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

上一章:旅游 下一章:归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刚亮,凡渡便起床收拾了一下自己,阿尔法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来一夜没睡。

“有什么好看的,我不需要睡眠。”

凡渡点点头:“我知道,难不成你守在这里是怕我半夜跑掉吗?”

“差不多。”阿尔法学会了人类那种模棱两可的说法,他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早饭,我知道。”

“不,不用,我不吃早饭。”凡渡好笑于对方的自觉。

“嗯……我的宿主正在反抗,他强烈抗议你不珍惜身体的行为。”阿尔法无奈道。

“神经病啊。”凡渡终于忍不住了,“上次把我刺了个洞穿伤的人不是他?”

阿尔法:“我感觉是受到了刺激加上我对人类的影响,让他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

凡渡啧了两声:“你知道你的宿主和上任母体的宿主有什么区别吗?”

见他提起秦湛,阿尔法被勾起了好奇心:“什么?”

“曾经有一段时间,秦湛意识完全被真菌操控,而且只凭杀戮本能行动,即使这样,他也没有伤害我。”凡渡笑道:“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

阿尔法沉默了,也有可能是满天在沉默,导致他没什么话能说。

“好了,你已经把我带出了春城的范围,接下来呢?”凡渡问他。

阿尔法道:“等秦湛过来,我知道你对他来说很重要,他肯定会来找你。”

原本古井无波的声音忽然激烈起来,带着浓浓的恶意:“等他来了,我就要把他撕成一片一片的,让上任母体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统领真菌的只有我!”

凡渡心里无奈,人家秦湛本来也不想理丧尸和寄生菌好吧,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秦湛的身份就是一个原罪,一个错误。他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他。

凡渡很明白这一点,即使杀死了阿尔法,还会有贝塔欧米茄什么的顶替对方的位置,秦湛永远都无法安宁,就因为真菌族群进化母体的习性。

其实,阿尔法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谁能猜到下一个母体会不会比阿尔法更加残暴?

起码阿尔法还能傻乎乎的给他猎鹿……

“你就这么执着于统领真菌?”凡渡问道。

“当然,这就是我为何而诞生。”

“可你和其他真菌完全不同,我见过上任母体的本体,它没有智慧,也没有产生自我意识,只是一团凭借本能行事的菌丝罢了,你和母体不一样。”凡渡的言语中带着几分夸奖。

从来没被夸赞过的二代母体感觉自己的心情奇妙的放松了一点。

“那又如何,我还是母体。”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已经超脱了真菌的范畴,成为了一种更加高贵的所在?你拥有智慧,就能制造工具,驱使奴仆,创建文明,可它们呢?”

凡渡语气很平淡,但阿尔法捕捉到了里面的不屑:“真菌,哪怕能寄生地球上最强大的物种——人类,它们也还是一团真菌。”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说我种族的坏话吗?”

“当然可以,它们只是破坏者,而你是领导者。你有必要清除那些对未来不利的下属。”凡渡在诱导他。

“想想吧,没有宿主,哪怕是你,也无法开口说话,更不能操控仪器,只有和宿主结合,你们才能成为恐怖的物种。就像是丧尸,没了人类那层壳,真菌还能做什么?你们是最强大的,同时也是最弱小的。”

阿尔法有一瞬间的愠怒,但他拥有理智和智慧,他知道凡渡说的没错。

“你还真是坚持不懈的给我洗脑。”二代母体清楚凡渡的目的。

“这哪能叫洗脑。”凡渡点了点唇瓣:“这叫为你开拓眼界,实现两个种族的互利共赢。”

“我说不过你。”阿尔法永远都反驳不了对方。

“这就证明我说的没错。”凡渡仰着下巴道。

二代母体一时之间没办法就这样接受凡渡的说法,要知道,他自诞生以来的目标就是让种族复兴,重新夺回地球霸主的地位,完全没想过合作这码子事。

可是在人类世界里待了二十年,阿尔法已经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种族的劣势。

凡渡说的对,他的理论是完全正确的。

可是二代母体觉得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相信对方,他看了宿主的记忆,凡渡这个人类深不可测,说不定哪句话就是陷阱,而且他的伴侣就是上一代母体,谁知道凡渡的目的是什么。

真菌再度坚定自己的意志,不去理会凡渡的蛊惑:“怎么回事,秦湛为什么还不来,在我的预想中,他发现你不见了的第一时间就会冲出来找你。”

没人比阿尔法更清楚真菌的行为,秦湛做为初代母体,他的独占欲肯定更强,根本无法忍受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走。

可是眼前的状况有些出乎意料,他还特意在沿途中留下菌丝这种蛛丝马迹,想要找到他并不难。

“看来他也没有那么在乎你。”阿尔法不知为何,说了一句酸溜溜的话。

凡渡被连眼皮都没眨:“你说错了,他比你想象的还要在乎我。”

“那他为什么不来救你?”

“因为他知道我根本用不着救,他对我的了解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多。”

阿尔法再度沉默,可这次他的表情有些狰狞,并不是冲着凡渡的。

“别再吵了,失败者。”他在向满天怒吼。

看来满天又发神经了,凡渡知道,只要自己一提起秦湛来,对方就会变得歇斯底里。二代母体和满天共用一个身体,当满天不满的反抗,或者咆哮之时,阿尔法的感受是最剧烈的。

“失败者?”凡渡挑眉:“对你的宿主友善一点吧。”

“哼……”阿尔法被烦的不行,他很想和这个能跟他沟通的人类多聊一会儿,可宿主却一直捣乱。

“我的宿主为什么不是你呢?”

