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

上一章:虔诚的吻 下一章:新人涌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凡渡身边的跟屁虫彻底消失了。

所有人都想问一问秦湛的情况,但凡渡只是但笑不语,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耗费心思,可谁都能看出来他的不愉,所以队员们也就不再打听。

他们猜测两人之间可能闹了什么矛盾,为了不引火烧身,不光队员,连庄怡和齐浩宇这种经常和凡渡碰面的都觉察出了不对,根本不敢多话。

和怕触霉头的其他人不同,有个人将此当做机遇。

满天不着痕迹的挤进了凡渡小队当中,因为他的特殊性,竟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反正满天也经常在别墅里进进出出,忙着给凡渡传话,他出现在凡渡身边并不稀奇。

那张和秦湛相似的脸出现时,有些人甚至是松了口气的,希望满天能够平息凡渡的火气。

凡渡其实和平常并没有两样,但熟悉他的人都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实际上……

他们是真的想多了。

凡渡根本就不担心秦湛,他不满的神色也只是因为没了那只大狗在身边,他竟然有点失眠。

谁知道他的队员们误解了什么,他是会和秦湛赌气的人吗?

那天晚上,当血眸丧尸温柔的啄吻自己时,他就明白秦湛根本没有变,只是很有可能消化到了紧要关头,才压制不住本能,红着眼睛跑到山上湖面上大肆破坏。

两次丧尸潮带来的好处不仅是收获了大批的晶核,最主要的是让秦湛回收了两份母体,然而消化母体也给秦湛带来了负担,他需要很大很大的意志力才能与之抗衡。

也许到了最后,他的心会被母体的原始本能所侵扰,他必须要发泄出去才能恢复正常,而到时候,他也能彻底将母体真菌纳为己用了。

所以凡渡是默许了秦湛这种不着家的行为的,因为这代表着秦湛清醒的时日越来越近了。

当他看着队友和属下们战战兢兢的神色,心中颇为复杂,有些好笑也有些无奈。

除了乔镇星,凡渡其实并不信任那些新队友,想必他们也能感觉出来自己和凡渡的关系没那么密切,可是利益和习惯将他们绑在了现在的位置上,虽然知道自己地位和其他进化者不同,但也绝对不敢像乔镇星那样真的和凡渡当朋友相处。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他们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凡渡根本就不想交朋友,也根本不想和人真心相处,他对待队友们的感觉,就像是在使用工具。而且正常人哪会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就成为总司令的,还管理的井井有条,再加上他强大的能力,任何一个人都会感觉凡渡非常深不可测。

凡渡所做的桩桩件件,全都化作了队员们心里的敬畏,哪怕郑奚也能笑嘻嘻的喊“小凡”,可他知道,凡渡真的不是那种因为称呼而亲近你的类型。

凡渡和小队之间,是一种高效利用的模式,而队员们也不会抱怨,因为他们能获得的太多了。

未来的地位、能力的提升、凡渡甚至在为他们物色手下。

能够真正和凡渡以朋友相称的,可能只有乔镇星。

所以在秦湛夜不归宿引起的奇怪气氛下,只有乔镇星泰然自若,能够面不改色的和凡渡继续沟通基地建设了,剩下其他人都很担忧秦湛与凡渡之间发生的事会不会影响到什么。

凡渡对这一切尽收眼底,心想秦湛什么时候能解决掉麻烦,不然基地生活还真是够无聊的。

所幸有满天在,暂时顶替了“宠物”职位。

凡渡不讨厌他眼睛里偶尔流露出来的狡猾与凶光,这让满天看上去像是一只活力满满的小狼崽子,能撸到狼的肚皮,其实也挺不错的。

满天这些日子特别乖巧,也很积极的往凡渡身边凑,有时候凡渡处理公事忘记吃饭,他还会去找张楠开小灶给凡渡送过来。

作为一个人类,他可要比丧尸细致很多,而且更让人舒心,只是少了几分秦湛的自然。

现在的满天,想要讨好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有些刻意的,像凡渡这种等级的很轻松就能看出他的目的。

就像看他玩咬尾巴转圈的把戏没什么两样。

“小天,麻烦你了。”凡渡再次接过餐盘,揉了揉额角,略有些疲惫道:“真是难为你天天晚上送夜宵过来。”

“没事。”满天抬头,一双晶亮的眼眸中满是憧憬:“在食堂没看见你的身影,就知道你肯定忙的忘记吃饭。”

凡渡微笑,露出几许玩味的表情:“哦,你会在食堂偷看我。”

满天的脸一下子红了,他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去:“不是!我只是……见到你之后才会安心。”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满天首先打破了屋内的静谧:“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球场的宾馆只会留门到十点。”

“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了。”凡渡挑挑眉,“你赶不到的。”

满天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没事,我可以去研究所借住。”

