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鸡飞狗跳

上一章:第63章 .脑回路耿直的家伙 下一章:第65章 .枕边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发现, 腹中的烤山鸡化成了温暖的能量, 充盈她干涸的小心脏。

她可以化形了!

只是此刻时机不大适合,而且她也不确定自己现在还有没有能力凝出衣裳来。

“我。”她尝试着在他耳边说,“能说话了。”

云欲休的身体微微一僵。

他慢慢转动眼珠,看住她,半晌,吐出一个“哦”字。

又走了几步,他反手把她从肩膀下抓下来, 揣到了怀里。

“不要怕。”他说,“只管睡你的觉。”

阿离的小心脏忽然就漏跳了一拍。

这个人正正常常说话的时候,声音怎么就这么好听呢?

睡觉是不可能睡觉了, 虽然云欲休特意在心口给她凝了个非常舒适的小兜,正好可以把她整只罩进去,身体一窝就可以睡成球。但这会儿她有点燥, 一心只想动来动去瞎扑腾。

也不知是因为他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他妻子, 还是因为他为了照顾她的情绪答应帮助鸡妖去找女儿。

她总觉得自己还有点不适应深情款的云欲休,心里毛毛的、痒痒的,有点紧张有点期待, 还有一点淡淡的酸。

有幽月关主的府兵开道,一行人很快就穿过如织的人潮, 来到了关主府。

此地是须臾关,关主便是这一城之主。

云欲休脚步微微一顿。

他俯身对鸡妖说道:“找到你女儿,无论死活立刻带走,不要妨碍我, 否则连你一起杀。”

鸡妖满目震惊:“老弟!萍水相逢,没想到你竟愿意为我做到如此程度!你这是要与我同生共死么!不说了,什么都不说了!从此,你就是我毕秋的亲弟弟!”

云欲休:“……”这鸡年轻的时候怕是脑袋被门夹了吧。

他还鸡胆包天地伸手重重拍了拍云欲休的肩膀。

阿离从怀中探出脑袋,见云欲休表情都快炸裂了,不禁勾着头“噗呲噗呲”笑出声。

云欲休恨恨地一把将她的脑袋摁了回去,咬牙切齿:“待我弄死青衣,再回头收拾这鸡精。”

阿离顿时明白了。原来他感应到青衣藏在关主府中,这才顺水推舟帮这鸡妖毕秋一把。大魔王果然是大魔王,莫得感情的那种!

阿离正胡思乱想,脑袋忽然被云欲休毛手毛脚地撸了几下,绷得笔直的脚杆被他顺手摁弯,阿离感觉自己从一只站着的跳跳蛙变成一只蹲着的跳跳蛙。

她缩在他的心口,毛茸茸的身体紧贴着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心跳。

他的身体一直都是温凉的,当初和她那一战着实惨烈,大约是伤到根本了。阿离忍不住偏过脑袋蹭了蹭他。

虽然还隔着一层衣裳,但阿离惊恐地发现,自己好像蹭到了什么不该蹭的东西……

她赶紧淡定地梳了梳毛毛,拧过身子,把脑袋挂到了领口上。

关主府就是一间大宅院,和普通宅院不同的是,这里密布着各种禁制法阵,无论硬闯还是偷偷潜入,都不可避免会触动法阵,被守卫发现。

一行人刚通过大门口的禁制,鸡妖毕秋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崽的声音!”

情急之下,他的嘴巴蹭蹭蹭就往外凸,一个大鸡喙若隐若现。

周遭的禁制顿时闪烁起耀眼的红光!

“有妖!”眨眼之间,一行人被团团包围,前排的守卫微微矮下身子,后排的弓箭手绷紧弓弦,箭头上凝起淡金色光芒。

云欲休第一时间便把毕秋的鸡嘴拍了回去。

正要说话,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匆匆跑出来,道:“让开让开,这就是关主想买的小妖,别在这里碍事。”

阿离眼尖,看到丫鬟的裙摆上沾了几簇小茸毛,茸毛根处带着一点血。

又一声幼鸟的尖叫隐隐传来。

鸡妖毕秋脸都绿了。

“在这里了。”云欲休的唇角浮起一抹狞笑。

众人还没回过神,便见他的身体猝然化成一蓬黑雾,越过一众府兵径直掠入内院!

