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章:第一卷 “704”案件 下一章:第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在海北、北皋、东城三县交汇的地区,以郭垂和为首的一帮封建迷信活动者肆意横行,他们骗取钱财、强奸妇女、残害人命、谋图立国,制造了一起天方夜谭式的恶性案件。

此案发现于1970年4月,故称之为“704”案件。这个案件的侦破,不仅剿灭了号称“半仙”的郭垂和等一帮牛鬼蛇神,也给这些偏僻的农村地区盛行的封建迷信活动以毁灭性的打击。

这是我走进刑侦后参与的第一起刑事案件侦查。当我和戴学义随同老侦查员徐毅泉到达海北时,海北县已组建了一个庞大的侦查专案组。在当时的海北县革命委员会常委、原公安局长陆元祥的组织领导下,正紧张有序地开展着侦查工作。

这个案件与其说是侦,不如说是查。因为涉嫌犯罪人员的活动,绝大多数是在大庭广众面前公开进行的。由于当时那块地方经济文化相对落后,传统迷信观念太过强大,在郭垂和等人装神弄鬼、虚张声势,谎言蛊惑之下,一些群众和基层干部,逐渐产生了对这一伙人敬若神明、畏如恶鬼的诚惶诚恐心理,使这些泛起的沉渣得以无所顾忌的聚敛钱财,害人性命,诱奸妇女,甚至异想天开的妄图在十七年内建立所谓“中华莲花国”。

到达专案组所在地海北县王堡镇后,我被分配在审讯组里。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随同当时的海北县公检法侦破组长蔡善邦,对已抓获的这个团伙的主犯进行审讯。通常情况下,他问我记,先后制作了十多万字的审讯笔录。

蔡善邦是安徽人,当时不到四十岁,风华正茂。他有一张略显方形的脸,下巴微微前超,嘴角上扬,双眼微眯,永远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清脆的皖式普通话,悦人耳鼓。思维敏捷而缜密,处事周到而果断。当我刚刚踏上刑事侦查门槛的时候,就遇到了这么一位亦师亦友的同事,实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他的聪明睿智,行为方式,给我以后的刑警生涯颇多影响。

下面,我将以审讯笔录的形式,记录下这个发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期的一个荒诞而离奇的故事。

时间:1970年4月13日

地点:北皋县公安局看守所

被讯问人:沈义泉

讯问人:蔡善邦

记录人:袁金石

问:姓名?

答:沈义泉。

问:性别?

答:男。

问:年龄?

答:41岁。

问:住址?

答:北皋县长青公社十大队五队。

问:家庭成员?

答:一个人单身过。

问:没有成家?

答:我18岁时眼睛瞎了,讨不上老婆,父母也相继死了,只有单独过。(这时沈义泉拉了拉皱巴巴的黄色中山装衣襟,抬起头翻着白眼)

问:眼睛现在还能看得见东西吗?

答:白天能感觉到一点白光。

问: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只有老老实实交待问题,或许念顾到你身患残疾、满目灰暗,在最后处理时留给你一线光明,给你感觉到光明的温暖。

答:谢谢政府,我交待,我交待。

问:那么,你把这几年违法犯罪的事实交待清楚!

答:好的。十八岁那年,突然瞎了眼睛,我学不了手艺,做不了农活。由于读过几年书,认识几个字,我父亲就带着我向一个外地人学会了算命。一个瞎子走不了远路,就近周围的人都知根知底,不太相信,生意不好,日子很难过。一天,突然听到邻居说起东城县唐扬公社的郭垂和跑到北皋一带帮人消灾除病,跑到哪里,吃到哪里,住到哪里。求他看病的人不烧香点烛,还请不动他。说他是天上的菩萨历劫下凡,到人世间来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是个半神半人的“半仙”,名气非常大。我听了心里好笑,转念一想,我为什么不可以也来个神仙转体,帮人看病消灾呢?想了几天,心里逐渐有了谱。有一天,我伤风发热,烧得满脸通红。这天正好队里开社员大会,我不声不响地摸到了会场,挤在人堆里。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大喊一声:“吾乃平魔元帅、天帝圣君也”。接着就手舞足蹈、乱蹦乱舞起来。好几个人上来拉住我,我用尽全身力气,狠推猛踹,这么多人都没能揿住我。当我快步飞跑到家时,连跌带撞,头上、手上、腿上已是遍布青肿,疼痛难忍。我不吃不喝在床上连躺了三天,再爬起来时,我已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端足架子,声言是关公老爷神灵附体,专门到人间来消灾降福。家中也请来关帝圣像,香火不熄,开始为人治病捉鬼消灾。

问:天上神仙名目很多,你为什么偏偏挑上关公呢?

答:我实在不知道天上神仙有多少名号。我在眼睛好的时候,看过一部《三国演义》,知道关羽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死后显圣,成为平魔圣帝。我们这里好多户头神堂上供着关公,我就来了个关公附体。

问:你用什么方法为人治病消灾呢?

答:听说郭半仙为人看病用“神丸”,我不能走他的套路,我用打鬼过仙气的方法为人治病。

问:何为打鬼过仙气?

