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风月佳公子

上一章:第67章 .啊!幼崽! 下一章:第69章 .一把风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只外焦里嫩, 散发出浓浓荷叶香的大烤鸡, 呼一下就被从天而降的狗崽子叼走了!

阿离还一口都没吃上。

她呆呆地看着手中的两片厚重大荷叶,又低头看了看叼住烧鸡,在地上兴奋得胡乱扑腾打滚的兽崽子,一时都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云欲休的身上忽然杀气四溢,他抓住她的胳膊,言简意骇:“青衣!”

阿离眼珠一转:“你去捉青衣,我捉住这只狗崽子!”

云欲休嘴角狠狠抽动:“它是天谛。”

暗暗在心中记了阿离一笔之后, 云欲休不再废话,两个闪逝消失在天边。

青衣远远感应到了云欲休的气息,早就开始掉头逃跑, 心中苦不堪言。

阿离这边却是另一番景象。

云欲休大魔王多多少少还是爱惜颜面的,所以买到烧鸡之后,二人躲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后面, 周围半个人影都没有。于是阿离放放心心脱下外袍, 一个饿虎扑食,兜头把那天谛小崽子给罩了进去!

她的外袍是云欲休用魔气凝的,小崽子虽然爪牙锋利, 却无法割破分毫。

阿离搂住这一团车轱辘大小的幼崽,和它斗智斗勇, 扑腾了半天,终于耗光了它的力气。她把这只抵抗得越来越不激烈的小家伙夹在肋下,腾出一只手,从衣裳底下掏出了她的烧鸡。

很好, 一条腿保存完好,没有沾到口水。

阿离拨开衣裳,把小崽子的脑袋刨出来,以免闷死。只见这小崽子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冲着她委屈地眨,嘴里还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她果断把那条焦香四溢的鸡腿拆下来啃干净,然后把骨头塞到这小崽子的嘴里。

“唔!呜……”

小崽子眼巴巴地看着她,见她心硬如铁,便“咔哧咔哧”地嚼了起来。一嚼,发现这骨头又香又脆,里头还有鲜香无比的髓汁!

它登时要上天了。

阿离顺势抽回外袍,把这小崽子放在了地上——有鸡在手,不怕它逃跑。

只见它没舍得一下子嚼掉整根腿骨,留了小半根,放在地上,前肢低低地趴着,后臀翘得老高,冲着那骨头“啊呜啊呜”胡乱叫唤个不停,身体又扭又蹦,把那骨头衔嘴里又吐出来,衔嘴里又吐出来……

阿离:鉴定完毕,这就是个狗崽子。

天谛幼崽啃完了腿骨,后肢着地坐好,收好翅膀和尖耳朵,前肢缩在胸.前,眼巴巴地盯着阿离。

阿离拆下一只带着牙印的翅膀,抛给它。

它一动不动,依旧盯着她。

“傻的?”阿离蹲下身,捡起翅膀放到它的嘴边。

它翻起眼睛,瞥了阿离一眼,扬起一根尖利的长爪子,点点鸡翅膀上的肉,又指指阿离的嘴。

阿离:“……”敢情还得帮它啃出骨头来?还有,那鄙视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再有!这上面还带着它的牙印呢,狗啃过的东西人能吃吗!

“爱吃不吃!”阿离顿时怒了,把大半只烧鸡掼在了狗崽子面前,自己抱起胳膊,撇了唇角傲娇地望着天。

谁还不是骄傲的幼崽了!

天谛崽子见她头顶立起了一小簇呆毛,一副七窍生烟的模样,一时之间也有点怂。它委屈巴巴地衔起烧鸡,“吭哧吭哧”地啃了起来,心头竟有些觉得没滋没味。

它小心翼翼地啃完了整只烧鸡,把堆叠得整整齐齐的鸡骨头推到了阿离的脚下,然后呜呜叫她。

阿离低头一看,瞬间读懂了这幼崽的意思——它让她别生气了,它帮她啃好了骨头,请她享用。

阿离:“……”

