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雨夜屠夫 第六章

上一章:第一卷 雨夜屠夫 第四章 下一章:第一卷 雨夜屠夫 第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此时袁江在电脑边叫左正等人过去,说有新发现。

只见在袁江打开的一个虚拟社区的网站,网民对港城市出现的一系列杀人分尸案提出种种假设和猜想,其中有一个名叫“田野星空”的网友对港城杀人分尸案做出一系列的分析:

1、凶手有极端变态的倾向。

2、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人作案。

3、凶手估计在四十岁以下三十岁以上的男性。

4、凶手极有可能一个人独居。

5、凶手没有结婚。

6、凶手住在城里,有稳定的工作。

7、凶手极有可能从事过医务工作者,了解过一些解剖知识,不过一直都未亲自动手,他杀人有可能是想练习一下人体解剖。

8、凶手有可能就在你我身边。

最后,“田野星空”呼吁大家,特别是年轻女性在夜晚尤其是雨夜不要一个人出门。

“田野星空”的文章发表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众多的围观和回复,一名叫“AK47”的网友说:你说的跟真的一样,难道你见过凶手?

一名叫“独自一人”的网友说:抗议,你是说一个人住的人都有嫌疑,那你叫公安局的把一个人住的都查一遍,看看会有什么结果,你凭什么说凶手独居,难道不会是两个人干的吗。

一名叫“见到你就笑”的网友说:我大但的估计,凶手就是你,根据以往的经历,凶手在杀人以后都会回到现场站在人群里围观,就像欣赏自己的杰作,他也有可能对自己的一些特征在网上以另一个身份做出评价。

一名叫“天外飞仙”的网友声称自己就是凶手,并把作案的时间地点及过程仔细描述了一翻。

左正看着网上的留言,感觉好气又好笑,不过他对“田野星空”的推测倒是有几分感兴趣,虽然“田野星空”不是专业人士,但推断的结论在很多地方与特案组推断的相同。

第二天早上,局长王成涛特意组织了一批专家召开案情讨论会。

会上王成涛蓝色阴沉的说:各位,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们还是没有抓到连环分尸案的凶手,最要紧的是,上级给我们的破案期限已经到了,今天开始,我由公安局长下调为代理局长,我以下的正职人员全部下调为代理职务,文件随后会发给各位。

听王成涛说完,会场上鸦雀无声。

沉默了一会,王成涛说:虽然职务有所调整,该干的工作还是要一丝不苟的完成。

王成涛总结了前期工作的缺失,商讨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并建议大家围绕案情发表自己的看法。

一位痕迹专家说:会不会凶手不是这个城市的人,而是一个过客,比如说定期来港城出差的人。

萧子豪:从作案时间和丟尸时间来看,不可能,凶手必须有固定的住所和职业,否则不方便作案而且很容易引起怀疑。

另一位干警说:有没有必要发动群众,以现有的线索展开一次悬赏通缉。

王成涛:这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虽然前期我们警方做过大规模的排查工作,但是要具体到每一个公民的行为举动,这显然不现实,我们可以发动群众,寻找身边一些可疑的人。

左正:那这样一来我们的工作量将是巨大的,还有,我们起码要准备一百部电话,以记录报案人所报信息,并且要组织专人对市民的举报做出甄别。

王成涛: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左正沉默,他知道目前港城市公安局所用的是最原始工作量最大的方法,凶手抓不到,王成涛很着急,人在着急的情况下会丧失理智,但是,左正此时无力劝王成涛,因为案情进展到这一步,左正也有很大责任。

看大家不做声,王成涛说:那就这样定了,下去以后马上拟一份悬赏通缉令,今晚在黄金时间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同时播出。

萧子豪:同时还要将悬赏通缉令复印若干份,在全市大街小巷张贴。

晚九点,港城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同时播报了一起悬赏通缉令。

电台播音员和电视台播报员用清晰的声音向全市人民播报:港城的市民们,近期我市接连发生了几起碎尸案件,凶手极为变态残忍,经我市公安干警多次排查,仍一无所获,现颁发港城一号通缉令,凶手为男性,估计独居,在雨夜作案,用红蓝编织袋包裹尸体弃尸。有知情人员或见过凶手的相关人员积极举报,对举报有功人员给于十万元以下一万元以上的奖励。举报电话XXXXXX。

