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试试真身

上一章:第72章 .使坏的小鸟 下一章:第74章 .神的领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片黑暗中, 阿离被吻得透不过气。箱笼内空间很小, 她的脚总会不自觉地踢到箱壁。

“来,试试真身。”耳畔响起低沉的男声,晦.暗且兴.奋。

阿离心头一悸。

魔焰涌入她的身体,她现出神魔身,被他搂在怀里。他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他展开双翅,将她锁在正中。阿离觉得眼前的黑暗好像更加深沉了几分, 周身满满都是云欲休的气息。

阿离有些紧张,试着用脚爪挠了挠他。

他的皮肤很坚硬,非金非石, 摸上去又沉又凉,质感奇异。没碰两下,脚爪被钩握住, 摁到一旁。

阿离的小心脏噗通噗通乱跳起来, 她感觉到他的呼吸凑到了她的颈侧,像蛇一般微微一顿之后,他猝然发起进攻, 一口衔住了她的颈脉。

阿离的惊呼刚刚脱口而出,身体便传来了冰凉的异物感。那感觉难以言说, 比人身的时候更加深刻,直击神魂。

每到了这样的时候,云欲休总会暴露他的禽.兽本质。

哪怕是最温柔的动作,都能被他做得侵略性十足。阿离觉得自己好像被铜墙铁壁困住, 且被侵犯得彻彻底底。

她失控了,浑身又僵又麻,出气多,进气少。脑袋里一朵接一朵爆开灿烂的烟花,身体最深处传来一阵阵最原始、最本能的悸动。

她感觉到他拿走了她的一切,又将他自己的一切送给了她。

她听到他一直在笑。

笑得很可恶。

终于,耳畔传来低低的叹息:“真弱。今日就放过你了。”

他帮她化成人身,将她绵软的身体揽在怀里,渡入魔焰,引导着她体内多出来的那些狂暴能量,将它们梳理得老老实实,汇入她的心脏中。

“这便是真正的双修。”云欲休的声音兴奋带笑,“你彻底是我的了。”

阿离把脸埋在他的怀里,细细地感受他身上的气味和温度。

她发现自己的感官敏锐了很多,她听到甬道壁上火焰晃动时发出的声音,也听到墙角蚂蚁爬过的响动,而甬道外的动静,更是清晰地传进了她的耳朵。

“城主见折萍久久不回,便让我过来看看。”一个年轻的女声。

“是。”侍卫退开的声音。

阿离轻轻推了推云欲休:“帮我做一颗珠子。”

云欲休懒洋洋地动了下,随手从箱笼壁上抓下一块木材,捏在手心用魔焰烧融、冷凝。

阿离捏了这枚珠子,爬出箱笼,用黑袍裹住脸蛋,慢腾腾向甬道外走去。

没走几步,便撞上了一个吊梢眼的侍女。

“婆婆,折萍姐姐来过没有?”侍女垂首问道。

这些侍女对这个老太婆都十分忌惮,并不敢拿正眼来瞧。

阿离压着嗓门,怪笑道:“折萍姑娘忠心,用自己的身子骨替城主炼了枚最好的‘凝脂’,拿去用吧!”

吊梢眼侍女愣怔片刻,眼中清清楚楚地闪过一抹狂喜:“折萍姐姐真是忠心耿耿啊……不枉城主对她的一番真心!城主方才还对我说,若是此次能被选中成为君上的道侣,便将折萍姐姐带过去做通房侍妾呢!这可真是……城主不知道得心疼还是感动了!”

阿离见她憋笑憋得辛苦,便体贴地将云欲休刚刚搓制的丸子递给她。

“快去复命吧,老身很忙。”

“嗳,嗳,多谢婆婆!”

吊梢眼侍女美滋滋地捧着那枚丸子去了。

阿离一转身,发现云欲休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后面。甬道中火光暗淡,衬得他的容颜更加耀眼。

方才亲热的余温未褪,此刻见着他,阿离心中又是羞涩又是喜悦。她把额头抵在他的胸.前,一只脚不自觉地在地上蹭一下、再蹭一下。就像鸟儿刨地一样。

云欲休的眸光微暗,喉结轻颤,道:“该走了。”

两个人悄悄潜到了屋顶,只见北边的天空氤起朵朵祥云,一名青衫人负手踏虚空而来,每落一步,足下便多一朵七彩云,好似步步生莲。

云欲休摁住阿离,双双现出鸟身。

便见一大一小两只黑鸟蹲在檐角螭吻旁边,小的一直扬起脑袋想去看大鸟的脸,大鸟别别扭扭,把头拧到一旁,将小鸟摁在自己的翅膀底下。

被黑翼糊住脸的阿离:‘……所以云欲休的真身究竟是不是长得和蒙面神将一样蠢呢???’

