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失踪的少女

上一章:第70章 .能说会道 下一章:第72章 .使坏的小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碰我?惩罚?”阿离茫然地看着云欲休。

只见他满眼得意, 收回双臂抱在胸前, 偏了偏头,示意她跟上。

阿离看着他的背影出了会儿神,然后微微偏着脑袋,一头雾水地回到了云欲休禁锢玉虚子的地方。

玉虚子见他二人回来,脸上浮起了胸有成竹的微笑,轻轻颔首,道:“二位是聪明人, 想必已商量好了。”

阿离的目光依旧单纯清澈。

旁人兴许能被玉虚子骗过,但她不会。她在涅槃状态时早已把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她能够确定青衣就是玉虚子, 而不是此人口中那个无辜被卷入的单纯女子。

而面前这个夺舍了玉离衡的家伙,也的确是玉虚子无误。

若要严格区分的话,青衣应该是较为偏执冲动的玉虚子, 面前这个则沉稳得多。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精分怪吧!

阿离又破了个案, 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绝顶。

再看云欲休,便更觉得他是那种有勇无谋的呆霸王了。

云欲休冷冷瞥了眼趴在一旁,状似板鸭的天谛幼崽, 问道:“哪来的?”

玉虚子垂了垂下巴,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道:“焚焰谷。”

阿离和云欲休的神色都变得怪异起来。焚焰谷,正是当初玉虚子设计他们两个恶战之地。

玉虚子道:“两大先天神兽激战焚焰谷,聚天生地养之精元神力,感而有孕……”

“等等!”阿离急忙否认, “我可没有生过蛋!”

“没说是你。”玉虚子的笑容堪称温柔。

阿离眼角一跳,直勾勾地望向云欲休——当初她从天而降,扑到他的背上一通胡来……似乎、好像、大概,禽类就是骑一骑就生蛋了……吧?!原来雄鸟也会下蛋啊!!!

云欲休恼羞成怒,狠狠摁住她的脑袋,恶声道:“瞎想什么!”

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危险,五指之间氤氲起魔焰。

玉虚子怂了,解释道:“神兽乃是天地精气所化,算是自然之子,非你二人所出。”

阿离瞥了眼趴在一旁睡得打呼噜的幼崽,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说实话,她不是很能接受云欲休下蛋这件事情,若他真的下过蛋,以后两人亲热的时候她难免会笑场。

不过,既然是他们打架打出来的崽,也能算是半个儿子了。

怀揣着半颗老母亲的心,再去看那趴成了板鸭形状的幼崽时,顿时觉得有点瘦。毛也少,这么趴着肚皮肯定要着凉。

玉虚子道:“我也是无意中寻到这枚先天之卵,将它放置在香火愿力旺盛之地,助它成就神胎。打算待它出壳之后,便将它带在身边,自小熏陶培养,以期……啊!”

低头一看,只见那幼崽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起来,一大口咬在了他的手上,目光要多凶狠有多凶狠。

“呜……”天谛幼崽撕扯了几下,见咬不动他,便委屈地跑到阿离身边,又摇头又摆尾,啊呜啊呜直叫唤。

阿离了然地点点头:“你想告诉我他在撒谎对不对?他其实是要杀了你,夺你的神格。”

幼崽直点头,眼睛里泪花乱冒。

它扑扇着翅膀,有模有样地给她演示起来。只见它先把自己抱成个球,指指玉虚子,指指阿离,抬起翅膀朝着自己的脖颈比划两下,然后弓起身子一顿耸动。

“唔,你还是一个蛋的时候,他和另一个人……和我一样?哦,一个女人,他们两个想要杀了你。他们还做什么了?哈?!停停停!这种事就不用演了!”阿离急忙揪住翅膀把这幼兽拎了起来。

玉虚子脸都绿了。

阿离盯了他一会儿,道:“倒也没什么,青衣如果是姑姑的女儿的话,那她与哥哥其实是表兄妹的关系。表兄妹成亲的多了去了,这没什么。哥哥本也无需愧疚,更何况这也不是哥哥的本意,都是你害的。”

玉虚子垂下头,默了片刻,他问:“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吗?”

