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台埋骨 第四章

上一章:第二卷 天台埋骨 第三章 下一章:第三卷 孤岛惊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肖建刚提前二十分钟来到百花殡仪馆后山,由于即将解开困扰他多天的谜题,他有点激动,失眠了,今天起来后直接就来到后山。

早晨的山上空气很好,此时太阳已经出来,阳光射在山坡上,让人觉得很温暖。

十分钟后,肖建刚见到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老头拿着个编织袋低着头拣着地上的垃圾,老头很认真的盯着地上,没有看肖建刚一眼,从肖建刚身边走过去,越走越远。

肖建刚四周看了看,没有人。

又过了十分钟,那个捡垃圾的老头不知从哪钻了出来站在肖建刚面前,他盯着肖建刚道:你很准时。

肖建刚看了看这个老头,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虽然衣服破破烂烂,但是掩盖不住他矫健的身材,老头双眼炯炯有神,他上下打量肖建刚道:你果然一个人来,我很高兴,我喜欢守约的人。

肖建刚看出面前这个老头似乎不怀好意,他说道:就是你写信给我?你不必要搞的这么麻烦,你可以直接道我们办公室去,或者我去接你也可以。

老头冷峻的脸上咧了咧,算是微笑。他说道:我叫你来这儿,是不想让人知道,还有一点,我为你选的地方你满意吗?

肖建刚此时觉得自己一个人赴约也许是个错误,他似乎正一步一步走进别人的圈套,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设置圈套的人。

不过此时他很清楚,一个快要进入圈套的人不能挣扎,因为越挣扎,死的就越快,此时他要做的,是拖延时间,伺机逃跑,不过或许已经晚了。

他看着老头道:我想你叫我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说,在哪说都一样,这里风景很好,你说吧。

看肖建刚比较镇定,老头道:你看起来很镇定,我喜欢镇定的人,我喜欢不慌乱的人,在你死之前我会把全部都告诉你,我希望你听下去,不要想着逃跑,因为,那是愚蠢的想法,哦,还要补充一下,我也当过兵,不过老了,没什么用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挥掌向路边的一块青石拍去,啵的一声,青石化成粉末飞了出去。

肖建刚暗暗吃惊,这功力没有个几十年是练不出来的,而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能将坚硬的青石击碎。

老头咧了咧嘴说:惭愧,好久没有练了,都快把老师忘了,你能坐下来听我慢慢说吗。

肖建刚点了点头,在路边的一块平整的草地坐了下来。

老头说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叫吴远平,所有的事都是我干的,但是你们抓错了人,还把吴怀那孩子弄死了。

老头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伤感。

吴远平控制住情绪,然后说道:很多年前,在牛街村又来两兄弟,哥哥叫吴远志,弟弟叫吴远平,哥哥人很老实,不爱说话,而弟弟却相反,爱打抱不平。后来,弟弟参军了,在部队里学了一身的本领——杀人的本领,再后来,弟弟上了战场,战场上,弟弟无数次负伤,又无数次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在战场上,弟弟学会了杀人,渐渐的他发觉杀人是一种艺术,他爱上了这种艺术。再后来,弟弟转业了,成为老百姓,但是弟弟却没有放下杀人的念头,只要一打雷,弟弟就像发了疯一样,拿着家伙要杀人,但是,这一切都被哥哥压下来了,因为,在战场上杀人不犯法,而现在杀人就要被枪毙,哥哥不希望看到弟弟被枪毙,哥哥收起了所有能杀人的工具,刀,扁担,还有铁锤,家里的地窖成了弟弟的住处,只要打雷下雨,弟弟就被困在地窖里。但是弟弟还是仍不住,偷偷的杀人,他会躲在路边的草丛和小树林里,看到过往的外乡人,他就出手,他的杀人工具,就是铁锤,他把人杀了以后,埋在家的周围,有时也埋在荒郊野地。有一次哥哥的儿子看到了叔叔杀人,从此他就有了梦游的病,在梦里他模仿叔叔杀人,挖坑埋人。再后来哥哥也知道弟弟杀人的事,不过他没有声张,他决定替弟弟隐瞒一切。再后来拆迁队来了,要拆房子,哥哥怕事情败露害了弟弟,就千方百计阻止拆迁,结果死了,当时弟弟被困在地窖里,他眼睁睁看着哥哥和嫂子被炸死,而无能为力,最后,连吴怀的命也搭进去了。

