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所

上一章:心绪 下一章:一个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经过一天的打探,凡渡等人对滨城目前的局面有了基本认知。

这座海滨城市有一万多平方千米的面积,军队想要在第一时间清理干净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他们便在中心区域临时圈了城中城当做基地,被收留的居民则需要帮助军队进行建设,以换取帐篷和生活物资。

比起那些凄惨的灾民,凡渡这边倒是爽的不得了。

乔镇星开车到了滨城的别墅区,离城中城有些距离,但也不算太远。他们清理掉了小区里的丧尸,在一栋别墅的花园里发现了腰间别着房门钥匙和车钥匙的丧尸男主人,然后便鸠占鹊巢住了进去。

挂车就停在别墅的私家车位里,被卷帘门挡的严严实实,在车厢里待久了的众人只觉得神清气爽,终于能睡上柔软的床铺了。

然而凡渡紧绷的心并没有放松下来。

他需要去基地一趟,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混入自卫队。

中午吃过饭,凡渡便暂别队伍,好说歹说安抚住了秦湛,只身一人前往了滨城中心的临时基地。他这次开的车是别墅原主人的,是一辆崭新的跑车,凡渡为了掩人耳目还故意撞了几个丧尸,把车弄得又脏又破。

越往里走,丧尸数量就越少,大街上根本没有那些摇晃的影子,到处都是遗落的弹壳跟车辙印。

凡渡知道滨城基地的方针,他们先解决了难度最大的城中心,在中心建立据点后,再以环形扩散清理丧尸,每清除一环,基地就会加扩一圈。

现在的位置离内环已经很近了。

没开多久,他就遇见了同路人。

嘀嘀的喇叭声在他身后响起,凡渡通过后视镜看见了三四辆越野车,这是个有组织的车队。

就在凡渡准备让路的时候,最前面的车猛然超过的凡渡的跑车,要不是他车技好,恐怕都要撞上。越野车轮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吱嘎声,司机摇下车窗,狂笑着用挑衅的眼神望向凡渡。

“仇富吗这是……”凡渡内心毫无波动,他一点都没有被对方的行为惹怒,只觉得无聊。

这样的人他见过太多了,在平凡社会下只是受人欺压的一份子,等到社会结构崩塌,富人从金字塔尖跌落,他们就会滋生各种各样的报复心理。

凡渡索性把车速降低,让身后的车全都越过他。

最后一辆车的司机也露出了头,跟跑车并驾齐驱,凡渡还以为他也要嘲笑一番,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年轻男人居然向凡渡道了歉。

“不好意思啊,朋友给你添麻烦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凡渡总觉得在哪听见过。

“没事,你们走吧。”凡渡也摇下玻璃,冲对面的人笑了笑。

“……”男人看着凡渡白净又好看的脸,在心中已经勾勒出了对方的形象。

这辆车价值不菲,一看就是个没出社会的富二代,再结合刚才让车的举动,估计是被家里养的很好,是有教养的那类有钱人,也不知道这象牙塔里的小少爷是怎么活下来的。

男人难得发了善心,他没有加速离去,而是继续和跑车持平,跟凡渡交谈。

“你是要去滨城基地吗?”

凡渡不太乐意跟普通人说话,但是对方让他感觉很熟悉,所以也就耐着性子回答了。

“是,听说那里有军方保护。”

“我叫郑奚,你呢。”

凡渡无语,这人还真跟自己唠上了:“凡渡。”

“看在你年纪还小,我给你个建议吧。”郑奚没有说忠告二字,那样总显得倚老卖老,“基地进去就不能随意出来了,不想在那里铺一辈子水泥,就先在周围杀杀丧尸练手。”

凡渡明白对方的意思,普通人进了基地只能给军队干活赚口粮,郑奚是看自己细皮嫩肉干不了粗活,怕到了基地再受人欺负饿成皮包骨。而且进去容易出去难,毕竟有携带真菌回城的可能性。

但是加入了基地自卫队就不同了,自卫队是民兵组织,同样隶属于基地,可以跟在清理丧尸的军队后面收集资源,郑奚应该就是自卫队的一员。

不过什么叫“看你年纪还小”,你自己也没多大啊!