清芜君很快便到了。

城主府外已跪满了接驾的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纱的美艳女子,声音又轻又甜,软软地传遍整座府邸。

“妾,怀雅,恭迎君上。”

众人齐道:“恭迎君上驾临。”

阿离拿眼去望,只见清芜君长相平平,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王霸之气,令人不敢小觑。

他虚虚一扶,东临城主怀雅夫人便娇弱地站了起来,纤手轻轻扶了下额,便见额角洇起一小片粉色指痕。

清芜君眸光微动,垂目,扶着她踏入府中。

阿离眼尖,瞥见这清芜君不动声色,重重在怀雅夫人的手背上捏了一把,睨着那几枚泛起淤青的指痕,他的唇角抿出浅浅的愉快弧度。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阿离摇头轻叹。

云欲休偏了偏头,觉得自家呆鸟文绉绉的样子还挺可爱。

正想夸她两句,便见她抻了抻脖子,又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云欲休眨眨眼,不动声色扭开了头。

他动了动指尖,操纵那一束被她藏起的魔焰。

二人站得高,整座城主府中的景象尽收眼底。后院,很快就传来了动静。

虽然阿离已把那青玉灶台中的火调成了最细微的文火,但炖了这么久,折萍一身肌肤已是不成了。束缚她的金丝一断,她便挣扎着爬出了蒸笼,跌跌撞撞冲了出来。

走出甬道时,满头秀发已经落光了。

前院,怀雅夫人正搀着清芜君绕过照壁。

阿离兴奋地左看看、右看看。

折萍很快就被侍卫拦下了,虽然依稀还能辨认出她的容貌,但这么一个浑身通红溃烂的侍女,他们自是不会放行的。

都知道今日神王驾临,怎敢让这些后院的腌臜事情暴露到光天化日之下?

阿离正打算行动,便见一个怪模怪样的金甲神将从天而降,一巴掌一个把侍卫全部扇飞。

“蒙、蒙面神将?!”折萍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救、救命!怀雅夫人丧尽天良,抓、抓人炼丹……求、求你……帮我,救我,让、她死、死无葬身之地!”

她双目赤红,模样要多狰狞有多狰狞。

蒙面神将嫌弃地拱开她,很自然地伏下身,好像要把双手撑到地面上。

云欲休眼角乱抽,挥出一缕魔焰击中蒙面神将,低低笑骂:“蠢狗!”

只见蒙面神将一个激灵立直了腰,率着那折萍向外走去。他天生力大,遇到拦路的侍卫便随手一巴掌扇飞。

有人跑到前院想要传信,被怀雅夫人狠狠瞪了回去——今夜是至关重要的一夜,她绝不允许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坏了清芜君的兴致。

很快,蒙面神将与折萍就穿过了三道院子,眨眼间,和外头的接驾队伍迎头撞上了!

“君上救命!”折萍远远见到清芜君的身影,便大步冲了上去。

一边跑,一边有溃烂的肌肤脱落,到面前时,折萍已成了个血人儿。蒸得半生不熟的血液并没有往下流,而是诡异地糊在她的身上,更显得形貌骇人。

跟随在清芜君身后的一众接驾人齐齐惊呆了。

怀雅夫人更是倒抽一口凉气,难以置信道:“折萍?!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方才另一个侍女带回“凝脂”,告诉怀雅夫人折萍已被那老太婆炼成丹药时,她还假模假样为折萍掉了两滴泪,不想一转眼,折萍竟好手好脚地跳出来,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一听怀雅夫人这话,折萍更是丝毫也不怀疑老太婆是在怀雅夫人的授意下,故意要取她的性命了。

她的目光更加怨毒,怒视着怀雅夫人,道:“这么多年,我尽心竭力服侍你,为你做牛做马,你想要肌肤胜雪,我便帮你找来了那个老妖婆,抓年轻漂亮的女子炼制丹药,助你美貌更甚!这么多年,我可有哪一处对不住你过!你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眼见要飞上枝上变凤凰了,便想将我灭口,是也不是!”

