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发

上一章:猫崽 下一章:遇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凡渡检查了一下李家人的生命体征,结果不出所料,秦湛果然能听懂他在说什么。

李修文浑身上下只有一个深可见骨的牙印,伤口上蠕动着黑色的菌丝,而他的父母已经躺在血泊之中看不出人形,猩红的肉/体和森然白骨化为一堆没有形状的废料,也许就是这样过于残忍的画面,才让李修文昏厥了过去。

凡渡在网上买了一些贴身的小锦囊用来装种子,他捏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李修文,从锦囊出拿出一粒来。

金边瑞香。

瑞香花素有夺花香和花贼的称号,它的气味馥郁,其他花卉和它放在一起只会黯然失色,是名副其实的花香之王。

而且瑞香的花香还有镇静安神的作用,但在凡渡的手中,它就是娇颜杀手。

凡渡将种子埋进了李修文的伤口里,不过几秒,瑞香的枝条便抽张出来,根须也深深埋进了人类的身体。菌丝自动把这颗瑞香当做了宿主的一部分,黑色细线跟花根链接在一起,为宿主提供养分的同时,也在滋养着这颗漂亮的植物。

真菌现在还没有撤离李修文的身体,等这株盛放的瑞香枯萎之时,就是李修文的晶核成熟之刻。

瑞香从伤口处长出,嫩粉的花朵吐露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将李修文的呼吸变得更加绵长,梦境也更加深入。

凡渡环视了一圈血淋淋的房间,本想利用植物将地面清理一番,可是他今天使用了太多次异能,晶核碎片无法再施展更多能力了。

他揉揉疼痛的额角,疲惫也渐渐爬上身体。

凡渡缩成一团蜷在沙发上,搂着三只毛乎乎的小家伙一起入睡了。

小区的不远处,秦湛垂头的走在巷子里,他只感觉腹中空虚,还有一股深深的失落感,似乎要用温热的鲜血才能填满。

他做了坏事。

他把人类杀死吃掉了,还弄得到处都是血,整个房间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凡渡回来看见那副凄惨的景象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嫌弃?憎恶?

丧尸被改造后的大脑已经成为了晶核的培养基,如此复杂的问题让秦湛有点头疼,他停在苍蝇乱飞的垃圾桶前,做出了尸生最严肃的思考。

虽然凡凡很包容他,但是他能感觉到,他和凡凡已经不是同类了。

自己很危险、控制不住攻击别人的**,万一伤害到凡凡,那他后悔都来不及。果然,还是远离凡渡比较好,就在他远处静静守着他,不能再靠近一步。

反正前几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凡渡于他而言,是童年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暗恋。长大后的他似乎也没什么进步,依旧没能把喜欢说出口。

烦躁爬上心头,丧尸发出一声非人的嘶吼,只想用双手造就更多的杀戮,来满足自己欲壑难填的心。

秦湛快要控制不住,从拐角处飘荡过来的脚步声更是火上浇油,秦湛和其他迟缓的丧尸不同,他动作迅猛,像一只捕食的猛兽,然而等他一把将猎物按倒的时候,他却接收到了一种奇妙的信号。

“他不是食物。”

他耳边没有响起声音,也不是在自言自语,这种告知似乎发自脑海,是动物分辨同类的本能。

秦湛慢慢停下了手,他歪着头看向差点被他撞散架的人类。

不,这不是人类,对方的眼睛是漆黑色的,皮肤下也有菌丝在蠕动爬行。

这东西和他一样,都是个会吃人的怪物。

秦湛的心里好似被重锤敲击。

不对,不对劲。

原来会伤害凡渡的不止是自己。

他闭上眼,黑色的细线从皮肤中钻出随风飘荡起来,张牙舞爪的菌丝不遗余力捕捉起周围的所有化学信号。

结果令人心惊,周围至少有上百个潜在的同类。

秦湛睁开眼,漆黑的眼珠颤动的非常剧烈,他的身体告诉他要加入进去,可是他的灵魂在抗拒。

他必须回去!凡渡有危险!

漫漫长夜,无数摇曳的野草发出莎莎声,为静谧的环境添上几分不安定感。

这是血肉交响曲的前奏。

……

饱饱的睡了一觉,凡渡伸了个懒腰,苏醒于一片深褐色之中。

天气炎热,满地的血迹已经干涸了。凝固的液体微微皲裂,被三只调皮捣蛋的小猫踩成一块一块的。

凡渡起床冲泡早就买好的羊奶粉,招呼这几个小家伙吃早餐。

别看它们能玩到一起,可抢起食物来是谁都不让着谁,才这么大点就已经会轮着爪子拍人了。

幼崽们的毛皮并不柔顺,反而有一些喇手,它们急冲冲的争夺奶嘴,小小的眼睛中竟也袒露几分凶性,初显成年之后的端倪。

小白狮虽然体格稍弱,但它特别顽固,用力一拱就把其他两只小老虎挤开,还呲着牙威吓它们。

“好啦好啦别抢。”凡渡作为奶爸不禁有点头疼。

他只好拿出三个大碗均匀分配。

三只小猫崽立刻找好位置把头埋进去,喝的尾巴甩来甩去,小屁股直晃。

凡渡看了看仍躺在地上沉睡的李修文,他知道对方如果醒着,应该已经产生了丧尸化的症状,就和秦湛一样思维迟缓,全身僵硬,只要他能挺过去,那他就会收到真菌遗留的馈赠。

不过,由于瑞香的存在,李修文只能在睡梦中和化学物质抵抗了,成功后也无法苏醒。什么时候真菌改造成功离开宿主,瑞香就会因为失去养分供给而死亡。

凡渡把李修文拖起来,把他身上鲜血淋漓的衣服脱掉,全都换上了干净的。幸好两人身形相差不大。

他还用湿毛巾把人的肌肤好好清理了一下,已经看不出之前的惨状了,李修文看上去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瑞香安静的缩在衣服里。谁都不知道他身上发生着什么。

