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神罚之眼

上一章:第60章 .胖鸟变身! 下一章:第62章 .小别胜新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周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轻轻一扇翅膀, 便能从饱含水汽的云层中一掠而过, 水珠从她光滑柔软的翎羽上滑过,染上了炫丽色彩,缓缓在高空扩散。

从地面望去,只见漫天黑白极光之下,一圈圈曼.妙至极的七彩光晕像涟漪般荡开,它映在云上,云便成了七彩祥云。

阿离振翅, 一掠千里。

她看到,前方的地平线泛起了灰绿色的光芒。

不仅是玉离衡示意的十九个郡。

那道死亡之光,一望便让人心头涌起浓浓的阴霾。它仿佛无穷无尽一样, 延伸左右。

越往前,越心惊。

阿离疾速飞行时,甚至有一种错觉——泛着灰绿光芒的地平线在身后渐渐合拢, 自己已经被它包围了。

……

中州。

此刻的融摘星已不再是世人熟知的那位大圣君了。

他未现法相, 但身长却已经接近五十丈!

他盘膝而坐,微阖双眸,眼皮上印出幽森的灰绿色光芒。

一道浅绿色的人影浮在他正上方的云层中。

从这个角度看, 中州所覆盖的千里大地已被浓雾笼罩,变成了一朵巨大的灰莲。莲瓣的脉络以一个个传送阵相连, 流淌着阴寒的绿光。越是接近外围,则颜色愈加浓郁。炼化由外而内,最外层的花瓣尖尖上,死灵之力已浓到极致, 顺着莲瓣上的脉络流入融摘星膝下的法阵中。

他端坐于莲心。每每有死灵之力涌入身躯,那张俊秀的脸庞都会不自觉地扭曲一瞬。

“青衣。”他嘴唇不动,声音却穿透云层,击中了潜在云层上方的青衣隐侍。

纤细的身影掠到融摘星面前。

她的脸依旧藏在云雾中,就连此刻修为暴涨的融摘星也无法看清。

“我得到这神境遗卷已有千年不止,却一直找不到开启的方法,直到昨日。”他缓缓张开了眼睛,只见他的眼眸中已不分眼白和眼仁,通体呈现出一种死气沉沉的灰绿色,就像是一块质地很差的玉。

“恭喜君上,贺喜君上。”青衣隐侍的声音不辨喜怒。

“可是为什么,在我刚结成莲心那一刻,中州域内七千余座传送阵竟然齐齐呼应,瞬息之间便成了这死灵莲华大阵。是谁,早早便在我眼皮底下手脚做尽?”融摘星的声音很平淡,“青衣,这些年,你这个隐侍的踪迹,就连我也无法掌握啊。”

青衣隐侍忽然笑了笑:“为君上分忧是属下的本份。君上,你难道不喜欢坐享其成?”

融摘星笑了起来:“说吧,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替人做嫁?若我没有料错,昨日神境遗卷突然开启,也是你的手笔吧。”

青衣隐侍耸耸肩:“属下的目的不是一目了然吗?自然是助你越过这世间的巅峰,破碎虚空,成就无上神灵之身。君上,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兴师问罪?若只是因为我未经你同意便发动阵势,擅自将这万万仙族变成你的养料的话……那可就好笑了。你昨日不是已经开始尝试着结莲心了么?你还传令封锁边境,只许入,不许出,难道,是我以小人之心,惴度你的君子之意?”

融摘星阴笑不止:“你这般态度,却还想诡辩说是为了我好?”

青衣不以为意:“那你觉得哪里不好么?”

“哪里都好。”融摘星猝然出手!

一柄满是锈蚀,泛着灰绿死气的飞剑自虚空中钻出,直袭青衣。

青衣不让不避,虽看不见她的表情,融摘星却感觉到了浓浓的嘲讽。

当飞剑触到融摘星端坐的莲蓬边缘时,它忽然就化成了一滩灰绿相间的死水,向下流淌,汇入四周顺着莲瓣脉络涌来的死灵之力中。

“不要浪费呀!”青衣咯咯笑了起来,声音里再没有半分素日的端重,“这阵中所有的东西,可都是属于你的死灵之力呢。您老就安心在阵眼待着,等待炼化完成吧。”

融摘星此刻才发现,自己已被困在阵眼中!

