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小别胜新婚

上一章:第61章 .神罚之眼 下一章:第63章 .脑回路耿直的家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与云欲休对视一眼。

再度站在圣宫门前, 感觉仿若隔了一个世纪。

在这里, 已经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融摘星的模样了。

他盘膝端坐莲心,身体已被灰绿色的死灵之气同化,睁眼时,眸中只有一片灰绿,泛着阴寒寒的、瘆人的幽光。

阿离化成人身,与云欲休并肩站着,叹息道:“何必呢?明明已是受人仰望敬重的大圣君、仙界之主, 他为什么还要走上邪路。变成了这样不人不鬼的东西,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呵, ”他满面讥讽,“对力量的追逐足以让人丧失神智。你以为世人都像你么。”

阿离一边撕开面前的莲心结界,一边偏头纳闷道:“像我怎么了, 我不就是一个最正常的人。”

他盯了她片刻, 意味不明地笑起来。

阿离发现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她的额头正中,仿佛那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融摘星想尽办法也无法突破的莲心,在阿离的手撕之下很快就裂开了一道口子。

云欲休的面色凝重起来, 眸光一凛,他抬头望向天空, 目光仿佛能够穿透被死灵之力引来的密密黑云。

“呜嗡——”

阿离听到了一声并不存在的沉鸣。

她心有所感,望向莲心正上方的天。

不知是什么东西先一步降了下来,密聚在中州上空的云层,忽然一轰而逝!

云欲休忽然拽了她一把, 一只宽大的衣袖扬起,替她遮挡住天上袭来的风!

自地表至无垠高空的所有空气,竟在这一瞬间被压缩成薄片,轰然砸碎在正中心三个人的身上。

感觉奇异至极,阿离觉得自己好像是从刀锋中穿过,又像是从水面下探出了头。

融摘星的身体生生被压扁了十来丈!

此刻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扁圆的灰绿气球,一时竟被压在莲座上动弹不得。

直径数百丈的圆柱之内,忽然变成了真空。短暂的蜂鸣之后,四周的空气狂暴涌入,以圣宫为中心,形成了一场恐怖至极的大飓风!

“来了。”云欲休沉声道。

阿离不必抬头也知道它来了!

因为视野中的一切,忽然间就变成了赤红色。

就连云欲休的黑袍都被染成了红袍。

她抬起头,看到无尽的高空已熊熊燃烧起来,那样的烈焰仿佛永远不会存在于世间。

“高空被点燃了。”云欲休道。他的目光有些空茫,好像放下了什么,又好像拾起了什么。

阿离点点头,有些紧张地攥住了他的衣袖:“我明白的,陨石划过大气层时,都会摩.擦起火。”

他深深望了她一眼:“你对付融摘星。”

阿离竟奇异地读懂了他的眼神。

她攥紧了他:“不,不是你。是我!我去!别忘了心心相印,你若死了我也会死!你死了我岂不是白死!”

云欲休重重一怔,眼角抽搐,表情诡异得让阿离想发笑。

她道:“别小瞧我。我定会啄得他抱头鼠窜。”

她身体一动,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被攥住了。

他的目光剧烈地闪烁,却是不说话。

阿离抽了下手,没抽得动。

“反正我也不是你什么人。”阿离故意道,“我死了,你可是少了个死敌,你就不必担心我哪天忽然找你同归于尽了。”

他的瞳孔越缩越细,直至变成了针尖。

他的嗓子嘶哑得不像是他的声音:“不。我一点也不担心。”

他好像发现哪里不对,补充道,“不担心同归于尽,不是不担心……别的。”

‘你。’他用眼神说,‘不是不担心你。’

阿离的鼻子忽然就酸了。

她定定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就算我真的死了,还有哥哥,还有姑姑,还有我爹,我娘,还有你,这么多人呢,总能成功把我召回来的!现在需要担心的是我能不能成功啄跑他!”

