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生而为人

上一章:第53章 .说好的修罗场呢? 下一章:第55章 .他太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重新落到了云欲休的怀里。

她知道他的状况并不好, 和金宝城神仆的一战, 让他受了很重的伤。

下腹的焦黑大洞仍在,左臂始终没有复原,右手化成了半把死镰,看起来就像什么变态的人形兵器一样。

和一个神仆战斗就惨烈成了这样,面前可是足足有两个!

云欲休绝对不可能打得过这两个全盛的家伙!

她恢复人身,低低咬他耳朵:“用逆生轮,我来。”

云欲休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阿离硬着头皮道:“我有秘诀!”

“什么。”他依旧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那两个神仆并不会耐心地等阿离和云欲休商量好战术, 他们动了。

在金宝城时,阿离并没有真正见识到神仆的威能,此刻倒是看了个清楚!

说起来, 倒是与融摘星那凭空盖房子的本领有那么一点相似。

只见二人行动的同时,几面泛着寒光的金属大盾凭空生成,将阿离二人的退路堵死, 再一眨眼, 二人已欺身上前,各自手持一把锐光逼人的寒剑,微微一挑, 金属大盾组成的囚笼之中顿时结起无数寒霜。

空气仿佛被冻结了,阿离呼吸困难, 皮肤上像是被刀割一样疼痛。

云欲休宽袖一扬,虚空中顿时传来了清脆的破碎声,一层白糖般的细小霜粒扑簌簌地落向地面。

两个神仆,到了!

云欲休将阿离卷在长袖里, 手一扬,能够吞噬光芒的纯黑死镰迎风划过一道弧线,架住了男女神仆袭来的寒剑。

他的脸上表情全无,唇角微微下垂紧绷,脚步一错,死镰与双剑锋刃相对,擦出一串低沉的音爆声。

他的身影已滑到了两个神仆身后。反手一削,男神仆身上落下一片衣裳。

“他比想象中更强。”

“可以稍微认真些。”

那二人对视一眼,举剑迎上。

虚空之中不断出现寒光凛凛的流矢,根根瞄准云欲休的要害激.射而来。他仿佛后背长眼,行动丝毫不乱,时不时身体散作黑雾,利落地闪避过所有攻击——此刻,阿离已变回了小胖鸟,蹲在他体内的魔骨上。魔气流转,阿离可以清晰地透过他的身体看到外面的场景。

黑镰如毒蛇一般盯住两个敌人的咽喉,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那只鸟就是他的要害。”男神仆召出漫天风雪,拳头大小的冰雹夹在风雨中,兜头砸下。

这万花城只有遮阳的凉棚,上面缠绕着纤细的花枝,在这场神迹般的风雪面前根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更何况那些风雪冰雹并非寻常,而是致命杀器!

一晃眼的功夫,花团锦簇的万花城,便成了冰雪炼狱。

纠缠的男男女女顷刻间变成了满地尸首。他们仍保留着生前最后的姿态,骤降的风雪瞬间带走了所有温度,将他们化成了一座座冰雕,然后冰雹从天而降,毫不留情地把地表所有的物体砸成了满地冰碴子。

阿离发现云欲休好像分神观察了一下。

这是在见缝插针地学习吗?

他的魔心在她身旁跳动,坚定有力。他穿越风雪的姿势干净利落又帅气,黑雾中凝出的身形总是出现在敌人预料不到的位置,每一次出手都精确至极,逼得两个神仆不得不联手抵挡。

这一瞬间阿离心中不禁有种错觉,觉得云欲休是战无不胜的。

但她很快就发现不对了。

虽然他的攻击依旧凌厉,但魔心中抽出的魔气已经越来越少,明显后力不继了!

魔心跳动得更快,他在竭泽而渔。

阿离抿紧了小喙,将自己魔心中贮存的少少魔元逼迫出来,将它们汇入云欲休体内的魔气浪潮中。

这一对比,可当真是杯水车薪。

阿离有些惭愧,她对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发了个誓——这次要是能活着回去的话,一定要把吃当作第一要务,照三餐吃!还要加顿宵夜!努力积蓄魔气,绝不再做拖油瓶!

“呵……不行了?”满身红雾的男神仆舔了舔唇,邪笑着说道,“这么快就不行了?你这样,在我们万花城可不会受欢迎喔……小美人儿!跟着他,你是享受不到真正的快乐的哟!”

女神仆冷冷开口:“是男人就别躲!正面吃我一招!”

阿离心头一突,已知不妙。

对付云欲休这样的中二大魔王,激将法包管一试一个准!

果然,云欲休冷笑一声,漫天黑雾涌入体内,一步一步向两个神仆走去。

气势很足,满身都写着“杀人”二字。

阿离只想用翅膀捂住自己的眼睛。

云欲休再一次用上缩地成寸的术法。虽然在这通天锁所化的欲都之中,缩地术法的威力大大被削弱了,但也足够云欲休在两步之内,直直撞在了男神仆的胸.膛上。

两个神仆见他中计,双双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下一秒,男神仆的身体化成了一株沧桑古树,双臂化成密密的根条,将云欲休紧紧缚住,无数利刃般的尖锐树枝扎进他的身体,阻断了魔气运行!而女神仆手一晃,召出了十来把剑,引动天雷地火聚于剑上,对准了云欲休满身要害!

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阿离张开翅膀,把自己的胖胸脯挡在云欲休的魔心前面。

反正她中了他的心心相印,他一死她就得跟着死。左右就是一个死,倒不如把姿态做得漂亮一点!

