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他太帅

上一章:第54章 .生而为人 下一章:第56章 .胖子的自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神仆被光雾融化, 卷入逆生轮之中。

惊惧至极的惨叫声回旋在阿离身边, 仿佛要绕梁三日。

阿离知道自己成功了!

她清晰地感觉血液在身体中疯狂地奔涌,脑袋里微微有些眩晕,耳旁有轻微的耳鸣声,双腿在兴奋地颤抖,胸腔里的心跳剧烈无比,带动着身体的前后摇晃。

光雾进入逆生轮中,阴阳变换, 化成了浓郁至极的精纯能量,向着阿离与云欲休涌来。

云欲休抽身而去,抱着独臂, 静静地盯着光雾中一脸呆萌的阿离。

他的眼睛里尚有几分慎重警惕,唇角却已不自觉地勾起了浅淡的微笑。

他捡起落在地上的两把通天锁,插.入域主令。

虚空破碎。

……

逆生轮的逆天之处便在于, 无论双方修为差距有多大, 胜利者都可以完好无损地享受自己的战果。

阿离沐浴在纯白色的光雾之中,感觉像是在泡牛奶浴,每一根头发丝都吸足了那些温暖养分, 每一个细胞都在脱胎换骨。强化了她的身体之后,那蓬浓郁的白雾与她体内新生的魔气一道, 汇入魔心,凝成至纯的魔元。

不知过了多久,阿离犯困了。

吃饱了就想睡,她觉得她不长胖天理难容。

耳边忽然响起清脆的“咔擦”声。

像是碎了一块薄薄的饼干。

阿离动了动鼻翼, 宁神去看,只见手中的逆生轮竟然四分五裂了。涌入身体的暖流之中,忽然就像夹了无数细小的针,扎得她浑身发颤。

逆生轮碎成无数菱形的光粒,随着白雾一道沁入了她的身体。

短暂的痛楚过后,阿离发现自己的魔气中多了些硬硬的,像细丝一般的东西。

“哎?哎?”她急忙转头去寻找被自己遗忘了好一会儿的大魔王云欲休,“逆生轮怎么也被我吃了?!”

云欲休嘴角微微一抽,挑眉凉凉道:“……你胃口好。”

阿离:“……”

她后知后觉发现,他把所有的能量都让给了她,此刻,他仍旧断着一臂。

阿离忽然就心酸了,她暗暗发誓,日后不管自己混得多好,都要好好爱护这只口是心非的傲娇小孔雀。

云欲休发现阿离的眼神变得很奇怪,让他很不爽。

他上前,轻易就捉住了她的小肩膀,俯在耳畔,阴沉沉地问道:“你很同情天谛?”

“啊。”阿离茫然地点点头。

他轻轻磨了磨牙:“也同情我?”

阿离心知不妙,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干脆两个都不选,闭眼装死。

“走。”云欲休捏了捏她的肩膀,脚步有点跃跃欲试。

“诶?”阿离茫然地被他带着向前走。

他的缩地千里术法依旧帅气逼人,一晃眼,二人站在了最后一把通天锁旁边。

站在这里抬头看,已看不见巨兽天谛的全貌了,黑色占据了全部视野,放眼望去,只以为眼前是一座精铁筑成的山,直插云霄。

“最后一处了!”阿离双眼放光,“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怎么样使用那些能量,但我应该已经刀枪不入了!一会儿和神仆战斗的时候,你不需要再保护我,我会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苟在附近,趁他不注意狠狠偷袭他一下子!”

云欲休额角直跳。

这就是仙族冰清玉洁的女圣君?!

说好的高风亮节第一人呢?!嗯?!

……

二人进入城中。

刚到城门下,阿离便察觉不对了。

空气中满是潮湿和腐朽的味道,另外还有一股难以描述,但一闻就让人联想很不好的怪味,像是骨头扔在水里泡久了发臭的味道。

筑墙的大青砖蚀得厉害,到处爬满了青苔和霉菌。

城门根下,躺着几滩半干不湿的……尸首。

“噫……”阿离下意识地往云欲休身边靠去,很自然地攥住他的袖子。

“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修为?”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

“远远超过你曾经的巅峰。”

“嗄?!”阿离一时还没回过神来——虽然知道那两个神仆非常强大,但吸收了二人之后,她的魔心也就装满了一半,她以为自己现在撑死了算半个天魔。

曾经的巅峰……玉离清可是圣君啊!

“所以你需要怕几具尸首?”云欲休嘴角勾起一弯嘲讽。

阿离眼珠一转:“所以你为什么会怕老鼠?!”

呵呵,哈哈哈哈!

本鸟鸟已经是圣君了,还怕你个鸟哦!