“谁知道再回来的是什么东西。”他唇角浮起凉凉的笑意。

阿离心尖一颤。

是啊,她知道她就是她,不是玉离清,不是玄凰,也不是别的谁。要是真死了,再度回到世间的,又是谁?

“当然是我。”她唇角扬起了灿烂的笑,在赤色天空之下,美得令他有些眼晕。

他依旧抓着她的手。

“我不同意。”他重重眯起眼睛。

阿离长长叹了一口气。

她觉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就在云欲休嘴唇一动,准备大放厥词的时候,阿离忽然踮起脚尖,用自己的嘴唇把他的话都堵了回去。

他不自觉地松开了攥住她的手,双手环到她的身后,略有一点迟疑,仿佛不知道该怎样拥抱一个人。

便在这时,阿离快速从他身边滑走,回眸一笑,现出神魔身,一掠而起!

云欲休神情蓦然狰狞!

他抬脚要追,却发现阿离偷偷用一缕魔气把他的脚踝捆在了融摘星的莲座上。敢情她方才故意在结界上撕开一道口子,就是为了坑他?!

很好,破开她的本命魔元,恐怕花费的时间要比杀掉融摘星更多!

“我随时可能落下来砸你一头包哦!”阿离带笑的声音飞速远去。

云欲休怒极,一拳轰碎了直入云霄的莲心结界。

阿离掠入云层时,听到底下遥遥传来了融摘星的惨嚎。

她卯足了劲,一路向上。

空气已被燃烧殆尽,不过以她此刻的实力,早已不需要呼吸了。

威压很沉重,从四周卷入的乱流瞬间被点燃,变成无数火风环绕在她的身边。

这点小风小火根本不足以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阿离信心倍增,引颈飞翔。

上方仿佛是火焰炼狱,越往上,视野中越是只剩下了一片赤红。

她渐渐发现层层叠叠的焰浪分出了层次。

有一样颜色更加鲜亮的东西正要破浪而出!

她挥摆着翅膀,直直迎上!四周光线渐渐发生了变化,虽然受那火海影响无法看清楚大气层的模样,但很显然,此刻的高度已远远超过了阿离认知的极限。

“呜——嗡——”

无尽的火海忽然翻向四周,阿离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出现在视野中的,竟是一只手掌!

有掌纹的那种。

所以,神也不过是人罢了,只不过是力量过于强大,这个世间无人能企及而已。

下一秒,阿离觉得自己判断失误了。

这特么绝对不是人,而是个怪物!

真正的怪物!

因为掌心正中,忽然有一只眼睛,正在缓缓张开!

“噫~~~”

阿离狠狠鄙视了一下这个奇形怪状的家伙。

然后,她死死抿住了喙。

她已经意识到什么是神罚之眼了。

若是说,这只手掌与它翻起的焰浪,足以摧毁一个星球的话,那么一旦掌心的眼睛睁开,这一方天地之间,将连空间都不复存在!

此刻,它只打开了一道细缝,阿离便已感觉到面前的一切都开始湮灭在那无法描述的视线之中!

她还是太天真了。

以为凭着一腔热血,就可以爆发出无穷的潜力来越阶打怪吗?

“说了要啄你,便是要啄你!”

阿离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四周带着余烬的奇怪气体吸入腹中。

她凭着本能,狠狠点燃了自己的魔心!

若是有人也在这万里高空,便会发现,这只在火海中隐隐能看出黑白二色的凤凰,慢慢蜕变成了金橙色的火凤!

那样的美,如昙花初绽。

下一刻,她穿越了正在疯狂湮灭的边界,轰然撞进那只堪堪打开一线的巨眼之中!

……

我是谁?我在哪?

