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神的领域

上一章:第73章 .试试真身 下一章:第75章 .算计与反算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欲休活了这么久, 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

他向来行事肆无忌惮, 谁挡他路他就杀谁,谁让他不痛快,他定会叫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如今,却对着一只呆头呆脑的小黑鸟无计可施了。

他又轰平了一座山,她却依旧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轻轻偏头,用一根手指压住嘴唇, 对他说,“嘘。”

连视线都没往他身上落!

若是换了从前的脾气,他定是扑上去一口咬断她那细细的脖子。

这般想着, 云欲休有点蠢蠢欲动。

他悄无声息凑到阿离身后,偏头,呲牙, 衔住她的侧颈, 轻轻发力。

“我明白了!”阿离忽然惊叫一声,原地蹦了起来。

“刺——”

云欲休来不及收回獠牙,尖利的牙齿刮过她的脖颈, 拉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细小的血珠飞快地洇出来, 汇成一条细细的小溪,蜿蜒流下。

阿离根本没感觉到痛,她回身搂住他的腰,两只漆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笑得满面都是花。

她用额头拱他,柔美的脖颈上,一行血溪缓缓流进衣裳底下。

云欲休瞳仁紧缩,眼底染满了晦暗深沉的颜色。他发出一声嘶哑的叹息,蓦地垂首,埋入她的颈中,衔住肌肤上的伤痕,惩罚一般狠狠吮了几下。

阿离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一阵麻痛。随之而来的便是深入骨髓的痒意。她不自觉地发出了让自己无比脸红的声音。

等到云欲休用兽类的方式替她舔舐完伤口时,阿离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

他把她摁到了身后的老树上,用染了血的唇狠狠吻她,像是在发.泄这些日子他在她这里所受的闷气。

许久之后,他终于松开了怀中这个可恶的呆女人,微微喘着粗气,眯着眼,神色危险地问她:“明白什么了?”

阿离双手软软抓着他的衣襟,颇有些心虚地打量了他几眼。

直觉告诉她,若是她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的话,他立刻会堵上她的嘴,并让她接下来的三五日都无法说出一句囫囵话来。

“我明白了,你才是最重要的。”阿离踮起脚,狡猾地吻了吻他的脸。

云欲休重重一怔,唇角下意识地要往上勾。他辛苦地压下了笑意,冷声道:“少拿瞎话糊弄我。”

“哦,”阿离从善如流,“那我以后不说这种话了。”

云欲休:“……”

阿离早就摸透了这只呆鸟的性子,她用胳膊环住他的肩背,微微踮起脚,把额头抵在他的下巴上。

果然,云欲休的身体又僵住了。

她知道他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二人静静依偎了一会,就像树梢上蹲的一对鸟儿,相互蹭了蹭颈,抚了抚背,然后便开始细细碎碎地说起话来。

阿离说:“这几日我看蚂蚁,看蜜蜂,忽然觉得,它们和人其实像得很。”

云欲休漫不经心道:“呵。像人?那你不如去看猴子。”

语气还带着一点点怨怼。

阿离才不和这个大型孩童计较,她自顾自说道:“蜂和蚁最是明显不过。每一个个体出生时,一生的轨迹仿佛就已经注定了,它们天生懂得如何觅食、如何向同伴传递讯息、如何明确分工,一切都有条不紊。”

云欲休轻笑出声,忍不住用下颌重重抵了抵的她的发顶,心中颇有些好笑——她便是因为这个冷落了他这许久?!

“是谁在主导这一切呢?”阿离抬起眼睛,看着他,“蜂和蚁,显然都没什么脑子,可仔细观察它们,却发现当它们组成一个庞大的整体时,每一个个体的每一个动作和步骤,都像是经过了精密的计算,几乎毫无瑕疵!”

云欲休的脸色渐渐凝重:“你指的是蜂蚁中的王或后?”

“不,”阿离轻轻摇头,“蜂后蚁后,也只是整个精密系统中的一部分罢了,它们并不能干涉这个整体的运行,与工蜂工蚁相比,只是职责不同而已。我指的是,那一双眼睛或者手,究竟得站在何等高处,才能完美地俯瞰、指挥一整个族群。”

云欲休若有所思。

阿离轻轻叹了口气:“我原想着,会不会是因为它们的生存方式与我们不同?譬如说,一个蚁群其实相当于一个人,手、足、口、脏腑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只不过对于蜂蚁来说,身体的各个部分是可以拆离的,便如我们看到的那样。”

云欲休眸中闪过兴味,将她往怀中揽了揽:“继续。”

阿离顺势紧紧偎进他的怀里,用他的体温来对抗脊背上泛起的丝丝寒意。她的声音带上些许颤抖,有兴奋,也有畏惧。

“方才我却忽然明白了。是不是同一个个体,其实根本不重要!那个冥冥之中指挥着蜂蚁的意志,与我们天然便有的个人意志,根本没有区别——从根本上说,大家都是一样的,所有的行为追本溯源,要么为了生存,要么为了繁衍。这就是自然之道。”

“因为每一个个体的意志都是那么相似,所以它们便会相互吸引、同化,融合为一个整体的意志!整体意志源于个体,亦可以同时影响、左右每一个个体的行事。如蜂如蚁,它们的个体意志极为微弱,于是每一只蜂蚁都会老老实实遵从整体意志。”

“其实只要是族群聚居的地方,便能看到整体意志影响下衍生的那些利于整个族群生存繁衍的规则。人也一样,虽然人性要复杂深刻得多,但最本能的愿望,却也是生存和繁衍。人,自然也是有整体意志的,只不过人类天然崇尚自由,个人意志更加复杂和坚韧。若是有人想要以人力染指这一方‘神的领域’,那唯有一个办法。”