好吧,她原谅这蠢狗了。

阿离蹲下身,嫌弃地用指甲尖拎起鸡骨,一根一根喂它吃。

陋巷中,忽然刮过一阵春风。

阿离茫然地抬起头,发现四周的色泽变得明艳了许多,好像用清水洗过一般,连砖缝中的苔藓都绿得通透,像上好的翡翠。暖风习习,带来了盎然生机。

一道人影出现在巷子口。

阿离抬眼去望,一时竟呆住了。

这是一个只有书中才会出现的那种如玉般的病公子。

他穿着一袭白色长袍,脸色苍白,唇色浅浅,连眉眼都是淡淡的,整个人仿佛是从那种缥缥缈缈的浅色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画魂。

他走到近前,垂眸,轻笑。

那眉那眼那笑意,仿佛连接了风月。

翩翩佳公子向她伸出一只手:“来。”

那阵风恰好从阿离身上拂过。

她忽然耳热心跳,浑身血液都“呼呼”向着脑门直蹿,脊背上酸酸麻麻,好像有电流攒动。

再下一秒,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起来,手脚轻轻发抖。

“跟我走。”风月公子的声音好听极了,缱绻优雅,“我虽病弱,却能许你一世平安喜乐。”

听到他的声音之后,阿离发现自己腿也软了。

要是没有云欲休,她肯定以为自己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了。但既然有云欲休,那就绝对不可能——她的求生欲向来旺盛得很,对死亡的恐惧足以抵消任何美色的诱惑!

更何况,这个男人虽然生得万中无一,但与云欲休比起来还是要稍稍逊色一些。虽然她天天对着云欲休那张帅脸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但他依旧是最好看的,没有之一!

于是阿离果断竖起一只手:“你等等!容我思量片刻。”

男人也不急,他低低地笑,轻轻咳嗽一声,负着手走到一旁。

阿离一把捞起天谛崽子,迈着绵软的双腿走到角落,指着自己的额头悄悄问它:“我看着这个人的时候,这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天谛幼崽睁着一双水汪汪的黑眼睛,果断地摇了摇头。

阿离心中更加确定了。

她知道天谛可以看到别人的欲.望,每当她与云欲休浓情蜜意时,他都会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注视着她的额心,每每这个时候,阿离总有种情思被他看穿的感觉。而每次他轻吻她的额心时,颤栗感都会直击她的神魂深处。

她喜欢一个人,额心就会有东西!

所以她根本没有喜欢这个病男人!

身上的异样是……中招了!

阿离心中有些惊叹——原来,爱情也是可以作假的。此刻身上种种异样,确实和初坠情网时一般无二!面对这么个深情款款的俊俏男人,听着他的缱绻誓约,不禁脸红心跳,浑身绵软……

这可真是一骗一个准!

阿离又瞄了那长身玉立的病弱公子一眼——原来他就是这样掏空了身子骨啊!

一想到这个,阿离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鄙夷。

病弱美男子是招人疼,但色痨鬼就只会叫人恶心了。

她迈开小细腿,抱着她的狗子,蹭蹭蹭就蹿出了巷子。

绕过两条街,忽然感觉到温热的呼吸拂上后颈。她的头皮一下就麻炸了,猛地向前一蹦,瞪眼朝身后望去——

果然不是云欲休!

那病弱公子唇角依旧挂着春风般的笑意,一对浅色的瞳仁在太阳底下像宝石一样剔透。

“小傻瓜,为什么要逃跑?”

阿离只觉眼前一花,这男人已站在了她的面前。要不是她抱着狗崽子,他能贴到她的身上!

她的心中顿时“当当当”地敲响了警钟。

该不会是青衣的调虎离山之计吧?

阿离暗暗思忖:调动天地之力还需练习,并没有把握精准地攻击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人,若是一击不中,不但引起敌人的杀心,而且还暴露了自己的底牌,实在不妥。

唯今之计,最好是拖延时间等云欲休回来。

阿离心中一定,一本正经地瞪着病弱公子:“男女授受不亲!”

他噗一下笑出了声。

他也不再掩饰,大大方方地说道:“你怀中的幼兽是雄性,你与它亲近并不会觉得男女有别,皆因种族不同。同理,我是人,你是神兽,你与我之间也无需顾忌什么男女大防。”

他的笑容更加灿烂。

天谛幼崽呲起獠牙,朝着这个男人发出低低的咆哮。

“我是须臾君,”男人轻轻咳嗽一声,拳头抵着下唇,诚挚地说道,“方才所言,发自真心。玄凰,你是先天祥瑞神兽,若是愿意到神山居住,定会被奉为上宾,得最好的供奉。你不愿,那也无人会强求你。”

阿离悄悄退了一步。

须臾君并没有紧逼,他也退开一步,道:“你不该和那只入了魔的天谛搅在一起,那会弄脏你的羽毛。来吧,跟我走,到了神山,你会得到真正的平静喜乐。”

“我不走呢?”阿离把幼崽当作盾牌抱在身前。

须臾君凝望着她,温声道:“你问问自己的心,想不想跟我走?”