说到这,吴远平的眼中留下了泪。

肖建刚道:吴怀的死,是个意外,我们只是想问他一些问题。

说到这,吴远平的眼中留下了泪。

肖建刚道:吴怀的死,是个意外,我们只是想问他一些问题。

吴远平道:无所谓了,人都死了,这事与你有直接关系,所以把你请来,让你下去陪吴怀。

肖建刚道:看来我今天是逃不了了,我有一个要求,我想知道,是谁把人骨移到天台上去的,你,还是吴怀。

吴远平道: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我要把这个秘密带入地下。

肖建刚道: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你难道不肯对一个快死的人把这个游戏的结果说了?

吴远平沉默了一会道:问你一个问题。

肖建刚道:什么问题?

吴远平道:杀一个人和杀十个人有什么区别。

肖建刚道:这个问题是脑筋急转弯吗?

吴远平道:可以说是。

肖建刚道:要说有什么区别,就是十比一多了一个零。

吴远平道:这个答案到很有意思,但是,我要跟你说的是,杀一个人和杀十个人没有区别,只要你把杀人当成一种乐趣,那就可以了。

肖建刚道:没有人会把杀人当作一种乐趣,除非,他是魔鬼。

吴远平道:魔鬼,这个名字我很喜欢,不过你还是逃不掉的。

说着,吴远平将手伸进身边的编织袋,他将一个木柄铁锤掏了出来。眼睛狠狠的盯着肖建刚。

肖建刚知道对方要动手了。

一个人死有很多种可能,生病,溺水,自杀,被杀。

而此时肖建刚正准备被杀。

时间快接近中午,太阳越来越辣,肖建刚坐着,吴远平站着,手中拿着铁锤,伺机挥出。

这是一个凝固的画面,也许有几分钟,但对肖建刚来说,这有一个世纪。

忽然,山坡下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听声音是一群人。

肖建刚等待的机会到来了。

吴远平皱了皱眉,他觉得计划被打乱了,这是他精心安排的计划,就连这个地方,他也多次踩点,在确认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后,他才把杀人的地方选在了这里。

不过,今天似乎肖建刚运气很好,有人到来干扰吴远平的行动。

吴远平微微一分神,就在这一瞬间,肖建刚倒地几个连续的翻滚,立即拉开了与吴远平的距离,也就在翻滚的时候,他掏出了枪对准了吴远平。

吴远平不愧是打过仗的老兵,反应敏捷,就在肖建刚的枪刚刚对准他的一刹那,他手中的铁锤朝肖建刚飞了出去,正好打在肖建刚握枪的手上,肖建刚手上剧痛,手中的枪飞了,紧接着,吴远平大步向肖建刚冲了过来,手中的一根绳子已经绕在了肖建刚的头上,就在吴远平以为得手,要将绳子拉紧的时候,肖建刚敏捷的双手一伸脖子一缩,像一条泥鳅一样从绳子中溜了出来,这一招,是他跟一个美国特战队员学的,对付绳子绕颈很有用。

吴远平见肖建刚再次溜走,附身将铁锤握在手里,向肖建刚挥去。

肖建刚看得出,吴远平的铁锤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每一锤直击对方要害,左右太阳穴,天灵盖,肖建刚东躲西闪,很是狼狈,左右都逃不出吴远平的攻击范围。

吴远平见一时不能得手,连连加快了攻击的速度。

此时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肖建刚和吴远平的视线范围内,小女孩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大人,一个在挥舞着铁锤,另一个在躲闪。