通缉令一播出,无数的市民纷纷打来电话,有的说自己在某天某晚见到一个黑衣男子背着一个编织袋,有的说自己的邻居一个人住,行为极为反常,有可能就是凶手。还有一个买百货的老板说自己的一个老乡几个月前买了十多个红蓝色的编织袋,现在人不见了。

就在播报悬赏通缉令的当晚,市公安局接到了三千多个举报电话,但经过甄别小组甄别,几乎都是捕风捉影。

就在特案组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报案人提供了一条线索,引起了特案组高度重视。

就在悬赏通缉的第三天,市公安局举报热线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声称自己知道连环分尸案的凶手是谁,但有如下条件:

1、举报人不到公安局举报,而是由公安局派人去找举报人。2、只能去一个人。3、对于举报人的身份必须保密,不得泄露。4、举报所得款项全部捐献给市敬老院。

最后,这个举报人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很快,话务员将这一通话记录报告给了组长,组长又转交给萧子豪和特案组。

在侦听室里,萧子豪和特案组听完这一段通话录音后,左正陷入沉思。

萧子豪:这会不会是一般人的恶作剧。

左正:不像。

肖建刚:那我们真的要去找这个人吗?

袁江:现在我们警力有限,如果所有的人都要求我们去找,那我们就什么都别干了。

左正:我们现在还有选择吗,现在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都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再说,我仔细听过报案人的说话与气和说话节奏,我可以肯定这个人不是恶作剧。

萧子豪:那谁去找这个人?

左正问刘洁:这个电话查了没有?

刘洁:查了,这是一个新办的卡,没有用户信息,我试着打了两个,没有人接。

左正:那再打,打通为止。

刘杰继续拨号,在电话响了七声后,电话接通了,但对方没有人说话。

刘洁: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听说你有线索,我们特意问一下。

过了几秒,电话另一头才传过来一个声音:你们想好没有,接受我的条件吗?

刘洁看了看左正,左正点了点头,刘洁说:你说的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但是你必须说的是实话,要知道向公安局谎报线索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电话另一头:我知道,你明天早上十一点在市中心百合花园大门口见面,你到了就打这个电话给我,记住只准你一个人来,不准穿警服,我见到多一个人我都不会出现。

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刘洁放下电话看着左正,左正说:那就按他说的办,明天早上你去找这个报案人。

萧子豪:那需要做一些安保措施吗,不能再向上次那样,差一点点就出事了。

左正对肖建刚说:刘洁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记住,距离刘洁二十米,不能太近,也不要太远。必要时可以用枪。

肖建刚:是。

萧子豪:他一个人能行吗,要不要再多派几个人。

左正:不必,我想过,如果对方是恶作剧,我们无非就是浪费一点时间和他玩一下。如果对方的目的是报复,那他会专门指定人去见面,显然这个人只是随便挑了一个。

萧子豪:那这个报案人会不会就是凶手本人。

左正:那更好,我们就可以结案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五十,刘洁站在了市中心百合花园大门口,她用眼睛余光扫了一下四周,除了进出公园的行人以外,不远处还有几个小贩摆摊叫卖货物,还有一个老头弯着腰扫地,还有两个卖早点的忙着收摊,她没有发觉肖建刚。

十一点正,刘洁拨通了那个举报人的电话,电话另一边传来声音:你很准时,你们能守约,我觉得你们可以信任,你穿过大门对面的公路,路边有一个名叫美乐的茶餐厅,你进餐厅上二楼,找最里面的位置座下。

对方说完挂断了电话。

刘洁按照举报人说的望过去,公路对面果然有一个叫美乐的茶餐厅。

刘洁穿过公路,来到二楼找最里的位置坐下,刘洁看到,这个茶餐厅面积不大,但装修的很有风格,人坐在里面感觉很放松很随意。

此时用餐的人不多,一个服务员过来问刘洁想用点什么,刘洁说等一下再点,服务员走后,刘洁拨通了举报人的电话,对方关机。

刘洁意识到这或许真是一个恶作剧,她想离开,却又觉得不妥,就在刘洁想给左正打电话报告情况的时候,一个餐厅服务员做到了刘洁的对面。

刘洁对他说:不好意思,我在等人,等一会再点东西。

那个服务员说:你等的就是我。

刘洁吃了一惊,没想到报案人是茶餐厅的服务员。

刘洁认真打量面前这个人,这个人三十多岁,圆脸,圆眼睛,皮肤有点黑,理一个平头,看上去性格有些内向,不善言辞。

刘洁问:就是你要举报吗?可以跟我详细说说吗?

