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玄凰

上一章:第57章 .腻歪 下一章:第59章 .你这该死的翅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一夜, 阿离知道了什么叫做自寻死路。

她被云欲休带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里有点像是人间帝王夏日避暑的行宫, 但周遭安静得不同寻常——没有人声,没有风声,没有蝉鸣。

走在清凉沉重的墨石地砖上时,她能清楚地听出云欲休黑袍上的暗纹曳过两块地砖缝隙时发出的声音。

整座大殿的装饰都是暗色系,令人心头发沉。不是压抑阴郁,而是能够感觉到古朴沧桑的厚重。

“这是什么地方?”阿离压低了声音,轻轻地问道。

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回旋, 显得异常空灵。

“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云欲休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

阿离的脸蛋腾一下就红了。

“那个,我其实还没有准备好……”她说,“我还是幼崽?”

“噗!”云欲休笑出了声。

他捏住她的手腕, 将她拉近,眯了眼,轻轻磨着牙, 道:“我就喜欢……吃幼崽。”

嘴角那抹坏笑漂亮得叫人耳.热.心.跳。

下一秒, 阿离被拦腰抱起,眼前风云变幻,她看到一块厚重而精致的巨大布幔被掀到半空, 然后缓缓落下。

她已落到了里殿的长榻上。

两个手腕被他单手制住,摁在头顶, 他坏笑着把她的脑袋拨到一旁,俯下来,咬住她耳后的颈脉。

阿离觉得云欲休上辈子一定是个吸血鬼!要不怎么就偏对她这根血管兴趣十足呢?

被不轻不重地啃了几下之后,阿离诡异地调整好了心态——算了, 云欲休长得绝顶好看,实力又强,还不花心,这样的男人捡到就是赚到!大不了先婚后爱,日久生情……

况且,他能不能成事还两说呢?

云欲休发现她在走神。

他带着气声笑道:“我不会?”

阿离心头一凛。

牙齿衔住她的耳垂,不轻不重地磨了几下。

沉沉的声音钻进了她的耳朵:“是不会……那又怎么样。”

“诶?”阿离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就承认,心中大叫不妙。

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

她眼中明晃晃的惊恐令他心情大好。

一缕冰寒顺着她的腕脉潜入,阿离身上那件用魔气编织的漂亮黑裙子顿时不翼而飞!

阿离:“???!!!”

云欲休的皮肤是凉的,他的黑袍化成了一张薄薄的锦缎,罩住榻上的两个人。

阿离惊恐地发现,云欲休的动作仿佛一个老手!

她脑海中划过了欲都风雪中那一排排清晰入微的教学冰雕。

她抬起眼睛,对上了云欲休的视线。

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阿离看不出他此刻是什么心情。反正不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充满情.欲就对了。

当然,她也一样。

她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是惊恐中带着一点镇定。

就在阿离以为云欲休下一秒就会忽然松开她然后哈哈大笑的时候,他一声招呼也没打,突然就攻破了她的防线。

“啊!”

阿离被杀了个猝不及防,她下意识地蜷缩起来,想要推开他。

然而受制于人,她什么也做不了。

云欲休唇角微勾,稍退半步,再一次发起攻击。

阿离的额头瞬间布满了细密的小汗珠,脸色煞白,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他盯了她片刻,指尖凝出一缕魔焰,扔在她的身上。

阿离觉得自己好像浸泡在了温热的泉水里,疼痛和紧张都缓解了许多。

见她不再像虾米一样紧绷着背,云欲休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阿离很快便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只恨手脚是多余。

她把脑门抵在了他的下巴上,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不让他看见什么奇怪的表情。

此刻阿离只想说,其实只要硬件足够强大的话,哪怕是装上最简单最初级的系统,运行起来也会流畅到飞起!

她很快就坚持不住了,胸腔里憋出一串呜咽。

若是按照小说里的进度来看,二人该心满意足地相拥而眠,或者是稍微养养精神准备重刷一遍。

云欲休腾出一只手,轻轻将贴在她额头上的碎发抚到一旁。

阿离抬头看他时,感觉到两个人之间仿佛交换了什么。

她的心脏浸在了一团暖洋洋的热气中,她能感觉到吸收了这团温热的能量将给她带来极大的助益。而她的魔心中也沁出寒玉般的纯粹能量,丝丝缕缕地沁入云欲休的躯体。

云欲休的脸色忽然变了。

他的瞳仁瞬间缩成了针尖。

这股能量他再熟悉不过了!

玄……凰!

原来,原来!

杀意暴涨,他无意识地呲了呲牙。

眼珠低垂,重重盯到她脸上。

正要动手时,他狰狞的面孔蓦然一僵。

只见她粉.嫩的双颊染满了晚霞一样的色泽,美丽的眼睛里氤氲着两团水雾,视线迷茫而又依赖,嫣红小巧的唇微微开启,像两片娇嫩的花瓣。她的呼吸略微急促,快速地吐出小团小团的香甜气息。

他的手慢慢伸到她的颈间,额头抵着额头,低沉又危险地问道——

“又想与我同归于尽?嗯?”

阿离把放空的视线聚焦到他阴鸷密布的脸上。

她发现他的心情好像非常差,非常非常差。

‘坏了,’阿离心想,‘方才我恐怕矜持过头了,叫他误以为我嫌弃他技术不精……男人最介意的不就是这个么?’

