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庞然大物

上一章:第65章 .枕边风 下一章:第67章 .啊!幼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欲休单手揽住阿离的腰, 踏上城墙。

阿离定睛一瞧, 只见城墙上几乎已经没有活人了。整座须臾关笼罩在一种黄绿色的瘴气中,城墙上的守军大部分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活尸,皮肤发黑发硬,紧紧贴着骨骼,双眼变成了浑浊的黄绿色,没有下巴,像犬类一样伏在地上。它们围住那些没有异变的活人, 将其扑倒在地,然后一拥而上胡乱撕咬。

在这毒瘴中,神兵好像根本无法施展出自身的实力来, 他们被轻易扑倒,像普通人一样胡乱挣扎,手足乱舞, 无力地命丧伏尸之口。

“是疫骨。”云欲休挥了挥长袖, 一道魔焰荡开了半空毒雾。

阿离抬眼望去,见到城中有无数骨兽正在喷云吐雾,一团团黄绿瘴气从它腹中涌出来, 漫向须臾关中每一个角落。

被卷入毒瘴之中的人,大部分会当场死去, 身体像是浸在强酸中一样滋滋地冒出青烟,很快便会化成黑色伏尸爬起来,攻击周围的活物。没有变异的幸存者则瘫倒在地,凄惨地喊叫着, 引来伏尸然后被分食。

阿离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她听到许多人在祈求神明显灵。在他们虔诚哀求时,会有淡淡金芒从天而降,笼罩在他们头顶,伏尸一时无法攻破这层神光。

云欲休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幸灾乐祸:“救不了。”

毒瘴分合的间隙,阿离也看清楚了——心诚者已祈到神光庇护,不需要他们去救。心不诚者早已被毒瘴侵蚀了肺腑,就算一时没有被伏尸攻击,最终也难逃死亡的厄运。

阿离感觉到心头一阵阵恶寒:“分明就是要这满城的人为幽月关主陪葬,却还要弄成妖魔袭城的样子,让活下来的人们更加依赖神山。玉虚子…啊,青衣,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呢?”

她悄悄吐了吐舌,心想,自己无心防备,都不知多少次暴露了有记忆这件事。幸好云欲休粗心,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这才没有看出来。

云欲休不动声色,挑了下眉,脸上没有露出半分异样。

他揽紧她,轻飘飘落入城中,随手挥开扑蹿上来的骨兽,几个腾挪之后,便静悄悄地站在了三个人的后方。

这里没有瘴气。

两个神将手持金芒闪烁的重剑,难以置信地盯着对面的灰袍人。这个灰袍人正是须臾君身边的得力干将,人称十四大人。

其中一名神将胸骨凹陷,伤得不轻。他大口喘着粗气,艰难地质问道:“十四大人!今日能否让我等死个明白?!幽月关主出事,确实是我等护卫不力,须臾君要罚,我等绝无二话!可是,可是,为何要牵连这一城无辜?!十四大人又为何能够驱使妖魔?!此事,须臾君究竟知不知晓!”

灰袍人身影轻轻一晃,只见空气一阵扭曲,两名神将持剑的手齐齐被折断!

“无印,无咎。”一道比呼吸还轻浅的叹息环绕在两名神将周围,“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你们该知道,神山最厌憎的,便是谣传。呵呵,须臾君要让底下的人送死……这样的谣言,竟出自幽月关主之口,可想而知,在你们的治理下,须臾关已乱成了什么样子!”

“什么?!”两名神将面面相觑,“不可能!我等驻守须臾关多年,从未听过此等、此等胡言乱语!”

“不对!”胸骨断裂的神将突然瞪圆了眼睛,“这与你驱使妖魔有何干系!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只问你,屠戮须臾关,究竟是须臾君的命令,还是你十四大人自作主张!”

“你不知晓的事多了去了。临死时,多知道一些少知道一些又有什么分别?”灰袍人的身影若隐若现,“念在你们多年忠心办事的份上,我下手会利落一些,当然,你们若想拼死一搏,可就休要怪我不念旧情了。”

他身影一晃,宽袍下的双手直直抓向两名神将面门!