阿离迷迷糊糊回过神来,用了好一会儿来思考人生。

她看着面前的两条图带。

其中一条已经化成了灰白色,正在缓缓消散。

阿离想起来了。

自己是玄凰,天生拥有涅槃神力。死亡之后,既可以自由地游走于时间之外,也可以像跳水一样一个猛子扎进时间长河,任意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上涅槃重生。

如果玄凰的行动改变了历史,那么那段被改变的历史就会化成一条灰白的图带,慢慢消失在时间长河中。

阿离瞬间想起了一切。

原来,她已经涅槃重生过了。

她瞄了一眼那段被她改变、如今已经不存在的历史。

【灰白的图带——阿离的第一世】

她曾经是一只自由自在的凤凰,居住在一处四季如春的山岭中,因为有凤来栖,人们便把那儿叫做凤栖岭。

时常有人向她祈愿,在她的地盘上留下许多新鲜松脆的蔬果。

他们都不知道,其实她最想吃的是他们做的烤山鸡。可惜的是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食物来亵.渎一只凤凰。

她能听懂他们说话,但从不理会他们。

这些人,时常提起一个名字——玉虚子。他们常常为这个大好人祈愿,愿他岁岁平安。

天长日久,阿离被成功洗.脑了,她也觉得玉虚子是个好人。

她忘了自己是怎样结识玉虚子的,只记得这个人十分不讨厌,每次路过凤栖岭,都会给她带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一点新鲜的小玩意,但绝对不会烦扰到她。

有一阵子玉虚子消失了,阿离从忧心忡忡的祈愿人口中听到了他的消息——玉虚子去除魔了。

那是一头非常恐怖的大妖魔,叫做天谛。

阿离觉得可以帮自己认识的小家伙做一点事,于是她循着众人的指引,顺利找到了战场上。

天谛果然是一只很可怕的大妖魔,它有一对又尖又长的耳朵,纯黑色的如精铁一般的鳞甲,两只扇起来能卷起飓风的大翅膀,还有一双赤红如血、凶残暴戾的眼睛。

玉虚子被它摁在脚爪下面,它正要踩扁他的脑袋。

阿离不加思索就扑了上去。

这么丑,一定是坏蛋。

就在阿离踩到这头大妖魔背上,用脚爪钩住它准备低头啄它的时候,地面忽然就裂了。

战场被设下了陷阱,两只巨兽一齐坠落到了一个贫瘠的小界中。

不过阿离已经顾不上环境的变化了,因为这头大妖魔实在是凶残,它的眼神告诉阿离它会把她撕成一万片!会嚼碎她的小骨头!

两只巨兽争斗起来,把一块坑坑洼洼的地,生生碾成了平原。

最终阿离死了,天谛重伤垂死,被追在身后的四个人引来巨链和巨锁,困死在那一方平原上。

涅槃之后,阿离游离于时间之外,看着这个世界继续向前运行。

阿离并不生气,她的种族决定了她的思维模式——既然主动对人家出手,就要做好被反杀的觉悟。况且这一架打得实在是畅快,她还记得自己濒死时,天谛咬穿了她耳后的颈脉,却不屑于喝她的血,结果她的凤凰血引来了数不清的老鼠,在她涅槃消逝之后,它们把剩下这只垂死的、会不断长出新肉的大妖魔当作了粮仓……

阿离当时觉得,自己干脆利落地死了真是幸运,要是像天谛这样半死不活被困在这里被老鼠啃,才真真叫做生不如死。

最惨烈的酷.刑也不过如此罢!

再后来,阿离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又投入时间长河,这回,她不知为什么成了一个叫做玉离清的人,莫名其妙与那大妖魔的转世元魂魔尊同归于尽了!还没回过神,又一次晕头转向投生成妖魔,死在了江拾轶的手上。

阿离狠狠控了控脑袋里进了水,回头去看那段历史。

她对时间长河的感知是全方位的,如果她愿意且有足够耐心的话,完全可以刨出任何一个人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情来。也许正是因为这些需要占用的硬盘实在太大,所以在她涅槃重生的时候是不会记起任何一件事的。