眼珠一转,她急急表白:“不!我……”

她下意识就来了个自以为的反义词——

“我想和你地老天荒!”

云欲休的表情像是被鸡啄了一口。

他用手肘支起身体,离她略远了些,缩成针眼的瞳仁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你,我?地老天荒?”

手指挑起她的耳廓。

时间好像静止了。阿离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云欲休忽然轻笑出声。

“好啊。”

阿离听见他轻飘飘地说。

云欲休嘴角挑起一抹恶意的笑,猝然出手封住了阿离的魔气。

阿离:???!!!

他摁住她,攻势比之前狂烈百倍!

阿离觉得自己好像忽然被抛到了巨浪翻滚的大洋面上。

她在浪尖停留了一瞬间,然后被猛地摔进浪谷。

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全是海浪剧烈拍打的声音。

每当她以为这便是极限时,下一个巨浪总是精准无比地拍得她灵魂出窍。

她怎么也想不到,身体的接触竟能比心心相印更加触动神魂。

她想矜持也矜持不了,她身不由已地尖叫大哭。

等待她的却是无休无止的骇浪惊涛。

这一夜,阿离觉得自己死了好多次,然后又被他抓住脚踝,从地狱中生生拖回来。

等到阿离晕晕乎乎回过神时,发现云欲休正盯着她看。

眼神不是很友好。

阿离:反派的思路果然和常人不一样!什么怜惜啊海誓山盟啊,恐怕这辈子都享受不到了!

二人对视片刻,云欲休总算是有了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阿离抿住唇,像鸟儿一样看着他。

云欲休的心冷不丁软了下,但他立刻收敛了不该有的温柔情绪,冷硬地对她说道:“你与我,什么也不是。待我腻了便会杀了你。”

这不是反派,这是标标准准的虐总!

阿离:“???”可是亲亲,在您说这些虐人心肝脾肺肾的霸道台词的时候,这边建议您能不能先把耳朵收一收呢?

她觉得自己如果某天真死在他手上的话,一定是因为这该死的耳朵!苍天在上,祈祷云欲休一辈子都不要照镜子!

云欲休毫不留情地起身,只留给阿离一个线条漂亮的背影。

“你背上那是什么?”阿离自动屏蔽了那些言不由衷的厥词,疑惑地问道。

云欲休的背上交错着几条鲜红的爪痕,隆起老高,看着有些触目惊心。像是旧伤。

一定不是她抓的!

他回眸瞥她一眼,凉凉道:“一只畜生干的好事。”

阿离偏着头,琢磨了一会儿,没分辨出他是不是在骂她。

那就当作不是来处理!

阿离准备凝一件鲜亮些的衣裳来穿时,忽然发现魔心依旧被他封印着。

“我没有衣裳……”

云欲休皱了下眉,盯她片刻,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件他从前做人时穿过的旧衣,粗鲁地给她套上。

这意思便是不帮她解了呗?

阿离早已习惯了大魔王阴晴不定的性子,她耸耸肩,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脚丫踩在冰凉地砖上,阵阵寒意沁入肺腑。

“啊啾!”阿离连打了三个喷嚏。

云欲休捏了下眉心,轻轻嗤一声,收回了束缚她的魔焰。

“谅你翻不起什么浪……你若是聪明,最好永远不要让我看出你的意图。否则……”他低低自语。

其实阿离是有一点点心酸的。

她的腰又酸又疼,双腿直打颤。但他根本不管她,只带头大步往前走。

‘算了,人无完人。哪有那种对谁都冷冰冰,却偏对我一个人特别好的人呢?凑合,佛了!大冰柜总比中央空调好些,两害相权,取其轻也~’

正当她碎碎念时,云欲休忽然回转身,一把抱起了她。

“你是蜗牛吗。”

他没好气地说道。

阿离呆了一呆,没忍住,把脸埋在他的衣裳里笑出了声。

二人回到黑暗魔窟时,帝无神已把那只白蚁翻来覆去审了个透彻。

白蚁不日前遇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字字句句都能说到他的心坎上,不知不觉中,他被挑起了满心不忿。然后那人又不计回报地给了他强大的力量,让他活捉西魔天夫妇,带回蚁巢中。

白蚁并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模样,他出现时身体像是裹在一层云雾中,连高矮胖瘦也看不出来,声音也不辨男女。

云欲休沉吟片刻,让帝无神都屠等人继续待在他的魔焰之中,拎过白蚁,冷声道:“带路。”

离开魔窟,云欲休把阿离变成一只小鸟,揣在怀里,然后周身黑雾氤氲,气息飞快地下沉。几步之间,他已化成了白蚁的人身模样。

白蚁被他捏在手心里,像GPS导航一样,引着他往那神秘人的方向找去。

循着气味,很快就在中州与北魔域的交界处,发现了一个人。

阿离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出现在视野中的人,竟是……

玉、离、衡!

上一章:第57章 .腻歪 下一章:第59章 .你这该死的翅膀
热门: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喂,喜欢我好不好 月族4:王者归来(下) 我可能不是人 十宗罪2 没人要的白月光 至强兵锋 金牌助理(金牌助理原著小说)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夜夜夜惊魂(第3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