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算计与反算计

上一章:第74章 .神的领域 下一章:第76章 .云欲休的常规操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消灭了城池中的巨妖之后, 阿离释放气机, 感应四野八荒。

她发现地下还蛰伏着无数妖魔,正蠢蠢欲动。

视线一转,看到云欲休立在不远处的屋檐上,黑袍在乱风中猎猎作响。

二人对视一眼,旋即,阿离腾身而起,掠至十余丈高时, 她仿佛已和周遭的自然造化融为一体。心念微散,她既是风,又是雨露, 还是那万顷日光。

她轻轻敞开双臂,旋身,直入云霄。

目睹这一刻的众人个个震撼失语。他们呆呆地仰头望着半空, 每个人心头都只剩下两个字——神迹。

玄凰之身夺去了日月之光, 它的光芒并不刺目,但那华彩却铺满了天与地,就好像天地之间本就是这般七彩的梦幻颜色。空气被染上了斑斓色泽, 显得异常柔软,像是一匹匹最上乘的云雾绸缎。

玄凰本是黑身白腹, 但在这一刻,色彩已不复存在,它本身就是最为玲珑剔透的光。

这样的光明足以照见任何一处最阴暗的角落,一切黑暗无所遁形, 在这天地造化的神迹面前,它们唯有蛰伏到更深之处瑟瑟发抖。

阿离在风中轻轻抖了抖羽毛,将空气搅成透明的七彩波纹,一圈一圈,向着四面八方荡开。

长长的尾羽划过,像是极光一样,铺洒下绚烂帷幕。

她乘着风游向远方,无数晶莹灵动的云汽聚在她的身后,欢欣地跳跃,发出清凌凌的细小碰撞声,像是在为她歌唱。

她的身边出现了另一个黑色身影,她轻轻用脑袋蹭他的胸膛,振翅一掠,两道身影落入绵延万里的群山之后,只留下漫天七色云霞。

……

一间普通的酒楼包厢中。

玉离衡正在说故事。

青衣看起来有些紧张,藏在桌下的手始终紧紧攥住玉离衡的手。

二人对面,坐着一位病弱的俊秀公子。虽然是个陌生的相貌,但那周身气质一望便知是须臾君。

一炷香之后,玉离衡说完了故事。

须臾君以拳抵唇,轻轻咳了几声,道:“虽然听不懂兄台在说什么,不过这个小界中妖魔与人族之间的故事听起来当真是十分有趣。”

玉离衡微微一笑:“父母亲人,便是玄凰的命脉所在。若是能够再一次对那处小界发动神罚之眼,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玄凰会为了那些人再度涅槃!”

须臾君重重咳嗽几声,咳得一张粉白的面皮上泛满了潮红,他喘.息着,大笑道:“竖子无知!你当神是什么?你说降罪于谁,便能降罪于谁?”

玉离衡丝毫也不恼:“我只是个说书的而已。故事已带到,至于神会如何做,便不是我这等凡人可以妄加揣测的了。”

须臾君定定看了他几眼,半晌,一双眼睛沉寂下来,语气带上几分冷冽:“你即刻出发前往神山。到时,是解掉心头的魔焰,还是丢掉性命,便看你的造化了。”

玉离衡微笑、颔首,携青衣离开了包厢。

二人遁入一处人迹罕至的谷地。

“哥哥……”青衣有些担忧,“此举实在是太冒险了!虽然我们很清楚须臾君的为人,有九成九的把握断定须臾君会亲自潜入小界,暗地里将都屠等人捉拿到神山,以挟制玄凰。作为交换,他会替哥哥你解去天谛的魔焰。但万一,神山当真对那小界发动神罚之眼怎么办?若是那样,玄凰恼怒之下,定不会再顾忌玉离衡,定会取你性命的呀!”

玉离衡轻轻摇摇头,神情不复往日温柔,隐隐有些严厉肃穆:“放心,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可以得到最大的好处。妹妹你听着,你这便动身前往两界之交,若是当真出现神罚之眼,玄凰必定会及时赶到,以身相抗。这一次,你万万不可再错过机会!杀死玄凰的最后一击,必须出自你之手!这样,才能成功夺到神格!”

“哥哥!”青衣面露震撼,“你在说什么?你不是说,神山发动神罚之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吗?你为何还让我过去杀玄凰?!你这是何意!莫非你已心存了死志?!”