很显然,在这死灵莲华阵炼化结束之前,是没有办法出去捏死这个搞鬼的属下了!

他并没有犹豫太久。盯了半空的青衣一眼之后,便视她若无物,径自回到莲心坐下,结起手印,加快了炼化进程。

……

阿离落到了一个传送阵边上。

这里是死灵大阵的最外沿,灰绿的云雾充斥了整处空间,浓郁得就像瘴气一样。阿离看见了好几件圣宫弟子的衣袍摊在地上,里面的骨架已在“滋滋”融化,却还保留着生前最后的姿势——试图往大阵外面逃。

再深一些,可以看见无数普通平民的衣裳,杂乱地洒落满地。很显然,这些圣宫弟子是奉命来阻止平民外逃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一夜之间,正道之首竟会堕落成世间至邪!

传送阵上有漩涡在旋转,将近处的灰绿死气都卷入阵心,然后顺着一条微微泛起绿色的地脉通道流向中州方向。

阿离小心地嗅了嗅,道:“我觉得这些传送阵应当都被做成阵眼的,如果破坏了它们,应该就可以毁掉这座死灵大阵!”

云欲休凝望着中州方向,嘴角慢慢扬起了邪异的弧度。

阿离等了一会儿不见回应,便回头望他。

只见他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原来如此。”云欲休笑道,“我以为他要搞什么大事。呵呵,竟只是想回去做狗罢了。”

他看了看阿离。

“嗯?”阿离偏头望他。

“即便是将这大陆和海洋中的活物全部炼化,也不过就是让融摘星突破圣君巅峰而已,等他扑腾完,我摁死他便是了。”云欲休懒懒散散地抱起了胳膊,“但,你我若是出手干预,则会引动神罚之眼。”

阿离听懂了他的话中之意。她的眸子微微一暗,道:“神罚之眼,如何。”

“足以摧毁这一方小世界。”云欲休怕阿离不理解,便细细为她答疑道,“但凡是腐朽堕落的王朝,最恐惧的,莫过于被取代。令如今那位神最为不安的,便是你我这样拥有神格的神兽。他害怕我们用任何手段变强,然后取而代之。”

阿离顺着他的视线一望,只见中州方向一道灰绿光柱直冲天际,远远望去,好像一簇莲心。

她点点头:“所以,若是你我出手毁去这法阵的话,我们的气息便会与这死灵之力混在一起冲上半空,足以惊动那个害怕别人撸了他王冠的神?”

云欲休眯起眼睛:“不错。一旦降下神罚之眼,便会打开神界与这一方小世界的通道,那个丧家之犬就可以借机遁回神界。”

“因为我实力不足,所以他特地设计把我们困在那里,逼我晋级。”阿离脸上浮起一个缥缈的笑容。

“是啊。”云欲休轻飘飘地说,“这种事,我自然是不会做的,我很乐意看着这些人痛苦地死去。”

话音刚落下,只见极远处的浓雾中,忽然隆起了一座山峰!

阿离一眼便认了出来,那正是一日未见的老熊都屠!

他的狂吼声隐隐发颤,显然十分痛苦:“快走!往里面逃!走啊!老弟,替我把阿玉带走!”

“吼——”

巨熊躬下身,抱起一块巨石,大步冲向后方层层袭来的炼化云雾!

云欲休摁住了阿离:“你出手,他们还是要死。”

阿离偏头冲着他露出一个禽类特有的微笑:“你记不记得我说过什么话?”

“什么。”云欲休隐隐觉得不妙。

“若是让我遇到‘神’,我一定啄了他的眼睛!”她狡黠轻快地说,“你看,这便是命中注定。我才不怕什么神罚之眼,我只怕他不来!”

话音犹在耳畔,她已轻灵地从他手掌下面溜走,清凌凌地长鸣一声,展翼掠入死灵大阵之中!