那二人自知不是敌手,齐齐一叹,闭上了眼睛。

云欲休动了。

他把阿离放在角落,用魔焰罩住,然后身形一闪,手中不知何时凝出一把金色大剑,架住了灰袍人的双爪。

只见云欲休用魔气凝出一身淡金色铠甲,乍一看,竟和那两名神将身上的一模一样。

他的脸上罩着金属面具,看不见面容。

“你们两个先走!”他故意压低了声音,沉沉喝道。

那两名神将以为来了帮手,急道:“当心!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与他硬拼,我们替你掠阵!”

“好!”云欲休低喝一声,荡开了灰袍人的手爪,横剑斩向他的肋下。

两名神将在旁边掠阵,越看越心惊——不知这位同僚是附近哪座城池的守将,实力竟是远远超过了他们兄弟二人,看着倒与十四不分上下。

灰袍十四更是苦不堪言,他已感觉到对方的神光之下隐藏了令人心惊的力量,稍稍沾到一点,便是一阵钻心的灼痛!

几招下来,他心中已有十成把握——此人根本就不是神山的神将,而是妖魔假扮的!

他忍不住怒喝道:“何方妖魔,好大胆子,竟敢假扮……”

话只说到一半,立刻被那胸骨凹陷的神将截下:“十四大人真能颠倒黑白!分明是你驱使妖魔屠我须臾关,此刻竟还有脸大言不惭污蔑我等!”

另一外神将也气得哈哈大笑:“今日当真是长见识了!十四,我无咎在此发誓,只要我一息尚存,定与你不死不休!”

灰袍人怒极:“睁大你们狗眼看看!他剑上那是魔焰!这是千封雪原逃脱的那只大妖魔!”

“你他妈才是妖魔!”神将大骂,“今日我们三人若是侥幸不死,定将你的所做所为公诸于世!”

“人面兽心的东西!”另一个神将啐道,“你比妖魔脏多了!”

灰袍人被生生气笑了:“好,好,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脱!”

两名神将手骨被折,便以意念操纵着重剑,直斩灰袍人下盘,又引动神光,在他头顶和身后编织巨网,以防他逃脱。这样一来倒是为云欲休提供了许多方便,手中重剑一记接一记重重斩在灰袍人双臂上,那灰袍人虽然可以不断幻出光盾来拦下云欲休的攻击,但在三人的联手消耗之下,很快就力竭了。

阿离安安全全在窝在一边,心中十分感动。她知道云欲休这是按着她的计划在行事。

一激动,她便有点坐不住了,她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周遭。

很快,她便发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阿离心神一震,从清心入定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她捂住胸口,大大吸了几口气,仍觉得胸中有些发闷。

稍微一回想方才感知到的巨物,她便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那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寄生在万物之上苔藓或者瘤子,但它是活的!

与她之前感受到的那种自然的呼吸不同,方才所见的那个巨物十分活跃、强壮,它伏在天地万物组成的那张“巨网”之上,虎视眈眈。

阿离的小心脏怦怦直跳,她有些慌乱地抬起眼睛,寻找云欲休的身影。

恰好看见他缓缓将剑从灰袍人的身上抽.出,另外两名神将各自御剑削去灰袍人一半脑袋。胸骨凹陷的神将眼疾手快,凝出一只淡金色牢笼,将灰袍人试图逃逸的元魂囚了进去。

云欲休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站在了阿离面前。

阿离忽然就心安了。

她被云欲休揽在了怀里,听到他沉声对另外两名神将说道:“分头消灭城中的疫骨。”

“好!”那二人不知不觉间已唯他马首是瞻,不假思索成分两路,向毒瘴中掠去。

疫骨是一种不多见的妖魔,它们通常生活在无人接近的瘴气沼泽中,以吃毒虫为生,实力相当于神使级别。两名神将虽然身负重伤,但消灭这样的妖魔依旧不在话下。

很快,笼罩在须臾关上空的毒雾便散去了。

这一边,阿离将自己的所见告诉了云欲休。

“那就是‘神’吗?”她颇有些心惊,“它太强了!除了这天地之外,恐怕无人是它的对手!”