“傻瓜。”玉离衡笑容宠溺,“那只是万不足一的可能。我让你去,是做另一件事的——须臾君劈开两界之间的通道,潜入小界之时,你即刻尾随他下去,待他对都屠等人动手时,你出面阻止他。”

青衣双眼慢慢睁大。

玉离衡胸有成竹:“安心。神王一旦离开此界,少了香火愿力加持,神力便会大打折扣,你尽量与他周旋,一炷香之内,他顶多将你重创。而这时,天谛与玄凰便会及时赶到。”

青衣倒抽一口凉气:“你算计的不是天谛玄凰,而是须臾君!”

“不错。”玉离衡淡笑,“要解我心头魔焰,让天谛出手,岂不是更加安全方便?这样一来,玄凰欠了你人情,以她的性子,定不会再出手对付你。”

“可是,万一中的万一,神山发动神罚之眼……”青衣喃喃道。

玉离衡洒脱一笑:“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以我之死,换我心爱的人得到神格!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

青衣重重咬住唇,热泪滚滚而下:“哥哥……”

“去吧!”玉离衡推了推怀中的青衣。

待青衣一步三回头离开之后,玉离衡仔细整理了衣裳,然后动身前往约定的地点,见到了云欲休和阿离。

阿离落地之时回复了人身,玉离衡看见一个光华璀璨的凤凰虚影在她身后缓缓消逝,美不胜收。

云欲休轻轻扶住她的腰,眉眼之间尽是温柔。

玉离衡定定神,上前直言,“我心头烦闷,以酒解愁,与一个病弱公子相谈甚欢,不知不觉说起了往事。不料,此人竟是须臾君假扮。他猜到小界之中藏有玄凰的软肋,急急去了。”

阿离的心微微一沉,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当真以为占了这具躯体,我就不敢杀你吗?”

玉离衡道:“我既然过来报信,便已证明了我的无心和诚意。你不妨这样想一想,我若心存歹意,此刻便不会向你报信,而是等到须臾君拿住都屠等人时,我再以那些人的性命相威胁,那样的话,你又能奈我何?我发现犯错,便第一时间赶过来告知于你,同时让青衣先行前往小界,阻止须臾君。我自问没有哪里对不住你。”

云欲休眼底浮起一抹冷意。他动了动手指,玉离衡立时满头冷汗,捂住心口滚到地上。

“怎会杀你呢,死倒是便宜了你。”

阿离急道:“我们快走!”

二人一掠千余里。

云欲休睨着阿离的脸色,心中不禁有些纳闷——离开玉离衡视野之后,她眉眼间的急色竟然褪去了,此刻看起来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他忍不住道:“你不记得都屠阿玉那些人了?没良心的小东西。”

阿离偏头笑了笑:“你将本命死镰留在那里,不就是为了保他们吗?”

云欲休的表情凝固了一瞬,切齿道:“知道还让我等那么久。”

阿离讨好地摇了摇他的手臂。

云欲休无奈地说道:“并不只是保他们。我将死镰卡在二界交接之处,日日受那方外之力的压挤磋磨,算是世间至强的淬炼。至于将神界之力引入下界,助他们提升修为,那只是顺带。小界之中时光流逝极快,说是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也不为过,如今小界已逝去了千万年,都屠等人的实力……我倒有几分期待!”

他这么一说,阿离更加放心了。这次涅槃归来,她不是不想念都屠阿玉等人,只是她知道自己必定会走上与神山对抗的道路,所以并不想让小界卷入这样的纷争。她也没有料到,都屠等人的实力竟能涨到让云欲休也感到期待的地步。

阿离道:“须臾君虽是神王,但若我所料不错,离开了神界的万万百姓,他的实力应当是大大打了折扣,且无法利用旁人的身躯自由来去。若能杀掉一个须臾君,定能将神山这张繁枝错节的权力巨网撕破一个大口子!”

她思忖片刻,道:“玉虚子此举,应当是设局坑须臾君,故意卖我们人情,想要我们饶过青衣。我们只当不知道,叫他以为我们被他牵了鼻子走。我倒要看看,事到如今他还想翻什么样的浪花!”