阿离眼前若是有一面镜子,她会知道什么叫做教科书式的——小人得志。

云欲休斜她一眼,挑了挑眉,没再说话了。

进入城中,发现城内更是处处惨不忍睹。

默默走了一路之后,即便是对凶案没有什么经验的阿离,也能看出来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都是自相残杀。

满城的人仿佛突然失去理智一样,攻击彼此,最终全部死在了这里。

阿离的第一反应就是闹了丧尸。

云欲休看了她一眼:“你说的是僵尸?呵,虽不是,但也差不多。这些被欲望驱策的人的确是行尸走肉,用你的话说便是丧失了自己的意志。这样的人群,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奇怪。”

阿离突然脸红了。

她垂下脑袋,默默回忆了一下自己那番中二气息十足的演讲,感觉到一阵羞耻。

再走几步,城中出现了唯一一座保存完好的建筑。

二人交换眼神,心道,是这里了。

那是一间小小的竹屋,夹在一堆高门大院中间,本来应该寒掺不起眼,但此刻,它已成了这座破败死城之中唯一的亮眼颜色。

云欲休带着阿离推门而入。

屋中只有一具化了蜡的尸首。

云欲休毫不设防地走近,伸出一只魔爪,把它一块一块给拆成了碎片。

阿离:“……”

“是个元魂脱窍的神仆。”云欲休的目光微微一凝,“若我所料不错,他早已去了人间界。”

阿离头皮一麻,下意识地想起了遥卿卿得到的那些“冥冥中的指引”、“恰到好处的机缘”,以及融摘星得到的启示——轼神成神!

灭杀……天地玄黄?……天地……玄黄?

天地……天谛……?!

阿离微微张大了眼睛。

云欲休不再耽搁,他走入内室,看到一只竹制的箱笼中,正正地摆放着一把大黑锁。

通天锁。

“小心陷阱。”阿离低声道。

云欲休不屑地笑了笑,大步上前,一把抓起通天锁。

阿离赶紧蒙住了眼睛。

耳畔传来他的大笑声,他推了推她的脑袋,道:“好一个胆小如鼠的圣君!”

阿离低低嘟喃:“那岂不是正好克你。”

云欲休假装听不见,打开了最后一把通天锁。

四把巨锁消失之后,束住巨兽天谛的巨链也蒸发无影了。

阿离有些紧张,扬头看着它,道:“然后呢?我们要对它做什么?”

“你想对‘它’做什么?”云欲休似笑非笑。

“我觉得……”阿离认真地说道,“我们还是放过它吧。”

云欲休的表情像是憋着笑,半晌,凶狠地吐出一句:“‘它’可不会放过你!”

“诶?”

阿离眨眨眼的功夫,便看见云欲休再一次使出缩地成寸的术法,几个大步,便晃到了巨兽脚下。这次,他没有带上她。

“喂——”阿离刚喊到一半,视野中已没了那道熟悉的黑色身影。

云欲休,哪去了?不会已经钻到天谛体内了吧?

阿离握了握拳,心想:‘不怕不怕,我已经是圣君级别的强者了!一个人,能行的!’

下一秒,整一方天地都开始剧震!

一股令人心惊胆寒的气息一瞬之间笼罩四野,阿离心有所感,扬起小脸——

天谛,动了!

如黑色平原一般铺满大地的羽翼缓缓抬起,地表的空气随之抽离!阿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轻了,低头一看,只见无数细碎的草根浮了起来,打着转转飘上半空。

这是什么神仙力量?!

阿离的惊叹卡了一半在嗓子眼里——天谛,扬着羽翼,站起来了!

这一瞬间的感受,用拔地而起来形容是远远不足的。阿离觉得,这应该是欧亚板块和印度洋板块重重碰撞了一下,挤出了新的喜马拉雅!

再下一秒,随着巨兽引颈朝天的动作,地表的一切都翻滚起来,向着它涌去。

就好像它已把大地压沉了一般。

就连阿离都感觉到了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仿佛那遮天蔽日的黑暗身躯才是真正的大地!人就像是爬到了树干上的蚂蚁,被地心吸力抓住,向它的方向拖去。

脚下的平原就像假的一样,根本不足以供人站立。阿离身体不稳,只能屈下腿,摊开双臂,摆出了她变胖鸟时惯用的维持平衡的姿势。

一切都向着那头顶天立地的巨兽滑去!

阿离看到那几座城池都变成了滑梯上的积木块,轰隆隆地一边散架一边滚向天谛。

它,就像是黑暗的地狱,能够将一切吞噬。

阿离已经有些分不清上下左右了。

此刻无论怎么看,都会觉得天谛所在之处才是真正的陆地,自己脚下只是一座极陡的陡坡。矮蹲的姿势已经不能帮助她稳住身形,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地心引力的恐怖威能。

它一动,便是世界的中心。

阿离在摔倒之前果断现出了神魔身。

她原想着,身体小些比较容易抵抗引力,只要用喙薅住地上的草根,就不会一直滑向那可怕的天谛巨兽。

谁知,吸收了两个神仆之后,她已不再是一只小鸟了。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平原之上,多了一大团毛茸茸的圆球兽,扑通扑通翻着跟头,几个呼吸之间就滚到了那些断壁残垣的最前边!

带头冲锋!

很好,它们是滑梯上的积木,而她,就是一只巨大的乒乓球!

摩擦力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阿离噗通噗通滚在最前边,呆毛都撞歪了。她毫无形象地大喊大叫起来:“云欲休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

从小毛茸茸变成大毛茸茸的好处就是——她可以说人话了!