声音里颇有几分颓唐。

阿离道:“倒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继续你那煽风点火的本事,让蒙面神将的事迹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即可。”

玉虚子眼神微闪,迟疑地望向云欲休:“你们难道会放了我?”

云欲休冷笑着凑上前去,隔空抓起了他的身体,身体化为一阵黑雾,自他身前进、身后出。

玉虚子浑身冰冷,他意识到自己的心脏被一缕至阴至毒的魔焰缠住,从今往后,生死只在对方一念之间。

他定了定神,心下暗忖,只要恢复自由之身,定能找到解咒的办法。

于是长揖到底,诚恳地说道:“我这便去安排。”

玉虚子离开之后,云欲休面无表情地走到阿离面前,目光沉沉定在她的脸上。

“你想要我受那香火愿力?”

阿离弯起眼睛,笑道:“我知道你讨厌那个。”

云欲休眸光微暗,盯着眼前娇俏可人的小妻子,心中暗想,‘若她开口要求,也不是不可以忍耐。只不过,得让她付出点什么……’

目光渐渐移动她嫣红可人的唇瓣上。

“唔。然后。”他漫不经心地说着,语气有些敷衍。

“所以当然不是你啊!”阿离眨巴着明亮的眼睛,唇角笑意愈深,“它既然是受着香火愿力出壳的,想必它也不讨嫌那股味道。”

她拎了拎手中的幼兽。

云欲休一怔。

阿离把它拎到了他的面前,欢快地说道:“以后,它就叫蒙面神将了!”

云欲休:“……”

目光微沉,落在天谛幼崽身上。

半晌,缓缓吐出一个字:“可。”

玉虚子果然有些手段,阿离与云欲休随意踏入一座城池,便听得茶廊酒肆中处处有人在议论蒙面神将。

阿离寻了个清静处,沉浸心神,细细感知周遭的玄妙。

她发现那庞大的“苔藓”之上,分出丝丝缕缕半透明的云气,牵向云欲休。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厌恶和排斥,他就像一个炽热的小太阳,远远便将那些东西驱逐或是融化。

阿离心下一定,知道这些奇怪的云气就是香火愿力了。说来也奇怪,人们并不知道蒙面神将究竟是何许人也,但只要云欲休进入人群聚居的地方,那些愿力便会自行寻到他。

她很快就找到了天谛幼兽。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下,它看起来像一点小小的烛火。它试图追逐吞噬那些愿力,每让它吞下一缕,火苗都会壮大少许。

阿离回过神,道:“想法没错,只不过还需要让我们家蒙面神将再干几件大事!”

她隐隐有种感觉,只要继续循着这条路走下去,她就能挖出一个玉虚子根本意想不到的大秘密。

云欲休看了她一会儿,道:“这有何难。”

他带着她,掠向东面。

“方才听到有人祈愿,想要寻回失踪的女儿。”云欲休语声淡淡,“我略听了听,发现近来丢失了不少年轻女子。”

阿离心中微微一动。

“虽然事发地点不一,但许多蛛丝马迹都指向了一个地方——东临城。”他淡淡扫她一眼,道,“只要我有心想知道,便没有什么能够逃过我的眼睛。”

“愿力?”阿离惊奇无比,“你能感知到那些许愿之人心中所愿?”

“嗯。”云欲休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很聒噪。”

阿离知道这便是天谛的独特本领了,对于她来说,愿力便只是些能够滋补身体的、味道不好吃、口感也不好的食物,她便是受了,也没有什么能够回馈人家——她那么懒的鸟,怎么可能特意跑到人群中去,一个一个问人家许下了什么愿望,然后再帮每个人解决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呢?

这也是她不愿受香火愿力的原因。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嘛。

“那我们这便探一探东临城!”