举报人沉默了一会说:其实,我想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跟你们联系。我不愿意去公安局,也不愿意见警察。

看刘洁认真听她说话,他继续说:我知道这事情瞒不了多久,这段时间警察到处在搜查,我就知道这事情太大了,如果继续下去还有人要遭殃,所以最终我觉定还是说出来。

刘洁说:为什么会挑我来呢?

举报人:其实我也没有想过具体和谁见面,只是和你通话的时候觉得你的声音比较好听,所以我就选择了你。

刘洁:请继续说。

举报人:前几天你们的悬赏启示一出来,我就知道是他干的,这事我估计也只有他能干。

刘洁:你说的这个他是谁?

举报人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人就是我的发小,他叫林青云,他和我从小一块长大,我们还一起蹲过拘留所。

刘洁:那你怎么确定是他呢。

举报人:我跟你说过,我不愿见警察,是因为在我们十多岁的时候被人冤枉过,我们班主任老师的儿子举报我和青云砸了学校校长办公室的玻璃。其实,这是根本不是我们干的,结果我和青云被学校保卫科长带到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在拘留所里,我们两个晚上被犯人虐待,白天被派出所的警察体罚,当时是冬天,派出所的院子里有两口井,派出所长要我们每天早上从一口井里把水打上来倒进另一口井里,每天早上每人要到五十桶,到不完不给吃中午饭。有一次青云实在挺不住了,骂了那个所长一句,结果被全身淋湿在屋外吊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我看到青云的时候,已经只有一口气了,我记得那还是冬天,晚上很冷。

说到这,刘洁面前的这个举报人停止了说话,似乎在回忆过去。

刘洁注意到此时店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刘洁问:我们在这谈话会不会影响你工作。

举报人说:我不是在这工作的,这衣服我是借朋友的,他今天休息。

刘洁点了两杯果汁,听面前这个举报人继续说。

举报人喝了一口果汁,继续说:经过那个晚上,我发现青云的话明显变少了,而他的眼睛里时时透出阴冷怨恨的眼神。要知道,青云很小就没有了父亲,他跟着他妈和继父一起生活,他的继父是一个医生,我听青云说过他看过继父解剖尸体,我发觉他对解剖尸体有一种痴迷,我想那时他就有解剖尸体的冲动。自从青云进了派出所,他继父就改变了对青云的态度,时常打骂青云,所以青云很早就离开家自己过生活。青云离家以后,什么活都干过,后来他开出租车,你们对青云的猜测基本都对,只是找不到他,起初我也怀疑过他,但只是怀疑,直到有一次,我去他住的地方,无意间看到几张照片,是女人生殖器官的照片,当时我问他为什么会有这个照片,他说是从地摊买的,我知道要买裸体照片很容易,但是生殖器官特写的照片却很少有,而且是从人体上切割下来的。

刘洁:他现在在哪,我想他应该对自己做的事负责。

举报人:前一段时间他搬了住处以后我就没有去过了,不过他在翔宇出租车公司上班,你去那就可以找到他。

刘洁: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们怎么联系你,还有奖金是否交给你。

举报人:这些都不重要,出卖朋友的钱我是不会花的,按我的要求捐了吧,再见。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讯息,市公安局的干警很快找到了翔宇出租车公司,并找到了林青云的住所。

此时正值中午,林青云正在睡觉,警察敲开了他的房门,林青云看到警察一点也不显得慌乱,只是说了一句: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我想你们该早一点来的。

几个警察冲了进去按住林青云,另外的警察在他的屋子里开始搜了起来。

负责搜查的警察在林青云的屋子里搜到几个装人体器官的瓶子,还有一些解剖分尸工具和裸体照片以及人体器官照片,此外,搜查人员还搜出了一本笔记,其中有杀人分尸的日期以及过程。

推荐热门小说七宗罪10:雨夜屠夫,本站提供七宗罪10:雨夜屠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宗罪10:雨夜屠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卷 雨夜屠夫 第四章 下一章:第一卷 雨夜屠夫 第七章
热门: 武炼巅峰 生命的交叉 失落的秘符 死亡概率2/2 死亡飞行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迷宫之门 黑魔女之隐秘 蝙蝠 疯狂的多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