渎神

上一章:土地神 下一章:吉祥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满天这个跑腿娃开始正式上岗了。

凡渡看他的能力没有攻击力,就放心大胆的给了这少年一堆晶核用来提升阶数,不论任何一种能力都是有限制的,而这个心灵沟通的限制就很多。

距离、人数、全都是值得注意的地方,一阶“心声”只能同时连接三个人,二阶就到了十人,而且之前距离限制一百米,现在变成了三公里。只要在范围内,被他用心灵链接的人就能无声通话。

很多像满天这样特殊的异能,都有极其严苛的要求。

就比如在那三十一人中的“禁止”异能,可以禁止十秒,看起来非常强大,实际上却有些鸡肋。

因为这个异能不能禁止比自己阶数高的,也不能禁止比自己意志力强的,而且在末世后期,由于党派争斗的原因,大部分异能者都是结伴而行,而他一次却只能禁止一个人,还有冷却时间。

就算那一个人被禁锢了十秒,异能者们也都有随身储备能量晶核的习惯,假若他禁锢的是个火系,那等待他的可能是一兜子火焰手/榴/弹。

这种人就是未来最常见的进化者,他们不会因为实力而引发势力变动,而强大的能人异士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异能完全为自己所用,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比如凡渡,比如郑奚。

哪怕是李诗琪的能力再可怕,也还是有一个产卵数量的限制,可凡渡不同,只要他还能支撑下去,异能就会被他利用到极致,直到透支为止。

而有些人一辈子都没体会过什么叫异能透支。

满天作为一个少年人,对未来的这些异能研究自然完全不懂,他对“心声”这个能力有些庆幸,也有点不满。

少年嘛,总是有一些英雄梦,他想拥有攻击系的力量,但没能如愿以偿,不过心声也很不错,实用、还能得到凡渡的重视。

升阶后上岗的第一天,凡渡就让他给乔镇星传话去了。

幸好乔镇星不在球场,所以距离不超三公里,他用心声就能连接到目标,而凡渡下达的命令是……是给异能者找房子,最好让他们来场比试,按照名次顺序排列挑选权。

满天第一次意识到强大如凡渡,也要为基地的大事小情操劳,他着一天下来,光是传话都累得要命,更别提凡渡还要思考筹谋。

如果凡渡就是他的英雄梦,那满天现在也稍微被现实弄得清醒一点了。

基地总司令真是个苦活儿啊……

这个上午,他传达的命令自己都快记不清有几件,怪不得凡渡那几个队员随身携带笔记本。

安排金属兄弟升阶、挑选适合骑乘的坐骑、设计马铠、让开垦队推选小组长、交进化者的个人信息表、扩建医疗处、寻找家养变异兽、派人去城墙巡逻、让高健当包工头组建一个施工团队等等。

桩桩件件、方方面面、事无巨细……

这些都要凡渡来操心。

满天忙碌的过程中也知道自己这个跑腿的有多重要了,碧月山太大,很多设施远超三公里范围,如果没有他的存在,小队里沟通成本就大大提高,不仅浪费时间,上下爬山还怪累人的。

仅仅是一天的体验,他就开始替凡渡心累了。

然而那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丧尸却是无所事事,只需要讨凡渡的欢心就够了,满天将一切都尽收眼底,包括凡渡对待每一个人态度,而他开始觉得,和秦湛争夺注目是个很不明智的选择。

因为凡渡对秦湛是最特殊的,两人之前是恋人关系吗?

满天对秦湛不满的同时,也更加敬佩起凡渡来。要知道,滨海基地的每一个决策都是由领导团一起完成的,而且分工明确,命令层层下达。

但在春城,一切都刚刚开始,上百个人的工作全都堆在了凡渡一个人身上,他不知道凡渡是有多大的抗压能力和心智,才能撑起这座偌大的碧月山。

若滨海基地的总司令是权利的具象化,那凡渡将会被人们神化。

满天毫不怀疑这一点。

曾经的凡渡在他心里是一根可以抱住的大腿,那现在……可能就变成真心实意的崇拜了吧。

少年人总会产生英雄情结,就算自己当不了英雄,可见到强大的存在摆在自己面前,都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好感和盲从,更何况凡渡是个从身到心都很强的人,更掌控着基地的每一点变动,和每一个人的生命线。

满天今年十六,凡渡只比他大六岁,但两人之间天差地别,鸿沟像是一道天堑。

凡渡像是一个深沟对面的明灯,不光为满天照亮了未来的方向,同时也让他看清了两人的差距。

满天心里那些小念头暂时压了下去,打算全力追赶凡渡,有朝一日能堂堂正正的,像是他的队友那样站在他身边,而不是一个小跑腿。

当然,他对跑腿这个职位也没什么怨念,反而很满意就是了。

高强度的生活让满天没工夫和秦湛斗智斗勇,秦湛自然也不会闲的主动去招惹他,丧尸的脑子变得灵光了许多,知道这似乎是凡凡的小苦力,现在就干掉,好像会被凡凡揍。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又特别充实的过着,满天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岗位,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三周。

