺眼得多,炉子关掉后,空气中也没有了臭味。在解剖台上方的灯光直射下,骨头白得耀眼。两人分别从尸体的头和脚两边开始一根一根骨头地仔细查验过去,每一个细小裂缝都不会放过,终于,在头骨下部的舌骨部位发现了一处明显的裂痕,而骨架的其余部位没有明显的能够导致死亡的裂痕。

“小邓,这个死者极有可能是被掐死的,因为舌骨这个部位属于颅腔底部,一般来说,是不会受到伤害的,除非双手用力挤压死者的颈部导致舌骨断裂,死者因此窒息而亡!”张晓楠向站在对面的邓然指出了她手中死者颅骨唯一受损的部位,并且在空气中作了一下动作模拟。

“但是,我们还必须排除别的死因才行,只是很可惜死者的尸体受到了混合肥料的污染,没有办法作出更进一步的推论了。”说到这儿,她双手捧起了死者的颅骨,“小邓,你把电脑和激光扫描仪都打开,接下来,我们要对死者进行颅面成像复原!”

一听这话,邓然有些激动,因为平时很少有机会接触这方面的技术实践的。他一边忙碌着,一边兴奋地说道:“张主任,一会儿能让我操作一下吗?”

“当然可以,很简单的,和你玩电脑绘图差不多。”说着,她就把死者的颅骨端端正正安放在了扫描仪下面的那个三角支架上,然后调整好角度,接着,示意邓然开始操作。随着仪器运行的嗡嗡声,一束红色的光线缓缓扫过了整个头颅,如此不同角度反复三次后,仪器发出了“嘀嘀”声,提示扫描结束,剩下的工作就要由专门的电脑软件来完成了。

“小邓,你在性别一栏中输入‘女性’,在年龄一栏中输入‘三十岁’,婚育一栏中输入‘已育’,人种一栏输入‘亚洲’。”张晓楠站在邓然的身后仔细地分门别类指点着。(笔者注:电脑数据库中存有各种年龄段女性的相应数据,来源于公安系统第二代身份证相片数据储存库,数据采集是相当齐全的,它对每一个年龄段女性的各项数据都有一个相对应的平均值,再根据激光扫描所采集到的数据结合比对,很快就会有一个大致的面容复原结果。)

在等待面容复原像被制作和打印出来时,利用这个时间,张晓楠和邓然,还有摄像师三个人抬起了那口仍然冒着股股热气的大锅,然后把水倒进解剖台另一边的不锈钢过滤网,这样,死者的一些肌肉组织和毛发就能够留下来了,剩下的废水则会在解剖室下面特殊的下水道中被合理处理后,再排出废水沟。此时,身后连接着电脑的打印机中吐出了一张栩栩如生的人面模拟画像。

“张主任,那这锅怎么办?”

“留着吧,下回还可以再用!”她随口答道。

一听这话,邓然苦恼地咽了口唾沫,不再吱声了。

为了更进一步检验埋有尸体的那一堆混合肥料中是否有与这起案子有直接关联的证据,与法医办公室仅一墙之隔的痕迹鉴定组居然把整个混合肥料堆全都搬了回来。此刻,他们的实验室里到处弥漫着一股混合肥料所特有的又臭又熏人的味道,但是,这帮耐性极好的小伙子们正一丝不苟地用小型筛子仔细筛查着每一寸肥料,尽可能地做到什么都不放过。随着他们找出来的“战利品”越来越多,小伙子们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了。很快,桌面上就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还有各种各样的证据专用一次性封口袋,里面装着烂布头、疑似眼镜架、手表……今天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就要对这些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们一一作甄别和检验,很多死者的相关信息,有可能就在里面。

重案组办公室里,苏永明正在仔细地研究着鲜花基地附近的地形图,助手王燕推门走了进来。

“苏队,有好消息,模拟画像在电视上公布后,很快就有人打来了电话,认出了死者——鲜花基地附近一家叫远兴的电子厂女员工赵幼梅。据称,她一周前下中班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

“好啊!”一听这话,苏永明立刻来了精神头,“通知痕迹鉴定组的人,马上去电子厂提取死者的DNA回来进行比对!”

王燕刚要转身出门,又被苏永明叫住了:“等等,叫阿旺马上到我这边来!”

阿旺是苏永明在重案组的左膀右臂,两人搭档已经将近十年了,身材魁梧,却有着一副菩萨心肠。

“苏队,你找我?”