怀雅夫人手足冰凉,想要上前,却被清芜君攥住了胳膊。她急道:“君上!她胡言乱语,万万不能相信啊!妾怎么会做那样可怕的事情!来人,还不把这个疯丫头带走!”

清芜君威压沉沉罩下,众人跪倒在地,丝毫不敢动弹。

“我认得你,你是雅儿身边的侍女。”清芜君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平平无奇。

“君上!”折萍红肿的眼眶中掉出了一串串血泪,“正是婢子啊!婢子还记得,上回君上驾临,还夸我那清心蜜柚茶味道不错……”

清芜君淡淡笑了笑。

“君上,婢子要揭发怀雅夫人!除了抓活人炼丹之外,她还养了十余个面首!我有证据!她暗中习得采.阳.补.阴之术,说是炼到旁人无法发现端倪时,便要窃取您的神力!您若不信,婢子这便将那记载邪术的册子取来让您过目,您只要看一看怀雅夫人体内的神力运行轨迹,便知婢子所言句句属实!”折萍满腹怨毒,干脆破罐子破摔,将怀雅夫人卖了个一干二净。

此言一出,怀雅夫人顿时软软地瘫了下去。

此刻能在院中迎驾的,都是东临城中最有身份的人物,他们跪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以活人炼丹已是不容于神山的极恶,更遑论这妇人胆大包天,竟敢觊觎神王的神力!

只希望清芜君不要迁怒太广。

清芜君视线一转,落到了直挺挺立在一旁的“蒙面神将”身上。

“这位就是须臾君座下的蒙面神将?”清芜君的语气略有一点缥缈。

蒙面神将一言不发,大步向外走去。

阿离沉浸心神,潜入了天地之力的海洋。

她看见,四周洇出许多香火愿力,聚在了蒙面神将——化形的天谛幼崽身上,这些云气般的愿力将更远处的愿力也吸收了过来,源源不断地沁入这天谛幼崽的体内,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壮起来。

阿离此刻已然确定,那飘浮在天地之力海洋上方的庞然巨兽并不是所谓的“神”,而是无数人的嘈杂意念,因为香火愿力正是源于此处。

意念之苔上,有一块颜色较深的区域,与须臾君类似,阿离知道这定是不远处的清芜君。

清芜君身形微动,沉声道:“留步!”

阿离看到清芜君向着天谛幼崽的方向移去,心头一动,掀起一缕天地之力,截断了清芜君的去路!

众人只见清芜君突兀地顿在原地,眼睁睁望着蒙面神将远去。而清芜君心下已是大骇,他知道阻拦自己的并非寻常的力量,而是外人绝对无法染指的,神之领域!

“须、臾、君。”清芜君一字一顿。

“君上!”折萍哀哀凄凄,壮着胆子扑上前去,“求君上给个说法!”

清芜君深吸一口气,平静的面庞上难得有了几分恼意,冷声道:“怀雅犯下恶罪,当死,由你监刑。你为虎作伥,事后便自绝以谢罪吧!!”

折萍猛地盯住怀雅夫人,神情兴奋。

被困在蒸笼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时,她早已不抱着任何生还的希望,满心只有对怀雅夫人的恨,恨不得扒其皮,噬其肉。此刻虽然从那极热炼狱中逃脱,但容貌尽毁,身体俱废,已是生不如死。能够好好折磨娇滴滴俏俏的怀雅夫人,再亲手弄死她,已是折萍求之不得的最大快事!

等到清芜君摆脱了一众求饶之人,追到外头时,两只黑鸟和蒙面神将早已没有了踪影。

不出几日,蒙面神将破了东临少女失踪大案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向着四面八方飞速扩散。

而阿离自那日之后,忽然就不大搭理云欲休了。

她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时而望着蜜蜂发呆,时而对着蚂蚁沉思。

就连每天傍晚云欲休变着花样给她弄不同的紫色云霞,她也一副不怎么在心的样子。

云欲休使尽浑身解数与她双修,除了极乐眩晕时能看到她露出些可爱的模样,完事之后,又见她抱着膝盖独自蹲在一旁,看蚂蚁搬家去了。

仿佛那里藏着什么诱人的宝藏。

上一章:第72章 .使坏的小鸟 下一章:第74章 .神的领域
热门: 沧浪之水 男配他装凶[穿书] 反派男二翻车后[穿书] 重生之完美岁月 纳尼亚传奇1:魔法师的外甥(双语) 大商圈资本巨鳄 侯卫东笔记4 幽灵舰队 综艺之谐星传奇 一纸忘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