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心心相印

上一章:第48章 .不想做人 下一章:第50章 .以身相许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脑一抽:“你别担心, 我会对你负责的。”

话一出口, 两个人齐刷刷地呆住了。

云欲休眼角直跳,摁住阿离后颈的手不断发力,让阿离心头发毛,总觉得一不留神就会被他拧断颈骨。

他微微歪着头,眯起眼睛,目光直直落进她的眼底。

“负责?”薄唇忽然一动,他似笑非笑道, “对我?”

“……啊。”

他叹息一声,坏坏地说道:“不需要。因为……”

下一刻,阿离看见他的胸腔忽然分开了一个口子, 怦怦跳动的魔心出现在她眼前。

他的身体由浓转淡,蓦然散成了一阵黑雾,一分、一合, 将阿离整个包裹了起来。说不上是冷还是烫的黑雾瞬间入侵了她的身体。

阿离的惊呼憋在了嗓子眼里。

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奇异感觉冲入脑海, 她呆呆地张大了嘴巴,像濒死的鱼儿一样,重重吸了口气。

云欲休根本不打算放过她。

再下一刻, 他那颗跳动得极其坚定有力的魔心,穿透她的胸腔, 落到了她的身体里。

阿离那憋住的嗓子眼里溢出一声轻叹,她感觉到两个人的魔心上都抽出了无数枝条,每一缕都细细密密地缠绕在一起,随着心脏的跳动, 两个人的魔气和魔血疯狂地撞击,随后就像两朵碰在一处的云一样,温柔地纠.缠融合。

这样的感觉并不是单一的,而是伴随着魔气魔血在体内的运行,同时发生在身体的每一处——每一缕魔气都被狠狠浸染,每一滴魔血都在狂烈交.织。极度的兴.奋战栗和恐惧令她忘记了呼吸,她想把自己蜷成一个球,却身不由己地向他敞开了每一个细胞。

阿离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跳栏。这过.电般的感觉一袭来,她就知道眼下正在发生的是什么样的事情。

这也……太……

脑海里嗡嗡作响,阿离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黑雾托着她,不让她摔倒。

阿离的防线彻底崩溃,她认命地瘫在他无处不在的怀抱里。

云欲休恢复人身的时候,阿离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她跌倒在他的怀里,茫然地望着头顶的天空,她忘记了怎样呼吸,直到憋得受不了时,才猛地回神,大口喘几下。

头皮还在阵阵发麻,身体一阵阵颤抖,不知是冷还是热。

过了很久,她的眼睛里渐渐有了焦距。

“你……”一开口,发现嗓子彻底哑掉了。

云欲休坏笑着勾起唇角:“不过是个生死咒而已,你有必要怕成这样?”

阿离:“……”

她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

江拾轶就曾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巫山秀种过生死咒。虽然当时巫山秀的娇哼声有那么一点点暧.昧,但阿离百分之百确定,巫山秀绝对只有痛,没有快。

哪里是刚刚这样嘛!

这分明是云欲休身为黑山老妖所拥有的特殊技能!

难怪他用人身的时候什么也不会——虽然阿离没有实战经验,但她可以确定,方才云欲休这一套,绝对比小说里描写的鱼.水.之.欢更刺激强烈千万倍!由奢入俭难,拥有这样吊炸天的酷炫技能,他哪里还看得上那些平民玩法?

他若是再迟一点停手,阿离觉得自己一定会当场去世。

“这就不行了?”他啧了一声。

阿离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每一根手指都软得像是被抽掉了骨头,她用上全力才说出一句囫囵话:“骗子,这根本不是生死咒。”

声音细小呜咽。

云欲休懒懒地拦腰抱起了她,语气漫不经心:“生死咒不可逆,不可解,所以我用的是心心相印。我一死,你就得跟着死。”

阿离认命地唔了一声。

他伸出一根手指,虚虚地点了点她的额心。

阿离轻轻一颤,觉得他的手指好像触碰到了她藏起来的心思一般。她诧异地看向他,却见他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眯起眼睛望着远处。