“我说过了,随时欢迎。”凡渡微笑。

看着凡渡的笑容,阿尔法忽然起了不祥的预感,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他寄生了凡渡,说不定初代母体会发狂的,他不想和失去理智的疯子战斗,那样的家伙说不定连痛觉都感受不到。

“还是算了,我更喜欢大体型的宿主。”阿尔法舔了一下舌头:“一米九,健壮,肌肉……”

“你好像在说秦湛。”凡渡笑了。

秦湛长得很帅,而且看脸是看不出他的威胁性的,然而秦湛的确高的很,还有漂亮的腹肌和胸肌,凡渡对自己的未来男朋友可是很满意的。

“别提他!”阿尔法等不来对手,都快气死了。

很好,现在真菌和宿主同仇敌忾了。

凡渡耸耸肩:“好吧,那我们来谈谈春城的总司令,也就是我自己。”

阿尔法这才消气看向他。

“既然用我引出秦湛这招没用,你是不是该把我放回去了?”凡渡托着下巴:“你们真菌不懂,管理一个基地是很困难的,而且还很忙碌,如果没事就放我回去吧。”

阿尔法:“……是什么给了你错觉,我并不会让你回春城基地的。”

凡渡脸色没变,他依旧很镇定,只是皱起了眉。

“我们不会放手任何得到的东西,而你对我来说独一无二。”阿尔法的声音低沉下去:“我和我的宿主都很喜欢你,我们一定能相处的很愉快。”

“如果我硬要走呢?”

“那就把你杀死,或者用菌丝改造成丧尸,一直跟在我们身边。”

“真是好计划。”凡渡失笑:“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要是想走,你绝对拦不住我。”

“那就试试。”阿尔法的眼睛变成了红色,这是逐渐失去理智的征兆。

这个二代母体和秦湛可不一样,哪怕秦湛眼睛全红,理智全无,也不会伤害凡渡,可凡渡毫不怀疑阿尔法真的能做出那种事来。

可惜了这间少见的干净屋子。

——

春城基地的生活照旧,并没有居民发现总司令的失踪,因为凡渡本来也不怎么出现在他们面前。

小队成员们各司其职,虽然没人再提这件事,也不担心凡渡会受到生命威胁,但他们心里仍然是惦记着的。谁知道凡渡在外面过的好不好,会不会吃亏?

理解到这一层的队员们,基本上没人会去别墅找不自在触霉头了。

秦湛那天表现的非常平淡,那肯定是表象,就连他们这些连朋友都够呛能算上的队员,都开始担忧起总司令的外出生活,秦湛怎么会放心呢。

确实如队员们所想,秦湛被本能折磨的非常痛苦。

他很想现在就跑到二代母体的面前把它按死,因为二代母体不光挑衅他,还沾染了他最重要的东西。

秦湛的脑海里有声音在叫嚣着迎战,幸好他已经不是纯粹的真菌,不然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在这种极度愤怒,又极度压抑的状况下,秦湛顺利的彻底拥有了菌丝的控制权,他的身体甚至适应了这些日子的高强度战斗,只有战斗才能让他的烦躁平息下来。

后山水库的湾鳄已经被揍的拒不见人,白狮作为一只有六头崽子的父亲,也不太适合当成战斗对象,金雕不理秦湛,因为秦湛在她眼里和丧尸没区别。

秦湛快要憋疯了。

郑奚十分贴心的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笑嘿嘿的给秦湛介绍了一个新工作,还能发泄郁闷。

那就是代替训练场里的变异兽,去和一百个滨海进化者过过招。

且不说郑奚这招毒计让滨海人如何叫苦连天,反正秦湛脑子里喧嚣的声音是停下来了。

郑奚靠在训练场入口附近的大树上,抱着肩膀对刚刚出来的秦湛道:“你没事吧?看样子状态不是很好。”

“已经好多了。”秦湛回答。

“这还叫好多了?”郑奚咧了咧嘴:“我说,你是去帮助训练,不是杀人,怎么浑身都是血啊?”

“没事,凡渡种了很多止血草药在后山,捣碎了抹一点伤口就能好。”秦湛的语气非常淡漠,和凡渡有几分相似,根本看不出他刚刚虐了一百个人。

“而且,连疤痕都不会留。”他补充道。

“那也不能这么残暴啊……”郑奚挠挠头:“好吧,他们是得经历点挫折,毕竟是第一批人工进化者,得开个好头。”

秦湛颔首。

“你要回去了?”郑奚问道。

“嗯。”

秦湛这些天除了出门打架,就是待在凡渡的房间里,每天两点一线,看的郑奚直发愁。

“没事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凡渡的本事。”郑奚不擅长安慰人,但他觉得现在的秦湛很需要安慰,只不过他安慰没用,得等凡渡回来。

凡渡如何猜不到秦湛的想法?他们是对彼此了解最深的人。

也正因如此,他才打消了再和二代母体待几天的想法。

他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旅游 下一章:归途
热门: 牙医谋杀案 天行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朕在豪门当少爷 我的钢铁战衣 黑魔女之隐秘 别对我撒谎 超级指环王 连环罪:心理有诡 禁忌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