阿离的心脏顿时“怦怦”乱跳,当真像是怀中揣了头小鹿似的。

“嗯?”须臾君的声音更加温柔,“信我,好吗?你看,你其实是愿意与我在一起的,只不过你害怕,你怕那只入魔的天谛会伤害你。不用怕,我护得住你。在我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你再也无需东躲西藏,无需担惊受怕。”

阿离感觉到自己“心中一动”。

这也太厉害了吧!

阿离平了平呼吸,脸上浮起一点为难的神色。

须臾君道:“你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温暖舒适的小窝,每日无忧无虑地晒晒太阳,最好再有一双臂膀为你遮风挡雨,对不对?而那只入魔天谛,他的野心和妄想会毁掉他自己,也会毁掉他周遭的一切。和他在一起,你永无安宁,终日提心吊胆……但这些并不是你想要的,你没有野心,你不想称霸,你只想做一只安逸懒散的鸟儿。”

阿离感觉到自己胸口涌起一股激动之情。

她没有刻意抵抗,只顺势弯了弯眼睛,脸上微微露出一点憧憬。

她发现对方这个巫术实在是太好用了,只要学到一点皮毛,对付云欲休那样的呆鸟一定无往不利!

“你再说说。”阿离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加把劲,我觉得我好像快要被你说动了。”

须臾君:“……”人与鸟不同,人与鸟不同。

他点了点眉心,按捺下嘴角抽搐的冲.动,继续劝道:“神山屹立万万年,自古至今都是正道之首。妖魔之流最擅长以偏概全,颠倒黑白蛊惑人心。”

他指了指墙根处阴影下的苔藓,道:“难道有苔藓,就能否认今日是个艳阳天吗?玄凰,跟我走,用你的心自己去看、去听、去感受。你看这世间,除了妖魔,哪还有其他祸患?”

阿离看到他的手指轻轻在身侧拨动,她双目放空,悄悄感受周遭。

天地之力的海洋上,依旧趴着那只庞然大物,它像是苔藓一样,凌凌碎碎地组合成一体,颜色驳杂。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块“苔藓”的颜色要更深一些,它像一只海胆,身上有无数细细的丝线,牵引在这头庞物大物中,此刻,那些丝线其中的一部分正在轻轻摇晃,阿离感觉到一种类似于“震荡波”的东西朝着她荡了过来,拂过她身体的时候,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再次微微一动,然后便开始激动起来。

阿离确定了,这只“海胆”一定就是面前的须臾君!

她好像又要破获什么大案了呢!只不过代表着须臾君的这只“海胆”隐在那头庞然大物中间,阿离觉得自己暂时无法在天地之力的海洋中掀起那么大的浪来吞噬它。

“你说得真是对极了!”阿离用胳膊夹着天谛幼崽,腾出手掌来拍了两下,“那我先在这座城里转转看看,你陪我一起吗?”

她有些羞涩:“像你这样的君子,应当不会拒绝我的邀请吧?你之前说得多好听啊。”

阿离觉得自己真是机智极了!这样一来,须臾君就骑虎难下了——她也没说不跟他走,只是邀请他陪她四下看一看,若是此刻强行将她带走,先前说的一大堆岂不是成了屁话?

须臾君再一次揉了揉眉心。

阿离趁热打铁:“你长得好看,说话又那么好听,我是真的很想和你一起走一走……”

她的笑容忽然就凝固了。

一只冰凉的手,轻轻捏在了她的后颈上。

“再说一次。”

夭寿了!

这个冷得掉冰渣的声音,一定不是云欲休!

上一章:第67章 .啊!幼崽! 下一章:第69章 .一把风情
热门: 最美遇见你 彼岸花(彼岸花原著小说) 完美机甲剑神 我的爱如此麻辣 祥云朵朵当空飘 全球进化 白鲸岛屿 权力巅峰 巨兽×6 悲伤逆流成河(《流淌的美好时光》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