“借住实验室?你是真的不怕啊。”凡渡失笑,“过来,让我看看你长没长肉。”

满天俊秀的脸再次浮现羞赧,他走到凡渡身边,被捏了几下脸颊。

“是长胖了一点,刚见到你的时候你瘦的不像样,我都怀疑你被推一下都能散架。”凡渡有些欣慰,虽然满天有些心眼,但是作为未来的种子,他是很有资质的。

“当时我还浑身是伤……”满天的身高抽高了不少,现在已经过了十七岁生日,属于男性的气息比之前明显了很多,已经没法让人用孩子二字来形容了。

“这里、”他忽然牵住了凡渡的手,摸向自己胸膛,“这里,还有这里,受的伤几次都让我以为我要死了,但我没死成,还遇见了你,这些伤痕也因为你而痊愈。”

凡渡有点想抽回手,但他更好奇满天想要说什么。

可满天什么都没说,只是用一种炙热的惊人的目光与凡渡对视,沸腾的感情尽在不言中。

凡渡像是被烫了一下,他把手从满天的桎梏中挣脱出来,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可怜的少年啊。

如果是上辈子,凡渡是不介意和满天来一段保质期短暂的故事,但现在他有秦湛,哪怕是秦湛单方面喜欢他,他也不能辜负对方的感情。

能够一起赴死的爱,满天怎么会理解呢。

他没有忽视满天眼中的失落。

“实话讲,我只是被你的求生意志感染了,你是那些人里唯一的孩子,我知道你想活下去,也只是给了你这个机会而已。”凡渡像是没有察觉到满天传递过来的信息一样,自顾自的说起来:“换了其他人,你说不定比现在过得还好一点,起码不用帮我跑腿。”

凡渡开了个玩笑,满天也很给面子的露出了微笑,只是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他很聪明,知道凡渡的意思是……拒绝。

因为秦湛那只该死的丧尸吗?

满天觉得自己不是没有机会,一开始他的确是抱着利用凡渡爬上高位的念头,但是这几个月相处下来,他对凡渡的崇拜已经实质化了。

他很迷恋凡渡掌控一切、波澜不惊的神态,更在心中想象对方染上自己的气息,为自己而狂乱的表情。

只不过,秦湛那块绊脚石实在是太硬。

满天怀疑他们两个之间有过命的恩情,才会让凡渡这种人能露出真正的情感。

他收拾好空下来的餐具,心里有些杂乱。

“你去哪儿?”凡渡问他。

满天下意识答道:“球场的员工宿舍啊。”

凡渡扯扯嘴角:“十点十分了,宾馆封闭,如果你想用心灵感应通知郑奚给你开门的话,也可以。”

满天摇了摇头:“我都忘了时间,那就不打扰郑队了,我还是去研究所比较好。”

“你可以住我这儿。”凡渡耸耸肩:“这么大一个别墅,空着它干嘛呢。”

小狼崽心中立刻染上喜色,他控制不住的弯起了眼睛:“好!!那就麻烦凡哥了!”

他不知道凡渡拒绝之后又留他留宿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欲拒还迎?不对,凡渡不是这么无聊的人,那是怎么回事……

满天的心思更乱了。

然而凡渡的目的很简单。

他熟悉了秦湛在身边,现在屋子里没人居然会失眠!

作为一个末世人,这样依赖性的习惯实在是太不该有了,而且他作为基地的总司令,一天到晚都要处理事务,规划未来,如果睡不好的话会非常头疼,一天下来整个人都蔫了一半了。

他想试试和秦湛相似的满天有没有安眠的效果。

完全、出自、为基地考虑!

他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哪怕要搂着满天睡一觉,那也是真的想治疗一下失眠问题,他对秦湛之外的人是不会起什么歪心思的。

然而搂着睡觉这种事是秦湛专属,凡渡还没不理智到那个地步。

“不过啊,别墅里只有我这个房间有火晶核,别的地方很冷,你可以在我这打个地铺,总比睡实验室强。”凡渡收回思绪,对满天道。

满天当然没有期望能一步登天和凡渡睡同一张床,但是睡同一间屋子也算是进步超大了。

他暗喜着在大床旁边又铺了一层软垫和被褥,地板上有毛毯,并不冷硬,和员工宿舍的床也没什么区别,而且这里更暖和一些。

两人互道晚安之后,房间就再次寂静下来。

而凡渡则在一个小时之后愤然翻了个身,假的果然不行,还得是秦湛。

难道他要失眠到秦湛回来为止吗?

一个睡着了,一个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试图催眠自己睡觉,谁都没有发现门缝外闪过的两点红芒。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虔诚的吻 下一章:新人涌入
热门: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剥皮行者 凤逆天下 朕在豪门当少爷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半身侦探2 玉岭的叹息 西班牙披肩之谜 茶经残卷 羔羊们的平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