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枕边风

上一章:第64章 .鸡飞狗跳 下一章:第66章 .庞然大物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欲休回来的时候, 看见阿离站在雪地里等他。

身上穿着他的黑袍。

不合身, 袍尾长长地拖曳在雪地里。

她的脸蛋冻得微微发红,眼角也红红的,脸颊上还留着一点可疑的水渍,不禁让人疑心她是不是哭过。可看她的神情又觉得不像,她的眉毛和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正冲着他甜甜地笑。

云欲休掠到阿离面前,刚要皱眉, 便被她撞了个满怀。

阿离把自己的细胳膊环在了云欲休的颈后,脑袋埋到他的锁骨下面,小声地说道, “我很喜欢。谢谢你。”

“嗯,”云欲休淡定无比,“我说过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到。”

他的姿势略有一点僵硬, 慢慢抬起手, 摁住她的背。

“嗯?!”

下一秒,阿离被打横抱了起来,他撩开袍角, 见她那一双雪白的脚丫果然冻得通红。

“其实一点也不冷,我都能化形了, 哪里还会怕这一点小风雪。”阿离一边心虚狡辩一边打了两个喷嚏。

云欲休懒得和她废话,像一只大鸟一样,迎着风雪轻飘飘地掠过几座山,又施展起缩地成寸的术法, 很快就来到一座冒着黑烟的火山底下。

阿离觉得空气中的硫磺味道有点刺鼻,不过空气热乎乎的,倒是挺舒服。

云欲休几步便登上了火山口,拉起长袖掩住阿离的脸,便抱着她直直跳了下去!

阿离:“……”

等到云欲休把阿离脸上那片衣袖拂开时,两个人已经在一条蜿蜒漆黑的地下通道里走了很远。

空气干燥极了,阿离眨巴着眼睛,吃力地四下张望。

她很快就捕捉到了一些细小的光线——借着些许微光,她看到四壁都是融化之后又冷凝下来的黑色石浆,壁上偶有极细微的裂缝,熔岩特有的那种红橙流动的光线从石缝中间透出来,一望便知道,这里正是火山的内部。

这里安静极了,火山的咆哮被厚厚的石壁隔绝在外,空气中只剩下云欲休的衣袂破风声。

转过两三个弯之后,阿离眼前豁然一亮!

眼前竟是一个巨大的热水池子!

池壁是一种浅黄色的透明乳石,自身会发出荧荧光亮,把这一方黑暗中的小池塘生生映成了仙境瑶池。

云欲休脚步不停,抱着阿离就踏入水池中。

一入水,魔气凝成的衣裳自然地消失了。

阿离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大约是这池水太烫,且地下缺氧缺得厉害,她感觉有点喘不过气,身上也开始变热。

隔着氤氲的雾气,她悄悄抬头看云欲休。

浅黄的微光中,他的漂亮变得柔和了许多,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那个杀起人来毫不手软的大魔王了。

阿离正在感慨,忽然感觉到揽在身.下的手臂一松,毫无防备的她便直通通地往池子里沉去。

“啊唔!”

她眼疾手快,一把捏住鼻子,瞪大眼睛。隔着自己弄出的涟漪,她看见云欲休唇角扬起一抹坏笑。

就在她准备翻个身蹦跶起来时,水波一分,他的身体像大山一般压入水中,制住了乱动的她。

阿离看着那张脸越来越近,他强势地挪走了她那只捂住鼻子嘴巴的手,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姿态吻住了她。他大约是自己在脑海里预演过很多遍了,这一次没有半点生涩,轻易就叩开她的小白牙,顺便带着她将呼吸转成了内息。

阿离觉得脑袋里嘤嘤嗡嗡像是塞进了许多蜜蜂,心脏怦怦乱跳,好像随时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虽然已经不需要呼吸了,但她还是觉得空气十分不够用,一不小心就呛了满鼻子水,噗嗤噗嗤弄得云欲休也满口硫磺味。

他反手一震,将满池热水掀到了洞顶。那一整汪晶莹的水像是被锁住了一样,在头顶摇摇晃晃。发出浅黄微光的池子倒映在潾潾水光中,更是将洞窟照得暖暖黄黄,无端地多了几分暧.昧。

阿离落到了池子底部。

她原以为脊背会狠狠硌一下,没想到这浅黄透明的石头竟像是软玉一般,虽不至于凹陷下去,但却是半点也不硌人,躺在上面又软又暖,舒服极了。

云欲休的攻势并没有停止,而且还变本加厉了。

阿离的心慌乱得像是头顶破碎的波光一样,无论怎样大口喘气,空气都完全不够用。

她只能无力地抓住他,随他去了。

这次他倒是温柔了很多。

不知道是环境的作用还是心境变得不一样了,阿离觉得自己自始至终都和他一起飘在天上,那是一种极致的信任和依赖,身体颤栗时,心中也像是装满了温热的暖流,好像已经别无所求。

她再一次感觉到了那种细微的波动。

一种世间万物紧密相连的幻觉。

她闭上眼睛,沉浸心神。周遭的一切,好像是一张很大的网,正在规律地微微起伏,就像酣睡之人的呼吸一样。云欲休却独立于“网”外,他像一颗炽热的心脏或者一只暖烘烘的小太阳。

阿离回视自身,发现自己像是“网”上晶亮亮的水珠。

她尝试着用意念触了触这张“网”。起初,像是蜻蜓轻轻点了下水面,随后,涟漪一圈一圈荡开。

阿离看到属于云欲休的一缕魔焰被涟漪触碰,瞬息之间扭曲湮灭了!