“对,马上叫一组的人,我们一起去远兴电子厂。尸源找到了。”

把从死者留在工厂更衣室工具箱里的木梳上所提取到的头发DNA样本与腐尸牙髓中的DNA样本进行比对,结果显示两者完全一致!而肥料堆中发现的尸体下面的那团分辨不出本来颜色的破布,经辨认,就是死者的厂服。至此可以确认,死者就是这位失踪一个星期的电子厂女工赵幼梅。

苏永明有点犯愁,犯罪嫌疑人对混合肥料的特性非常熟悉,那么就该把两个地点结合起来考虑,如果能够找到在两边都有联系的人,那就好办了,不管联系是哪一种。苏永明带着手下一帮小伙子们几乎天天都泡在了鲜花基地和电子厂,逐个摸排,没多久,一个无意之间听来的传言使案子有了明朗的线索。通过对女工周围的同事们的走访,得到消息说这位女工经常向周围的工友抱怨有人纠缠她,甚至还威胁她。虽然这个人从未在公共场合露过面,但是,她每每说起此事时就会出现在口头的一句话,引起了重案组同事们的注意——纠缠她的人身上有很重的化肥味。

三天后,苏永明带着手下的调查组返回了局里,和他们的车同时回来的,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神情沮丧的鲜花基地新品开发部助理工程师。

在底楼走廊里,张晓楠迎面碰上了刚好回来的苏永明。她不由得站住了,悄悄地叫住了走在队伍末尾的王燕,没等她开口,王燕就点了点头。意思很明确,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是不会单独带这个人回来的。

审讯室里,刘子儒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和我们说说赵幼梅吧,你是真的爱她吗?”苏永明冷不丁地问道。

刘子儒慢慢抬起头,一脸的迷茫。

“你认为你和赵幼梅之间的是爱吗?”见到对方没有马上回答,苏永明又问。

刘子儒突然之间就像被针扎了一样蹦了起来,厉声尖叫道:“不许你侮辱我和阿梅之间的感情!我们之间是真正的爱情!我们相爱!”

“你坐下,听到没有!”苏永明一声怒斥,“你说你爱她,那你为什么要杀了她!”

“我……我……”刘子儒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他重新又恢复了先前的茫然,喃喃自语,眼泪流了下来,他低声说道,“我爱她,我是真的爱她,她不懂我,我……我没有办法……”

见此情景,苏永明知道,犯罪嫌疑人牢固的心理防线已经被击溃。他冲着身边的王燕微微点点头,示意现在可以继续审讯了。

由于平时只是和花打交道,这位性格内向的助理工程师刘子儒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丈夫在外地工作的赵幼梅。或许是渴望爱情的心压抑太久了吧,他疯狂地爱上了已经结婚的赵幼梅,谁知赵幼梅再三拒绝,并且出言讽刺,导致性格偏执的刘子儒一气之下在赵幼梅下班的途中掐死了她,然后用小推车拉着尸体来到鲜花基地,埋尸在花肥堆里。犯罪嫌疑人很清楚,这混合花肥堆会越积越高,只要再过几天,死者的尸体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肥料和细菌所分解,即使到时候被人发现了,也没有人会把面目全非的它和失踪的那位女工联系起来。但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在法医和痕迹鉴定这边栽了跟斗。真应了那句老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每次案件告破的时候,张晓楠总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写完尸检报告的最后一个字,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靠在办公椅上舒展了一下筋骨。“张主任,什么时候下班?”苏永明没推门就径直走进了办公室,一屁股坐在章桐面前的办公桌上。

张晓楠不由得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苏探长,找我有事吗?”

“没……其实也没什么,结案了,队里的几个,想好好聚聚,你,能来吗?”苏永明的脸竟然有点红了。他吞吞吐吐地说道。

“可以啊,几点?”张晓楠显得无所谓的样子。

没想到对方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他,苏永明高兴地站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我这就去开车。”说着,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张主任,苏队亲自请你?难得啊!”潘建笑眯眯地从文件堆里探出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别胡思乱想,你这小子!”

说是这么说,张晓楠的心里却有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作者:戴西)

推荐热门小说七宗罪7:食人恶魔,本站提供七宗罪7:食人恶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宗罪7:食人恶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卷 法医手记 第三章 梦游杀人 下一章:第三卷 凶手杜比 第一章 谜一样的岛屿
热门: 恶魔的圈内 锦桐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大海獠牙 江山美人刀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黑色十字架 斩龙 盛夏的方程式 酷酷的代课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