阿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云欲休不可能直接把魔气给她,但两个人心心相印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跟随着他的心跳,找到了最有效的魔气运行频率和节奏。

她更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问题——她的魔心并不弱,相反,它很强。玉离清当初用清神灭生之法,几乎将魔心中存储的魔元消耗殆尽,所以,她现在必须摄入非常多的魔气,再将它们转化成自己的魔元,才能够使魔心充盈,发挥出正常的实力来。

云欲休曾投喂过她一只地魔级别的食死妖宝宝,一只刚成魔的堕龙,还有些杂七杂八的小妖魔。这些魔气盘旋在她的魔心里,只占据了极小极小一个角落,说九牛一毛也不为过。

现在她的魔心就像一个电量在百分之三以下的手机一样,基本上所有的功能都被禁用了。

阿离迷迷糊糊想了一路。

大约过了小半天,她的身体总算不再软绵绵地糊作一团。

云欲休把她放下来,无情地嘲笑道:“那个你害怕,这个你又撑不住——你怎就这么没用。”

阿离愣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讲道理,她其实根本不怕“那个”好不好?明明是他自己不会,怎么就曲解成她害怕了?!哈!哈哈哈!她会怕“那个”?!就凭他那完全不会的小技术?!哈哈哈!笑死人了!

阿离忍不住在心中叫嚣起来,她压根想不到自己已经立下了一个超级巨大的flag。

“到了。”云欲休停下脚步。

阿离晕晕乎乎抬头一看,顿时惊得骨头都硬了——眼前这座巍峨的白色巨殿,不是圣宫又是哪?

她吃惊地偏头去看云欲休,只见他好整以暇,从乾坤袋里掏出了泯风的头.颅……

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那脑袋眼皮跳了几下,居然睁开了眼睛。

阿离还是第一次看见会动的脑袋,感觉说不上是恶心还是好奇。

泯风张了张嘴,奇迹般地发出了声音。

没有声带,也没有胸腔的共振,那声音听着怪异极了,但吐字还算是清晰。

“魔尊,休想让本座背叛君上!”

云欲休不屑地轻笑出声,他用了一张敛神符,一只手揽住阿离的肩膀,另一只手闲闲地拎着泯风的脑袋,大步走进了圣宫。

圣殿中,大圣君正在与青衣隐侍说话。

一个巨大的黑白太极法阵罩住了二人,很显然,里面的密谈是不容任何外人窥探的。

云欲休捻了捻指尖。

一枚纯紫色的小火苗在他的手指上跳动,正是大圣君当初安置在遥卿卿元神中的那枚魂印。

他以魂印为密钥,在太极法阵上破了个缺口,悄悄潜入。

泯风还在破口大骂,遗憾的是,敛神符将所有的声音和气息都敛去了,只要云欲休不要作死,过于接近融摘星,就绝对不会被发现。

融摘星与青衣隐侍的密谈,清晰地传进了云欲休等人的耳朵里。

只听青衣隐侍缓声说道:“泯风见那心魔久久难消,便有心想要替君上觅一佳偶,希望可以帮助君上走出那段情劫。有一日,他见您望着仙族第一美人玉琳琅有些出神,便擅自作主,到玉家去与当时的家主说项。这是何等的机缘,玉家自是欣然应允。谁知玉琳琅竟不愿。逼问之下,才知道她和第五神私通了——玉家向来只在世家之间联姻,玉琳琅有心将生米煮成熟饭,所以故意瞒住了玉家的人。”

“泯风本欲作罢,但那玉家家主却说,此事还有转圜余地,希望能给他们夫妇一些时间,好说服玉琳琅。过了好些日子,玉家家主找到泯风,说是玉琳琅已答应了,但帝无神纠缠不清,坏了亲事事小,损了您的威名事大。泯风一心为您着想,便设计杀死帝无神。”

听到此处,融摘星轻轻叹了口气:“这又是何必。”

青衣隐侍道:“玉琳琅嫁入圣宫,您发现她并非处子,但她抵死不认,从此与您生分了。泯风发现事情不对,便去找了玉家家主,逼问之下才知晓,她与帝无神何止是私通!这些日子,竟还生了个女儿!她压根就不愿嫁入圣宫,玉家家主找了魔尊,讨来灭情,这才让玉琳琅忘却前尘!”