“有我在,没什么好怕。”云欲休依旧笑得漫不经心。

阿离懒得和他说。

她知道云欲休永远也不会真正重视任何一个敌人。

所以这件事,她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那两个神将很快就回来了。胸骨凹陷的那位名叫无印,面孔瘦长的那位叫无咎,他们还有一个兄弟叫无悔,为了掩护他们二人逃走而死在了灰袍人十四的手上。

此刻,十四的元魂被关在牢笼里,颇有些萎靡。他倒是嘴硬,一口咬死云欲休是妖魔,骂无印二人与妖魔沆瀣一气,早晚要吃须臾君的重刑责罚。

两个神将都被气乐了。分明是十四带着骨兽来袭城,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今落到这个境地,竟还贼心不死空口污蔑!于是那十四越说云欲休是妖魔,这二人越是相信他的清白无辜。

“他不说便算了。”云欲休举手投足间倒是正气得很,“带上几个人证,即刻出发前往神山,让这一切大白于天下!”

阿离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直点头。

无印二人对视一眼,连声称是。

“不可以!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蠢事!”十四在笼中惊叫起来,“无印!无咎!这妖魔所图甚大!他想要毁灭神山!你们万万不可中了他的计!”

两名神将只觉好笑。

“你们……不要逼我……”十四的神色越来越狰狞。

阿离和云欲休悄悄对视一眼,心道:来了。

从方才十四与两名神将之间的对话中,可以听出一些端倪——须臾关之所以被屠城,正是因为幽月曾说出须臾君每年要派许多手下去送死这件事情。神山忌讳甚至是害怕这样的“谣言”,不惜将这里屠为平地。

两名神将对此毫不知情,也就意味着这个“谣言”根本就没有在须臾关中传开。

只是“恰好”云欲休放在青衣身上的追踪魔焰跑到了幽月关主身边的异兽身上,幽月关主又“恰好”说出了这件事,“恰好”把云欲休和阿离顺理成章地卷进了屠城事件当中。无形之中好像有一条线,把云欲休二人与神山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连接到了一起。

这一切的背后推动者不是青衣,还能是谁?

阿离凑上前去,伸出一根细细长长的手指,敲了敲那只淡金色的牢笼,对着十四笑道:“逼你,你又能怎么样啊?”

她天真地眨了眨眼睛。

“你也是个妖魔!”十四怒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那两个神将已经无语至极了。

他们现在有些怀疑十四大人可能是脑袋出了点问题。神将兄弟这个小娇妻着实是可爱,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清凌凌看人的时候,让人心头都快要融化了。别说没有妖气,这怎么看都是个小仙女好不好?

十四眼神闪得厉害。

终于,他恶狠狠地下定了决心,嘴巴一张,从元魂深处发出了极其尖利的呼啸声。

“他在召唤更多的疫骨。”云欲休沉声道,“这是妖魂令,但凡活着的疫骨,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此地。”

灰袍十四脱力地跪在笼子里,狞笑道:“我宁愿毁去万万人性命,也要阻止你们前往神山……你们都去死吧!”

不远处,一个个幸存者都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望着笼中的这位大人。

远处传来了阵阵轰隆声,好像有一串串雷鸣在地面滚动。

“你们带人先走。”云欲休带着阿离迎向疫骨袭来的方向。

身后,两位神将和幸存者们热泪盈眶。

……

云欲休的呼吸沉沉覆在阿离的耳畔:“该让你练练手了。”

阿离原本有些不以为然,直到看到那遮天蔽日的毒雾。

袭击须臾关的疫骨体型大约相当于成年的猎豹,喷吐的毒雾可以轻易让神使中招。而面前的兽群中,则出现了许多异常巨大、骨骼发出暗红色光芒的骨兽。正常的疫骨身高只及它们的膝盖,远远望去,好像蚁群中多了一些大蟑螂。

紧随其后的还有三头体型更加恐怖的巨兽,远看着好像地面线上的小山包。它们移动时,地面的震颤能传到半空,让人的心脏沉沉地坠着,随着它们的步伐一阵一阵揪紧。

阿离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云欲休退到了她的身后,带着她直直落进了疫骨群中!