她心一惊,蓦地睁开眼。

正好看见被束缚在洞顶的一池热水轰然砸下,云欲休毫无防备,只下意识地将阿离牢牢护住。

阿离看到他的眸中瞬间杀气密布。

“别紧张,是我。啊咳!噗!”阿离急忙解释,说话时又喝了好大一口水。

云欲休气乐了,揽着她掠出池外,随手帮她凝出一身衣裳。

“本事这么大,怎么还能被水呛了。”他表情怪异地帮她烘头发。

阿离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忽然之间,好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能够感觉到天地万物之间的联系和感应,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张合在一起的网,我刚才就不小心碰了一下,不知怎么就把你的魔焰给弄没了……”

云欲休的神色变了几变。

最终,他轻轻眯了下眼睛,道:“所以你可以感应到我的隐焰。下一次,试着攻击我。”

“啊?”

他也不解释,只把手指插.到她浓密的乌发里面,仔细检查它们干透了没有。

阿离被捯饬得舒服,整个人顿时变得懒洋洋的,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道:“青衣故意把我们引到幽月关主那里,目的肯定是她的父亲须臾君。”

“嗯。”云欲休漫不经心地应。

阿离见他不以为然,知道这家伙是狂傲过了头,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睛里,便转着弯说道:“须臾君你自是看不上,只不过若是你杀了须臾君,岂不是正中青衣下怀便宜了她?我觉得我们这次可以将计就计,到前头堵青衣去!”

“唔?”云欲休拦腰抱起她就往外走,“这若是你的枕边风……那便依你。”

那语气当真是流.氓透顶。

阿离的小脸蛋腾一下就红了。

……

神山有七位神王,每一位的领域都是自神山脚下起,以扇形向外围辐射。越是接近神山,便越是核心枢纽之地。

须臾关地处偏远,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幽月关主正是因为自己和亲娘都不受宠,才会被打发到那样的不毛之地。

神王的亲人都会在神山留下命牌。

须臾君感应到了幽月命牌破碎,及时护住了命牌中溢出的最后一缕元魂。

只见那幽月哀哀凄凄将事情一一道来,然后恳求须臾君助她复生。

“你是说,千封雪原失去踪迹的魔头杀害了你,还得知了为父的秘密?”须臾君看起来是个二十岁出头的英俊青年,面色苍白,身体瘦弱。

幽月道:“不错!他什么都知道了,所以爹爹一定要除掉他,否则……”

须臾君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打断了她:“外间的谣传,居然连你也信了么。幽月,当年你暗害自己的亲姐妹,为父并没有如何惩罚你,只让你到须臾关静修思过,不想这么些年,你竟毫无长进,真是太令为父失望了!”

“是无印将军告诉我的,怎么可能有假!”幽月道,“爹爹救活我,我定要亲手报仇!”

须臾君平静地看着她,目光令幽月的残魂浑身发冷。

“爹爹?”她迟疑地唤了一声,“您不会要舍弃我吧?您不可以这么做!若是让外人知道堂堂须臾君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

须臾君眨了下眼,浮在半空的残魂顿时冻成了一朵漂亮的冰花。

他弹了弹指,冰花散落在空气中。

“十四。”他疲倦地叹了口气。

“在。”一道影子在烛光下微微晃动。

“须臾关……不需要存在了。”

“是。”

……

阿离远远便看到须臾关中硝烟弥漫。城门紧闭,城中惨叫连天。

“哎呀,”她目光闪动,“看来这个幽月关主一点也不受重视呢!”

“何出此言。”云欲休显然对这些弯弯绕绕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敌人直接用强力碾碎就可以了,不必费心思去琢磨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不过既然阿离难得地动起脑筋来,便随她去。

“若是那须臾君亲至,怎么可能闹得这么乌烟瘴气?神王的威严何在?”她道,“青衣比你我了解神山的状况,所以她想要引到这里的人并不是须臾君。”

“所以?”

“所以我们不要插.手,只隐在暗中找到这个须臾君派来的人,悄悄跟着他!”阿离眸光闪烁,“青衣自以为十分了解我,她算准了我不会坐视不理。所以这一次我们只要按兵不动,就可以彻底打乱她的计划……”

话音未落,云欲休已大笑着掠了出去,一脚踏上须臾关的城墙。

“何必为这样的蝼蚁违了你的本心!我来杀人,你好生感受着气机!”

上一章:第64章 .鸡飞狗跳 下一章:第66章 .庞然大物
热门: 绝对权力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理我一下 等到风景都看透 春宴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美貌国师在线救世 班底 花月正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