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张冠李戴

上一章:第51章 .他的魂印 下一章:第53章 .说好的修罗场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向后仰倒, 躺在了一株软绵绵、贵气十足的矮树上。

这棵树被精心修剪成软榻的形状, 正好可以托住她娇小的身体。

她没有反抗的原因是……

把她扑倒在树上的这家伙,居然是一只巨大的哈士奇?!

这也太不科学了!

身旁传来如风将军惊诧的大笑声:“额焰冰狼向来不与人亲近,没想到你与它倒是有缘!”

阿离瞟了瞟二哈脑门上状似火焰的三簇白毛,心中暗笑——换个名字,整只狗瞬间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多了?!

不过二哈还是二哈,兽类的本能告诉它阿离是个鸟,所以它把她当作鸟来扑。

只见它扬起毛茸茸的爪爪, 重重举起,轻轻往她身上落,要多蠢有多蠢。

阿离一把搂住它粗壮的脖颈, 大笑着用脸颊蹭它的毛毛。

大狗扑腾了两下,发现力气没她大,老实了, 呼呼地用脑袋拱她的后脑, 顺便还回头舔了舔她的耳朵。阿离咯咯大笑,一条胳膊揽住它的两条胖腿,另一只手伸到它脑门上就是一顿胡撸——把耳朵摁平什么的最有爱了!

一人一狗玩得不亦乐乎。

阿离只顾着高兴, 把魂印那档子事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压根就没想到, 她这一波撸狗的操作给云欲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面积。

将军府上的女眷们很快就得到消息,赶到了后院中。

“这女人根本不是金宝城的人!”

“对呀!哪有人天生就能和畜生亲近呀,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狐妖吧?!专吸男人精元的那一种!”

“将军身经百战,魑魅魍魉怎么敢近身哪?别胡说, 让将军听见,还以为我们嫉妒不容人。且先看看再说。”一个温婉沉稳的女声异常突出。

“嘻嘻,还是宝妹妹沉得住气。宝妹妹最是聪明,上回三言两语就打消了将军纳白三小姐的念头,这回,也指着你帮大家了!”

女人们笑成一团。

如风将军清了清嗓子:“她是我准备纳入府中的妾室,你们日后要好好相处。”

几个女人齐齐施礼,不甘不愿地答应了。

阿离扶起了大狗,安抚地拍拍它的脑壳,摁了摁它的后腰,便见它老老实实坐在了她的身旁。

真是个乖狗子!

阿离摸摸它的头,大方地把手心赏给它舔。

她扬起小脸来,颇有兴致地看了看如风将军和他的女人们。

这些女人都很漂亮,气质神情和融摘星在凡界那些娇妾极为相似,不同的是,这里的女人个个肌肤胜雪,像仙族一样冰灵剔透。

她们到底是什么呢?

女人们站在一起,红雾几乎是遮天蔽日了,它像一张巨网一般,笼罩在如风将军的身上。他毫无察觉,乐在其中。

再细看时,阿离发现女人们之间的红雾中掺夹着丝丝缕缕的黑气,和云欲休那纯澈的黑色不同,女人们之间的黑雾晦暗无光,大部分聚集在彼此漂亮的脸蛋上。

阿离眯了眯眼,心下暗忖——这黑色,不是杀欲便是恶欲。

她大致明白了,在这个地方,可以看得见旁人身上的欲望。这些人被自身的欲望迷住了眼睛,所以才会视而不见。

如风将军的绿色权欲把女人们牢牢笼住,两种不同的欲望很契合地交织在一起,相辅相成。

他显然听到了女人们对阿离的议论,也知道她们会针对她、攻击她,但他丝毫也不在意。

他不介意这些女人为了争夺他而斗个你死我活,他喜欢不经意之间掌控别人的生死和命运,这样能够带给他极大的满足。女人嘛,闹得越凶,也就意味着她们更加离不开他。

如风将军露出看透一切的笑容。

“我可以四处看看吗?”阿离拍拍大狗的脑袋,它吐舌笑着站了起来。

那个笑容温婉,声音沉稳的女子站了出来,笑道:“将军,就让妾身带妹妹去逛一逛吧。”

“嗯。”如风将军挥了挥大手,“库房一层随便去,问管家取钥匙就是了。看上什么只管拿。”

“是!”女子笑吟吟再施一礼,招呼阿离道,“妹妹随我来!将军的库房里可是有好多宝贝呢!”