阿离觉得自己又机智又英勇。

这时,云欲休笑了。

“真是瞌睡送枕头啊……”

他的声音又变得阴森骇人。

很有反派要吃小孩的即视感。

黑白二色光芒一闪。

“正愁你们不敢让本尊近身。”

云欲休的脸笼罩在白色光雾之中,若隐若现,更加迷人。

男神仆化成的古树发出一声惨嚎,被卷入黑雾之中,狼狈地现出了人身。

他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流露出惊恐之色:“逆生轮?!这不是逆生轮么?!”

“天谛的法器——逆生轮。”女神仆呆呆地看着云欲休手中的罗盘,脸颊浮起了一串鸡皮疙瘩。

她立刻镇定下来,对黑雾中的男神仆说道:“不要慌张。你我乃是真诚侍奉神的仆人,身怀神力,若要论势,谁能与你我匹敌?!”

男神仆面容扭曲,急得跳脚:“你也知我破了戒,与好几个卑贱的凡人厮混过!我,我……”

女神仆咬咬牙,尝试着攻击云欲休。

然而逆生轮发动的时候,仿佛自成了一方天地,所有攻击都轻飘飘地穿了过去,伤不到云欲休,更伤不到他手上的逆生轮。

云欲休看似占尽上风,但阿离能看出他此刻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虽然男神仆手忙脚乱,但他的实力太强,且千万年睥睨众生,身上自是有一股强大的“势”。云欲休看似无比嚣张,其实一时也只能勉强和他僵持。

若是没有其他变数的话,结果如何,很难说。

女神仆凌厉的视线扫向阿离。

阿离果断现出了人身,扑到云欲休身边:“拉我一把!”

云欲休眉头直跳,无奈地从光雾中探出一只手,把阿离拽了进去。

刚一进入光雾,阿离便感觉到一股比当初老魔尊更加强大的吸力对自己喷涌而来。

她咬住牙关,尽量不露出异样的表情。

此刻和云欲休紧紧挨着,她发现他的情况果然很不好。

几处旧伤都在不停地往外渗黑雾,融入逆生轮的光雾中。即便男神仆什么都不做,云欲休早晚也会被抽成一个空壳子。

阿离忍住浑身撕裂般的疼痛,故作平静地对云欲休说道:“我知道一个秘诀,可以借势!便是大喊‘一生挚爱江师哥’这八个字!来,我们一起喊!”

云欲休微微一怔,旋即,眼角重重抽了两下,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这是……秘诀?”

“不错!”阿离点点头,“上次和老魔尊的残魄争夺逆生轮时,我就是这样获胜的!”

云欲休一把摁住了她的脑袋,凶凶地说道:“呆货!那次是我帮了你!还有!那是七个字,不是八个字!从今往后,不许再提这八个字听见了没有!”

他的脸上浮起清晰的狞笑,周身忽然气势暴涨!

阿离发现吸力蓦然消失了,对面的男神仆惨叫起来,身体逐渐扭曲。

这是什么回事?

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帮了什么忙,又好像没帮什么忙。

那边女神仆见势不妙,也学着阿离,让男神仆伸手将她拉进黑色光雾中。

阿离顿时感觉到天平又向着神仆那边倾斜了过去。

只见那女神仆就地一跪,口中念念有词。

一道虚无缥缈的金光不知从何而来,穿破时间与空间的障碍,落在了女神仆的额心。

阿离身体一颤,觉得自己好像就要散成一团量子云雾了。

“以神之名,以吾之愿,净化世间一切不洁与堕落……”

剧痛间歇,听到女神仆正不停地叨逼叨。

阿离顿时怒了。

云欲休正要转身护她,只见她蹭地蹿到了他前边,将一只手掌摁在了逆生轮的罗盘上,凶狠地瞪着女神仆。

深吸一口气略微缓解疼痛之后,阿离放声大吼。

“我可去你妈的吧!”

她略缓了缓呼吸,又道:

“人,生来头顶着天,脚立着地,拥有不羁的精神和意志。”

“弱小不可耻,因为我从来都是站着!而你们,跪在地上捡主人赏赐的一点残羹,竟还沾沾自喜!”

“什么叫不洁?你们有什么资格睥睨众生?你们与这些被豢养在欲都的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什么叫堕落?明明可以直立行走,偏要两眼一闭跪下膝行,这才是真正的堕落!”

“得到一点神力很光荣?呵,看看那些恶霸手下的恶奴吧,在世人眼中,不过是挥舞着棍棒的恶犬罢了!连人都不配做!”

“神仆有多高贵?皇宫的阉人看不起州官家的奴人,州官家的奴人又看不起县官家的奴人,说到底,不过都是条狗罢了!”

她顿了顿,“连狗也瞧不起你们!”

身上的疼痛仿佛消失了,阿离把脊背挺得笔直:“呵,神,你们口中的神,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暂时比我强大一些恶人罢了!他可以杀了我,但他永远无法左右我的意志!这天与地,这自然之道,这生生不息的世间,都是我的——势!”

阿离忽然心有所感,只觉一点奇异的灵犀涌入识海。

下一秒,她瘦小的身躯中,竟忽然爆发出了滔天的气势!

两个神仆脸上的惊恐没有持续超过一秒。

他们像是被扔入热锅中的奶油一样融化,被黑色光雾卷着,吸入逆生轮中。

上一章:第53章 .说好的修罗场呢? 下一章:第55章 .他太帅
热门: 纯情校医 国家行动 空速星痕 扶摇皇后 夜光怪人 液甲武神 异乡人5:遥远的重逢 第一律法·卷一:无鞘之剑 心梗选手[快穿] 婢女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