答:农村医疗条件差,很多人也舍不得花很多钱到大医院看病。小病挨着,大病挺着,到我这里来,只要拎一只老母鸡,给一、二元钱,我也替他们看。病人来了,我装腔作势,在他身上摸一摸,然后就说是在什么方位中了邪,遇了鬼,再拿上桃木剑,舞上一通,口里胡乱念些别人听不懂的咒语,就算打了鬼、消了灾。所谓“过仙气”,就是我把仙气传输给病人,病人有仙气护体,鬼神自然再不敢惊扰了。

问:附近的老百姓相信你这套鬼把戏吗?

答:我们这一带文化比较落后,三十岁以上的人识文断字的不多,妇女基本上是目不识丁,在祖祖辈辈的言传身教下,对鬼神有很大的敬畏心理。我开堂看病后,好运就来了。一天,邻队有婆媳两个来看病,婆婆告诉我,她儿子儿媳结婚五年了,还没有孩子,不管儿子怎么尽力,儿媳妇肚子就是大不起来。花钱娶媳妇是为了传宗接代,吃苦生孩子是为了养儿防老,五年还生不下来,怕是希望没了。婆婆喋喋不休,媳妇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到后来我听到她在不断抽泣,大概为生不下孩子受了不少怨气。我告诉婆婆,这种病是可以看的,只是心要诚,要祈求关帝过点仙气。至于以后能不能怀孕,关键是看你祖上的福缘。我叫媳妇跪在我面前,两手在她身上摸起来。在她脸上一摸,皮肤细嫩光滑,看起来很年轻。在她身上一摸,丰腴柔软,特别是胸前一堆肉,温暖而有弹性,还不住的震颤。这种震颤,通过我的手传到我的心里,我的心也震颤起来了。(这时,沈义泉偏扬着头,专注而急促的说着,喉结上下串动,不停地咽着口水)忽然我感到一股热血涌到下腹部,内心沸腾起一股强烈的yu望,我喉头发干,双腿发抖,不能自己了。我用嘶哑地声音吩咐她婆婆,过仙气是很费元神的,你赶快去买点香烛,从家里拎只老母鸡来。她婆婆急急忙忙地走了。我拉起了她媳妇,推dao在里间的床上,扯下裤子就扑了上去。那小媳妇倒没有太多的挣扎,只是口里哼着不、不……。不一会儿,她婆婆来了,我叫她点上香烛,跪下向神像磕头许愿。之后她就带着媳妇,千恩万谢的走了。过了不久,找我为不能生养的媳妇看病的人多了起来,进门就包上一、二元钱放在神台上,口口声声请求帮帮她们。从她们口中我才知道,上次来找我看病的婆婆叫秦芹姑,从我这里回去一个多月,她媳妇就怀上孩子了。她乐颠颠的逢人便说,沈瞎子治妇女不孕灵透了。一传十,十传百,沈义泉的名气大了起来。对这些来找我的妇女,我照此办理,并告诉她们,过上三,五次仙气效果会更好。一来二去,怀孕的妇女多了起来,我的名气越来越大,也越传越远。

问:这些妇女被骗遭奸,你难道不怕她们控告?

答:怀上孩子的妇女喜出望外,感谢还来不及,大多以身说法,充当了义务宣传员:没有怀上孩子的妇女,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心不诚。这些妇女本来就因为不能生孩子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气,才走上这一步,现在连神仙都不帮,除了埋怨自己外,还能说什么呢?

问:你这个混账东西,眼睛瞎了心也很黑。你用这种方法先后*了多少个妇女?一个个的交待清楚!

答:我开堂以后,每月来的妇女总有二、三个人。两年多时间,大约有七、八十人左右。这些人的姓名,住址,她们不告诉我,我也不问。只要她们人来了,给了钱,我帮她们过了仙气就算两清。至于她们每个人的具体结果,我也不清楚。其中有个储宝菊是东城唐扬人,从口音上听出来的,她来的次数多了,我问过她,她告诉了我名字,并说她丈夫是做泥瓦匠的,常年在外。

问:这两年多骗了多少钱财?

答:有的平时花了,现在家中有存款2100元。

问:这么多钱可以造一座漂亮的瓦房了!还有什么罪恶,继续交代。

答:没有了。

问:你设堂看病,就只看过妇女不生孩子的毛病?

答:什么头疼脑热,腹痛骨斜的都看过。

问:有没有看死过人?

答:有的人回去后好了,有的人回去后还是老样子,有的人回去后死了。

问:贻误病情,耽搁治疗的我们不谈,说说有没有被你直接弄死的?

答……(久久沉默不语)

问:你做的事,很多人都在场亲眼目睹,你能抵赖得了吗?老实交代,争取生机,好好想想!

