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能说会道

上一章:第69章 .一把风情 下一章:第71章 .失踪的少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么。”最初的那个“须臾君”神色愈加诡异, 此刻鲜血堵塞住了气道, 话音变得断断续续,血沫和血珠从鼻孔里往外喷。

从四面八方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阿离紧绷着头皮,踮脚一望。

一时之间,她竟有种错觉——全天下的人都在说着同一句话,向着这里聚拢而来。

“怕什么。杀光就是了。”云欲休轻描淡写地说道。

他眯了下眼睛,神态慵懒闲适。

在须臾君更换台词之前, 云欲休把身体微微向前一倾,唇角勾起一个恶到了极致的笑,一字一顿, 清清楚楚地说道:“如果你送来的人足够多,说不定可以见识到我一半的杀人本事。”

阿离看到“须臾君”本就扭曲的面容重重抽搐了一下。

云欲休不再多言,身体微微一晃, 在原地消失了一瞬。

下一秒, “须臾君”胸前破洞上燃起了幽暗魔焰。这具活死人一般的躯体顷刻间化为飞灰,再无半点存在过的迹象。

云欲休朝着人潮踏前一步。

他的指尖跳动着魔焰,薄唇微勾:“慢慢烧更好看。”

人潮齐刷刷地停下脚步, 一顿之后,众人齐声怒道:“丧尽天良!玄凰!你当真要与此等恶魔同行么!”

声浪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阿离的小身板不禁随之轻轻晃了晃。

云欲休把她的脸蛋摁在自己心口,长袖一合,将她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一丝风也吹不到她的身上。

他垂下头, 轻轻用下巴抵了抵她的发顶。

“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想。不要怕。”

阿离环住了他的腰。他的肩背和胸膛上都有结实的瘦肉,腰间也是,摸上去硬硬的,薄薄的肌肉层中好像偷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他并非善类,身上不知道背了多少条性命,但靠近他时,总会闻到一股清新至极的诱人香味,不染丝毫血腥。

他的心跳平稳有力,只在她的脸颊贴上去的刹那微微乱了乱。

阿离的心忽然变得十分平静。

她想,‘他的怀里,就是我的安乐乡。’

鸟儿都不贪心,有一个舒适的窝就能满足的睡个四仰八叉。

阿离的心神缓缓沉入了与天地共鸣的状态。这一回,她看得更加清楚了,天地之力的海洋上,那具庞然大物像是苔藓一般飘浮着,形状细碎颜色驳杂。不远处有一大片深色的区域,好像是染了病一般,正向着自己和云欲休蔓延而来。

阿离心有所感——这片深色藻状物与方才观察“须臾君”时看到的色泽一模一样,只不过范围扩大了许多,若说方才的“须臾君”像一枚深色的带触须的海胆,那眼前这一大片便是在水里泡得又松又大的“胖大海”。

云欲休掠过之处,它们迅速枯萎凋零,消逝在天地之力的海洋中。

“他操纵着这些人!”阿离脱口而出。

她从云欲休怀中挤出了脑袋,见他已把周围清理得一干二净。

更多的人正从远方围过来,他们齐声劝说阿离离开云欲休这只恶魔,声音层层叠叠,像魔音灌耳。

阿离把小手放在云欲休心口,轻声对他说道:“先别杀,我试一试他。”

“唔。”云欲休拧起眉毛,很是有些不满。

“须臾君!”阿离朗声道,“你一定想不到,其实早就有别人来找过我,还教了我怎样防范你。”

人群一顿。

阿离道:“不然你的招术为什么对我无用?那人说,若是你来找我,便让我稍微将你拖上一刻半刻——我方才是把你当猴耍呢!”

众人的脸色齐齐变了。

方才阿离的表现的确很诡异,须臾君只当人与鸟的思维方式不大一样,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她戏弄了。

“所以,”阿离得意洋洋,“你确定你在神山的真身安然无恙?!”