夏天在渐渐转凉,很多人穿单衣已经有些冷了,更有甚者被冻得感冒,爬山去找李诗琪开感冒药吃。

乔镇星早就想到了季节变化会带来哪些后果,早早的带领了一拨人去搜查百货大楼和服装批发市场,将战利品都掳回来之后,幸存者们已经穿上了暖暖的新衣。

一天半夜,当凡渡打着喷嚏醒过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该为冬天提前做出准备了。

春城似乎只有两个季节,夏天和冬天,春秋两季短的几乎察觉不到,盛夏刚刚过去,寒冬的气息就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席卷来,现在的阴凉只是大雪的前奏。

“嘤嘤嘤?”秦湛趴在床边,他一直没有睡,只盯着凡渡瞧,见到他冷的醒过来,就赶紧贴身上去表露关心。

“没事儿,应该是被子有些薄了,本来别墅就空荡荡的,容易发冷。”凡渡揉了揉自己冰凉的脸,甩甩头驱散停留在鼻腔里的寒意。

“宝贝,真可惜我没有体温。”秦湛忽然出声道。

“变得越来越勤了,快消化完了?”凡渡再次缩进被子里,瓮声瓮气的问道。

“没有,之前的快了,后来在滨城又吸收了一个,感觉有点撑。”秦湛臭不要脸的也钻进了被窝里,凡渡被他冰了一下。

“不会还有更多母体丧尸等着你去吸吧?”凡渡不太想看见那样的光景。

“没有,我感觉我快要变得完整了。”

凡渡没感觉出来这句话哪里怪怪的,只是道:“快要?那不是还没齐吗。”

“最多不超过两个。”秦湛像是有心灵感应,能够发觉自己缺失的部分在哪里:“而且都不远,应该都在春城附近。”

“那你最好在冬天来临之前收拾掉它们。”凡渡又打了个喷嚏:“等入冬,这些丧尸就上冻了。”

“它们会来的。”秦湛蹭了蹭凡渡:“我们互相吸引。”

“……”凡渡无语:“和丧尸互相吸引,你终于认清自己也是丧尸的事实了吗?给我从被窝里爬出去!”

“我不!”秦湛哼唧哼唧着,就又变成了黑眼睛。

“作弊啊!”凡渡掀起枕头锤了秦嘤嘤一下。

“呜呜呜!”丧尸不明所以的被揍了以枕头,可怜巴巴的望着凡渡看,反而把凡渡看的不好意思了。

“行了行了,我睡觉了。”他拍了一下秦湛的额头,转身躺过去,然而秦湛才不会轻易放过他。

白白被锤,必须得讨点甜头才行!

随着秦湛本体的努力,秦嘤嘤似乎越来越聪明了,从以前什么都听不懂的状态变成了一只通人性的狗狗,他把脑袋拱在人怀里,一下就把凡渡给按趴下了。

凡渡气的踢他,却阻碍不了秦湛坚定的动作。

“反天了!你给我松开!”凡渡不是挣脱不了,他的力气大得很,如果来真的怕是会弄伤对方。

秦湛拒不领命,非要讨个亲亲来才肯善罢甘休。

总司令大人忽然看见那张帅脸逼近,一时之间忘记抵抗,两人的脑袋越凑越近……越凑越近……

“凡哥!!乔镇星让我来找你!普通人和进化者打起来了!”满天火急火燎的推开门,额头上都是冷汗,他从高尔夫球场一路跑过来,这距离十公里都有了,跑的他是上气不接下气。

“乔镇星能力不能拉架,他到现在都没拦下来呢!”

等他一口气说完,抬头才发现眼前诡异的场景……

凡渡一脚踹开了秦湛,连忙穿好衣服跟着满天前往球场,要不是索道还没完全修好,他也不至于自己动腿。

秦嘤嘤灰溜溜跟在两人身后,暗恨满天的闯入。

满天的心跳动的很快,他拍拍胸口,发誓绝对不是跑步而带来的悸动。

和凡渡相处这些天,最先将他神化的,就是满天自己。他以为凡渡高不可攀,虽不盛气凌人,但也绝非常人能够接近,然而他看见了什么?

秦湛那个家伙居然压在凡渡的身上,就像对待普通人一样。

凡渡居然也由着他……

他知道两人的关系很亲密,可是联想到自己,他连和凡渡说一句家常都不够格,只能天天跑腿,可秦湛却能在晚上,对他随意施为……

满天的眉狠狠皱在一起,胸口前的手也握紧了,攥着自己的领子微微发抖。

自从来到春城,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阶级带来的痛苦。

他吃不饱穿不暖,被轻慢嘲笑,有时还会变成实验不成功的研究员们的撒气桶,凡渡看见的那些伤痕不是假的,满天的确在一个人承受这些。

他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就是个受虐儿、小白鼠,吃的是粗粮团子,咽下去都扎嗓子,和那些吃白面的高等人不一样。

这种差别让他发疯一样想要得到机遇,想要往上爬,等他获得机遇之后,又发现人心是个无底洞。

他不满足,而这个不满足的原因,就是凡渡。

凭什么他只能当凡渡的下手,而秦湛却可以像个王一样摆弄总司令呢?

如果那个人是自己……

满天咬紧了小虎牙,锋利的眼神中带上几丝狂热。

他知道自己诞生于泥污之中,那么,产生渎神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他就是这种无药可救的人。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土地神 下一章:吉祥物
热门: 十宗罪2 福尔摩斯探案集 萍小姐的主意 人间(中卷):复活夜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黄色房间的秘密 瘦子 最强医圣林奇 杀手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