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吻

上一章:真相 下一章:清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凡渡揉了揉丧尸手感极好的短发,像个土皇帝一样窝在躺椅上,浑身都放松下来了。

得知真相的感觉其实还挺不错的,尤其是在吸收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晶核之后,他的力量恐怕又是一个阶段性的飞升。

按理来说,他应该怨恨秦争杀死了父母,还拿自己做实验,而这种怨恨也该转移到秦湛身上,造成一个狗血的相爱相杀式故事,可凡渡和普通人不一样。

他心中没有丝毫怨恨。

让他一个末世人、对早已经记不清长什么样子的父母产生悲痛欲绝的情绪,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从小独立长大,从没感受过亲情的滋润,最多就是产生了“杀了我父母的人得死”这种想法,即使他根本就不难过。

而秦争用自己做实验,凡渡不去看过程,只看结果,这难道不是一个好结果吗?

他拥有了得天独厚的力量——生命力。

这份力量保护着凡渡一直活到末世后期,被做做实验有什么不可以的。

凡渡虽然这么想,可他知道秦争是个该死的人,他自己死了倒是省的凡渡动手。

至于秦湛,凡渡就更不可能怨恨他了,秦湛也是受害者,而加害他的人甚至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不是比凡渡所遭受的更加悲惨吗,凡渡有资格恨他,但是没必要。

末世人看得很开,既然春城的谜题已经揭晓,那么他就该等待郑奚的觉醒,然后领着这些研究员一起上山,造个基地出来,再凭借生命力异能舒舒服服的活下去。

搞那些爱恨情仇是真的太无聊了,得有多大的闲心才能在丧尸横行的世界不忙着填饱肚子,反而勾心斗角。

“看来咱们两个的纠缠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凡渡又捏了捏丧尸冰冰凉的脸颊,“你爸亏欠我太多,现在轮到你来偿还了是吧,对我这么死心塌地的。”

凡渡正和秦湛调笑,几个尘封已久的片段忽然闪回在了脑海里。

“凡凡,别哭了,痛痛飞飞——”

“呜……我还是好疼啊,你这个骗子,根本就不灵嘛。”

“唉,看来是我太笨了。”

两个孩子缩在房间的角落,像是两只互舔伤口的小猫,秦湛从小就长得好看,那双柔和的眼睛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稍小一些的孩子靠在他肩上,终于绷不住情绪,默默抽泣着。

大孩子有些无措,只能讲一些之前的趣事:“我上幼儿园的时候,阿姨特别喜欢我,给我的水果永远比别人多。”

其实是因为老师看这孩子母亲早亡,父亲又常年不露面,所以心生怜惜。

“幼儿园好玩吗?可以交上新朋友吗?”

“我觉得有点无聊,那里的男孩子都不喜欢我,女孩子还总说要嫁给我,奇奇怪怪的。”

“因为你好看!”

“哈哈哈哈,凡凡比我好看多了!我才不要那些女孩嫁给我,凡凡嫁给我还差不多。”

他的父母总是不回家,说是拍什么夜景、什么高山。而那个秦叔叔又总用针头扎他,很痛很痛。小孩哪里懂得那么多,他只知道小哥哥对自己好,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好,我以后就要嫁给秦湛哥哥!”

……

凡渡的眼眶忽然湿润了。

秦湛见状离开凑上去,嘤嘤嘤叫着询问凡凡怎么了。

凡渡推开丧尸的脸,他才不是因为忽然想起往事而难过,他只是感到一丝悲哀。

自己曾几何时也是天真幼稚的孩童,现在却变成了被黑水浸泡过的灵魂。可秦湛和他不一样,凡渡觉得秦湛就没变过,尤其是带着担忧望向自己的那个眼神。

和秦湛在一起根本不是施舍,而是……自己赚到了。

他重生之后头一次产生了自卑的念头。

凡渡牵着丧尸的手把人推进帐篷里,放下帘子就亲吻起了对方冰冷的嘴唇,秦湛被天大的惊喜砸到,有些不知所措,直挺挺的躺在毛毯上不敢动作。

三秒之后,一双有力的手把凡渡按在了身下。

“凡凡,怎么这样热情?”

秦湛的眼睛恢复神采,他很想忍住剧烈的呼吸,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就没有呼吸了。

“做吗?”凡渡道。

不知由什么心理驱使,凡渡现在只想亲近对方,恨不得融为一体,再用快/感洗刷掉心中的复杂情绪。

秦湛愣住了,他反应了好一会儿,然后笑道:“虽然我很想,但还是算了。”

凡渡不满的扬着头,火焰的颜色从帘缝中透出,这让他眼中充满惑人的碎光:“为什么?”

“我很清楚,凡凡。”秦湛叹息一声,搂住了少年的腰肢,“你没有爱上我。”

“你现在只是一时冲动,但我更想和你心意相通的时候,再发生一点浪漫的事情。”他的叹息落在凡渡耳边,“我等着呢。”

凡渡暂且冷静了下来。

秦湛到底有多纯啊,知不知道末世后期,很多人根本没有爱情,多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随便找个伴就做了。而凡渡身为最高等级的进化者,自然也有很多人惦记。

只不过都不敢罢了。

秦湛居然在和他谈感情……真是……

真是……还不错的样子?