阿离顺势再看了如风将军一眼,只见他满面自信,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一点也不像在看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把她当成了一件唾手可得的宝物,他,势在必得。

女子欺身上前,阻断了如风将军望向阿离的视线。

她带着阿离穿过回廊,到了另外一间院子。

有二哈在,她不敢靠阿离太近,只远远地对她说道:“妹妹不必理会她们,那群泼妇惯爱乱嚼舌根,其实她们也没什么恶意的,只是太爱将军,被嫉妒蒙了眼睛罢了。我和她们不一样,我早也看透了——将军啊,不可能独宠一个人太久的,不过三五个月也就腻了,未来日子那么长,还不是得姐妹几个搭伙过?若是一心只挂着盼着将军,那得多寂寞凄苦啊。毕竟这院子时时都在添新人,若是自己想不开,那日子也就过不下去了。”

“往后,你只把我当成亲姐姐,有什么心事都可以放心告诉我!需要什么也只管对我说,若是将军欺负你,更要告诉我——我替你骂死他!”女子的声音听起来爽朗又诚挚。

要不是她身上丝丝缕缕黑雾不停地伸过来挠阿离的脸的话,阿离还真信了她的邪。

二哈步子迈得大,三两步就跑到了阿离前面,发现她没跟上,立刻撒着欢蹦跶回来,不停地蹭她。

阿离有心躲开这女子的黑雾——虽然挠在身上不疼不痒什么感觉也没有,但心里总觉得脏脏的,膈应得慌。

于是她揪住二哈两只竖起的毛茸茸大耳朵,翻身一跳,骑在了半人多高的二哈背上,反手轻轻拍了拍它的后腿。

“驾!”

二哈开心地往前冲。

阿离被颠得一蹦一跳。

不知为什么,她发现自己的耳朵越来越烫,暖乎乎的天气里,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离骑在狗上倒是十分自在省力,可怜那女子拎着裙摆,追得气喘吁吁。

到了库房外面,遇上两个低头私语的丫鬟。

女子满面不屑,一边挥退她们,一边对阿离嘀咕:“这将军府呀,三天两头就要挤进来几个年轻丫鬟。嘁,谁还看不出她们的心思啊!也就这点儿出息了,运气好爬上主子的床,做个通房,人生也就到头啦!真没眼界!”

女子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五十步笑百步。

阿离摸着二哈额心的毛毛,心中不由啧啧称奇——被欲望蒙住眼睛是真的瞎。

管家的身上氤氲着黄雾。听到将军让开库房,他的眼神闪烁得异常剧烈。

进了库房,他一个劲儿把阿离二人往西边引。

阿离草草扫过一眼,心中便有数了——东边的库藏宝贝明显稀疏寥落得多,想来早已被这管家搬回家中细细把玩去了。

黄雾,一定是物欲。

她撸着二哈的毛,思绪渐渐飘远。

权欲重的如风成了将军,物欲重的管家看守库房,爱欲重的女子相貌娇美,要么像白三小姐一样被很多人追逐,要么如愿进入将军府中给优秀的男人做妾……算不算是各自求仁得仁?

欲都,到底是什么地方?

能够满足每个人欲望的天堂?

她扬起脸,望了望外面的天空。

不知为什么,这里的蓝天有种沉闷的窒息感,好像是个牢笼。而且天际的弧线比阿离记忆中更加锋锐一些,如果说正常的天空像碗一样扣在大地上,那这里的天空就像个四方的笼子。

阿离忽然有种快要破案的感觉。

女子漫不经心地四下挑拣着,颇有心机地对阿离说道,“将军最不喜欢妖媚无状的女人,你刚入府中,千万记住了,服侍的时候不可正眼看将军,不可主动碰将军,圣人言,寝不语。床榻之上,不可发出任何声音,不可对将军提任何要求。这样,才能得到将军长久的喜爱。”

那不就是个无趣的木头?阿离心想,情敌反买,别墅靠海。

西边,隐隐传来雷动。

阿离忽然就有些坐立不安,心中总觉得不得劲。

“西边是什么地方?”她打断了女子滔滔不绝的“教导”,突兀地问道。

女子微怔:“西面多是商户,怎么问这个……等等,将军今日出行,是不是又‘偶遇’城西那白家三小姐了?!”