凡渡无奈,他知道郑奚是好心,就没显出不耐烦,而是认真点头:“我知道了。”

郑奚又看了他几眼,这才开到凡渡前面去追赶大部队了。

凡渡没怎么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他一路开到基地的边缘,观察起了建设情况。

基地被五六米高的水泥墙给围住,无数手持枪/械的士兵站在防护墙之上,上面还架着庞大的夜灯,足以在夜晚将周围照成白昼。

墙壁下方则是两个入口和一个出口,入口处守着几个装束稍有不同的军官,旁边还有个塑料棚,看样子是用来检测有没有真菌感染的。

一旦检测到,不管是进化者还是潜在感染者,都会被留在棚里静等三天。

因为现在的感染速度很快,被检测到的几乎都是进化者,因为几分钟的转化率太快,大多数人被感染的人都挺不到滨城,直接变成了丧尸。

凡渡还发现那些军官身边的护士,会给每一个检测合格的普通人打针。

这当然不是疫苗,而是微型芯片……

凡渡上辈子被压进实验室,他之所以没能逃脱,就是因为这个芯片的存在,他还是在临死前才知道这个事实。

少年皱起眉头,眼中的沧桑和外表极其不符,他叹了口气,决定先打道回府。

回到别墅,众人便坐在大厅里交流起情报。

“小凡,他们真的不让普通人出入吗?”乔镇星沉吟,觉得这件事有点难办。

“是的,所以咱们不能加入基地,不然没法出来找秦湛和白姐。”凡渡顿了顿,卖了个关子,“乔哥,你猜我打听到了什么?”

乔镇星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件好事:“快说快说。”

“我问了自卫队的人,他们现在正在招新,据说研发疫苗的科研人员还被困在滨海研究所里,里面的物资只能再坚持两个月了,他们要召集人马去研究所救人。”

凡渡面色如常,根本看不出来在扯谎。

乔镇星一惊:“咱们得去!不能放过疫苗的消息!”

既然选择与丧尸为伍,他们就不能再混迹于人类社会里,想要做一些事情也会变得麻烦很多。

“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不着急,他们打算下个月月初再去,目前只是筹备阶段。”

他们讨论完毕,便开始蛰伏起来静等机遇。

一个月后,滨城多了位新加入的基地成员。

凡渡再次前往城中城,通过三天静等之后就进入了基地,他久违的体验了一把被植入芯片的痛感,还被分配到清理队负责清洁基地内曾经遗留下来的血污和炮火痕迹。

目前还没有研究出真菌的更多特性,也不知道丧尸的血液会不会使人感染,清洁工作必须要到位。

凡渡肯定是要加入自卫队的,他不可能留在这里当拖地工。幸好自卫队可以主动报名,等他填完表之后,发现其中一个面试官正是前些阵子遇见的郑奚。

郑奚像是见到老熟人一般露出笑容:“是你啊。”

“好久不见。”

“看来你有听我的话,没有急匆匆加入基地。”郑奚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身旁是其他的面试官。

这种民兵组织没那么严格,而且人情往来很严重,见到郑奚和这人认识,其他面试官也默认凡渡可以通过了。

来这里报名的人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不是力气大就是不怕死,凡渡这种体型单薄的十分罕见,就连文质彬彬的郑奚都一身腱子肉。

他们都知道,这人肯定承担不了太多活儿,反倒会成为累赘,但碍于郑奚的面子,没人会说什么。

可郑奚却没让他轻易通过。

“你要知道,我们的工作非常危险,虽然是跟在军队后面,但我们没有热武器,面对丧尸时依然处于弱势。”郑奚严肃道,“你可要想好。”

“我要加入。”凡渡言简意赅。

郑奚见状,便知道凡渡心意已决。看来这孩子很聪明,跟在自卫队里混日子,也比干一辈子活还容易吃不饱强。

“那你又有什么资本加入呢?让我看看你的本事?”郑奚用目光示意等在一边的高大汉子,让他上去和凡渡比划比划。

凡渡拒绝了:“不用。”

旁边的一位面试官终于有点看不下去:“那你想怎么样?什么都不会,进来送死?”

“……呼。”凡渡面色如常,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

他估计是这个世界上最快升到三阶的进化者,在他面前,只有丧尸送死的份儿。

“给我找把弓。”凡渡并没有把复合弓带进来,他怕这东西太引人耳目招致怀疑,或者被基地的高层看上。毕竟他的弓就算在末世之前也是相当高级的。

郑奚闻言挑挑眉,脸上浮现出些许兴味:“去,给他拿把弓过来。”

在禁止枪械的国内,弓/弩几乎是杀伤力最大的远程武器,自卫队自然是有储备的,他们清理了射箭馆和体育器材商店,拿到了不少货。

凡渡接过一把现代反曲弓,垫在手里感受了一番重量。

太轻了,拉力也不是很强,但在普通人面前显摆一下绰绰有余。

他提弓便射,连靶纸都没有,三箭连发直朝面试官而去。

那来势汹汹的箭尖擦着对方的脸颊而过,笃的一声扎进了他身后的大杨树里。

“你干什么!!”

公然攻击他们这些队长,就算是有郑奚在,这面子也不能再留了!

“等一下,你们看……”郑奚忽然瞪大双眼,极其惊讶的盯着地面。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了四条细细的木杆,正是被射裂的箭杆子!