云欲休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黑白玄凰身姿曼妙,长长的尾羽划过一道炫光。

她的爪已摁住了距离最近的传送阵,轻描淡写地一抓、一提。

那死光流转的法阵应声破碎,在她脚爪下灰飞烟灭。

双翅一振,长尾一扫,氤氲在附近的死灵余息顿时被荡空!

云欲休长叹一声,偏头示意白蚁:“去。”

“是!”白蚁撸起袖管,小心翼翼地冲在阿离身后,在她清理过的区域中搜寻幸存者,找到人之后,用蚁足挑起放在背上,搬运到巨阵之外。玉离衡也忙碌了起来,他掠入民居,把白蚁看不见的地方清理了一遍。

云欲休捏着眉心,满眼不耐烦,动作却是十分利索。只见他化为一道残影,掠向另一个方向,以魔焰毁去那些连接起来的传送阵。

他倒是不介意吸收了那些残存的死灵之息。

阿离很快就杀到了老熊边上。

它此刻的模样,与当初被江拾轶的藤蔓抽了差不多。

体表的皮肉已被炼化得血.肉.模糊,他从地下抓起一块又一块巨石,扔向后方层层卷来的死灵云雾,原本精铁一样又厚又重的熊爪已经迸裂了,他浑身浴血,像一尊惨烈的战神。

许多低阶仙族缩在他的身后。此刻,他们早已顾不上什么仙魔之别,他们只知道眼前这头顶天立地的巨兽正在拼尽性命保护他们。

小仙们逼出本命源气,助都屠抚平体表的创伤。

老熊哈哈大笑,直呼痛快!

阿离从远处掠来,看清了眼前的一幕,眼眶忽然就热了。

她飞快地连续破坏了远近五座传送阵,彻底毁去了一片莲瓣。

“啊!凤凰!”一个小仙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世间居然真的有凤凰!这是苍天派来拯救我们的神禽啊!”

“爹!”阿离飞到巨熊身边,柔软的尾羽从他身上扫过。

只见老熊沐浴在七彩华光之中,周身的伤势飞速复原了。

他来不及高兴,指着南面对阿离喊道:“崽,去帮你娘!”

阿离见他没有大碍,悄悄松了一口气,掠向南边。

都屠得意洋洋地环视一圈,捏起一只大拳头,竖起拇指,倒指身后:“看见没有!什么妖魔,老子的闺女是凤凰!”

几个早就认可了他的小仙童扑将上来,搂住熊毛一顿蹭。

“行了!俺老熊要去救媳妇儿了!”

巨熊蹬蹬蹬追向南面。

阿离发现炼化自外围开始,渐渐向着内圈收缩。她略一思忖,便先沿着外圈扫过去。

她快得像一道闪电。

在她眼中,大地仿佛是一只棋盘,一个个发出灰绿光芒的传送阵就是棋盘上的棋子,她飞速掠过,用翅膀,用脚爪,用扫尾,将这些“棋子”轻易拍得稀烂。

她看见了许多仓皇逃窜却难逃厄运的尸首,也看到了许多至死都在保护亲人的勇士。

她的眼眶里含着泪,双翼生风,很快便顺着边缘荡过一半大阵。

她心中隐隐有些焦急——浓雾在向着阵心快速蔓延,自己的速度始终有限,不可能救下所有的人,只能有所取舍……

正是灼心时,忽然目光一凝。

前方,一道残影飞速划过,一座座传送法阵在他身后远远爆开了花。

是云欲休!

阿离差点失声尖叫起来。

她压根没想到,大魔王居然会出手!

“傻站着干什么。”他的身影在远处消失,再出现时,已停在了她的面前,脸上有点不耐烦。

阿离看见他的瞳仁中燃着暗色的魔焰,手掌中也有余烬未消。

她眨了眨眼,摁下泪意。

“嗯!你东我西。”阿离急急说完,不等他回应,便摇头摆尾冲了出去。

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

阿离觉得自己的魔心跳动得更加强劲有力了,整个身体仿佛沐浴在暖洋洋的日光中,一股股美滋滋的小暖流在心脏周围涌动。

她想:这个样子的云欲休好像在发光。

这一圈范围要更小些,二人很快就再度碰头了。

二人非常有默契地对视一眼,擦身而过,继续画着同心圆向莲花中心挺.进。

融摘星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狠狠盯住浮在半空的青衣隐侍。

“你的目的,便是引人来惩奸除恶?!青衣,本君真没想到,你竟有这样大的胃口!你是觊觎我这圣宫之主的位置么!可笑,就算我真的死了,你以为天下人会肯臣服于一个女人吗!”