阿离的脑袋上顿时冒出个大大的感叹号——女人果真是天生的侦探!

事关自家男人的时候,第六感简直超级准!

得到了想要的讯息,阿离顿时待不住了。

“你猜对了!我们的确遇到了那位白三小姐。”阿离‘吃惊’地说道,“白家三小姐说,她不做妾,要做也是做平妻,此刻大约正在与她父亲商议嫁娶之事呢。”

一本正经地张冠李戴。

女子果然像是被火烧了屁股,当即一蹦三尺:“什么?!你听错了吧?平妻?她也配做平妻?!”

“绝对没错,一个字都没错!”阿离举手发誓,“她就是这样说的。”

女子长长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顾不上阿离在边上听着,恨恨地咬住牙根,道:“这个贱蹄子!难怪故作矜持不愿被抬进来!居然还做这样的春秋大梦呢!”

阿离点头:“我们能离开将军府吗?不然先偷偷过去看看情况,怎么样?”

女子一副找到了知己的模样:“好!就说我二人结伴去买胭脂!走!”

阿离顺利跟着女子混出了将军府。

她可是骑狗的人,走过一条街之后,女子就连她的灰也吃不上了。

二哈难得被放出来撒个泼。它发现阿离半点也不想约束它,顿时兴奋得眼睛都直了,仰起脸对着天空来了一发狼嚎,然后横冲直撞,撒蹄子飞奔。

越跑越起劲,舌头都拖出老长了还死劲往前蹿。

阿离用双臂环住它的脖颈,脸贴着狗脸,有惊无险地从密织的人潮中穿过。

狗子时不时还故意犯贱,从人家小贩的摊子上面跃过去,引得满街惊叫连连。

于是阿离的身体除了上下颠簸之外,还忽左忽右,甩来荡去……

她发现西面传来的气息更加狂暴。

熟悉的狂暴。

云欲休在暴走?!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悄悄行事吗?难道他运气太差,直接就撞上神仆了?!

也不能怪阿离反应迟钝,毕竟她在经历的事情跟那种不可言说之事实在是没有半点关系,怎么也联想不到一块去。况且她也想不到,在云欲休眼里,女子酱酱酿酿的时候,感觉只是这般……蜻蜓点水?!毫不深入透彻?!

阿离控制着狗头,指挥它一路向西。

天空中一朵云也没有,雷声却越来越响,清澈通透的半空中,道道赤色闪电交错划过。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这样明显的异相。

街道上行人如织,个个神色匆忙,随着呼吸,一团团各色云雾在身体上进进出出,只顾着筹谋盘算。

阿离草草看去,小商贩多是黄色的物欲之雾,大商人则多了绿色的权欲,黄与绿交织,隐隐透着蓝。女子多是红色的云雾,有些红与黄交织,透出浑浊的橙色。而身上裹满红雾的男子,个个脚步发虚,目光发直,一望便是那种掏空了身体的登徒子。

她看了一路,没有发现一个身上不裹着云雾的人。

欲都,名副其实。

西边的天幕上已挂满了赤色闪电。

偶尔有人抬头望上一眼,却很快就低下头,眼睛里只剩下和身边的云雾一样的色彩。

阿离脑海里浮起一个念头——原来举世皆醉唯我独醒的滋味竟是这样。若是一个不重欲的人出生在欲都,又不想随波逐流的话,恐怕只能一生孤寂。

西边,赤色已连成一片,能够在地面上照出影子了。

人群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嘿嘿,老天爷终于发怒了!好好劈死几个有钱的!把他们的家产分给我!”

“就是!有钱人死了也是活该!”

城西,正是聚集着商家富户。

离城西越来越近,二哈开始踌躇不前了。

阿离跳下狗背,拍了拍它的大脑袋,把它推向将军府的方向。

“回去吧!”

它摇摆着脑袋走上前,仔细嗅嗅她,“噗”一下喷了她满手鼻水,然后心满意足地撒蹄子跑了。

阿离心念一动,召出云欲休的黑色光剑拎在手上,大步跑向西边。

风更大了。

风中充斥着闪电清新暴躁的气息。

阿离刚跑出几步,忽然感觉到仿佛哪里不对——下一瞬间,她发现面前这条宽敞笔直的街道立起来了!