东临城位于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城内一派繁荣景象。

二人在城中转悠了小半日,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往来客商很多,人员流动极大,哪怕一夜之间少了百八十个人,也很难引起注意。

近来唯一的异常便是城主府外那条宽阔的街道被清了场,两旁摆满各色鲜花,地上也铺了柔软的毛毯。

说是清芜君今夜要驾临,前来探望他的娇美爱妾,大约会在东临城度过一夜。

阿离心头有了一个想法,她拉了拉云欲休,让他低下头,凑在他的耳朵旁边说道:“我猜这清芜君是个大.淫.魔!一个侍妾根本无法满足他,所以搜罗了这么多年轻女子来!这一夜过去,可怜的姑娘们怕是凶多吉少!”

云欲休眼角直抽:“……”

“来的很有可能是清芜君的真身。”阿离道,“这种事肯定得亲力亲为。”

云欲休看着她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道:“你若觉得人在城主府,不如这就踏平了它。”

“不不不,”阿离急忙摆手,“咱们蒙面神将又不是妖魔,哪能这般行事?我倒有个办法——他们那些防御妖魔的禁制对我无效,不如我假装迷路,故意送羊入虎口。若这城主府真有猫腻,他们定会留下我,把我和那些女子关到一处。只要找到人,我便逃出来吵得人尽皆知,然后你出手,在清芜君赶到之前将人救出来。”

顿了顿,她又道:“之前我故意让须臾君误会有神山高层与我接触过,今日将事情闹大,让清芜君以为须臾君座下的蒙面神将坏了他的事,说不定他们自己就开始狗咬狗了。就算不成,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云欲休沉吟片刻:“也可,有我的魔焰护身,无人伤得到你。只不过……”

阿离眨巴着眼睛,期待地望着他。她的脸颊泛起一点红色,心中暗暗猜测,他是要说担心她呢,还是要说舍不得她离开片刻?

他眯起眼睛,坏笑道:“只不过,你确定别人能看上你?”

阿离:“……”

阿离此行并不顺利,城主府的守卫并没有半点留人的意思,她尝试了三次,见那青年守卫脸都红了,却依旧绷着脸,让她速速离开。

她拍了拍脑门,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谁也不敢这么正大光明地在家门口掳人啊!

无奈之下,只好垂头丧气原路返回,去寻云欲休。

不曾想,刚转过一条街,便被一个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婆子拦下了。

“小娘子这是迷路了吧?”

婆子拍了拍阿离肩膀。阿离看到自己肩膀上腾起一小蓬云雾,刚钻进她的鼻子,就被云欲休留下的护身魔焰焚得灰都不剩。

她一抬眼睛,见婆子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于是阿离果断两眼一翻,“咕咚”一下栽进婆子的怀里。

边上停了一顶小轿,两个轿夫嘴角直抽:“花婆子,别弄死了!”

婆子也一脸无语:“啧,这身子也太弱了,这么点剂量,寻常人不过是头晕无力发不出声……这一晕,婆子我只能也上轿了,要不然万一她摔出去……”

“算了算了,快点上来!”轿夫一副看透一切的口吻,“懒死你算了。”

阿离被婆子抱到轿中。

她觉得方向不太对,不像是去城主府的样子。

莫非想错了,掳走年轻女子的只是些寻常的人贩?

正胡思乱想时,小轿进了一间院子,几个黑巾覆面的人让婆子把阿离搬上一架马车,将一袋晶石扔给婆子和轿夫,这几个便点头哈腰地去了。

阿离眯起一条眼缝偷看,只见这几个人匆匆更衣,待马车从后门离开院子时,恰好混入一列运送物资的车队中,顺顺当当就进入了城主府。

旁的马车开始卸货时,阿离被装入一只大箱笼,抬向后方的院子。

她不禁啧啧赞叹——对方行事算得上是缜密了,不但那婆子几个人不知买主是谁,便是这城主府中,也绝不会有几个知情人!

这才对嘛!

她被抬到一个地方,放在地上,然后四周便静了下来。

上一章:第70章 .能说会道 下一章:第72章 .使坏的小鸟
热门: 异世邪君 诡秘之主 地海传奇1:地海巫师 面包树出走了 穿成反派早亡妻 我的女友是丧尸 竹书谣 死亡万花筒 仙剑奇侠传2 蒙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