答:能给一支烟抽抽吗?(蔡善邦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取出一支点上,递了过去。我很奇怪,蔡组长平时是不抽烟的,怎么口袋里还能掏得出烟来。沈瞎子接过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呲着牙缓缓的吐出来。看着他满口黄褐色的牙齿,我心里充满了厌恶。一支烟抽完,他也开了腔)

好吧,我说。去年11月,九大队有一个叫陈顺富的人来看病,他告诉我说浑身乏力,人也瘦得厉害,晚上还有一点发寒。我说他遇上一个生了痨病的女鬼,缠上他了,需要作法驱鬼。我照例在关帝像前念咒,舞剑转圈,折腾了一回。可是过了几天,他又由老婆陪了过来,说是病不仅不见好,反而沉重了。我在他身上摸了一回,告诉他老婆,这个女鬼魔性很大,是爱上她丈夫了,鬼魂附体不肯出来,非得来点厉害的不可。我叫他们抱来一床被子,让他躺在地上,我用桃木剑刺他皮肉,敕令女鬼伏法,可陈顺富就是不吭声。我随后抓了一把点燃的香,烫他的手臂,他大声嚎叫,就是不说认输的话。听到声音,看热闹的人多了,我不能不更加起劲。但他一直不说认输的话,我的面子下不去了,连个小鬼都斗不过,将来谁还会相信你?我心里着急,伸手一捞,把被子蒙到他头上,一屁股坐下去,开始他还抬脚踢被,过了一会儿,就不再动了。我告诉他老婆,女鬼已逃跑,现在把人抬回去,过两天就会好的。到了晚上,有人告诉我,陈顺富抬到家就发现他死了,我请人送去祭品,并带信给他老婆,说那女鬼和她男人有一段夫妻缘,这是命中注定,天命不可违。后来他老婆也没有再说什么。

问:你说陈顺富的死因是什么?

答:他原来也有病,这次的死是我不小心,把他整死了。

问:像这样的事还有几次?

答:就是一次,直接的就是一次。陈顺富死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动手打、烫、闷人了。

问:你和郭垂和是怎么认识的,相互间有过什么接触、联系?

答:开始我只是听人说起他是个“半仙”,道行很大,很多人奉若神明。我在他行为的启发下,也干起了这种勾当,装神弄鬼,替人消灾治病。后来,我的名气逐渐大了起来,周围几个公社的人知道了有我这个沈瞎子。一天下午,郭垂和在我们大队几个人的陪同下,到了我的家里。一进门,他把桌子一拍,大喝一声:“你这点道行,也敢设坛看病,赶快收了摊子,不然天火就要烧了你。”我当时真被他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你不是也玩的这套鬼把戏,大家都是玩,你还管得了我!便信口说“我乃上界伏魔圣帝,你这个小神管得了我?”那知郭垂和更是信口开河,说“我是玉皇大帝临凡,上界神仙都归我管。”我一看,在气势上输给了他,随口说道,“你不过是临凡,凡胎肉体,我乃圣帝附体,法力无边。”言来语去,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后来郭垂和提出今晚斗法,分个胜负,我也同意了。晚上,在大队支部书记的主持下,在生产队仓库进行斗法。郭垂和带来的人多,锣,钹等法器敲得叮当响。我猛听到郭垂和大喝一声:沈瞎子还不跪下求饶,不然我把你锁进老君炉里炼丹。我不知道他在捣什么鬼,但我听到锣声一响,灵机一动,就在地上翻滚起来,口中大叫,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胡言乱语,抓起一把木刀就向郭垂和等人劈去。郭垂和抓起一根棍子和我对打起来。这一着我实在失算,他明我瞎,我岂是他对手?我被打得鼻青脸肿。我急了,摸上桌子,抓住烛火乱舞起来。这样也烧坏了他一件衣裳。斗法的结果自然我落了下风,只有跪拜臣伏,愿意听他领导。他也做作了一番,封我为莲花国北皋将军。规定我只能在本公社范围内活动,只能给北皋人看病,每年还得交纳1000元供奉费,我只有诺诺连声。心想,光棍不吃眼前亏,以后怎么着你还管得了!这场斗法也就结束了。以后郭垂和来找过我两次,目的是向我收钱,另外让我帮他找适合的人做徒弟。说在合适的时候要建立莲花国,不能没有人才和资金。

问:那个“莲花国”是怎么回事?

答:他说是他军师朱梦轩提出来的,具体什么内容,他没有和我详说,我也没细问。老实说,我的心思不在这里,我图的是有钱有肉有女人,这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了。

问:回去认真想想,还有什么违法的坏事没有坦白清楚。你记住,做老实人不会吃亏。

答,我知道,我知道。

(蔡善榜朝门外招了招手:“押下去!”沈瞎子慌忙站起来,大口的吸着气问)

领导,能不能再给支烟,你们明天还审我吗?

(这时,我把材料收起,看着这个身高不足五尺,低头哈腰的瞎子,心里有七分厌恶,三分怜悯。我对旁边的蔡组长说:这个家伙活脱就是《智取威虎山》里的小炉匠。蔡组长无声的笑了笑,慢吞吞地对我说,恐怕他比小炉匠还低一个档次吧!)

推荐热门小说七宗罪11:消尸世界,本站提供七宗罪11:消尸世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宗罪11:消尸世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卷 “704”案件 下一章:第二章
热门: 阁楼里的女孩 怪笑小说 独闯天涯 美漫世界的武者 第十三个故事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篮坛教皇 恶月之子 法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