仿佛有一阵风轻轻拂过。

下一秒,只见满城提线木偶一般的人像是大梦初醒一般,奇怪地看看左右,挠挠头,各自散去。

阿离急急沉浸心神,只见那片深色苔藓像光斑一样,飞速掠向远方。

一晃眼便消失不见了。

云欲休眸色沉沉:“谁找过你。”

阿离默默在心里替他的智商点了蜡,脸上却丝毫不露:“我诈他的。方才我心有所感,觉得这些都不是他的真身,便故意这么一说,就看他慌不慌。他这一跑,证明我都猜对了!待会儿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细细说给你听。”

云欲休眸光轻轻一闪:“哦。哪这么麻烦,全杀了就是了。”

顿了顿,他道:“神山算什么东西。”

“是是是,你最厉害!”阿离蹲到玉离衡身边,仰起脸来看自家呆鸟,“他怎么回事?”

云欲休一手拎起玉离衡和天谛幼崽,另一手揽住阿离,施展缩地成寸术,来到一处无人的谷地。

“他以死相逼,求我放了青衣。”云欲休随手把玉离衡扔在一株雪树下,道,“此人与你有些渊源,若是叫他死了,怕你又在我耳旁聒噪,是以暂且留他性命。”

阿离的神色顿时萎靡了许多:“如此说来,他果然和青衣是一伙的。”

她盯着地上的玉离衡,脑子里闪过许多从前的画面。

“不要多思。”云欲休不动声色,把一只手掌放到她的头顶上,轻轻替她顺毛,“弄醒他,一问便清楚了。”

阿离点点头。

玉离衡悠悠醒转,看清面前二人,再看了看蹲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天谛幼崽,他的唇角浮起一丝苦笑。

他很随意地倚着雪树坐定,模样看起来倒有几分潇洒。

阿离一眼就认出来了,此人正是玉虚子。当初他每每“路过”凤栖岭,给自己讲那些奇闻趣事时,摆的便是这个姿势。

玉虚子后脑轻轻搁在雪树树干上,屈起一条腿,微仰着脸,眼神放得很空。

不待阿离二人发问,他便自己说了起来:“这世间,果然力量才是王道。即便我机关算尽,终究是逃不过一顿王八拳。罢了,既然落在了你们手上,我便将一切和盘托出,那些事并不是非要我亲自去做,别人能做成,我亦是感到欣慰的。”

云欲休唇角挂着冷笑,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阿离心绪复杂,微微抿着唇,静静看着这个熟悉的人。

“神山掌握着世间最大的权柄,已有万万年。从前我行走世间,渐渐发现世人本不需要受那么多苦——关于这一点,天谛应当比我清楚得多。所有的苦,源于欲壑难填。”

“你们这般的先天神兽,自是不会有那些苦恼。你们冷眼看着世人,只觉得他们作茧自缚,被权势、利益、美色迷住双眼,终日汲汲营营,自堕苦海,不得解脱。”

“但你们可知道,人生而有灵,原本并不是欲.望的奴隶!”

阿离微微偏了偏头,心想,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只不过此人说话总是九分真掺着一分假,姑且听着,不可全信。

“世人之所以沦落至此,根源正是在神山!神山屹立这个世间的巅峰已经太久太久了,早已堕落腐化。对于他们来说,与其劳心劳力推动整个世间前行,期间还要防御各种难以预料的风险和未知,倒不如将整个世间变成腐烂的温床,用欲.望蒙住世人的眼,让他们自己束缚住自己,在欲壑之中越陷越深,痛苦、挣扎、内斗……如此,神山才可高枕无忧。”

“若是我拥有了神格,我便可以聆听众生的心声,替他们解除苦厄,收获愿力,假以时日,我必能与神山一战,与神一战!”

玉虚子脸颊泛红,看起来心绪颇为激动,“天谛,你明知世人之苦皆因欲.望,却傲慢旁观,对他们只有鄙夷冷眼,若是请你救人于水火,你定是嗤之以鼻。”

云欲休冷笑不语。

“而你,玄凰,”玉虚子转过脸,恨铁不成钢地盯住阿离,“你枉为神兽,人们向你祷告祈福你却从来也不理,我费尽心力找来那么多故事教化于你,你眼中却永远只有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阿离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你们明明拥有神格,却不愿行神之事。既然你们不愿,何不将这能力与责任都交托给旁人?!”玉虚子正气凛然,“是,这一切的确是我的设计,我的目的你们也知晓了,那便是夺取神格。玄凰,你当知晓那些尸位素餐的人有多么可恶可恨,你难道愿意成为自己都厌恨的家伙吗!”