融摘星闭上了眼睛。

青衣隐侍道:“泯风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替玉家瞒下了这件事情。但终究是心有不甘,最终用灭情花叶毒杀玉琳琅,应当也是冲着这口怨气。”

“君上,整件事就是这样,再无任何隐瞒了。”青衣隐侍把脑袋垂得很低,好像恨不得钻到地板里面一样。

融摘星轻轻摇头叹息:“我竟不记得,何时多看过玉琳琅一眼。 ”

青衣隐侍重重叩了下去:“属下本也不知情。魔尊死后,属下奉命清剿处理极恶之地,那日泯风寻来,问属下讨要那灭情的花叶,属下心中生疑,多问了几句,才发现事有蹊跷。只不过答应了泯风绝不对第二个人言,且觉得他一心为了君上着想,并没有半分恶意,这才帮助他隐瞒下来……”

“不是你的错。”融摘星的声音十分中正,“至于泯风,他用心是好的,只不过选错了方法。”

阿离望了望被云欲休拎在手里的泯风,见他已经热泪盈眶,眼神炙热逼人,死死盯住融摘星。

青衣隐侍轻声叹息:“君上,生死有命,泯风如今已经战死,您且宽着心,就忘却了那一切吧。至于玉琳琅……”

她的脸上浮起几分清晰的厌恶,恨声道,“属下绝不容这样一个贱女人在世间逍遥!”

融摘星道:“不必着急。帝无神的魔神堡垒藏得极是隐秘,此事待我伤势复原之后自会处理。”

他挥了挥手,“你且去将养。你本是纯阴之体,擅长的是以柔制刚,不该与魔尊硬拼一记的。”

青衣隐侍还要再说,却见融摘星已闭起了眼睛,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只好施礼告退。

她的身影消失之后,融摘星重新睁开了眼睛。

四下无人,他的眼睛中翻腾起清清楚楚的厌恶,扯了扯嘴角,那副苦心维系的仙风道骨形象不翼而飞,只见他攥紧了右拳,一字一顿,清晰地咒骂道:“泯风!若不是还有点用处,我岂会容你这么个恶心肮脏的小人待在身侧!”

此言一出,被云欲休拎在手中的泯风登时石化了。他难以置信地大睁着眼睛和嘴巴,死死盯住眼前这个形象全无的融摘星。

只见融摘星继续冷笑:“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那龌龊的心思么!一心为我,呵,一心为我!这般秽烂的心……若不是你听话好用,还能守好堕龙池,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青衣不知你为什么要杀玉琳琅,我可是一清二楚!”

他站了起来,双眼微微发红:“不过是因为近来我与她亲近了一些罢了!呵,当初你是唯一一个看出我对玉琳琅意动的人……这么擅长揣摩圣心,为什么就没看明白,我对你已是厌恶至极!?”

他并不知道,自以为绝对安全隐秘的私语,竟全数落到了正主的耳朵里。

再看泯风,早已泪流满面,羞愤欲死。

云欲休满意地点点头,带阿离和泯风离开了圣殿。

他不紧不慢地走向堕龙池的方向。

到了一条宽敞如广场的雪白通道正中,他停下脚步,侧了头,用手指挑起阿离的下巴,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问我?”

“嗯?”阿离不假思索,“没有啊。”

他轻轻嗤了一下:“出门不带脑子。这都没听明白?”