凡渡的每一箭居然都正中前一箭箭支的中心点,这精密度已经不是正中靶心可以比拟的了,他们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

“没想到啊,神箭手?”郑奚哈哈笑了起来,“挺好,我们自卫队有强力支援了。”

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竟是谁都说不出话来。

2

正式加入自卫队,凡渡才知道那几个面试官都是各个小队的领队,郑奚那天之所以跟在车队末尾,是因为他车技不好,能和凡渡的车持平都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了……

而他加入的时间点也是经过计算的,他清楚的记得上辈子自卫队前往滨海研究所的时间,今天正好是招募的截止日。

这个任务不太一般,军方不想让军队去涉险,而且也不知道该配备什么样的武器和装备应对里面的麻烦,让自卫队去探查再合适不过。

活着就能获得情报,而死了也证明那里无法用常规武器突破。

民兵也不是傻子,听研究所这名字就发憷,总觉得里面有些更厉害的东西。但是基地给的报酬十分丰厚,同时还给自卫队配备了枪支弹药,这才让人敢于加入。

基地自有一套做派,他们才不会强制征兵让人去送死来激起民愤,而是通过利诱让人自愿当炮灰。

凡渡赶在截止时间前报了名。

郑奚本来不太想让凡渡去,因为这件任务有些危险,凡渡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孩子,很容易就会陷入危险的境地,可他一想到对方那箭法,也没有理由反对。

不如说,凡渡其实比他能打……

于是凡渡加入任务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了。

由于明天就要出发,郑奚也是其中一员,还是领队,自然忙得很。他没工夫和凡渡再聊,只能先去清点人员。

这次的任务和自卫队以往的分队构成不同,因为就算报酬高,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离开基地附近以身涉险。一共八支小队,各个队伍里的人都来了三四个,还有普通基地人的加入,拢共五十人,组成了基地的第一支派遣队。

基地分工明确,接官方任务组成的小队不管之前职务是什么,在任务期间都叫做基地派遣队。

凡渡知道日后的派遣队还有一个别称,就叫炮灰营。

日子久了,根本没人愿意加入这坑人的地方,再加上异能觉醒导致的个人能力增强,佣兵小队的制度渐渐取代了派遣队这一说。

怪不得他觉得郑奚的声音耳熟,原来他就是第一批倒霉蛋的领队……

凡渡觉得挺可惜的,因为在末世初期就崭露头角的人,往往会在后期拥有不凡的实力。

他虽然不知道郑奚靠什么当上的领队,但他比一般人强是毋庸置疑的。

凡渡不再去理会无关的事情,他住进基地派发的破帐篷里,想着秦湛会在别墅里发多大的疯。

上次出来都是好不容易,这次直接一晚上不回家,秦湛估计要急死。

凡渡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收敛了笑容。

怎么回事,怎么老想着那个家伙。

“凡渡啊凡渡,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在末世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明白……”他轻声呢喃,眉头皱的死紧。

末世后期的人自我保护意识过剩,凡渡更是其中翘楚,虽然他看起来挺平易近人,也不会给搭话的人冷脸,但他心里始终是潭死水。

而秦湛却打破了水面的平静。

凡渡不知该不该放任自己的情绪继续为他波动,他带着一种对未来隐隐不安的惶恐入了睡。

第二天清晨,凡渡睡眼惺忪的拨开帐篷门帘,汇入了集结起来的派遣队中。

这支五十来人的队伍不能算小,大多数是不怕死的硬汉,而自卫队的领队除了郑奚一个都没来。他们好不容易在基地里谋了职位,才不会出来涉险。

这也让凡渡意识到,郑奚接下研究所的任务也是有自己的目的。他不觉得郑奚会缺基地给的那点奖励物资。

等到所有人都集合完毕,凡渡成了里面最另类的一个。

现在时值盛夏末,秋老虎气势汹汹的来袭,大多数人都为了生计在基地中来回奔波,皮肤被晒黑得不成样子,一个个跟挖煤工似的。

反观凡渡,他不仅长得好看皮肤还白,就连气质都和他们那些大老粗格格不入。在没有法律束缚的末世下,凡渡很容易成为道德薄弱的人的靶子。

郑奚在的时候他们还收敛着,等领队去和军队报备之后,嗡嗡的议论声便响起了。

“来了个没见过的。”

“好像是新人?这么缺东西,赶着来送死?”

