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吻

上一章:三个吻 下一章:回春城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湛若还是常人,他现在肯定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撩拨。他刚想吻回去,就被凡渡推开脸颊。

“走吧,正事要紧。”

秦湛磨了磨后槽牙,凡凡绝对是故意的吧!

他又不想强迫对方,只能点点头,忍住自己心里澎湃的爱念,领头上了三楼。

楼上的场景有些阴森了,这里完全没有二楼那样排列密集的工作室,而是用高强度的透明玻璃隔成一个个隔间,不是手术台就是观察室。

这样的场景让凡渡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

他皱着眉,用手电筒一间一间扫过去,但又觉得这样做太危险了。一般丧尸对光没什么感觉,他们只能感受到震动,可这里使用菌丝的丧尸完全不同,他怕光线刺激到这里的高阶丧尸,只能把手电筒档位调弱。

“秦湛,你能感觉到那东西在哪吗?”

秦湛迟疑了一下。

他寻找同类的方式是靠菌丝和菌丝之间的信息素沟通,所以说是搜查丧尸,不如说是寻找另一根菌丝。

他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非常适合他进食的东西,也知道三楼有实力强劲的对手,可现在,两种信息素居然渐渐重合,成为了一体。

不如说,它们一开始就是一体的,只是当时距离比较远,所以他对位置的概念比较模糊,把这两种信息素当成了不同的东西。

“凡凡……有点不对劲。”

他正说着,空荡的楼层里忽然传出一阵阵异响。

咚、咚、咚。

这声音十分沉闷,引得两人的目光全都向音源移去。

凡渡也不管那么多了,他将手电筒照射在西南方,只见昏暗的空间里,突兀立着一个巨大的透明水箱。

而那水箱中,漂浮着一团黑色的菌丝,菌丝相互交缠,形成了直径三米大小的球体,无数蠢蠢欲动的触肢抽打着玻璃壁,想要逃离这个囚笼。

依照它们能把人抽成两截的力道来看,那玻璃绝对是特殊材质,不然肯定困不住真菌。

“我感觉到的丧尸其实就是这团真菌,而且……”秦湛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喉咙,“看见它就好饿。”

这个响声似乎也惊动了三楼的另一拨人。

一间不大的实验室亮了起来。

凡渡挑挑眉,感觉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他还以为要经历一场恶战。

秦湛像是被吸引了一样走到水箱前,而那些菌丝也同样被秦湛吸引,它们的触肢不再拍打玻璃,而是纷纷向秦湛聚拢过去,丧尸和真菌,竟宛如一对磁石。

见到这样的场面,凡渡已经明白上辈子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水生物种丧尸被吸引来滨海,就是因为这团不停扭动的真菌。

这团真菌和普通的丧尸菌不同,和老头身上的是同一种,它连进化者都能控制,自然也会给予丧尸更强的实力。

凡渡没去管亮起来的实验室,他走到秦湛身边,笑道:“想吃?”

秦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先忍着,我看看那帮老头子怎么说。”

凡渡把复合弓拿出来,慢悠悠走到实验室旁边,果然看见了几个面黄肌瘦、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里面甚至还有个熟面孔,似乎是这里的院长。

凡渡只觉得好笑。

他想起在滨海基地叱咤风云的第一研究院院长马兴国,也是促使凡渡受尽折磨的主使。马兴国把导师奉为目标,在研究室里都挂着对方的画像。

但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能见到老马的导师,不是照片,而是活生生的人。

那些研究人员一见到凡渡出现,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充满疲态的眼神马上明亮起来。他们燃起了生的希望。

其中一个人摸出一块平板,用打字的方式和凡渡交流。

“你是谁,是来救我们的吗?”

“外面是否安全。”

凡渡点头之后,这间实验室的大门才打开,但也只露出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缝。

科学家不愧是科学家,在整个研究所都停电的状态下,他们竟然自己凭着屋子里的器材手动制作了一处电源。

“救命……救我们出去……”

有些人已经神志不清了,见到人也只能呢喃这一句话,唯一精神头算好点的就是刚刚拿平板的,他是里面最年轻的员工,自然也比那些老头能抗。

凡渡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各个领域的科学家跟研究员,他倒没有迁怒,但也没迅速把人带出去,反而拉了把椅子坐下,开始和那个年轻人交流。

“这里发生了什么?”凡渡问道。

年轻人没什么心机,只以为凡渡是救援方,就叽里咕噜的把事情全说清楚了。

在发现第一起感染人类的事件后,这个研究所就开启了秘密行动。起初,他们只是照常研究真菌,试图研发出针对它的抗体和疫苗,可是随着那场全球降雨,政府施压越来越重,他们也焦急起来。

直到郑副院长忍不住用了真菌母体做实验……

“真菌母体?就是外面水箱里那个吗?”凡渡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缓缓问道。

“是的,只要有它在,就会吸引更多的丧尸,所以我们才在海平面上研究。”

“你们是怎么发现母体的?”

