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脑回路耿直的家伙

上一章:第62章 .小别胜新婚 下一章:第64章 .鸡飞狗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也不知道云欲休究竟要怎样和她“像从前一样”相处, 她不敢细想, 一想就害羞。

他看起来累极了,脑袋微微一仰,曲起一条腿,懒懒地倚在树干上,眼睛眯成一条细长的缝,望着远处的云层发呆。

阿离也有点犯困。

她这是第一次带着所有的记忆重生。

很久很久之前,曾有一只老凤凰对她说过, 没有涅槃过的凤凰不是真凤凰。

她现在有一点明白了。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涅槃重生!

她的脑袋里塞满了全息图景,她能感觉到一些极细微和玄妙的变化——这些变化, 就连云欲休大魔王也察觉不到。

这是世界在呼吸!

阿离怔怔地想,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大周天。

囿于自己一小方身体之内的循环变化终究是有极限的,只有同这一方天地共振, 才能够获得超越任何极限的力量。

阿离的眼神逐渐呆滞, 终于小腿一蹬,歪倒在云欲休的掌心里。

就在她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像是睡着了一样的云欲休忽然动了, 搭在膝盖上的那只手精准无比地托了托她的小短喙,扶着她慢悠悠地躺成一只球。

他知道她是真的睡着了。

她睡着的时候呼吸特别均匀, 圆滚滚的球一收一放,让人很想捏。

他忍不住伸出一根可恶的手指,去拨弄她的喙。

黑黑的,小小的, 埋在一团白毛里面,像一个小小的三角琉璃塔。

阿离正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就衔住送到嘴边的肉,随口薅了好几下。

那细细密密的触感让云欲休倒抽了好几口凉气,硬硬的小喙钳钳放放的同时,仿佛还有一点点小小的鸟舌在指尖弹来弹去……

他深吸一口气,重重闭上眼睛。

阿离睡得七荤八素,睁开眼睛时,看到一整片紫色的晚霞。

她一时有点忘记了今夕何夕。

从前她就最喜欢这种颜色的晚霞,它们稀罕得很,只有在大雪天,太阳落山的那一瞬间天气忽然放晴才能看得到。

她动了动,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身体被两只大手拢在正中,牢牢护住,就露出小半个脑袋。

阿离从虎口探出自己眼睛,偏头一瞟,发现云欲休也望着西面在发呆。

他的眼睛里那些琉璃般的赤色丝线被晚霞映成了紫色,阿离暗中观察了片刻,心中暗暗一叹——果然,神仙颜值是经得起任何考验的!

他连紫瞳都驾驭得了!

云欲休将视线移到了阿离身上,阿离急忙转开眼珠,一本正经地欣赏那紫色晚霞。

他发现这呆货果然一如既往的蠢萌。

“这就看呆了?”他嗤的一笑,“没出息。以后天天让你看,看个够。”

他轻飘飘落到地上。

“现在,先去解决一点小事情。”

踏出两步,云欲休的气质变得完全不同。前一秒还懒懒散散,好似要陪着这只鸟儿一起老死荒山,后一秒便煞气逼人,唇角勾起的弧度像是修罗恶鬼。

他抬起一只手。一蓬魔焰从虚空中浮起,在他掌心轻轻晃动,慢慢凝出了一幅极逼真的画面。

阿离看出那是一座人潮如织的繁华大城,城门上写着“须臾关”三个古朴大字,门楼底下,蚂蚁大小的人进进出出,忙碌得很。

不知是不是错觉,阿离忽然心有所感,发现蚁群之中,好像有人转头望了自己一眼。

“找到了。”云欲休声音微哑,蓦地合拢五指,捏碎了那蓬魔气。

阿离看到一点金色神光从他指缝中间溢出。

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被漫天风雪挟卷着向他扑去的时候,恰好看见他捏碎了那个女人刺向他心口的利刃,魔焰倒卷,烧到了那个女人的手腕上。

所以云欲休是在利用魔焰来追踪那个女人和玉离衡的下落?