平平整整的直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隆成了上山的陡坡,街道两旁的幡啊摊啊桌啊椅啊铁砧啊货架啊……齐齐向着坡底滑去,阿离弯下身,稍微感觉到脚下有一点点吃力。

再下一秒,只听“轰隆”一声震天巨响,漫天闪电齐齐落到了“山顶”上!

竖起的街道顿时爆开了。

就像一大块破碎的饼干一样,四分五裂。

脚下忽然就成了无尽深渊。

阿离身体一轻,随着一块桌面大小的巨石一道掉落下去。

她急忙蹲下身,一手握住巨石的边缘稳固身体,另一只紧紧攥住光剑,以应对突发状况。她小心地探头往下一望,发现距离深渊底部还远得很,暂时不宜现出神魔身——她的飞行技术只够支持她在落地之前扑扇个几米。

一片混乱中,她看见很多人直直摔下深渊,在这一刻,他们身上的云雾终于淡了、散了。

“轰隆——”

又一声巨响,空中的赤色闪电再一次落了进来,照亮了深渊底部。

借着晃眼的红光,阿离看见两道身影正在底下疯狂对轰。

虽然看不清楚身形容貌,但直觉告诉阿离,其中一个正是云欲休!

那么赤色闪电便是那神仆召来的了!

阿离抿了抿唇,抬头便看见闪电在深渊上方汇聚成磨盘般粗壮的一股,仿佛正在酝酿惊天大杀招。

下方,云欲休的气息已是混乱暴躁至极!

阿离隐隐能感觉到,他很想向上冲,但那神仆却死死缠住了他。

‘不好,云欲休落了下风!’她想,‘我必须做点什么!能帮一点是一点!’

很快,头顶那道赤色闪电酝酿完毕,像蛇一般拧动着,直直袭向深渊底!

阿离心有所感,在闪电快要落到头顶的时候,收起黑色光剑,现出神魔身,飞扑向旁边一个巨大的铁砧。

脚爪踏实之后,她恢复人身,召出黑色光剑,削出无数大圆铁片,像一叠飞饼一样捧在手里。

等到那赤色闪电蹿下来时,她瞅准了时机,连续将手中一整叠铁片都扔了出去!

只听“嗖嗖”破风声接连响起,首尾相连的铁片群直直没入那道赤色闪电,“嗤嗤”声响起,瞬息之间,入手沉沉的大铁片像落进火炉的薄冰一样融化,只留下一小缕浅淡的白色水汽。

阿离一口气投光了所有的铁片,再将脚下剩了一半的铁砧也踢了过去。

此刻闪电已掠到了她的下方,半坨铁砧砸进去,就像是落进火堆里的一只雪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溶解了。

她的“攻击”起到了一点点效果。

被一堆铁块故意引导干扰之后,这条赤龙雷电仿佛有一点摸不着头脑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高手相争,时机转瞬即逝。

深渊底部,灰袍老者信心满满的一击,飘了一飘。

云欲休眼神疯狂闪烁,左臂化成黑雾,蓦地卷住了这道摇头晃脑的赤色电龙,身体向前一掠,重重撞在灰袍老者身上!

灰袍老者瞳仁骤然收缩!

赤色电光清晰地映出了他眼底的惊惧。

他的脑中接连闪过了两个念头——

原来面目狰狞到极致,竟能这般俊美!

雷,真他妈雷!

身体撞击的同时,云欲休左臂卷住的电龙,直直轰中了灰袍老者的颅顶!

金宝城神仆,灰飞烟灭。

云欲休重重喘了口气,低头一看,只见右下腹有个碗口大小的贯.穿伤,边缘焦黑,一时无法复原。左臂也只能暂时秃着。

“呵……”他恶狠狠地笑了笑,“接下来,便该取你的命了!”

一抬头,恰好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直直坠下来。

落地之前,只见她匆匆现出神魔身,扑棱棱地挥着翅膀蹬着腿,在半空挣扎踢踏。

上一章:第51章 .他的魂印 下一章:第53章 .说好的修罗场呢?
热门: 嫁魔 沙漏2 官术 九阴传人在都市 [综]养猫了解一下 修仙农家乐 七宗罪8:断翼天使 东北往事1黑道风云20年 定海浮生录(定海浮生录原著小说) 螺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