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以身相许

上一章:第49章 .心心相印 下一章:第51章 .他的魂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堕龙在时, 龙鳞上刺眼的金光和金红色的龙息密布四处, 把四壁上的符咒都映成了暗黑色。如今没了堕龙,能清楚地看出四壁上的符咒是幽幽的暗红色。

在这一方幽暗的地下空间中,云欲休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阿离额心飘出了浅粉色透明小触须,在自己的锁骨下晃荡。

云欲休瞳仁收缩,身体微微绷紧。

被人用“欲”碰触,是绝对的禁忌, 也是自他开始有意识之日起便最厌恶的事情。之前不觉得她讨厌,只不过是因为她很克制,从来也没有用那些东西触碰到他。

若是她真敢碰了他, 他一定会杀……

云欲休僵住了。

那一缕透明小触须轻轻钻进他的皮肤下面。

他刚摆出半个狞笑,便有令人头晕目眩的红光从头顶上方倾.泄而下,让人误以为置身于血池中。

四壁上, 暗色的符咒齐齐焕发出耀目的腥红光芒, 和头顶的光源相应和。

不出所料,圣宫果然加固封印了。

阿离猝然被强光晃晕了眼睛,下意识地皱紧眉头, 一个猛子扎进了云欲休的怀里。

那缕粉色小触角仿佛是牵引她的丝线,她顺着它延伸的方向, 把额头抵在了他的锁骨下方。

她听到云欲休结结实实地倒抽了一大口凉气。

阿离以为他也被晃花了眼睛,于是果断抬起手,想要替他也遮上。

一摸,没摸准, 手指触到他的嘴唇,手掌摁住他的下巴,手腕正正抵在了他的喉结上。她清楚地感觉到,那个坚硬的物什在她柔软的腕窝里滚过一圈。

阿离顿时麻爪了!

云欲休深深吸了一口气。

阿离硬着头皮,在他说话之前果断捂住了他的嘴!

嗯…反派最大的特点,要打要杀之前,必须先狠狠说上一大句装逼的话。只要不让他说话,就可以有效中止他的后续行为!

没毛病。

阿离正沾沾自喜,腕脉忽然被两根手指钳住。

他扯下她的手,一副气乐了的语气:“抱紧我。”

“……嗯?”阿离一怔。

下一瞬间,她感觉到无数股极其狂暴的乱流从四面八方涌来!

云欲休的手臂重重搂住了她的背,力道之大,让阿离觉得自己随时会被他摁到他的身体里面去再心心相印一回。

两个人的身影被高高卷起,然后猛然砸向下方。

就好像身在海啸的浪潮中一般,身不由已地浮沉。

阿离把手环到了云欲休的身后,紧紧揪住他的黑袍。他只是看起来高瘦,其实骨架结实得很,肩背满是精瘦的肉,她的小胳膊几乎环不过来。

很有安全感。

虽然两个人被抛上抛下,但这里其实并没有风。云欲休的声音在胸腔里沉沉响起,一字一句清晰得很。

“他们自以为关上了门,其实却打开了真正的路。人类,永远贪心不足,永远心怀侥幸。”

他的语气依旧自负狂傲。

所以,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就对了。云欲休早就知道,就算让泯风看见了融摘星内心的阴暗,他还是不会背叛他。尤其是在得到了一具长相讨喜的皮囊之后,泯风更是贼心不死,想要立个大功讨好融摘星。

于是云欲休故意送了泯风这个机会。一切发生得太快,泯风根本没有时间仔细考虑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时机都是转瞬即逝,他不得不当机立断,加固封印,把云欲休困在堕龙池下。

而这也正是云欲休想要的。

阿离悄悄把手攥得更紧了些。云欲休很可怕,这个人的心思就像最黑暗深沉的大海,猜不透,摸不着。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把所有的人都轻易玩弄于股掌。她现在更想不明白了,就凭江拾轶和遥卿卿两个人,究竟是怎么斗败了云欲休大魔王的啊?讲道理,他只要稍微认真那么一点点,那两个根本就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

还有……如果融摘星得到的启示没有错,灭神才能成神的话,江拾轶和遥卿卿是怎么破碎虚空去往“神”界的呢?

天地玄黄,怎么灭杀?