想到玉离衡,阿离情绪微微有些低落。

云欲休大约不知道,在他死后,玉离衡和那个女人曾相视一笑——是那种终于卸下了重担的笑容。

阿离观看那些过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玉离衡有什么异常。

她知道青衣就是玉虚子。在她和云欲休清理死灵莲华大阵时,青衣曾出现在融摘星的身旁,零零碎碎说了很多话。而且,确实是青衣将蕴藏了神光的木牌交给玉离衡的。

阿离一直以为玉离衡被蒙蔽被利用了,直到她看见他脸上那个笑容。

一瞬间,阿离醍醐灌顶——那个和玉离清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正是自始至终把脸藏在云雾里的青衣。

兄妹二人相视一笑的情景一点都不违和。

所以……阿离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玉离衡要帮助敌人。

但很快就可以知道了——云欲休晃眼间便来到了须臾关,随着人潮一起进入了这座城墙奇高、戒备森严的城池。他的实力远远超过了守卫须臾关的神兵,所以只要稍稍收敛气势,就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他把阿离搁在肩膀上,为防着她打瞌睡时栽下去,他特意凝出一缕细细的魔焰,环住她的小脚杆。

阿离一动脚爪,便会听到那根像是黑金一般的细锁链发出清脆的“叮叮”声。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进了城中,便感觉不到那股凝重肃杀的气氛了。

这里看起来和人间的繁荣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也是店铺林立,街上行走着许多往来的客商。

没走出多远,阿离便被一股焦香味勾住了鼻子。她拧过脑袋,盯着盯着,险些一个后仰从他肩膀上掉了下去。

云欲休顺着她的视线一望——涯木居。

涯木居最出名的就是烤山鸡。

他伸出一根手指,重重点了下她的喙,把她被勾走的魂儿扯回来,好笑地说道:“丢不丢人。”

一边笑她,一边径直走进了涯木居的大门。

云欲休寻了个宽敞的包厢,随意一坐。

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王者气息令店小二呼吸一滞,下意识地绷直了脊背。

正当阿离以为云欲休会很霸气地吩咐店小二把招牌菜全端上来时,只见他眯了眯眼,道:“半只烤山鸡。”

店小二顿时眼角直抽:“……啊?”哪有进了天字号包厢只点半只山鸡的?!

云欲休瞥了阿离一眼,见她的鸟脸上满是一言难尽。犹豫片刻,他敲了敲桌面:“一只。”

店小二:……

阿离:……

所以霸总这是第一次下馆子!

阿离觉得自己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小秘密。

店小二暗戳戳观察了片刻,觉得这位的打扮、气质都不像是普通人,再加上带着一只看起来价格不菲的鸟……应该是个闲得无聊,想玩扮猪吃虎这种老把戏的纨绔。

作为一名久经考验的店小二,他绝对不会上当!

于是店小二重新祭出招牌笑脸,朗声道:“哎——一只烧鸡——立刻给您上——”

说罢,把白毛巾往肩膀上一甩,屁颠颠跑了出去。

云欲休轻轻挑了下眉尾,睨阿离一眼,道:“就你最能吃。惹人笑话。”

阿离:“……”

一只烤山鸡很快就端上了桌面。

嵌着金丝的实木八仙大桌上,不伦不类地摆了一盘烤鸡。

阿离眼睛都直了,她竖着翅膀扑上去,小口撕开焦香薄脆的酥皮,顿时被一股带着草木香的嫩肉味扑了满脸。

轻轻一撕,便是实沉沉一条好肉。肉汁鲜甜饱满,肉质又嫩又滑。

阿离大快朵颐的间隙,忽然心有所感。

就在店小二又一次掀帘奉水的时候,她发现有个人坐在斜角窗边,眸色沉沉,盯住云欲休。

“唔啾?”阿离用翅膀点了点。

云欲休用一根手指抚着她背上的茸毛,漫不经心道:“一只鸡妖罢了,无妨。”

阿离看着盘中的山鸡,顿时浑身都不好了。她扑扇着翅膀跳回他的肩膀上,示意自己饱了。

云欲休大笑着化成一蓬黑雾,从敞开的木窗遁走。

阿离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真怕结账的时候这位不谙世事的魔头说出譬如“吃你的东西是给你面子你竟问我要钱”这类丢人的话来。