凡渡忙活完,时间也到了正午。

他又给猫崽们喂了一餐,自己随便吃了两口后开始收拾行李。

战术包装满武器和道具,还悬挂着箭囊,行李箱里则装好了一个月分量的压缩饼干跟军用罐头,贴身EDC绑在腰间,防爆喷雾和机械甩棍插在腿包上。

这身不算轻装,但是也不会给人太大压力。凡渡背起背包之后负担并不大,行李箱倒是很沉,到时候放进车里就好了。

凡渡早把目光盯在了每周凌晨都会给超市送货的大卡车上。

他将一切都料理好,只等着凌晨五点的到来。

三只猫崽喝饱了也玩累了,疲乏袭上眼皮,再加上菌丝忽然急速生长,这让它们乖乖围在凡渡的身边歇息。昏暗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凡渡一个苏醒着的人。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夜色逐渐浓厚。忽然,一声刺耳的惊叫划破夜空,拉开了真菌爆发的序幕。

轮胎急速刹车的吱嘎声,女人的哀嚎,孩子的尖叫,化为带着血气的葬歌。

有些没淋雨,也没有食用菌类的幸运儿并没感染真菌,但在这个属于丧尸的夜晚,感染人数会增加十五倍,他们的幸运到此为止了。

闹钟叮铃铃响起,凡渡瞬间把它拍灭,把行李带好的同时叫醒三只小猫。

他将目光移向正门。

咚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快速逼近。

凡渡面带微笑,坦然的打开了大门,迎接全新世界。

“嗬……”

秦湛变成黑色的眼睛看向凡渡,他肢体没有刚刚丧尸化时那么僵硬,可以做出难度不大的动作了。

他向凡渡伸出手。

白衣少年这次没有逃跑,他笑盈盈的把手递上去,牢牢攥紧了对方的。

丧尸的温度很冰冷,这种触感异于常人,但凡渡却生出一种安心感。

因为眼前的丧尸绝对不会背叛他。

“回来了?”凡渡问他。

秦湛看向自己的心上人,缓缓点头。

“走吧。”凡渡把行李箱推给秦湛,“你帮我拿着,不要扔掉哦。”

丧尸乖乖的握住了把手。

凡渡回过头,从秦湛之前撞出的破洞处扔下几颗种子,无数枝条形成了缓冲的网垫,他拖着李修文,把人扔下了六楼。

料理好李修文后,凡渡带着秦湛就往下冲,秦湛愣了一下,只得跟上。为自家凡凡操心的他并不知道,其实凡渡早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六楼的楼梯对于丧尸来说有些困难,它们可能晃悠一会儿就离开了这个难走的地方,可秦湛和一般丧尸不一样,凡渡就在前面呢,他必须要牢牢跟紧才行。

惨叫声和混乱的警笛随着楼道大门的打开涌入了耳朵,凡渡目不斜视,直奔超市门口而去。

大卡车就堵在超市门口,司机死在了驾驶室里,一只丧尸趴在他的身上大啃特啃。

凡渡看到这出惨剧几乎能想象到司机临死前遭遇了什么,他一定是打开车门的时候忘记自己身上还系着安全带,等想要解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少年抽出箭支,就像猛禽盯住了猎物。

嗖的一声,复合弓将丧尸的脑袋射了个对穿,培养基被破坏,真菌立刻失去活性。

凡渡扯开丧尸的尸体,将安全带解开,把司机也拖了下去。这个时候,攀援而来的植物将李修文送到了他的面前。

卡车车厢没有关上,他将李修文暂时安置在里面,三只猫崽和行李也被他关在车厢里,然后落下横锁。

他把秦湛推上副驾驶之后,自己才上了车。

不远处还有几只丧尸发现了这边的异动,正纷纷包围过来。

凡渡关上车门,长长吐了一口气,刚刚的一系列行动让他几乎有点大脑缺氧,晶核也因为再次使用而隐隐作痛。

可眼下不是休息的时机,他拧动插在孔里的车钥匙,一脚油门轰了出去,连小区门的停车栏杆都没有理,撞断后立刻前往高速公路的方向。

只要他速度够快,就不会赶上几个小时之后的大拥堵。

推荐热门小说亲爱的丧先生[末世],本站提供亲爱的丧先生[末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亲爱的丧先生[末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猫崽 下一章:遇险
热门: 十宗罪1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1/7生还游戏 宠物公墓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枪械主宰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琉璃美人煞 幽冥怪谈1: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