“用某种诱饵,左右大部分的个体意志……”阿离的声音微微哑下去,“然后将它们聚在自己手上。比如钱,比如权。香火愿力也算是一种,玉虚子便是看见了这一种,却忽视了处处可见的、更加庞大和恐怖的……怪物。神山,已经入侵了整体意志,所以那须臾君才能将自己的意志降临在众人的身上!这也太恐怖了……”

云欲休面色沉沉,眸光复杂地盯住阿离。

半晌,他轻轻笑了下:“阿离,你想要什么?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你想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后。”

阿离轻轻一震,仰起脸看他。

半晌,她有些丧气:“我们与神山为敌,一定会死很多很多人。”

云欲休微微笑了笑:“我得了个消息,前几日见你专心玩蚂蚁,便没有告诉你。”

“唔?”

“许多地方,都出现了‘蒙面神将’。”云欲休满脸不在意,“这种小事情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不过也许你会有兴趣?”

阿离思忖片刻,惊喜不已:“你是说,很多人借蒙面神将之名,行正义之事?!”

她急匆匆撇下他,沉浸心神。

很快她便发现,无数乳白色的愿力云气牵引在不远处的天谛幼崽身上,它已经壮大了好几圈,有点牛犊子的模样了。

“我们去人多的地方看一看。”阿离抓住云欲休。

二人很快就到了一座繁华的城池附近。

阿离发现,那颜色斑驳,像苔藓般的整体意志之上,浮起薄薄一层乳白色的光雾,“苔藓”之间,处处是细碎的白色光点,有些地方甚至连成了小小一片。

“这难道便是……正气?!”阿离心头震撼,眼眶莫名有些发热。

云欲休淡声道:“人心最易浮动。”

阿离定定望了片刻,道:“当务之急,便是提升你我的实力,在这天地正气到达巅峰时,与神山倾力一战!”

云欲休胸腔颤动,发出一阵阵好听的闷笑声。

“可以。”

话音未落,阿离忽然心头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祥感攫住了她。

前方城池中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定睛一看,只见地下爬出许多长足妖兽,其中一头妖兽将一名金甲神将高高卷起,当空撕成了两半。

她呼吸一滞,只见那些代表着正气的白色光点飞速地黯淡下去。

“果然,人心最易浮动。”阿离定了定神,尝试着凝出一身金甲。

她本就是先天神兽,这些日子与云欲休频繁双修,修为早已突飞猛进,论肉身强悍程度已接近神王级别了。

灿灿黄金甲裹住她纤细玲珑的身段,她腾身而起,掠向城池中那头肆无忌惮的巨妖。

云欲休望着她窈窕的背影,喉头不禁微微发紧。他定了定神,像一道黑色影子一般跟在她的身后。

只见阿离凝出一柄金色巨剑,自半空跃下,轻易把一头长足巨妖劈成了两半。

“蒙面神将!这才是真正的蒙面神将!”不远处传来惊喜的尖叫。

阿离像一只灵活的跳蚤一样在一头头巨妖之间游走,每一次出剑,都会利落地收割掉一头巨妖的性命。

每座城池有三至五名神将驻守,这些巨妖的实力与神将相当,碾平一座城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阿离大肆杀戮之时,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些妖,根本就是神山豢养的!恐惧,最易摧毁意志。

眼睛一扫,便是一幕幕人间惨剧。有人扒在房屋废墟之上徒劳地挖掘,指头已皮开肉绽却浑然不觉,有孩童晃着父母一动不动的尸身嚎啕大哭,也有父母搂着孩童尸身,满脸绝望地冲向巨妖……

她的心头腾起怒焰,下手更加狠辣,将一头头巨妖斩成肉截截。

等到视野中再不见活着的巨妖时,她拄着剑,立在城中,大口地喘.息——并不是疲累或者力竭,而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肩上好像扛起了什么看不见的重担。

她缓了一会,略有些茫然地抬头寻找云欲休。

却见四周围满了平民和神兵,他们个个狼狈不堪,有的身上还带着伤。这些都是没有逃跑、战斗到了最后的人。

每个人看起来都非常有精神,他们目光炯炯,望着她,有兴奋,有感激,有斗志昂扬,许多人大睁着眼,眼中落下一行行热泪。

“蒙面神将!”终于有人颤声唤了出来。

阿离定定神,大步走向面前一个断了腿的小兵。

方才她看见这个人不顾自身安危,从巨妖口中救下了一个孩童。

到了近前,阿离将脸上的黄金面罩摘下来,大方地摁到了这个小兵的脸上。

在场诸人谁也没有想到,金甲面罩之下,竟是一张绝美至令人晃神的芙蓉玉面!一时之间,阵阵抽气之声此起彼伏。方才战况激烈,虽然发现蒙面神将身材娇小,却无人有心思多想。此刻正是群情激荡,恨不能就此投身蒙面神将麾下时,却发现那坚固冷硬的面具下,竟是如斯佳人!

阿离并没有留意到周遭众人的惊艳,她注视着面前的小兵,声音轻而坚定:“每一个勇敢的人,都可以是蒙面神将!我是,你也是!”

小兵捧住面罩,嚎啕大哭。

上一章:第73章 .试试真身 下一章:第75章 .算计与反算计
热门: 一怒成仙 妃常俏皮:王爷别太坏 名侦探的咒缚 卿本怪人 长夜余火 寻欢记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亡灵出没在古城 掌事 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