小女孩喊了一句:妈妈快来,这有两个人在打架。

这一喊,吴远平收住了铁锤,看着小女孩。不远处,一个妇女向这边走来。

当那个妇女走过来的时候,吴远平已经跑的没影了,只留下座在草地上喘气的肖建刚。

肖建刚曾想过很多种结果,但没有想过这种结果,一个不相干的小女孩,救了肖建刚一命。

肖建刚感激的向小女孩点了点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离开了这个差点要他命的地方。

肖建刚回到特案组,将今早的遇险过程讲给了左正,左正听完以后沉吟半响道:以后你尽量不要单独行动,即便要去,也跟我们说一声。

肖建刚点头道:好的,这次可能是我太心急了,接下来你看我们该做什么。

左正道:现在我对这个吴远平倒是很感兴趣,我们先查一查他的资料。

一个小时候,袁江收集到一些有关吴远平的资料:吴远平,男1964年生,1982年入伍,当过侦察兵,立过三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转业后回老家务农。

肖建刚道:这样的功臣转业后一般可以分到好一点的单位,怎么他回家务农去了。

左正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想端公家饭碗,还有一部分人,患了战争后遗症。

袁江道:战争后遗症?这个还是头一次听说。

左正道:并不是每个军人在参加过战争以后就能安享晚年的,有很大一部分人复原回到单位或家里以后,开始表现出来战争后遗症,噩梦和精神紧张会伴随他们一生。他们中有的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病,而有的人,对社会做出疯狂的举动,这类事件国内一般没有报道,属于机密,但是你们看《第一滴血》就知道这种精神疾病是存在的。

袁江拿起一张照片仔细看起来,年轻额吴远平是那么英俊,但是他现在却是一个杀人恶魔。

肖建刚也拿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忽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他仔细辨认,对,就是他,那个保安队队长——安国清。

肖建刚道:你们看,这个就是黎明小区的保安队队长安国清,他居然是和吴远平做过战友。

左正接过照片也认真看了起来,然后说道:看来这个安国清知道的不少,只要找到他,这个案件我估计就可以结了,不过,我想他现在应该躲起来了。

果然,肖建刚带人来到黎明小区的时候,安国清已经跑了。

接下来,就是全城通缉两名在逃杀人嫌疑犯,但是,要抓住两名在逃的老侦察兵谈何容易。

半个月后,有人在百花殡仪馆后山的一个土坑里发现了两具尸体,两具尸体为男性,五十多岁,身上都穿着老式的军装,有人向警察局报了案,一个小时以后,左正等人来到百花殡仪馆后山,看到了这两具尸体,确认就是在逃通缉犯吴远平和安国清。

肖建刚从吴远平的口袋里找出一个信封,上写:特案组亲启。

肖建刚撕开信封,上面写着:特案组的同志们,你们好,请允许我用同志这个词,因为,我们也曾经为这个国家流过血,我们两个决定用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是因为我们懦弱,而是应该是我给死去的那些无辜的人一个交代的时候了。或许别人看起来会觉得很好笑,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怎么就活不下去了,我要说的是,我们在无意间走到了人民和社会的对立面,我们应该死,但是我们不希望死在刑场,那样我们死了以后没脸见战场上死去的弟兄。说实话,如果我们要逃,就凭你们一时半会还抓不到我们,但是国清说服了我,像我们这种人再继续活下去有什么意思呢。最后我要说的是,我杀过很多人,国清也杀过几个,天台上的那五具人骨就是国清杀的,不过那几个人该死,杀那五个人具体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也记不清了,国清是陪我死的,他说,其实我们在三十年前就该死在战场上的。

最后再说一句,不能让孩子看到杀人的场面,那样,可能会毁了孩子的一生,这是吴怀托梦告诉我的。

肖建刚看完信,将信折好放进衣袋。

(作者:摸你黑)

推荐热门小说七宗罪12:天台埋骨,本站提供七宗罪12:天台埋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宗罪12:天台埋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卷 天台埋骨 第三章 下一章:第三卷 孤岛惊魂
热门: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腊面博士 沉睡的森林 弹弓神警 野性的证明 重生之贼行天下 都市传说拼图 异界那些事儿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独步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