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一把风情

上一章:第68章 .风月佳公子 下一章:第70章 .能说会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再说一次。”云欲休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阿离想要回头看, 奈何后颈被他摁得死死的, 一动也动不了。

须臾君笑了,他一笑,就像是朦胧月光洒在清幽的山涧里一样。他再一开口,便像是有微风拂过,带走了那层轻纱,露出皎皎月光。

“你若当真喜爱她,就不该把她拖入泥沼。天谛, 你可曾问过玄凰,她心中向往的究竟是怎样的生活?”

阿离看见须臾君垂在身侧的手指再一次动了,好像在弹拨一把看不见的琴。

旋即, 她清晰地感觉到身后的云欲休暴躁了许多,摁在她脖颈上的手微微发力,呼吸也略粗了几分。

须臾君又笑:“你不要误会, 玄凰绝非见异思迁之人, 只不过你给她的从来也不是她想要的,你心中装满了阴暗,你厌恶世间的一切, 视人命如草芥,唯有杀戮才能平息你心中的阴郁之火。玄凰却是祥瑞圣洁的神兽, 她渴望安宁,怜悯众生。为了你,她甘愿行走在污泥中,可是她的本能却永远向往着光明。天谛, 不要再勉强了,放手吧!”

阿离感觉到身后的男人变成了一座正在喷发的冰火山!

一边炸,一边往外喷寒气。

她知道须臾君又用上了那套惑乱人心的鬼把戏,而自家这头呆鸟脾气爆性子急,肯定中招了。

大事不妙!

被他一吓,她脑袋已然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自己刚刚在对须臾君说什么了……总之就是些逢场作戏的话……很要命的那一种……

阿离慌乱地反手去抓云欲休。

她想牵住他的手悄悄抚慰一二,却忘了云欲休的手此刻正摁在她的后颈上,一抓,抓了个空。

阿离脑袋是真糊住了,她以为云欲休躲她,情急之下,反手胡乱就朝着他的方向瞎抓。

唔,好像抓到肉了。

阿离生怕他挣脱,五指重重一捏。

“嘶。”

身后传来半声抽着凉气的闷哼,摁在她后颈上的魔掌消失了。旋即,一只大手重重覆在她那只不安分的小爪子上,一顿一顿地掰开了她的指头,将她的小手狠狠攥在掌心,惩罚般紧紧扣住。

阿离迟疑着转回头,只见云欲休额角迸出青筋,眼尾发红,整个人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简单概括就是——要杀人。

对上她的视线,他的眼角重重一跳,唇角扯起一抹很吓人的狞笑。

“离开我?”他阴沉沉道,“死都别想。”

阿离的小心肝再一次怦怦乱跳起来,她发现这样的感觉与方才面对须臾君时的心跳有细微的差别。

一个是由外而内的牵引共振,一个是发自神魂深处、既而浸润五脏六腑。

须臾君的笑声带着嘲讽:“偏执的占有算什么爱。你连放手都不敢,又如何确定玄凰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天谛,你在害怕。你怕一松手,她就回到她那干净纯粹的世界,从高处俯瞰你,清楚地看见你在泥沼中挣扎的狼狈模样。你自私的样子,真可怜。你肮脏的样子,真难看。”

“别上当!”阿离道,“他会迷惑人心!方才我心中就感觉到许多奇怪的情绪,现在他故技重施,想要故意激怒你!”

须臾君丝毫也不恼,他对着阿离笑得满面春风,和声道:“天谛动怒,是因为我说中了他的心思。若我说得不对,他只会嗤之以鼻,何需发怒?同理,玄凰你也是因为我而心动,你承认了便好。你方才的邀约,我自不会拒绝,我这就陪你四处走走看看。”

他好整以暇,负手站在一旁,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这种时候,他自然不会用强,否则先前所做的一切就会功亏一篑。他只需要静静等待,无论是天谛崩溃还是玄凰倒戈,都是他想要的结果。

阿离感觉到云欲休攥住自己的手掌越收越紧,就在她感觉到疼痛的刹那,听到他的指间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

她先是以为他捏碎了她的手,旋即发现,他暴怒之下也没舍得伤她,强行收力时,震断了自己的指骨。

阿离的心疼得直抽抽。

她看见云欲休的眸色变成了一片赤红,神情平静得令人心惊肉跳。

他的另一只手中本来倒拎着一个人,此刻被他轻轻抛到一边,他只是轻轻踏出了一步,阿离却忽然有种错觉,这个男人即将堕入永远看不见光亮的深渊。

阿离抓住了他。

云欲休没回头:“放手。”

阿离不放。

他说:“地上的是玉离衡。”