那鸡妖反应也够快,当即现出真身,扑扇着翅膀从众人头顶飞过,直直落进院中。

禁制法阵疯狂闪烁起来,红光此起彼伏,最后连成了一大片。

云欲休在一间纱幔翩翩的闺室中凝出了身形。

他带进来的风卷起了满地的羽毛。

各种形状,各种颜色。有飞羽,有茸毛。

一个女子坐在主榻上,手中抓着一只小山鸡,翘着兰花指,极为娴熟地拔下一簇簇茸毛。

她每动一下,小山鸡便痛苦地啾啼一声。

她的身边伏着一只异兽,长度与人相当,半虎半犬,也不知是个什么物种。此刻,它正望着那只小山鸡舔爪子。

“咦?你怎么自己跑进来了?这么急?”她放下高高跷起的腿,从软榻上翻身.下来,视线落在了云欲休怀中的阿离身上,“这样品相的鸟儿,我自然不会反悔不买。我幽月关主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

她随手揪下小山鸡翅膀下一簇小软毛,漫不经心道:“你且等着。很快就好。”

阿离发现,每当手中的可怜小动物身体颤抖发出惨叫,幽月关主便像是吸了一口什么奇怪物质似的,身体轻轻痉挛,一副满足过了头的德性。她身上穿着一件镂空的银丝罩衣,身体一颤,便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叮叮声,引得榻上那头异兽燥动不已。

“这个老变.态!”阿离惊呆了。

山鸡毕秋后一步扑了进来。一见幽月关主手中的小山鸡,毕秋差点儿就疯了。

千宝贝万宝贝的小崽崽,此刻浑身是血,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毕秋红着眼扑向幽月关主,被云欲休一把揪住了翅膀。

他像拎一只普通的鸡一样把毕秋拎在身侧,嫌弃地“啧”道:“翅膀太硬,毛太粗糙。”

“关主当心刺客——”呼声从院外传来。

云欲休反手一扬衣袖,只见黑焰漫卷,封死了这间大屋,将追兵挡在外头,也防着屋中人逃遁。

手一招,只见一缕魔焰从指尖溢出,飘向幽月关主身后,罩住那异兽的眼睛。

异兽额心很快就沁出一缕相同的魔焰。

看这情形便知道,青衣已成功把云欲休留在身上的追踪魔焰转移到了这头异兽体内。

青衣又一次像泥鳅一样滑走了!

“你是……那个魔!”幽月关主惊恐地瞪着那些魔焰,“你不是被困在千封雪原吗!怎么跑我须臾关来了!你来这里做什么!须臾关什么也没有啊!”

她眼中的恐惧货真价实,身体软绵绵就向着地上瘫去。想来云欲休这年些在神界的名头已经十分响亮了。

“不,不可能,不可能,那个魔怎么……怎么……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什么都可以!别杀我,我爹爹是须臾君!你若杀我,爹爹一定不会放过你!”

小山鸡被她扔到了一旁。

云欲休松开魔爪,放开了毕秋。毕秋扑将上去,将小山鸡团在翅膀下面,摆出个母鸡护崽的架势。

那小山鸡摇摇晃晃站起来,放开嗓子叽叽叽叽一顿大哭。

“须臾君。”云欲休挑了下唇角,“排得上号的走狗呢。”

幽月关主哭得梨花带雨:“我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只是喜欢拔拔小鸟的毛罢了,这也有罪吗!再说,它们本来就是我家兽兽的食物,在它们将死之前取悦我一番,又有什么问题吗?好死不如赖活,我慢慢拔毛清理,它们就能再多活一会儿,指不定有多感激我呢!我就做了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怎么就能引来你这……你这……你这样的大妖魔啊呜呜呜……”

幽月关主委屈到不行。

那边,毕秋看着自家崽子满身血痕,心都痛抽了,当即化出人身,指着幽月关主的鼻子怒骂道:“你这恶毒的婆娘!”

幽月关主美眸一瞪:“我花钱买的!怎么就恶毒了!”

毕秋语塞。

阿离把那袋沉甸甸的晶石叼出来,扔给毕秋,道:“喏,你的钱。”

毕秋难得地正确领会了阿离的意思。

他大笑一声,把那袋晶石摔在了幽月关主的身上:“三百晶,买你的毛!”

云欲休诡异地看了阿离一眼,只见她满脸得意,小爪爪在他的衣裳上一钩一钩的,鸟眼里写着“孺子可教”。

他抽了抽眼角,甩下一缕魔焰,将幽月关主制住。

自家呆货的脑回路就是这么清奇,除了配合她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云欲休悄悄揉了下眉心。

便看见毕秋现出真身,率着那只飞得踉踉跄跄的小鸡崽,父女二人一齐跳到了幽月关主的头上,尖利的爪爪抓住她的头发往下逮,硬硬的喙钳住就往下薅。

外头的府兵们祭出各式各样的法术,刀枪棍棒齐上,却根本无法突破云欲休封锁这间大屋的魔焰,急得抓耳挠腮。

“鸡飞狗跳。”云欲休嫌弃地摇头。

幽月关主大哭大叫,情急之下口不择言地喊道:“你以为你真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神山吗!你今日敢伤我,信不信爹爹马上就能让你灰飞烟灭!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活那么久啊!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用,你早就死了你知道吗!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把这该死的鸡妖留下,你走,我保证不到爹爹面前告你的状!啊、啊、啊!气死我啦!”