爱情是奢侈品,易碎、脆弱、可秦湛至死都保持着这份爱意,他的爱反而更加坚固。

不得不承认,凡渡在这一瞬意动了。

“看你表现咯。”凡渡哼了一声,推开大狗,还没等他掀开门帘,就被人再次拉了回去。

“但我忍不住想先尝点甜头。”秦湛的眼睛同样亮晶晶的,浅色瞳眸里闪烁着碎星。

他将唇印上肖想已久的地方——凡渡的额头。

一吻过后,看着有些吃惊的凡渡,秦湛笑了:“凡凡长大了,不用我担心了,现在反而是在照顾我。”

“……你都记得?”凡渡咬牙切齿,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只记得一些片段。本来我都以为再也找不到童年的玩伴了,但没想到能在春城再次遇见你。太好了,原来那些都不是我的幻觉和梦境。”

凡渡面色复杂,最终,他冷笑一声:“只是童年认识而已,就这样爱上我,会不会太廉价了。”

他这句话一点不客气,他想让自己和秦湛都清醒一点。

“不……”秦湛用食指抵上凡渡的嘴唇,做出了噤声的动作,“你身上,有更为吸引我的东西。”

“就好像……你我本是一体。”

凡渡什么都不知道。

在他小时候,秦湛安慰他的背后,想的却是凡凡只有我一个朋友就好了。他才不想让凡渡上幼儿园,交往上那些烦人的小鬼。

又或者在凡渡疼痛时庆幸自己在他身边,可以成为与凡渡一起分享痛苦的人。

他从小就明白自己的不对劲,自从父亲变得神经质之后,他也跟着改变了。

独占欲、狠戾、嫉妒、这些原始的情绪不该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也许是试验太成功,秦湛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和母体的思维融为一体。

他并不是操控真菌的人,他就是真菌。

而凡渡是最吸引他的人,不管原因是什么,产生爱情是既定的结果。他们只要享受结果就好了,其他的并不重要。

一切的情感被秦湛藏在了皮囊之下,在外人看来,他只是个正常人罢了。

也许凡渡还会以为他的爱很纯净。

可怜的凡凡。

秦湛垂下眼帘,心中诡异的兴奋几乎藏不住。

凡渡不懂,可他自己明白的很。

他讨厌乔镇星、讨厌郑奚、讨厌李胜强、讨厌那些恼人的研究员,一切干扰自己的人他都烦得要命,他只想把凡渡藏起来,只有自己能看见,只有自己能和他说话,也只有自己才能亲吻那柔软的唇。

他何尝不想同意凡渡之前的邀请,可真菌习惯了蛰伏,秦湛也习惯了蛰伏,他在等待更完美的融合。

秦湛想要和凡渡身、心、灵全部紧贴在一起,肉/欲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暂时放在一边也没什么影响。

秦湛、侵占。

人如其名,他会彻底侵占掉凡渡的每一个地方,不仅仅只有身体。

这是最原始的爱。

……

众人在森林外围扎营了三天,郑奚和李胜强不负所望的清醒了过来。

异能暂时没有显露出苗头,可两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支配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大概都是攻击性较高的能力,这让乔镇星羡慕坏了。

期间研究员们收集了两人进化的数据,期望到达研究所之后能查出一些东西。

本来这支队伍可以骑马向碧月山进发了,可它们出现了点意外的状况。这些高头大马竟然异常畏惧凡渡的三只宠物,虽然大猫们已经有大型犬的体格了,但让一人高的马匹害怕到不敢前进,也侧面证明了它们或许藏着强大的力量。

凡渡当然明白自己的三只小猫绝非凡物,它们可是那一批幼崽里唯一撑过来的,这三只幼崽的意志甚至比绝大多数成年狮虎还要强,自然也会觉醒出更强力的异能。

现在已经初现端倪了。

凡渡挑挑眉,也许它们可以承受住自己的力量,他不仅能催生植物,动物也是没什么关系的。一般狮子三岁才成年,凡渡等不了那么久。

众人花了好大的功夫安抚马匹,这才成功上路。

凡渡回来的时候清理过路线,所以一路上他们都没遇到危险,很顺利的抵达了碧月山山脚。

上次是在半山腰上看见女神像,现在就在蓝绿色的潭水边观赏,凡渡只觉得这尊汉白玉雕像更加壮观美丽,侧卧在弦月上的女神好像也更慈爱了……

这里很适合做个广场。

凡渡一边走一边安排着未来的规划,而那些研究员见到山顶的研究所,已经发出了激动的感叹。

“小凡,走吧?”郑奚不知何时也随着乔镇星叫起了小凡,“是不是还要去虎园检查一下,有野兽在附近生活就危险了。”

凡渡点点头:“先上山顶,待会儿咱们去看一看。”

慌乱逃生、颠沛流离、为资源焦急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不知不觉间,凡渡正式成为了队伍的主心骨。

建造基地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真相 下一章:清理
热门: 绿胶囊之谜 破镜谋杀案 心理罪·教化场 三寸人间 歪笑小说 我杀了他 主神崛起 他的小草莓 死亡笔记 伯恩的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