“嘿嘿,长得一副小白脸样。”

“没问题吧,可别拖我们后退。”

凡渡面对诸多质疑,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的念头,他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站在原地。

“喂,说你呢!”身后猛然推来一巴掌,凡渡敏锐的感知到了威胁,他硬生生忍住下意识的攻击,只将身体偏移几度,便让身后没能拍到他的人自己踉跄了。

“别碰我。”凡渡冷然道。

对这种无关紧要的人,他的反应一般都是随着对方来,别人友善他也装作友善,而不怀好意的人,也会承受来自凡渡更大的恶意。

只不过,将心力浪费在路人的身上……没什么必要。

郑奚一回来就见到排好的队伍乱了,而那些见了领队回来的队员们也安静下来,只有那个差点摔倒的人仍忿忿不平,憋着气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凡渡环视了一圈,已经将几个看好戏的面孔记在了脑海中。

“上车吧,咱们出发。”

郑奚没有其他领队那样颐指气使,他态度寻常,就像在和朋友交流一样,和那天跟凡渡的对话如出一辙。这样的好脾气,在某些队员眼里也是软弱可欺的象征。

五十来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进入车队,基地派发的八辆装甲车坐上还带了机枪,这次郑奚没有开车,他在最前面的一辆,还带上了凡渡。

“怎么样,基地的生活还适应吗?”

凡渡笑笑:“我才刚加入,只睡了一晚帐篷,有什么适不适应的。”

郑奚道:“也是,等回来你就可以好好了解一下了,自卫队大食堂的饭还是挺好吃的。”

凡渡坐在后座,郑奚在副驾驶,两人没有面对面也聊了起来,车里其他的人恍然大悟。

怪不得凡渡能进来,原来是有领队罩着。

呸,又是个走后门的。

“小凡,这次任务不简单,我去军方那边给你申请了把好弓。你也知道,普通人没有经过训练,就算给他一把狙/击/枪他也射不中,你的能力在队伍里依然有重要的作用。”

其他队员听蒙了,怎么看领队的意思,这弱不禁风的小子还挺强?

“放心吧领队,你不用安抚我,我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凡渡靠在背椅上,伸手打开了车窗。

“怎么,热了?”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司机忽然惊叫起来,他刚刚感觉地面好像震动了。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地面摇晃的更加厉害,郑奚也感觉到了。由于附近十分开阔,他立刻用对讲机示意其他车辆停下,先观察状况。

难不成是地震?

郑奚的猜测错了,一条粗壮的绿色藤蔓骤然钻出地表,将柏油路顶的稀巴碎,疯狂挥舞着触/手拦在了车队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没见过这样异常的景象,人变成了丧尸,难道植物也会变异吗!!

“遭了。”郑奚神色凝重,果断道:“后面的车听好,分两列队形,互相岔开,机枪手上车顶。”

凡渡来的晚,队伍都筹备一个月了,当司机都到齐的时候郑奚就和他们讲过列阵型的事情,还给各个队员分配了职务。有机枪手,有爆破手,还有医疗兵。

他没办法按照军队的要求训练这些普通人,更不能速成一个真正的先锋队,只能先让队员各司其职,以免发生危险时手忙脚乱。

本来还有些人不拿他当回事,可眼前出现了如此恐怖的变异藤蔓,所有人都把镇定的郑奚当做了主心骨。

车辆迅速排开,机枪手们壮着胆子从天窗露头,双手握住了机枪的握柄,只等待一声令下。

那藤蔓枝条抽张,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车队,地底的根系潜龙般冲破地表,将后排的一辆装甲车掀了个对翻,就连机枪支架都被车本身的重量压断了,枪身甩出老远。

“开火!”

哒哒哒的子弹声不绝于耳,妖艳的火舌从枪口喷出,灼烧着附近的空气。藤蔓被炸断了身子,然而更多的枝条还藏在地底,它愤怒的抽打着地面,溅起了无数碎片。

更多装甲车遭了秧,有些被抽碎了玻璃,里面的人都被藤蔓卷走拖入了地底。

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所有人的想象,连那藤蔓都强的不像话,这已经不是派遣队能应付的东西了。

“撤退,立刻撤退!”郑奚就算再冷静,遇见这种前所未有的险情也是慌乱了几分。

可藤蔓不会让他们逃掉。

力道恐怖的枝条直接把装甲车都给卷了起来,所有车都被举在半空中,已经有人吓得尖叫出声了。

那藤蔓像是倒零食罐里的糖一样,不断甩动着触/手,试图把里面的美味给甩出来,那些车窗破了的还好,只是掉在地上摔了一跤,而被困在车里的其他人则被天棚撞的大脑发晕,两眼一抹黑。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了的时候,藤蔓却不动了,他又卷走了两个人,捕到足够的猎物后便放弃了这些坚硬的装甲车。

再次落在地面上的感觉很好,车队足足缓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来。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心绪 下一章:一个吻
热门: 全能侦探社 十宗罪4 失家者 黑咖啡 独裁之剑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剑徒之路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七宗罪2:人体盆栽 幻影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