“噗哧。”青衣隐侍笑出了声,“你眼中的香饽饽,在我们眼里什么也不是,一钱不值。圣宫之主,哈哈哈哈,你想笑死我吗?圣宫之主!”

“那你究竟为了什么!”

青衣隐侍的声音仿佛依旧带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融摘星,要怨,只怨你实在是没用。早就以神力入梦告诉过你,只有灭杀天谛玄凰,才能夺得神格,飞升成神。可你做了些什么呢?真没用,在我看来,你还不如遥卿卿和江拾轶——啧,这二人死得着实是可惜了点,若是不死,凭那二人的野心和脑子,倒是两颗最好用的棋子呢!”

“什么?!”融摘星如遭雷击,“入我梦中的,竟是你?!天地玄黄,究竟如何灭杀!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衣隐侍的笑声突然像是被掐断了一样。

她难得地沉默了许久。

“我?我是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对待的人。指望别人给你公道,不如自己亲手挣一个公道。”她的声音里带着叹息,“我们筹谋了那么久,那么久……久到我的神使之躯,都化成了尘土。这一回,我们只会成功,不会失败。”

“你到底……”融摘星的话只说出了一半。

青衣隐侍随手一挥,一道金光打在了他周围的莲雾上,融摘星胸口顿时像被流星砸中,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闭嘴!”青衣隐侍在虚空中踏了两步,“你也不必太难过。青衣本来确实对你忠心耿耿,只是被我夺舍了而已。玄凰今日必定死于我手,而天谛……”

她诡异地笑了起来:“也绝对逃不出我们的算计!”

“为了这一切,我们实在是筹谋了太久了……久到,啧,”她挥了挥手,“已经不想对你这个将死之人废话了。”

融摘星捂着胸.口,震惊地抬眸望去时,发现她已轻飘飘地飘向高空。

自死灵莲华大阵开启,就算圣君级别,也是无法在阵中御空的。

所以青衣的真正实力……

融摘星并没有震惊很久,一种发自骨髓最深处的恐惧忽然攫住了他!

极度的恐惧令他的思维冻结了起来,他迟钝至极地慢慢抬头。

头顶,什么也没有。

阿离遇到了帝无神三人。

阿玉已被打晕了,伏在玉琳琅的背上。

他们看起来也非常狼狈,帝无神浑身是伤,没比都屠好到哪里去。

他们也在救人。

在这样的灾难面前,种族和仇恨仿佛都已不那么重要了。

“阿离?!”

阿离一掠而下,点头道:“你们与都屠会合之后,赶快离开这里,距离中州越远越好!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和云欲休!”

“嗯!”玉琳琅并不是粘粘乎乎的人,闻言只交待道,“你千万小心!我们会在安全的地方等你们平安归来!”

阿离心中温暖,甩着大尾巴继续向中心突.进。

怎么可能不救呢?

这些温暖和感动,足以支撑着她,去直面最凛冽的寒风!

‘神……’

‘如果真的这么快就要见面的话……’

‘希望你也如我一样,做好了准备!’

阿离甩了甩顶翎,拖着一道流光掠向中州城!

远远望去,云欲休也将另外半面区域清理干净了,二人很快就在圣宫外碰了头。

此刻,偌大的圣宫已变成了一座灰绿色的地狱牢笼!

上一章:第60章 .胖鸟变身! 下一章:第62章 .小别胜新婚
热门: 锦瑟江山之烛影摇红 人性禁岛 侯卫东官场笔记3 昆仑有剑 十宗罪1 异现场调查科前传1:血族革命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 丰乳肥臀 我是幕后大佬 网游之枭傲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