“呜嗡——”天谛引颈长鸣。

阿离觉得这是一颗星球与大地擦肩而过时才会出现的声音。

下一秒,她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双赤色的眼睛盯住了。

翻滚的间歇,她打了个寒战,用翅膀抱住了自己。

被一颗行星盯着,确实一点点逃跑的想法都生不起来。

再下一秒,天地之间忽然风平浪静了。

惯性推着阿离又翻了四五个跟头,然后呆呆地坐在地上,两只翅膀撑在身体两侧。

“啊啾?”

天谛消失了,只余下一个让人战栗的残影。

“它飞走了?”阿离偏着脑袋,一脸懵。

一个人影出现在视野中。

他踏出两步,便到了阿离身前不远处。

阿离看到,那道还未消失的残影,牵引在他的身后,像是铺开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云欲休带着一个世界,向她走来!

一步之后,顶天立地的天谛残影化成丝丝缕缕黑雾,涌入云欲休的身体。

阿离头晕目眩。

他……??!!

很多事情忽然在阿离脑海里串成了一条清晰的线——传说中,魔尊可以窥探人心,令圣宫忌惮;他能轻易看穿每个人的目的,且在这件事情上他的戒备心极重;他明明对所有事情都不上心,却一直执着于一统魔界,收集四枚域主令。

原来如此。

云欲休扬了扬手,阿离身不由已,恢复了人形。

她见他眼角一抽,扑将上来,用巨大的黑袍笼住了她。

他笑容戏谑:“就不懂得凝件衣裳?迫不及待要献身么!”

阿离的视线停留在他的额心。

那里多了一枚奇怪的印记,像火焰,又像闪电,纯黑色,像一个漩涡一般,目光跌进去就很难逃出来。

她艰难地移动视线,看他的脸。

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眼睛里那些赤色的细丝变成了琉璃般的材质。

……牙齿好像更尖了一些。

他的伤势已经全部复原了,身上的黑袍是阿离从未见过的材质,暗纹流转,好像活物一样。

他那宽大领口下的锁骨和胸膛……不能再瞎看了,要出事!

阿离果断收回了视线,辩道:“我不会凝衣裳。刚才变得太大,衣裳恐怕已经撑破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倒是藏在他的袍子下面,就那雪白的肩膀怎么藏也藏不住。

云欲休的手放了上去。

阿离吓得缩了缩脖子。

他冷笑一声,引导着她体内的魔气,在皮肤外面编织成一条柔软合身的裙子。

“会了?”

阿离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随心所欲地造衣裳?这是什么神仙技能?!

她连连点头,试着在腰间凝了条仙气飘飘的腰带。

低头一看,那腰带正好束在一个骷髅头图案的牙缝里,更显得狰狞怪异。

阿离:“……”

云欲休愉快地大笑起来。

阿离引导魔气,毁掉了这个灭绝人性的图案。

她在左边胸前凝了朵暗金色的小花蕾,又给纯黑的云质长裙镶了一圈低调华丽的暗金色边纹,简直不要太美。

“该回去毁天灭地了。”云欲休轻飘飘地说道。

阿离陡然回神,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你是天谛!”

云欲休淡笑不语。

“那玄黄是什么?”

云欲休眸光微冷:“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微微眯了下眼睛,眸中露出一抹凶光:“冲在最前边的走狗罢了,早已被我灭杀。”

“啊,死了?”阿离偏了头,目光茫然。

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破案了呢——原著中,遥卿卿和江拾轶不是飞升神界了吗?遥卿卿杀了云欲休,所以轼神成神。而江拾轶应该就是机缘巧合杀了掉另外那个“玄黄”。

如果玄黄已经被云欲休灭杀的话,江拾轶是怎么飞升的?

她觉得这可能会成为一个无解之谜,因为一切都已经变了,这个世界的主角,不再是遥卿卿和江拾轶二人。

“怎么。”云欲休用食指挑起阿离的下巴。

阿离摇了摇头:“没事。你现在那么强,一定可以救帝无神了,对吗?”

“对。你要怎么报答我?”他垂下头,目光幽森,气息沉沉罩住她。

阿离很想说——分明是你自己答应过人家的。

但她很识时务,只顺着他的意思,挤出一个傻乎乎的媚笑,道:“心心相印?”

云欲休愣了一下,嘴角微抽:“心心相印与生死咒一样,对一个人,只可以用一次。”

“啊?”这倒是出乎了阿离的预料,她原以为跟着云欲休,便会脱离低级趣味,从此变成一个咳咳咳的人。

“很失望?”他唇角的笑意逐渐扩大,露出了略微有些尖利的白牙。

“没有!”阿离赶紧摇头。

“别急。”他低沉而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以后有你受……”

后面的话散在了风中,云欲休抓住她,一掠而起!

上一章:第54章 .生而为人 下一章:第56章 .胖子的自信
热门: 中国式秘书2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爱情的开关 超级玩家 木槿花西月锦绣(长相守原著小说) 回到明朝当王爷 时尚大佬 侯卫东笔记6 地海传奇4:地海孤儿 苍白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