“唔?”阿离偏头看着她,若有所思。

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

神山便是这神界的统.治.者,据说神就住在神山中,但他从来也不在世人面前展露真容。

神山势力中,最底层的是神兵和神仆,再上便是神使,神使上有神将,神将之上还有神王。

云欲休如今现不了真身,实力满打满算撑死了勉强能到神王级别。神山要是早早派出几个神王的话,他根本不可能撑过这么多年!更不必说还有神——那神罚之眼的威力,云欲休绝对不可能扛得住!

这背后的隐情……看来幽月关主知晓一二呢。

阿离跳到了云欲休的头顶上,居高临下望着她问道:“为什么?不要说废话,什么时候解释清楚让我明白了,我什么时候让山鸡哥停手。”

幽月关主的哭声憋回了嗓子眼里,她怨恨地盯了阿离一眼,道:“人太多了!神山养不了那么多废物,每一年,像爹爹这样级别的神王都会被分配到许多死亡名额!”

阿离歪着脑袋,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听不懂吗!”幽月关主恨得心头滴血,“就是派他们去送死啊!底层的蝼蚁要多少有多少,白白养着这么多张嘴,我们也很辛苦啊!又不能像你们妖魔一样吃同类,我们能怎么办?那不是只有派人出去送死咯!”

阿离继续偏着头。

幽月关主暴躁得吐血:“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

最后一缕带着血的黑发飘落在地上。

山鸡父女仔细啄了啄,发现幽月关主的头顶连一根绒毛也不剩了。

阿离点点头:“我自然听得懂人话,不过畜生的话就需要一点时间仔细想想。”

她垂下头,和云欲休眼对眼。

他已经有点没脾气了,有气无力地问她:“玩够了吗?可以杀了没有?”

阿离一本正经地炸毛了:“我问出了多有用的消息啊,怎么是玩!”

他把她抓到肩膀上,照旧用那根小黑链捆住脚杆。

至于杀不杀幽月关主……

山鸡毕秋也在等待云欲休发话。

突然,一个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

抽离魔焰之后,那头异兽本已软软地昏迷在软榻上,此刻,它忽然一个激灵醒转过来,猩红的兽眼一转,便盯住了幽月关主那颗光溜溜的脑袋!

脑袋上交错着许多尖爪划拉出来的血口子,还有拔毛的时候拉扯出的伤。

乍一看,正是它素日的吃食!

它一个饿虎扑食便从软榻上跃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咔擦”一声咬碎了幽月关主的脑袋!

“啊哦。”阿离挪了挪小脚爪。

这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云欲休长袖一卷,带着山鸡父女离开了须臾关。

关中驻守的几位神将闻讯赶来时,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一具破碎的尸首躺在满地羽毛中间。

异兽一边嚼她的脑袋,一边像平日一样与那尸首相拥而卧。

……

云欲休将山鸡送回了他们隐秘的栖息地时,天色已接近黄昏了。

山鸡正要开口挽留,忽见云欲休脸色大变。

阿离也被他吓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时见到他的脸上浮起“不好,要来不及了”这样的表情。

她的小心脏不禁悬了起来。

“是不是那须臾君得到消息赶过来了?”她抓紧他肩膀上的衣裳。

云欲休偏头奇怪地望了她一眼:“须臾君算什么东西。”

“诶?”

云欲休身形一晃,再出现时已掠过了两山座山头。

阿离见他眉心微蹙,好像有点着急的样子,便老实地蹲下身,不再出声影响他。

云欲休很快就赶到了一处雪峰连着雪峰的长岭间。

漫天鹅毛大雪沾不到他的身,一袭泛着暗色流光的黑袍在纯白的雪地间穿梭,他速度极快,所经之处时不时就会引发雪崩,一团团几十丈高的雪雾翻卷在他身后,声势浩大无比。

阿离心想他一定不是在躲避什么须臾君。

他这架势,好像就怕动静闹得不够大。

很快,云欲休停在了一处不高不低的山岭正中,放眼望去,视野中尽是一整片白茫茫的雪云。

他四下看了看,脱下黑袍,在雪地中盘了个柔软舒适的窝,将阿离放进去,用魔焰拴好。

阿离:“……”

他掠向西边。

阿离不禁有点紧张——怎么回事?莫不是他要为她引开追兵?这又唱的哪一出啊?

正在胡思乱想时,忽见云海之中划过一道流光。

云浪翻腾着向左右分去,堪堪沉入远山下的夕阳抛出最后一缕余晖,直直投射在四分的云海间。

阿离的眼前,忽然洒满了紫色晚霞!

“啊……”

她想起昨日,他曾漫不经心地对她说过——

“没出息。以后天天让你看,看个够。”

上一章:第63章 .脑回路耿直的家伙 下一章:第65章 .枕边风
热门: 花颜策 车神代言人 普通人生存指南 十号酒馆:判官 我哥重生后控制欲爆棚 猎魔人6:雨燕之塔 公主愁嫁记 来自12个星球的敌人 默许浮生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