阿离摇摇头,把天谛幼崽扔到一旁,两条细胳膊从云欲休腰侧穿过,紧紧环住他的腹部。

“你看我一眼。”她说。

云欲休身体一僵。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用这种语气说话,很软,是在撒娇。

心头的阴郁暴躁忽然就消退了许多,他略带着迟疑,微微侧了下头。

阿离踮起脚,把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双清亮的眼睛里好像罩着层水雾,就那么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嫣红的唇轻轻一动,她的声音就像是勾魂夺魄的海妖,她说:“我好喜欢你。”

他看到她额心的那根小触须直直飘过来,落在他的额心。阳光下,它闪烁着剔透的光芒,比世间最纯净无暇的宝石还要澄澈耀眼。这样至纯至美的欲.望触须他只见过一次——那一日在千封雪原,她伴着那束光跌跌撞撞扑向他的时候。

他当时就知道,她是带着记忆回来的。他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理,居然趁着她不能说话时,强行给二人安上了夫妻之名。她刚能够化形、说话的时候他还有些忐忑,生怕她揭穿他。幸好她很有眼力,这只呆鸟虽然很呆,但却很懂得怎样保住自己的小命。

后来他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每次名正言顺地对她好时,看着她那副又欢喜又紧张的小模样,他都能在心里偷偷乐上好久。

直至今日,听了须臾君的大实话。

他忽然意识到,她涅槃之前他对她并不好,那时候她是想从他身边逃走的,她和他在一起,自始至终都只是为了保命。她的羽毛那么漂亮,她那么懒,那么爱干净,他却强行留她在身边,逼她在尸山血海里打滚……

他不是感觉不到须臾君的鬼魅伎俩,但他知道对方的话并没有错,既然须臾君想要引爆自己心中的黑暗,那便让这个世界承受自己心底的怒焰吧!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他听见自己不由自主地说。

阿离的身体像海草一样从他身后缠到了身前,她用视线捆住他,双颊泛起好看的酡红,柔声细气的说:“云欲休,我好喜欢你。你想听多少遍都可以。以后我可以每天对你说。”

顽强的小触须钻进他的额心,勾住了他的神魂,抵.死.缠.绵。

他重重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时,眸中已不见血色。

“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他依旧绷着脸,唇角却不小心露出了一星笑意。

阿离悄悄松了口气,从他身上蹦下来,气势汹汹单手叉腰,指着须臾君道:“揍他!”

不等她发话,云欲休早已欺身而上。

他的周身氤氲着黑雾,那雾似冰又似火,一掠而过时,空气被点燃,然后瞬间冷凝,结成一片密密实实的白色小冰晶,簌簌地掉落。

须臾君一计不成,面色竟然丝毫不变。

他的身体薄如纸片,好像不堪一击。

一个念头闪动间,须臾君面前已密布着黑雾,只见云欲休眸色冰冷,自雾中探出一只手,直直插.进了他的心窝。

“呵,”须臾君那苍白病弱的唇角浮起浅浅的微笑,“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么。”

在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云欲休已捏住了那颗跳动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羸弱心脏,将它摘出体外,等到话音落时,那颗仍在跳动的心脏已被云欲休捏成了一蓬血水。

然而须臾君并没有死。

他的嘴里涌出大蓬大蓬的鲜血,很快就把身上的白袍染成了红袍。

他像个木偶似的站在原地,嘴唇翕动,不住地重复着一句话:“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么。”

阿离在一旁看着,只觉头皮发麻,足底生寒。

其实在她命令云欲休揍须臾君之前,她已悄悄在他身上写了个“走”字。她知道云欲休的实力大概与神王相当,想要在这里击杀须臾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好的结果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神山共有七位神王,此刻根本不是和人拼老本的时候!

云欲休就算再暴躁,也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阿离已经做好了准备,将天谛崽和昏迷的玉离衡拢在一起,就等云欲休虚晃一枪之后将他们几个打包带走。

却没想到,形势居然变得这般诡异!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么。”须臾君的下巴已被鲜血淹没,他的眼睛并没有失去神采,反倒熠熠逼人。

云欲休疾退,揽住阿离,将她护在怀中。

须臾君的声音仿佛带了回声,远远近近地响了起来。

阿离偏头去看,只见不远处的街道上,无论行人还是商贩,个个直通通地向着他们走来。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么……”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么……”

每个人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和须臾君眼中一样的光。

阿离看见方才卖烧鸡给她的胖伙计也走在人群中,他的手中还拎着一张包烧鸡的荷叶,虽然形貌未改,但他的气质已然大变,和面前这位病态公子须臾君如出一辙。

阿离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上一章:第68章 .风月佳公子 下一章:第70章 .能说会道
热门: 花开半夏 血腥的收获 当天长遇上地久 锋行天下 微微一笑很倾城 姜糖微微甜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妙医鸿途 巫师自远方来 网游之末日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