阿离道:“你继续。”

玉虚子微微笑了笑:“你与从前一样,还是那么天真可爱。”

云欲休的脸上结了冰霜。

玉虚子并不看他,只向着阿离说道:“你很善良,但你不会为了那些你漠不关心的人而牺牲自己。我也是迫于无奈才设计了你与天谛。已经发生的事无可挽回,而我落到你们手里,也只能认栽,可是……”

他笑了笑,那笑容颇有些一切尽在掌握的味道:“可是最后的赢家必定是我。因为我已将我的一切押在了你们的身上,如今,你们已经卷入局中,神山不会放过你们,你们除了对抗,再无其他办法。而我占了玉离衡的身躯,却没有灭掉他的元魂,你们投鼠忌器,不会杀我,我便可以亲眼看着那一天到来。”

他摊了摊手:“我做这一切,本就是为了众生。只要结果一样,是谁来做这些事其实无所谓的。”

“青衣是谁?”阿离问道。

“哦,她。”玉虚子垂眸一笑,“当初玉琳琅产下了一对双生女,都是纯阴之体。我用死婴代替,抱走了其中一人,以秘法隐去她的容貌,助她提升实力后送到融摘星身旁。算是一步暗棋吧。”

他摆了摆手:“她和你一样是个善良的人,她知道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众生,这才不惜性命留在我身旁帮助我。希望你看在血脉情分上,对她手下留情。如今你们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其实细细想来,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与我非但没有冲突,反倒完全一致。我知道你们不会全然信我,但我已落在你们手上,你们大可以要求青衣替你们办事。”

“我在这里,还是有些人手的。”他笑了笑,“并不是传一传谣言的那种不入流力量。你们可以好好考虑。”

玉虚子料定阿离不可能猜到他是一体双魂。他所说的这些,除了隐瞒下青衣已被女魂夺舍一事之外,其余全是真话,也不怕阿离去查。只要阿离信了他,将青衣当作亲妹妹来对待,他们兄妹二人就一定能找到翻盘之机!

阿离把云欲休拉到远处。

云欲休脸色很难看,他定定看着阿离:“你信他了?”

阿离噗嗤一笑,道:“正义的反派我见得多了,若是口才不好,怎么可能引来那么多人死心塌地为他卖命?反正无论他说什么,说得多好听,只要牢牢记得他想要的其实是我的小命就对了。”

“不傻嘛。”云欲休惊奇地挑了挑眉。

“不过我觉得,我们不妨利用他们来做一些事……”阿离踮起脚,凑在他的耳朵边上说道。

她发现他的身体好像有一点僵硬。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胸脯蹭着他,从微微扭曲敞开的领口往下看,可以清楚看见一小片美妙风景。

腰被扣住了。

“好,都依你。”云欲休的声音低沉喑哑,他低头咬住她的唇,凶狠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是不是有笔帐还没算?须臾君长得好看?说话也好听?嗯?”

阿离心头一悸,从头顶麻到了脚底。她分明丝毫也不惊慌,却是心如鼓擂,胸闷气短。

整个世界都是云欲休的气息。

她艰难地寻回了一丝神智:“我骗他的……”

一开口便是自毁长城,云欲休趁虚而入,将她的防线彻底摧毁。

阿离溃不成军。

等到他松开她时,她觉得自己已经化成了一滩水,站也站不稳。

“你,你……”她无力地瞪着他的手。那只手刚刚在她的衣裳底下做尽了坏事。

云欲休漂亮的唇角勾起坏笑:“想不想我?呵,消气之前都不会再碰你,这就是惩罚。”

上一章:第69章 .一把风情 下一章:第71章 .失踪的少女
热门: 少林第八铜人 阴阳师·晴明取瘤 末日奇点:钢铁朝阳 诛仙 木槿花西月锦绣(长相守原著小说) 永世沉沦 无尽长门Ⅰ:尸舞 神荒龙帝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逍遥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