“嗯。”云欲休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他揽着阿离的肩,几日之后就赶到了两界的交接之处。

从天上望去,它只是海洋中一个平平无奇的巨型漩涡。

阿离眼尖,一眼便看到那如悬崖峭壁般的巨漩涡底下,有纯黑暗芒闪动。

她略微有一点紧张。

近乡情怯。

云欲休反手攥住她的小手,一掠而下:“须臾君已下去了,青衣跟在他的身后。”

途经那点暗芒时,他随意招了招手,只听一声恐怖的嘶鸣响起,死镰化作一点微光,没入他的掌心。

阿离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轰然暴涨,一息之后,一切复归平静。

此刻的云欲休看起来和凡人没什么区别,但阿离能够感觉到他寒凉的皮肤之下蕴藏了极恐怖的、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

他抬起手,轻轻一拨。

只见脚下的漩涡迅速扩大,呼啸着向着四周碾压而去,海浪一浪叠一浪,呼吸之间,便在远方生成了环形海啸。

云欲休冷笑道:“既然敢来,就永远留下。”

二人遁入漩涡中心。

眼前浮光晃动,阿离和云欲休穿越两界的交接处,落到了那一方熟悉的土地上。

“……这是?”

阿离呆呆地望着面前无数“鸟巢”。

这里看起来并不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样子。

不是说须臾君已经下来了吗?

阿离释放气机,感应周遭。

这里依旧是天地自然之力的海洋,她将神念四下发散探察,在不远处发现了几个较为强大的存在。

她并没有发现那代表着人类嘈杂意念的“苔藓”。

阿离定定神,牵着云欲休跳上一株巨树,来到枝杈间的鸟巢外。

探头一看,先是看见帝无神紧皱的浓眉,然后便看到都屠粗壮的躯体,紧挨着他的,是阿玉高.耸的胸脯。玉琳琅温婉地坐在一旁,拎着把小壶,慢悠悠往木杯中倾倒碧绿的茶汤。

玉琳琅温和的声音飘了出来:“不要紧,那人虽强,但我们四人只要不分开,他也不敢硬拼。此人一看就是从神界中来的,想必是发生了什么特别事情——说不定很快就能见到阿离呢。”

话音未落,只见帝无神紧闭的双眼蓦地打开,低喝道:“来了!”

只见虚空之中刺出无数带着尖刺的藤蔓,直袭都屠四人!看似寻常,但其实那藤蔓破空之处,空间竟隐隐不稳,有撕裂崩溃之兆!鸟巢般的树屋顷刻间四分五裂,被狂暴的巨力撕碎。

这,便是神王的力量。

云欲休轻轻压了压阿离胳膊,示意她静观其变。

只见那四人不慌不忙,轻轻抬手,便在身前凝出泛着浅金色光芒的大盾,将攻击一一拦下。

他们聚在一处,结成一张至为坚固的防御网。

一击不成,须臾君脸都没露便遁走了。

只见玉琳琅轻轻挥挥手,散落一地的碎枝落叶便聚了回来,顷刻间,枝梢里重新出现了一个和原来一模一样的鸟巢。他们虽然打不过这个神界来客,但一味防御的话,他一时半会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也不知他还要折腾多久。”玉琳琅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嫌烦。”

阿离远远地看着,一时竟提不起上前相认的勇气。

“我们先去逮须臾君。”她眨巴着眼对云欲休说。

阿离将意念沉入天地之力的海洋中,轻易就找到了须臾君和青衣的位置。

到了近前,发现青衣原来已落到了须臾君的手中,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

另一边,玉离衡已抵达了神山。

今日,六位神王竟是齐齐聚于一室,七张王椅只空着须臾君的位置。

玉离衡行过大礼,起身,注视着清芜君。

清芜君缓声道:“今日的局势我已向诸位说明,诸位,我们别无选择了。须臾君扶植蒙面神将,已是心怀不轨,而天谛玄凰更是心心念念要毁我神山万万年基业……今日,既然已将他们悉数困于瓮中,便该当机立断,发动神罚之眼,将其一举歼灭!”

他扫了眼玉离衡,道:“须臾君伏诛之后,他的位置,便由玉虚子暂代。”

玉离衡直起腰身,眸中尽是寒刀,将过往彻底割舍!

为了这局中之局能做得成,他连至亲至爱的人,也不惜弃如敝履!

上一章:第74章 .神的领域 下一章:第76章 .云欲休的常规操作
热门: 我在阴阳两界反复横跳的那些年 [综漫]大文豪与哲学家 虚幻的旅行 真名实姓:英美最佳中篇科幻小说选 八犬传·贰:妖猫退治 神藏 恋情的终结 夺帅之剑 我主沉浮 匆匆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