她花了些时间找线索,发现这一切都是玉虚子的布置。

他像一个幽暗的影子潜伏在世间,在背后悄悄影响着遥卿卿与江拾轶二人。他先是用神界禁术召回天谛玄凰的元魂供这二人杀,又费尽心力,给他们安排了无数机缘,助二人登上这个世间的巅峰。

在遥卿卿与江拾轶准备与云欲休最后决战的时候,玉虚子将死灵莲华阵布在了天谛周围,炼化了欲都中的人,带着天谛气息的死灵之息被神界感知,降下神罚之眼——正因为本体先被摧毁,云欲休才会突然实力全失,死在了遥卿卿剑下。

随后,这一方小世界被彻底摧毁,玉虚子趁机引导着遥卿卿和江拾轶避过湮灭神光,飞升至神界!对!破碎虚空这种事情,与小界中的修行者压根没有半毛钱关系!破碎来自神罚之眼,只有神的力量才能够打通神界与小界之间的通道!

玉虚子想回到神界,唯一的办法便是引来神罚之眼。他已经不甘心老老实实做神的走狗了,他百般布置,假死脱身,为的便是一个新的身份——既夺到神格又历史清白的小界土著之身!

至于他是被派往小界之后心生怨怼才做了这些事,还是说所有的一切本就在他的计划之中,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到了飞升神界之时,在玉虚子的刻意布置之下,江、遥二人已彻底被欲.望控制,变成了随时可供夺舍的傀儡。

落地的刹那,玉虚子夺舍了遥卿卿。

阿离跟随着遥卿卿那一缕被驱逐的残魄,到了一方凡间世界。

不知过了多少年,遥卿卿的残魄误打误撞,投入一名孕妇怀中。

这缕残魄执念太重,梦中时常喊出曾经那些辉煌往事。终于有一天,她坐了下来,写下了《卿卿修仙传》。

遥卿卿的转世之身尽量美化了那段过往,将许多事情都归咎于“不得已”、“被逼的”。

也是这一次,阿离发现书本和视频图案占用的脑袋非常小,和全息景观相比,这些信息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她尝试着一边吐槽一边读完了《卿卿修仙传》,把那些情节暗暗记了下来。

只要记住了书中的情节,她就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她绝不会让玉虚子的阴谋得逞!

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他故意刷满了路人好感,让阿离从别人的口口相传中听到他的事迹,先入为主以为他是一个好人——不得不说,这一招非常管用。

阿离生气了。

非常生气。

她决定要坏了他的好事!

于是她挑了个很好的时间点,一头撞了进去——

【依旧鲜艳的图带——如今的世界】

正是玉虚子刚刚使用神界禁术召回云欲休元魂,正打算再次作法召她这只玄凰的时候。

她携带着满满的恶意,强大的元魂凭借俯冲之势,呼啸着从同样是元魂状态的玉虚子身上穿过!

那这一个猛子扎得足够狠,把玉虚子的元魂撞得元气大伤,他只能利用玉离衡和玉琳琅二人来召唤阿离,也暂时失去了作妖的能力。

这便是阿离刚刚走过的那一世——她以为自己穿进了一本叫做《卿卿修仙传》的小说中的那一世。

阿离撞了玉虚子一个跟头,自己也迷迷糊糊跟随着历史走了一大段。直到那一日云欲休出现在面前,她才一个激灵想起了《卿卿修仙传》。

后来她和云欲休搅合到了一起,将玉虚子早先布置在江、遥二人身上的种种机缘搅了个七零八落,直接导致江遥二人反目,相爱相杀。

阿离一幕一幕看过去。她发现云欲休每一次口是心非时,都会悄悄把手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摩挲掌心那根漂亮的小羽毛——正是当初阿离翅尖上蹦出的那枚最漂亮的贝壳色小毛毛。

游离于时间之外的阿离并没有形体。

然而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眼眶酸酸的,胸.口热热的。

她很快就看见了自己死相。

挺美的。

黑白的凤凰极美,炽热的火凤更美,像是透明的火水晶一样。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那一口啄得够重,一击之后,神罚之眼闭合,神之手竟然缩回去了!