两个人顿时被滔天的兽潮给淹没了。

“我来杀,你感应气机。”他的声音懒懒散散,动作也浑不在心。

阿离只见到一片炫目的黑焰划过,周遭很快就清空了一大块地方。

她心中一定,暗暗想道,如果这一次玉虚子还是故伎重施,想要先给她送经验想养肥再杀的话……她会让玉虚子知道自己养出了多么可怕的猛禽!

这次,就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阿离很快就静下心,沉入了与天地共鸣的奇异状态中。

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不久前见到的那个恐怖的“大苔藓”沉沉坠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而周遭像波浪一样微微晃动的巨网上,则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光点,她猜测这些黑色便是疫骨。

阿离尝试着翻起一片浪,吞噬了其中一枚小黑光点。

“轰——”

一声巨响震得她头晕眼花,懵懵懂懂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二人脚下出现了一个深达十来丈的大天坑,无数疫骨咆哮着掉了下去。阿离还没回过神,那突兀消失的万钧泥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轰隆”一声填平了刚刚刨出的巨坑!

近百头疫骨消失在了平原上。那一方泥土下安安静静,不见半点动静。想来天地之力非同小可,顷刻之间便把它们化成骨粉了。

阿离吓了好大一跳。

她转头去看云欲休,见他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

他垂眸看她,二人对视片刻,他忽然俯首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心,道:“怕什么,继续。”

阿离悄悄红了脸。

在她专心研究自己的特殊能力时,云欲休抢先击杀了那些体型较为巨大的疫骨,把魔心收集起来。

阿离不断地尝试,很快就大致掌握了释放天地之力的方位和力量大小。

这是一种四两拨千斤的能力,她消耗的是一定的精神力,借用的却是天地间蕴藏的常人无法企及的力量,就好像她能够在这一方区域中引发核.爆,事后还可以消除痕迹,将一切恢复原状。

她的手最长可以伸到百丈外,引动一次天地之力,大约可以造成十丈见方的破坏量。

阿离很快就困倦了。

她毫无征兆地在云欲休怀里睡了过去,身体缩小,变成了一只毛球。

云欲休看着掌心这个说睡就睡的小东西,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

他长身一掠,冲杀向那三头小山包般的疫骨之王。

阿离若是没睡,便会看到云欲休真正凶残的一面——黑雾之中,天谛现出半兽半骨的本体,所经之处碎骨横飞,它动作凶猛利落至极,轻易碾碎那些中型和小型的疫骨。骨翼一展,它掠到一头疫骨之王的脊背上残暴地撕扯着它的骨骼,一声嘶哑咆哮后,它猛地咬住了疫骨的颈,左右横甩,刺耳的“咯吱”声中,疫骨的兽头被甩飞至百丈之外!

两头扑杀过来的疫骨王被天谛用尾和翼扫到一边,踩碎了第一头疫骨王的骨头,吞下它的魔心之后,天谛周身的黑雾更加浓郁,它的身影隐在黑雾中,猝不及防地咬倒了另一头疫骨王。

最后一头疫骨王心胆俱裂,逃跑时被踩住了尾骨,只见那天谛巨兽赤瞳中闪烁着恶意的光芒,顺着它的尾,一步一步往上踏,直至把它活生生踩成了一摊碎骨。

在生命的最后时候,疫骨王脑中惊骇地闪过最后一个念头——惹不起!这是猛兽中的暴君。

上一章:第65章 .枕边风 下一章:第67章 .啊!幼崽!
热门: 大明文魁 业余神偷拉菲兹 新参者 连环罪:心理有诡 第三次拯救未来世界 念我不忘 南风过境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我的极品姐妹花 女生寝室2:灵异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