阿离的思绪被地下空间里狂暴的乱流卷得七零八落。

不知过了多久,周遭似乎风平浪静了。

阿离小心翼翼地从云欲休怀里探出了脑袋。

风很大,一下就吹歪了她的眼皮。

“唔!”她刚想说话,一股狂风钻进了她的嘴巴。

她觉得自己的腮帮子被吹成了一只布口袋。

“啊唔!”阿离把脑袋藏回云欲休胸口,听到他的胸腔里发出愉快的闷笑声。

“就到了。”他的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笑意。

下一秒,阿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鼻腔内顿时满满充斥着新鲜的土腥味。

这种感觉她是有经验的。上次云欲休带着她从圣宫中逃出,飞到望都城上方力竭摔落时,就是这样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

她感觉到他用宽大的黑袍袖子笼住她的脑袋,细碎的土屑散在他的身上,悉悉索索往下滑。

阿离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云欲休掠出大坑,推开阿离,目光怪异地望了望她的额心,然后又望向她的头顶。

阿离有些奇怪,伸手摸了摸,发现并没有沾到什么东西。

云欲休忍不住又多瞥了两眼,唇角微抽。原来她那根透明小触角被空间乱流扯歪了,像呆毛一样悬在头顶。

“这是什么地……”阿离四下一望,惊呆了。

这里有山、有水、有树。

脚下是密密的野草,草间还点缀着大小形状颜色各异的野花。

若是没有那占据了半壁江山的巨兽,这里可以算是一处风景优美的旅游胜地了。

乍一看,那巨兽像是地平线上一串绵延的黑色山峦。

细看时,发现它似龙似蛇,头顶有尖利的巨角,背上的巨大的黑色羽翼,铺在身侧,像是一大片黑色的平原。几道气息恐怖的锁链交错在巨兽的身上,将它牢牢缚在地表,几把小山包一样大的黑色巨锁像锚一样插.入大地中。巨兽好像已经死了,脊背上有一大块地方皮肉不存,露出森森白骨。

“那是什么?”阿离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样大的妖兽,已经远远超出她的认知了。

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个奇幻的世界,但眼前这一幕,却又再一次打破了她的世界观。

能够占据大半地平线的生物,究竟得有多大?!

就算是妖魔中的翘楚,也不过十丈二十丈而已,撑死了有个五六十米高,眼前这,又是什么东西?!

云欲休唇角浮起一个怪异的笑,漂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语气漫不经心:“天谛。天生能够谛听到人类心声的神、兽。”

阿离口舌发干,难以置信地问道:“我们此行,不会是来吃它的吧?”

云欲休斜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你说呢?”

阿离扬起脑袋,从视野最左边,望到了视野最右边,看着那些一望便沉重森寒的锁链,阿离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是谁把它捆起来的?谁能制造出这么大的铁链?”她问。

“自然是神了。”云欲休的语声带上了浓浓的嘲讽。

阿离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又触发了什么传奇史诗级别的任务。

“你还没告诉我呢,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她小心地问道。

他忽地凑近了她,语气低沉而暧.味:“吃。”

阿离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她觉得云欲休想吃的其实……是她?

云欲休愉快地大笑着推开了她。

他踱了两步,道:“四大欲都,各有一名神仆,实力大约与融摘星相当。杀了他们,便能释放天谛,将这个令人作呕的世间搅个天翻地覆。”

阿离:“……”很好,这是一条传奇史诗级别的邪恶主线。

等等,她好像想到了什么。

“四大魔域的域主令,莫非就是打开那些巨锁的钥匙?”

云欲休微有些诧异地望了她一眼:“今日出门怎么带脑子了?”

阿离头皮一麻,心想,他不是要释放天谛,而是要吃了它!原著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恐怖巨兽!云欲休从做魔尊的时候开始,目的便一直很明确——吃了这个东西!

好可惜,身携邪恶使命的大魔王,还没来得及实施那些雄心报负,就折在了光环加身的男女主手中。

夭寿了!阻止邪恶蔓延的伟大的任务,莫不是落到她这只小小鸟的头上了?!