阿离奇怪了:“就是因为听明白了,所以没什么问题啊?不过就是泯风痴恋大圣君,为了帮他解决心魔不惜给他找来漂亮的老婆,最终又因为嫉妒害死了人家。”

云欲休唇角微微一抽。

阿离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淡定模样。

这有何难?当初都屠阿玉攻城时,不就取笑过泯风好男风么。结合他私下做的这一堆事情,再看看融摘星那张好看的小白脸儿,答案简直是呼之欲出。

这种事情,阿离觉得一点也不稀奇。

见多识广的人就是这么淡然。

……

堕龙死后,龙息渐渐消失。如今站在堕龙池边往下看,只能看见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没有人知道堕龙池到底有多深。

传说这条堕龙是远古大能封印在这里的,自被发现的那一日起,这里便常年被高温龙息笼罩,无人能接近。

泯风属性为金,且心智极为坚韧,这才能长久地守在堕龙池边上。

“泯风,”云欲休的声音阴恻恻的,“我可以给你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你想不想再一次站在融摘星的面前?”

泯风痛苦地闭上眼睛,干涸的眼眶里渗出血泪。

云欲休压低了声线,蛊惑道:“我给你一具新的身体,作为交换,你替我引走他们几个。”

他拎起泯风,指了指守在堕龙池旁边的三个执侍。

“堕龙已经没了。”泯风的声音异常嘶哑,“你既有敛神符,想下去只管下去,何必故意给我这么一个机会。”

云欲休轻飘飘地说道:“堕龙池密布封印,若是不慎被人察觉,只要加固封印,便会将我困在下面。”

“成交。”泯风不假思索。

云欲休继续不紧不慢在圣宫中晃荡,溜达了小半圈,终于撞见一个眉目俊秀,色气满满的年轻弟子。

一条手臂化作黑雾,从头.颅中卷走泯风的元魂,带着他强行闯入那色气弟子体内,助他夺舍。

夺舍本是十死无生的事,但云欲休却轻而易举地帮泯风做到了。

泯风占了那弟子的身体,稍微适应片刻,脸上挂起一个诡异的微笑:“魔尊,请稍微等待,我这就替你引走堕龙池边上的人。”

他走到了堕龙池边,对那三名执侍说了些外人绝不可能知情的事情来表明身份。只见那三个执侍面露震惊,随他一道远远离开。

一切顺利得令人不安。

云欲休不以为意,揽着阿离,从堕龙池的池口一跃而下。

他张开手臂,黑色的衣袍翻飞,像一只黑色大鸟,翩然降落。

说时迟那时快,堕龙池封印微微闪烁之时,泯风忽然高呼出声:“就是现在!”

便见那三名执侍齐齐出手,加固了封印!

泯风脸上露上露出了微笑:“魔尊已成功受困,三位师弟功不可没。我这就去回禀君上!”

“多亏师兄机智应变!”一名执侍面露担忧,“只是泯风师兄你的身体……”

“无碍。”泯风摆了摆手,笑道,“妖魔头脑愚钝,根本不明白生而为人所坚守的大义。此番自投罗网真是大快人心!君上一定会十分欣慰的。”

就在圣宫中人开始准备瓮中捉鳖时,急速降落的阿离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原著中,云欲休与都屠阿玉一战之后,去了一处隐秘所在疗伤晋阶,再出现时修为已远超江拾轶。

如今看来,他的去处恐怕正是这堕龙池之下!

只不过加入了阿离这个变数之后,他尝试着恢复妖魔之身,所以对堕龙下了黑手。

至于他为什么偏离了原著……

阿离小心地瞟了瞟他俊美的侧脸,不由自主地想歪了——他恢复妖魔之身,难不成是为了和她心心相印?!

这……

云欲休忽然发现,阿离的额心飘出一缕细长的粉色小触须,摇摇晃晃地点到了他的锁骨下……

上一章:第48章 .不想做人 下一章:第50章 .以身相许
热门: 十五年等待候鸟 有个总裁非要娶我 景年知几时 基里尼亚加 从学霸开始 萌妃休夫:宠爱百分百 蔓蔓青萝 苍壁书 极品上门女婿 我,六族混血,打钱