饭钱么……日后反正还会再来光顾,到时候随手补上就是了。

刚转过一条街,那只不长眼的鸡妖就追了上来。

“敢问,老弟是不是慕名前来卖鸟的?”鸡妖看着粗犷,举止倒是斯文有礼。

云欲休诡异地盯着他。

“请不要多心,”鸡妖从怀中掏出一只看起来沉甸甸的袋子,极为诚挚地说道,“即便是品质最上乘的鸟儿,幽月关主也至多出到一百晶。这里足有三百之数,能否将此鸟转让给我?”

云欲休的唇角缓缓绽开笑容。

一看这表情阿离就知道他想杀人,她赶紧用翅尖挠了挠他的耳垂。

“你想吃她?”云欲休阴恻恻地问。

阿离这是头一次置身事外,看他给别人出送命题。

鸡妖道:“我也不瞒你,像你这样的富家子弟,我想抢便抢,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但恃强凌弱有违我坚守之道,是以我诚心诚意地用晶石与你交换。我出了大价钱,你没有不换的理由,所以你换也得换,不换也得换。”

云欲休听乐了:“我若执意不换?”

那鸡妖一本正经:“三百晶换一只鸟儿,是你占了便宜我吃亏。你若不换,便说明你是一个不愿意损人利己的好人。好人应当有好报,所以我会强行与你换,定要给你这个好处。”

“噗哈哈哈哈哈——”云欲休捧腹大笑。

鸡妖正要说话,忽见两队身着白色劲装的神兵拨开人群来到了面前。

“对,就是那个!将他带回府中。”不远处停着一顶云轿,轿中传出银铃般的女声。

当头的神兵向云欲休比了个“请”。

“关主有请。”

只见鸡妖双眼一亮,抢声道:“我二人正是来给关主送鸟儿的!”

他低低地对云欲休道:“老弟对不住,我保证不拿你一个晶石,只要让我随你进入关主府中,我这三百余晶,都是你的!”

为表诚意,他径直将那只沉甸甸的袋子塞给了云欲休。

“求你了。”外形颇粗犷的一个汉子,忽然眼眶含泪,那表情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阿离拂了拂云欲休的耳朵。

云欲休有些无奈,眼神一闪,抓住鸡妖前襟,把这粗犷汉子拎到面前,低声道:“你一个妖,为何要跑到这里来送死?”

鸡妖先是一惊,旋即镇定下来,也压低了声音回道:“既然你看破我的真身那我也不瞒你,我的女儿昨日失踪,我循着她的气味找到了关主府外,但那里实在戒备森严,我便想要假借送鸟之名潜进去找我家崽!都说幽月关主酷爱生食活鸟,我,我……”

话说到这,他眼睛里的泪已经包不住了,啪嗒就掉下来,“可怜我崽长这么大还没有离开过家,我答应了媳妇一定会把她找回去,就算……”

云欲休扬手打断了他:“你女儿的生死,与我妻子有何关系。”

鸡妖呆呆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阿离,忽然恍然大悟。

“明白了!”他重重一拱手,“对不住连累老弟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是我连累了贤伉俪,那我定负责将你们平安送走!这些神兵交给我,你们只管往后巷中逃!老弟,快走!”

阿离觉得这鸡妖的脑回路和正常人完全不在一个位面。

但他提起崽子的时候,神情和都屠像极了。

阿离忍不住脑补了一下自己涅槃时都屠阿玉的表情,眼眶边上的毛毛顿时湿了一大圈。

云欲休生无可恋地用指腹重重揉乱了她的呆毛,无奈地叹息:“傻子。哭什么。我也没说不管。”

“啾?!”

云欲休松开揪住鸡妖衣襟的手,冲着两列神兵冷声道:“带路。”

上一章:第62章 .小别胜新婚 下一章:第64章 .鸡飞狗跳
热门: 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 坟墓的闯入者 幽灵舰队 我的温柔是锋芒 神州奇侠别传:唐方一战 沃辛传奇 官路(我的官样年华) 挂职2 阳气重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偷香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