云欲休见阿离又呆呆地在神游,忍不住圈起手指,把飘在她头顶的小触角弹回了她的身体里。

阿离颤了下,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又被他看穿了心思。

他揽住她,看似闲庭信步地走,其实用上了类似缩地千里的术法,每踏一步,周遭场景都会剧烈地变幻,一掠千里。

走了许久,听到云欲休低低地“嗯?”了一声。

阿离也发现不对了,按照常理来判断,他们早该已经站在巨兽脚下了。

然而此刻望出去,巨兽和二人依旧相距千万里,仍然远远地伏卧在地平线上。

云欲休微微蹙起了眉。

再走几步,他忽然停了下来,倒回半步。

阿离看到不远处的树下缩着一对母子,一只小牛犊大小的凶兽正在凶狠地撞击那棵摇摇欲坠的大树。树根处有个雨水侵蚀出的坑洞,母子正是藏身在坑洞里,才暂时幸免于难。

看起来也撑不了太久了。

“说不定他们知道欲都怎么走。”阿离眨了眨眼睛。

云欲休嗤一声,揽着她走上前。

他的脚步忽然就滞住了。

凑近了一看,那凶兽竟是一头生有锋利獠牙的类鼠兽。

云欲休:“……他们不可能认得路。”

阿离憋住笑道:“借我件兵器,我去赶走它。”

云欲休别扭地凝出了黑色光剑递给她,嫌弃地说道:“用完便扔了。碰过鼠类的东西,不要拿给我。”

阿离握住光剑,只觉得入手阴森冰凉,威势十足。

她利落地跳上去,随手一挥,便有一道纯黑的剑气划破虚空,把那类鼠兽劈成了两半。

阿离:“……”

这是什么神器,未免也太好用了吧?!

心念一动,黑色光剑“咻”一下消失在手里。阿离感觉到自己的腕脉处多了一小缕冰冷的魔气,不由喜出望外——云欲休分明就是送了她件防身的好宝贝!

她回转头,冲着他甜甜地笑了笑。

他依旧傲娇地别开了脸。

树洞中的二人爬了出来,来到阿离面前,女子盈盈拜倒。

“小女子多谢恩人相救!”

声音柔软悦耳。

一抬头,竟是个绝色佳人。根本看不出生过孩子。

她的脸上和身上仿佛罩着一层极为朦胧的红色云雾,更衬得眉目娇美,俏丽动人。

这美丽女子视线一转,眸光定定锁在了云欲休的脸上。

“恩公!”只见她疾步上前,站到了云欲休面前,泫然欲泣,“多谢恩公出手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只能以身……相许。”

说罢,垂下娇美的脸庞,双颊浮起羞怯的晕红。

阿离嘴角直抽:“你不要你儿子啦?!”没想到大魔王魅力竟然这么大,一个照面便让人家抛夫弃子了。

那女子回转头来,水润的眼睛含着泪:“小女子尚未出阁。方才,便是为了保护这个陌生孩童,才会遭遇了险情。你,你是恩公的妻子吧?姐姐不必担心,日后,妾一定不会争风吃醋,不会与姐姐争夺恩公的宠爱……姐姐你担心的那些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阿离:“……”

女子又转了回去,低低地对云欲休说着什么。

她显然不想让阿离听见,边说,边回头瞟一瞟。

那男童有六七岁的样子,他悄悄拉了拉阿离的衣袖,说道:“多谢恩人相救!您能否将我送至永定侯府?我爹爹是侯府管家,定会好好报答恩人的!那个姐姐我当真不认识,我因贪玩跑远了,被这畜生盯上,恰好偶遇了她,便带着她藏到了树洞中,等待救援。”

阿离见他思路清晰,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心中不禁一动:“你可知道欲都怎么去?”

男童道:“这里没有玉都,只有金宝城。我家正是在金宝城中。”

阿离点点头,带着男童走向云欲休。

恰好听到那美貌女子对他说:“……我爹爹为人古板,定不会答应我给人做妾,恩公不若娶我做平妻吧,姐姐那里,我会好好劝说,定不会让你们生了嫌隙。日后我做小也无所谓的,只要恩公觉得好,我怎样都行!”

阿离抬眼望了望云欲休,见他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地退后两步,离那美貌女子更远了些。

不知是不是错觉,阿离发现女子身上的红色云雾仿佛更浓郁了一些,向着云欲休蔓延而去。

阿离大步走到了云欲休身前,冲着女子假笑道:“对不住,你看走眼了!我夫君向来最怕老鼠,方才救你的人,是我!”

阿离发现自己居然很有正室范儿。

上一章:第49章 .心心相印 下一章:第51章 .他的魂印
热门: 不灭金身 终局者 殉罪者:一切心理罪,都是人性罪! 网王之淡雅纯莲 理我一下 高术通神 回到明朝当王爷 同窗他总和暴君撒狗粮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民国秘事2:朱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