年轻人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快把大家救出去吧!”

“不不不。”凡渡笑了,“只有问清楚答案,我才能带你们出去,免得遭受更多危险。”

“好吧,那东西是从南极带回来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国内的两个摄影师去拍摄作品,然后死在了那里,遗体被运输回国之后才在他们体内检测到了这种真菌母体,而母体在十多年间已经从一根菌丝发育成了这种模样。”

“听说他们是为了给即将六岁的儿子准备礼物,才飞到那么老远的地方拍极光。”

“……”凡渡愣了愣,他移开视线道:“检测尸体的人知道真菌的事?”

“说来也巧,那对夫妇的邻居正好是我们研究所上一任院长,那时候院长就推测真菌出自两极,再加上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所以才申请检查了他们的尸体。”

年轻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说了这么多,该把我们带出去了吧?”

凡渡差不多缕清了,郑奚的父亲郑副院长第一个发现真菌,而前任院长是发现母体的人,也许这个研究所就是为了真菌所建,以研究海洋生物作为掩饰。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直起身,把研究员抛在身后,竟离开了这间屋子。而那些人仍对丧尸心有余悸,也不敢大声喊他回来。

“凡凡?”

秦湛一笑就露出了虎牙,他道:“怎么样,问出什么了吗?”

“问个屁,你要吃就吃吧,这东西对你很有用。”

可怜的丧尸又被凡渡给凶了,他眨眨眼,可怜巴巴的望向对方。

凡渡脸色不好,他挥手掀起一片植物组成的高墙,用几根藤条造成了战斗激烈的假象,让那些研究员以为发生了冲突。然后又在水箱下方放置了几粒种子,让生长的力量顶破了强化玻璃。

哗啦啦的碎裂声和水流冲出的响声交织在三楼,连那间研究所的灯都灭了。

在他们眼里,这个声音就代表真菌母体逃出来了,他们只能关灯装死。

“动作快些。”凡渡催促道。

其实不用他催,菌丝就迫不及待的蜂涌进了秦湛的身体,过程快到不可思议,没人知道直径三米的真菌是怎么进入小小的人类躯体的。

秦湛捂住胸口,差点没有站稳,他现在只觉得浑身发胀,撑得难受。好不容易清醒的意志也要再度沉睡,去慢慢消化这些力量。

他硬撑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用最后的力气在凡渡的唇上印下轻柔一吻。

凡渡用指尖摸了摸唇瓣,不知在想什么。

而他面前的丧尸,已经不是那个能说话交流的秦湛了……

丧尸漆黑的眼睛再度出现,他本能感觉身体不适,委委屈屈的发出幼犬哀鸣的嘤嘤声。

凡渡:……

他叹了口气,把墨镜按在对方脸上,然后就撤去了那些植物,决定结束这个任务。

“走吧,安全了。”他敲敲实验室的玻璃窗。

灯光亮起,年轻人战战兢兢的打开了大门:“真没事儿了?”

“是,只不过母体逃走了。”凡渡指指被植物抽烂的窗子:“从那里跳下去的。”

年轻人深有戚戚,他搀扶起现任院长,其他人也互相搭了把手,步履虚浮的跟在凡渡身后。

因为研究所已经没有丧尸了,所以众人的行进速度很快。研究员们在此期间被二楼的血景骇得两腿发抖,又被一楼平台的尸山给二度惊吓,好不容易才见到久违的阳光。

郑奚在外面等候多时了,大强和乔镇星已经各开了一艘船,足够容纳救出的人,而白茵则坐在乔镇星身后,牢牢看守着一个□□袋。

王院长终于缓过来了一点,他颤抖的握住凡渡的手,激动道:“是滨海基地吧!是滨海基地派你们来救人的?”

凡渡露出真挚的笑容:“不是,我们是春城基地的。”

乔镇星、郑奚、大强:……那是啥。

众人不再多说,一起驾船离开停泊位,他们肚子里仍有疑惑,可现在不是问出口的时候。

凡渡作为队伍里武力值最强大的存在,俨然成为了提供保护的对象、众人暂时追随的目标。

而在研究所的三楼,一缕阳光照射着尽头的照片墙。

墙上林列着历代院长和主要研究人员,在第二排正挂着上一任院长的照片。

下面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斑驳了,但仔细看还是能发现,这位院长——姓秦。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三个吻 下一章:回春城了
热门: 奥杜邦的祈祷 神探韩峰:幕后黑手 老间谍俱乐部 最完美的女孩:未来的我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他的小草莓 魔力的胎动 牙医谋杀案 燃烧的法庭 谁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