她看见云欲休脸上始终挂着狞笑,在神之手回缩之后,他祭出死镰,生生在两界之间卡出了一道缝隙!

浓郁至极的神境之力源源不断地泄向这一方小世界。

而他,杀上了神界。

单枪匹马。

他像是不想要这具身体了一样,直直杀向神界之主居住的神山。

这个男人实在是好看,自从他出现,阿离都懒得去扒拉玉虚子了。

阿离盯着他,见他不停地面对那些蝗虫一般的神兵,一刻也停不下来。

他的动作还是那样利落,他好像故意不给自己任何喘.息时间一样,受了伤也不去理会。他的左手始终垂在身侧,掌心里握着那枚小羽毛。

他踏过之处,皆是赤地千里。有他的血,更多的则是敌人的血。

极偶尔,阿离会看见他抬头望天。

他的眼神很空,语气很凶。

“最后给你三年,若敢失约,我定亲手杀你。”

阿离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她觉得他的视线好像穿过了时间长河,精准地捕捉到了她一样。

日出日落,晃眼过去了好几年。他的脸颊被割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他又望了望天。

“我不杀你。什么时候回来。”他的语气很凉,眼神更空了。

再一次,他断了一条腿。他就这么拖着它,走在铺满鲜血的大地上。

“啧,没什么意思。”他仰着头,精致的唇角挂着凉凉的笑意。

阿离心中一阵焦急。

她就算一个猛子扎进去,也不会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也不会记得他——她只会记着从前看过的那本《卿卿修仙传》,然后对着和书中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一脸懵.逼。

‘镇定,镇定,再看看。’

阿离不停地安抚着自己,快速往向看去。

每当云欲休抬头望天,阿离都会不忍地别开眼睛。

此时此刻,她真希望他其实一点也不在意自己。

没办法,她只是鸟,鸟儿的本性便是,谁对她好,她就会忍不住对谁好。

不想好都不行!

怎么办?

云欲休越来越虚弱了。

不知为什么,‘神’始终没有亲自出手,只是派出无数神仆级别的神兵上来送死,偶尔夹着几个神使以上级别的强者,趁云欲休不备,在他身上制造一些不大不小的伤口,好像就是要故意将他磋磨至死一般!

阿离不信云欲休没有发现‘神’的阴谋。

但他根本不在意。

就像他不在意身上那些伤一样。

她忽然有点明白了。

天谛有翅膀。他其实也是个鸟。

鸟这种动物就是这样,死了伴侣是很难独活的呀。

阿离急得打转转。

这一日,云欲休出现在无尽的雪原上。

前方,密密麻麻的神兵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

身后,残肢密布,大地饱饮鲜血。

两道人影从后方追上了他。

阿离看见玉离衡满脸兴奋,冲着云欲休大声喊道:“阿离回来了——”

阿离如果有脸,一定是十二脸懵逼。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回去了?

然而,玉离衡身边那个女子,确实长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啊不对,是和玉离清一模一样的脸。

阿离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云欲休回眸,怔住。

阿离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什么破碎了。

她看不出他是不是开心,他只是站在那里,像一块风化的石头。

玉离衡带着女子掠到了他的身边。

女子满面娇羞,轻轻倚向他。

云欲休微退半步。

只见女子手中忽然凝出一把神光凛凛的利刃,猝然扎进了云欲休的心口。

旋即,女子反手抓住玉离衡,将他的手掌摁在了刀柄上!

“死!”

上一章:第61章 .神罚之眼 下一章:第63章 .脑回路耿直的家伙
热门: 我一直在你身边 无限冒险指南 后来我们都哭了 恐怖高校 蓝色列车之谜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热泪 幽巷谋杀案 午夜飞行 这个微博有点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